单机版棋牌游戏

Chapter 9.3

推荐阅读: 草莓印有只海豚想撩我质女言情线又崩了风流特种兵东北招阴人鬼眼神师仙路至尊九龙天棺加冕为王

<太-悠悠>小说щww.taiuu.com
    (全本小说网,http://www.tzeqf.tw)

    裴阶往后退了一步,将雅宝让了进去。全本小说网,HTTPS://щWW.TAiUU.COm

    “喝什么?”裴阶问。

    “给我一杯红酒。”雅宝一来是需要以酒壮胆,二来是实在不行还可以借酒装疯,当然最好是可以酒后乱性。

    因为房里的饮用水都是凉水,裴阶转身替雅宝温了一杯牛奶递给她。

    “谢谢。”雅宝当初就已经习惯了裴阶的这种“自作主张?#20445;?#37325;温的时候只觉得温馨,也多了一丝?#36824;?#21169;的勇气。

    裴阶也坐了下来,他给自己倒了一杯威士忌。他不说话的时候,气势非常足,给雅宝的压力更大,当他再以挑剔的眼光扫你一眼的时候,雅宝想逃的心便开始滋长。只是她今天能坐进来,实在是不太容易,容不得她轻言放弃。

    雅宝握?#25490;?#22902;杯子,闭了闭眼睛,然后以一副视死如归的口吻道:“我们,还能不能重新在一起?”

    裴阶没有立即回答雅宝的问题,只是又扫了她一眼,眼里没有过多的惊讶,这小小的沉默,就像一把铁锤一般,在雅宝的心上一下、一下?#37027;米牛?#20687;要把她钉进棺材一般。

    就在雅宝快要喘不过气来的时候,裴阶终于开口了,“雅宝,还记得当初?#36136;质?#25105;?#38405;?#35828;的话吗?”

    雅宝的脸色真是白得不能再白了,她的脸瘦了许多,一双眼睛显得格外的大,里面的脆弱也显得特别的多,不知怎么的,雅宝的眼泪止不住地就流了出来。

    她也不愿意这样丢?#24120;?#21487;是雅宝控制不住自己?#37027;?#32490;,尽管她早就料到会有这样的回答,这样的结果,可是她在努力争取的时候,依然抱着侥幸心,这一刻幻想的泡沫被裴阶戳破,她一下子就没了力气。

    “我记得,只是还是想试一试。”雅宝努力保持正常的声音,从桌上抽了一张纸搵了搵泪。

    ?#30333;?#21543;,我送你下去。”裴阶起身道。

    雅宝紧紧地抓着手包,?#36335;?#24819;?#21448;?#25380;压力量,她?#37202;?#26469;跟?#25490;?#38454;往门边走,忍不住跨前一步,从背后搂住裴阶的腰,低声地带着哭音道:“真的不能再试一次吗,裴先生?”

    裴阶转过身,缓缓拉开雅宝的手,看着她道:“雅宝,你得学着成熟起来,学会往前看,不要折腾自己的身体。”

    雅宝哭得更凶了,裴阶的话虽是好意,她却觉得刻?#23613;?br />
    “而且,在我看来,你的心里并没有你想象的那样?#19981;?#25105;,你只要有唐家人就够了。”裴阶道。

    “不是的,不是那样的。”雅宝的眼泪掉得太凶,以至于她急得只会说这样的话,“我?#19981;?#20320;,真的?#19981;?#20320;。”

    裴阶没有回答雅宝。

    沉默的时间令人心上的?#19997;?#20687;正在被手硬生生地撕开一般,口子越来越大。

    “叮咚。”门铃响了起来。

    裴阶去开?#29275;?#38597;宝慌乱地用手背擦了擦眼泪。

    “surprise!”一个活泼的女声响了起来,“裴先生,有没?#34892;?#36259;陪我开这瓶红酒?”

    裴先生,三个字就像钉子一样钉入?#25628;?#23453;脆弱的神经,她只觉得自己和裴阶之间私下的昵称,原来并不是她的专利,那一刻她的脑海智山顿时海啸山崩。

    “爱?#20303;!?#35060;阶?#34892;?#24778;讶。

    董爱伦能?#20384;矗?#32943;定是列在前台裴阶的访客单里的,他们?#37027;?#23494;度就?#19978;?#32780;知了。

    “咦,你有客人?”董爱伦走了进来,看到雅宝时?#34892;?#24778;讶,尤其是雅宝脸上残留的泪痕,让她更为惊讶。不过瞬间她的脸上就露出了了然的神情。向裴阶求爱并被他拒绝的女人,唐雅宝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第二个,实在不是值?#20040;?#24778;小怪的事情。

    只是唐家姐妹先后拜倒在裴公子的西装裤下,还稍微算是值得人饭后聊一聊的话题。

    雅宝的脸色由白转青,转红,再转白,就像打翻?#35828;?#33394;盘一样。

    “我来得不是时候?”董爱伦略显尴尬地问道,冲裴阶嗔了一眼,?#36335;?#22312;责怪他,怎么把女孩?#24736;?#36127;得都哭了。

    董爱伦脸上那种自以为是胜利者的同情表情,深深刺疼?#25628;?#23453;。

    “没有,你坐会儿,我?#20154;退?#19979;去。”裴阶转?#25151;?#21521;雅宝,示意她离开。

    雅宝只觉得今晚她丢人已经丢得够多了,也不在乎再多丢人一点儿,她再次擦了擦?#38180;?#30340;泪痕,“不,我也要留下喝酒。”十几万一支的红酒,有什么值得庆祝的么?她也想试试,来纪念自己人生最凄惨的时刻。

    裴阶没理会雅宝,伸手一拽,将她拉出了房间,房门在雅宝的身后?#19979;#?#21457;出金属扣搭的声音。

    ?#30333;?#21543;。”

    裴阶的声音?#34892;?#19981;?#22836;常?#22823;概在责怪她打扰了他?#25237;?#29233;伦的甜蜜时光吧。雅宝的心痛得像麻花一般拧了起来,她喘不过气来,胃也开始绞痛。

    雅宝靠在墙上慢慢滑到地上坐下,手抱着双膝,头也埋在了膝盖里,大声地哭了起来。

    丢人?#25237;?#20154;吧,彻底的丢人之后才能让自己彻底死心,雅宝哭得越发来劲儿。裴阶没有出声,由得她哭够了自己停下来。

    雅宝的眼睛已经肿得像两只?#26131;?#20102;,裴阶从她的手包里拿了纸递给她。

    雅宝默默地?#37202;?#26469;,接了过来,她想,她大概真的可以死心了,?#35828;?#21040;了不能再跌的位置,神智也就清醒了一些,雅宝望?#25490;?#38454;道:“当初,你还欠我一个?#36136;?#30340;吻别呢。”

    “已经不合适了,雅宝。”裴阶往电梯井走去。

    “你什么时候开始不再?#19981;?#25105;的呢?”雅宝问,或许从?#36136;?#30340;那一刻,或许是之后的一个月,雅宝的脑子现在一团浆糊,满脑子的泪水。

    “雅宝,我需要一个家庭,不想再陪你玩那种反?#38180;锤?#30340;游戏。”裴阶没有正面回答雅宝的问题,“如果你想玩,可以去找叶盛。”

    雅宝不知裴阶为何会突然提起叶盛,她着急地辩解道:“我从来没有,都是他一厢情愿的,我?#29992;?#32473;过他任何希望。”

    “是嘛?”裴阶无可无不可地答了一声,?#36335;?#24182;不在乎答案,不过是想将雅宝推给另一个男人,好减少他自己的麻烦而已。

    “叮”的一声响起,电梯门缓缓打开。

    ?#30333;?#21543;。”裴阶走进电梯,转身按住开门键看着雅宝道。

    雅宝再留下已经没有任?#25105;?#20041;,她将墨镜重新戴回脸上,遮住红肿的眼睛。可她还是忍不住问道:“你是要?#25237;?#29233;伦结婚吗?”

    裴阶在电梯合上之前道:“不管你的事。”

    这话可太伤人了,电梯门在两人面前合上时,就像彼?#35828;脑?#20998;被合上的门斩断了一般。

    雅宝回到唐宅时,并没有她自己想象中的崩溃,因为刚才在帝庭的时候,她已经崩溃过了。不过美宝的确说对了一句话,雅宝去争取了、尽力了,不再任由脑子里环绕那些不切实际的幻想,比如当时如果她勇敢地告诉了美宝,比如如果裴阶原谅了她,等?#21462;?br />
    有时候爱情对?#35828;?#25240;磨,往往都是伤在一个词,“如果”。

    如今裴阶彻底终结?#25628;?#23453;的如果,她反而轻松了一些。

    尽管这个月雅宝不仅没长够五斤,连一斤肉都没长出来,但唐太后还是拗不过雅宝,只能将护照还给了她,放她回丹麦。

    不过可怜天下父母心,叶筝连唐旭都放下了,同雅宝一起飞去?#35828;?#40614;,打算长期驻扎,监督雅宝养胃、吃药。

    雅宝临走前,托美宝替她将南汇的公寓卖掉,那个她和裴阶曾经生活过一?#38382;?#38388;的甜蜜小窝,如今雅宝连看一眼的勇气都没?#23567;?#22312;h城的一个月里,她每次开车都会选择绕过那一段。而雅宝觉得,她这辈子大概也不会有勇气走进去了。

    “那你公寓里的东西呢?”美宝问。

    雅宝想了想,“装箱放到加兰道的地下室吧。”至于裴阶的东西,雅宝在?#20389;?#22810;前回去看过一次,已经尽数搬走了,如今想来也算是省了一桩事。

    雅宝领舞的“海的女儿”在国际上取得了极大的反响,让她的事业更进一步,赞誉像雪片一样纷纷飞来,称她将人鱼公主最后化为泡沫的那一幕,表演得无可挑剔的完美。其凄美令人心碎。

    天才的舞者、精灵的舞者等等称号都冠在?#25628;?#23453;的头上。

    可是再多的成就没有人分享,就像一块没有味道的?#26696;猓?#21487;以饱腹,却让人产生不了愉悦?#23567;?br />
    “海的女儿”最后一站全球巡演是在纽约,场场全满,票在两个月前就销售一空了。

    演出结束后,团里给雅宝安排了一个非常出名的?#36744;?#33073;口秀节目做宣传,算是为下一次的舞剧做提前宣传。再高雅的艺术,想要?#36824;?#22823;的人民群众接受,都离不开卖力的宣传。

    主持?#35828;?#35821;言风趣幽默,虽然言辞犀利,但对雅宝算是多多手下留情了,并盛赞她是最美的芭蕾舞者。

    雅宝秉?#31181;?#22269;?#35828;?#20256;?#24120;?#33258;然要谦虚一下,将剧团和该剧的编舞、艺术指导等等都推了出来,表示这是大家共同努力才取得的成就,她这是站在了巨?#35828;?#32937;膀上,所以大?#20063;?#20250;看见她。

    雅宝所在的舞剧团本来就是世界知名剧?#29275;?#36825;出剧的舞美和音乐都是顶级团?#30001;?#35745;和制作的,而她一张绝美的东方面?#31069;?#20248;雅端庄的气质,即便她的舞?#33145;?#21147;只有七分,此刻也被?#32963;?#21040;了九分。

    结束时,主持人问雅宝还有什么想说的吗,雅宝?#35835;算叮?#36825;种问题原本有事先?#24613;?#22909;的台词的,但此刻,雅宝忽然脑子一热,对着?#20302;?#29992;中文道:“裴阶,你愿意娶我吗?”

    主持人明显?#35835;?#19968;下,因为雅宝的英语非常流利,所以并未?#24613;?#20013;文翻译。但因这是?#36744;?#33410;目,很快这句话就被翻译了出来,顿时为“海的女儿?#34987;?#19978;了一个完美的浪漫句?#25319;?br />
    更有尽职和好事的记者,凭?#25490;?#38454;两个字,就将h?#28165;?#29699;国际的裴阶人肉了出来。?#21049;?#22899;貌的佳话,一向是观众?#19981;?#30475;?#19981;?#21548;的故事,更有人感叹,原来神秘羞涩的东方姑娘,也有如此大胆的时刻。

    至于雅宝,她在坐上车回酒店的时候,脑子里还是乱麻一?#29275;?#22905;也不知道自己怎么脑子一热,会在节目结束时,说那样的话。

    可是在雅宝心?#31069;?#22905;一直都是知道的,她曾经欠了裴阶一个公开?#26143;?#30340;机会,而她尽管对和裴阶破镜重圆不再抱有期望,可是因为太想要了,所以心底总珍藏着一丝侥幸心,时不时地翻起来作乱,搅动她的心。

    如果问雅宝,想要如?#21563;?#31069;成功,那她最想的?#32478;?#23601;是能躺在心爱的?#35828;幕?#37324;,听他点评自己的表现。说她矫情也好,可是雅宝觉得自己跳人鱼公主的失恋时,演绎的其实就是她自己的失恋,而她的这支舞在心里也是献给裴阶看的,最想知道的是他看完的感受。

    酒店门口已经聚集了不少的记者,各国的?#32439;?#37117;差不多,比起舞剧本身的成功而言,他们更?#19981;蹲分?#28436;员们的私生活。而雅宝刚才的话,无疑给了他们一个很大的爆点。

    雅宝是从酒店的专用通道回到房间的,她洗了个澡,将自己摔在柔软的床垫上,开始烦恼,如果这一出被太后看到,那她就完了。雅宝此刻已经开始为自己的头脑发热而?#27809;?#19981;已了,因为这不仅会让叶筝在h城大丢颜面,可能还会给裴阶造成一些影响。

    雅宝仰天长叹了一声,只觉得她这是丢脸丢到全世界了,?#21387;?#35060;阶说她不成熟,这都干的什么事啊?雅宝翻过身将?#20223;?#22312;枕头里,恨不能憋死自己。当时她只是太想念裴阶了,想他就在她的身边同她分享这份喜悦。

    门铃响了好几声,雅宝?#30424;?#35265;,她翻身起?#25165;?#20102;件袍子,以为是团里的同事找她,雅宝打开?#29275;?#21364;看见一身灰色羊绒大衣的裴阶提着行李站在门外。

    雅宝揉了揉眼睛,没想?#38454;?#24049;对裴阶的思念竟然到了产生幻觉的地步了,雅宝闭上眼睛,睁开,裴阶依然在面前,她又闭上,再睁开,裴阶依然在。

    “好了,别揉了。”裴阶?#34892;?#22909;笑地道。

    “你怎么会在这里?”因为事情太过美好,雅宝实在有点儿不敢相?#29275;?#22240;而也不敢自作多情。

    “听见有人向我求婚,我就来了。”裴阶道,“不想让我进去吗?”

    雅宝赶紧往旁边让了让,在关门的时候,她都还?#34892;?#19981;敢置?#29275;?#21487;是裴阶没道理那么快就看到节目的,亦或者他本来恰好就在纽约,而且刚好看了?#36744;?#30340;脱口秀。

    雅宝的嘴角慢慢上翘,渐渐地都快咧到耳根了,她一下就跑上去,扑入了裴阶的怀里,眼泪忍不住滚了出来,哽?#23454;?#36947;:“你是答应我?#37027;?#23130;了吗?”

    “戒指都没有,怎?#27492;?#27714;婚?”裴先生?#20004;?#20102;。

    雅宝抬起头,眼泪汪汪地看?#25490;?#38454;,“谁说没有的?”她从脖子?#20384;?#36215;?#26131;?#25106;指的项链,“在这里。”

    雅宝将项链解开,取下戒指递给裴阶,然后又哭又笑地将手伸了过去,裴阶拿着戒指看了看道:“这次戴上去,可就不许再取下来挂在脖子了上。”

    雅宝已经激动得说不出话来,只能猛点头。当戒指重新戴在她的无名指上时,雅宝又一下扑入了裴阶的怀里,搂?#25490;?#38454;腰的手紧了又紧。

    雅宝感觉裴阶在自己的头顶亲了亲,他的双手放在她的背上和腰上,力道慢慢变大,像要将她按入他的身体一般。

    两个人就这样静静地?#24403;ё牛?#35841;也舍不得说话,都恨不得能合二为一,就像两个半圆终于找到了对方,终于圆满了。gd1806102{太}{悠悠}小说 щww{taiuu][com}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把书籍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单机版棋牌游戏 北京赛车pk10直播 疯狂赌徒2返水 pt电子哪款游戏好玩 阿尔萨德亚冠赛程 大乐透走势图2浙江风采 埃及旋转彩金 黑龙江快乐十分计划 11选5彩票平台代理 凯蒂小屋官网 川崎前锋主力阵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