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机版棋牌游戏
全本小说网 > 女生言情 > 无路可退 > 第80章 寄居者(完)

第80章 寄居者(完)

推荐阅读: 草莓印有只海豚想撩我质女言情线又崩了风流特种兵东北招阴人鬼眼神师仙路至尊九龙天棺加冕为王

<太-悠悠>小说щww.taiuu.com
    (全本小说网,http://www.tzeqf.tw)

    病房里只有药液滴答的声音, 后来?#20384;?#22826;打开电视,又多?#35828;?#30005;影的动静,不过很小。全本小说网,HTTPS://Www.taiuu.com?#21482;?#26152;天醒来没见到林予,不吃不喝,也没力气闹, 不像个傻子, 倒像个植物人了。

    ?#20384;?#22826;叫医生开营养液给?#21482;?#36755;上, 起码保证住身体所需, 她半躺在家属用的小床上,隔着窄窄的过道朝?#21482;?#25171;招呼。

    ?#21482;?#30447;着输液瓶子,慢慢地笑了。

    ?#20384;?#22826;跟着乐:“傻孩子, 你高兴什么呢?”

    “水, 有水。”?#21482;?#19981;眨眼睛,鼓起脸呼出口气,“我已经死了, 变成红鲤鱼了。”

    他说完终于挪开目光,环顾?#38393;埽?#30475;浴室门口, 看墙角房顶, 他?#34892;?#30528;?#20445;?#24590;么找不到小予?遍寻未果看到窗外的茫茫黑夜, 他放了心, 小予肯定正在睡觉, 猫晚上都困。

    ?#20384;?#22826;从床上下来, 披着大围巾坐到椅子上,无情戳穿:“豆豆,你没死,你要是红鲤鱼那这是哪儿?东海龙宫?”

    ?#21482;?#21514;着眼梢,脖子上的青筋都突出来:“我死了!我是红鲤鱼!”

    ?#20384;?#22826;倒一杯?#20154;?#33258;己喝一口尝温度,然后杯沿转半圈,哄孩子一般:“来,红鲤鱼,喝点水吧,鱼没有水多难受。”

    ?#21482;?#36825;些天都是被林予用吸管把水渡到嘴里,或者用小勺子一点点喂,这会儿自然是原封不动地瞪着眼,只把嘴张开一条小缝。

    “哎呦。”?#20384;?#22826;凑近一点,“别人?#28082;?#40100;鱼都会鲤鱼打挺,你不会啊?”

    ?#21482;?#21548;?#24187;?#30333;,只觉得世上只有林予?#33579;?#20110;是眼圈一红鼻子一抽,水也不喝了,呜呜地哭起来。?#20384;?#22826;抬眸瞅一眼输液瓶子,伸手?#25139;?#21483;来护士,拔针喂水也都交给护士做。

    ?#21482;?#26085;日昏睡,?#20667;?#20037;了浑身酸软,被护士摆置的时候立刻惊慌起来:“不打针!我不打针……我死了,死了不打针!”

    护士和?#20384;?#22826;一起哄他,让他半坐起靠着枕头,捋他的头发和皱巴巴的衣袖。他渐渐安静下来,喝完水被塞了个酸溜溜的山楂丸,他?#28982;?#22763;离开之后马上吐出来,两手捧着,盯着那颗沾了唾液的山楂丸。

    ?#20384;?#22826;问:“豆豆,怎么不吃?”

    ?#21482;?#20280;出舌尖舔一口,他是想吃的,但舍不?#33579;骸?#25105;等小予来了一起吃。”

    ?#20384;?#22826;心酸难抑,二话没说?#19968;?#22763;多要了几颗,?#21482;?#35265;状高兴起来,又重新把自己那颗塞嘴里,咕哝着用舌头舔食,咂摸了半拉钟头才吃完。

    他吃完把袋子里其余几颗全压枕头下面,就像当初在精神病院里保存青山楂一样。他躺好看着?#20384;?#22826;,终于想起来询问:“奶奶,你是谁啊?”

    ?#20384;?#22826;?#19981;?#21040;小床上去:“我是你姥姥。”

    ?#25226;健繃只?#32763;个身,他早就不记得董小月长什么样子了,连林木夫妻,也就是他爸妈的模样都忘得一干二净,“姥姥,爸爸妈妈呢?”

    ?#20384;?#22826;答:“爸爸妈妈去世好多年了。”

    ?#21482;?#29730;磨了半天,去世就是死,他弄明白之后理所当然地说:“你也死?#25628;剑?#25105;也死了,姥姥,?#39029;?#32418;鲤鱼了。”

    ?#20384;?#22826;被?#21482;?#32469;得头晕,有点乱套,合着是把她当成小月姐了。哭笑不?#33579;?#21364;又解释不清,她?#24613;?#32473;林予打个电话,让林予亲自跟?#21482;?#27807;通。

    更重要的是,她不放心林予和萧泽的情况。

    电话很快接通,是萧泽接的:“姥姥?你那儿怎么样?”

    “都挺好的,豆豆也没闹。”?#20384;?#22826;下床坐到?#21482;?#30340;旁边,“小予呢,让他们哥俩说说?#21834;!?br />
    林予正在洗手间刷牙漱口,已经?#22681;?#26202;第四次刷,漱口时泡沫里掺着牙龈出的血。他努力克制不去想白天发生的事,可是越克制越疯狂,一遍遍想起贺冰说的话,想起过去许如云和?#21482;?#21463;的罪,又想起台阶前的那片血泊。

    他止不住呕吐,掏空胃?#24656;?#21097;一滩酸水,喉咙火?#23849;鋇南?#34987;刮了几刀。

    但握住?#21482;?#37027;一刻他平静了,心揣回肚子里,稀巴?#27809;?#26159;正愈合,都暂时上了一管强效止痛剂。他忍着剧痛吞咽开嗓,轻轻问:“豆豆,困不困?”

    ?#21482;?#20063;捧着?#21482;?#20687;捧着易碎品那么小心:“小予,我、我?#20154;?#20102;。”

    林予已经受尽刺激,闻言吓得打了个摆子,他连坐都坐不住,起身在房间里来回踱步:“豆豆,你不会死的,我明天?#31361;?#21435;,你一定等着我。”

    “我等你。”对于长句,?#21482;?#21482;抓取最后部分,“我记?#33579;?#27224;色是陶渊明那个色,我能把你认出来。”

    林予一怔,总算明白了?#21482;?#30340;意思,他颓然跌在床上,因为惊吓而哽咽起来:“豆豆,你没有死,我也没有死,等你出院了我们还要一起去上课,我犯困的时候你得负责捅我。”

    电话那边没声了,林予便一直重复这句。?#21482;?#24352;着嘴巴,?#20384;?#22826;帮他擦去嘴角流下的口水,他癔症好半天,喃喃地说:?#25300;一?#27963;着啊……可是我害怕,我想死了。”

    林予再也支撑不住,漫天的黑色回忆朝他涌来,?#32456;?#38081;网铺天盖地,他翻身埋首在床被中恸哭,一声声颤着肩膀,胸腔深处搅起呼啸的哀鸣。

    萧泽看在眼中跟着心脏抽疼,压在林予背上将对方完全笼罩住。他拿过?#21482;?#35828;了再见,挂断后在归静的屋子里抱紧林予,亲吻发心,勒紧胸口,安慰的话实在苍白,不说也?#30504;?#23601;这么陪着发泄,等着这场梦魇结束。

    林予筋疲力尽的那一刻?#26874;?#21741;声,被单湿了一片,嘴巴压过的手臂上还落下一块血迹。他成了丧失一切的?#20061;迹?#34987;萧泽拎起抱在怀中擦拭安抚,靠着对方的肩膀只剩下抽搐。

    “忽悠蛋,不要再哭了。”萧泽用纸巾轻轻擦林予的嘴唇,把温水喂进去,抚着?#26412;?#24110;助林予吞?#21097;吧ぷ悠?#20102;,牙龈流着血,今天不许再哭,要哭等明天再哭。”

    林予整个上身不停抽搐,含着一小口热血呢喃:“我想忘掉,我什么时候才能忘掉。”

    许如云的死,?#21482;?#21463;的侵犯,他被厌恶至极的那段生命,他什么时候才能忘得一干二净。蔺溪镇上青色的麦子一茬接着一茬生长,山林里的萤火虫来来去去也不曾?#27807;?#39134;尽,他的记忆不要这样,他想一夜过去就完全踏出噩梦。

    萧泽将棉棒探进林予口中擦血,断续着用掉了多半包,他放弃了,搂紧林予吻下去,紧到对方无法再动弹。口?#24187;?#28459;着热血的?#24525;?#27668;,他的舌尖被林予颤抖的牙关磕绊,吮/吸之间将林予微弱的抽气声变成了喘息。

    林予紧闭着双眼,抛空一切沉沦在萧泽的亲吻中,周遭温暖,强有力的心跳?#33125;?#30528;他,他由破碎变得完整,脑海中闪现出天光大亮的一幅画面。

    那是公园外面,他支着桌椅摆摊,带着墨镜仰着头,老头老太太们恭敬地喊他“林老师”。

    人群外有个混不吝说他非法传教,他定睛一看是萧泽,没想到那一眼定下了这辈子的后半程。

    他认?#20303;?#29228;房顶、把萧泽看光,萧泽给他起外号,给他摊两个鸡蛋的大煎饼,站在台阶上牵他的手,砸给他一本厚重的盲文书。

    那时是夏天,满树的蝉鸣都不及他心跳的动静响。

    他幻想过太多太多,?#28909;?#32473;富豪算命发大?#30130;?#20116;大灵力一一参悟带着?#21482;?#24471;道?#19978;桑只?#32773;是兼济天下?#27492;?#20498;?#21653;投?#20154;家一帮一。可他从没幻想过会遇见一个萧泽,感受一件又一件好到不真实的小事儿,没完没了,做梦似的。

    没经历过,哪幻想得到。

    一旦经历,他就着魔了。

    脑中的回忆画面罩在柔光下,回忆是萧泽给的,柔光是萧泽的温柔做的,他献出唇舌,捧上一颗淋漓真心,过电影般告别痛苦麻木,不着边际的暗黑噩梦?#21520;?#33900;在蔺山脚下吧,他的妈妈变成一朵云,他的豆豆渐渐遗忘过去,他的爱人搂着他、吻着他,给他无边的力量,带着融融春光许他一次新生。

    林予睁开眼睛,轻而淡的目光努力凝聚一点笑意,照亮了脸上的泪斑。萧泽看着他,也笑。

    不发一言,不需一言。

    他们在黑夜里睡下,就着此后无限好的光阴。

    清晨退房,吉普车从?#32456;?#36793;开到街对面,掐头去尾正好隔着便道挡住快餐店的门。林予率先下?#21040;?#21435;点单,萧泽熄火拔钥匙,进门之前在旁边买了包烟。

    早点只供应包子油条小米粥,还是靠墙的座位,他们俩面对面安安生生地吃,林予翘着兰花指捏一根油条,不紧不慢地往嘴里?#20572;?#33831;泽瞟他一眼,十分?#24736;骸?#29997;学萧尧那?#20303;!?br />
    林予闻言就?#27169;种?#19968;?#32773;?#20102;满掌?#20572;?#21917;粥时都?#25307;?#31471;不起碗。快要吃完?#20445;?#24215;门口传来一嗓子不高?#35828;?#35805;:“谁把车挡人家店门口显摆啊,这么阔气消费满两百块钱了吗?”

    老头发着牢骚进来,店里就俩人,一看就知道是车主。背对着的男人身形高大,不太好?#29301;?#32769;头?#34892;?#23244;自己嘴快,不?#22799;?#20154;后面探出个脑袋,露出一张水灵灵?#36136;?#24713;的脸。

    林予搁下筷子:“师父,消费满两百就撑死了。”

    老头上回?#21520;挂?#25022;,今日再逮着人异常激动,趟着步子行到桌旁戳林予的脑门儿,说:“你这孩子回来又不言语,是不是当我入土了?”

    林予举着那只油爪子:“我们是来办事儿的,吃完就走了。”

    ?#30333;?#20160;么走,上家里歇会儿,陪我说说?#21834;!崩?#22836;从兜里掏出洗净叠好的帕子,抓住林予的手腕给乖徒弟擦,他还没忘上次的事儿,“对了,找着傻小子没有?”

    从上回分别到这段时间的件件烦心事儿,再加上他们这次来的目的,三言两语且说?#24187;?#30333;,老头拎了一屉包子,推上林予和萧泽?#31361;?#20102;家。

    单元楼就在快餐店后面,临街能听见汽?#24471;?#31515;,不大的?#21534;?#19968;下子多了俩人,显得有点拥挤。萧泽在沙发上落座,林予去洗手,顺便?#21890;?#20102;一?#36335;?#38388;。见卧室墙上挂着一大幅刺绣,绣着他师父的大名——祥坤。

    他回到?#21534;?#25214;事儿:“师父,怎么不绣你的原名杜小六?”

    “嘿,你又招骂是不是??#23849;?#22836;正襟危坐,虚虚盖着啤酒肚,?#21653;?#25343;捏出一点仙风道?#29301;?#31077;坤是一位高人赐给我的名儿,杜小六是我没念过书的老父随便起的,那哪能一样。”

    闲聊片刻,萧泽将上次寻找?#21482;?#30340;结果和此次前来的因由简单讲述,自然也漏不掉这期间发生的事儿,更囊括了多年前的不堪回忆。他不舍得让林予亲自描述,死都不能让林予再经受一次噩梦,讲到最后把林予的拳头包裹进掌心,加上一句:都过去了。

    老头怔忪出神,似是难以置信,半晌后眨眨?#27801;?#30340;眼皮,禁不住掉下两行浊泪。“不说那些了,不说了。”他?#38376;?#23376;擦脸,不料擦了一脸明?#20572;?#25165;想起来给林予擦过手的。

    林予攥紧的拳头蓦地松开,被老头的滑稽相逗笑。

    他心里惦记着豆豆,不打算久留,喝完杯?#21448;?#30340;?#20154;?#20415;作势告辞。老头长叹一声,他?#20848;?#26519;予这辈子都不会再来这方地界,关心地问:“乖徒弟,以后有什?#21019;?#31639;?”

    林予回答:“我在念书,?#24613;?#19978;学,然后参加工作。”

    ?#25512;?#36890;?#35828;?#20154;生一样,可是对他来说已经太过难得。老头点点头,可惜道:“真的没法算命了,你那么灵,师父想想就心疼。”

    林予嘴笨地安慰:“师父,别心疼我了,反正我的真本事也不是你教的。”

    老头一听格外冤枉,吸紧肚子吹嘘道:“是我把你点透的,你那时候可怜兮兮地找我哭求,非让我算你是不是丧门?#29301;?#25105;拿了仨馍馍哄你,你这个没良心的。”

    他说罢?#36136;?#19968;声叹息:“高人真是料事如神,要不是她几十年?#29240;?#28857;我,我那时候可能根本不搭理你。”

    林予问:“到底是什么高人?”

    老头说:“高人算命百发百中,绝无错漏,我琢磨这些阴阳五行就是受了高?#35828;闹?#28857;。高人早在几十年前就?#40840;?#25105;,将来有个孤苦伶仃的孩子找上门,让我帮一帮,给自己行善积德。”

    林予激动地抓萧泽手臂,急切地问:“师父,高人在哪儿啊?”

    “那我就不知道了。?#23849;?#22836;眯眼细想,“高人是位大姐,当年来蔺溪镇插?#21360;孟?#23601;住在你姥姥家。”

    萧泽和林予目光相对,一时间惊讶得没说?#21834;?#33831;泽率先?#20174;Γ?#38382;:“大爷,那位大姐不会是姓孟吧?”

    老头一拍大腿:“没错!姓孟!”

    他们终于离开了蔺溪镇,把仇和恨抛下,本该一身轻地走了,不过临走又揣上满?#25346;?#38382;。萧泽知道自己姥姥不太?#31185;祝?#20294;没想到隐藏得那么深,可是也弄不清所谓的?#29240;?#28857;”是真是假。

    林予端坐在副驾上,捧着自己的脸蛋儿,指缝间透出阵阵绯红,他快要压抑不住心底的激动:“哥,你说姥姥会不会是隐藏的大神仙啊……”

    萧泽心烦地猛踩油门:“她要是你姥姥,可能是神棍,但他是我姥姥。”

    “你姥姥就是我姥姥。”林予紧张地搓搓脸,“姥姥会不会帮?#19968;?#22797;灵力啊,再指导我一下,我是不是?#40723;?#26356;上一层楼啊……哎呀。”

    萧泽伸手揉了把林予的头发:“忽悠蛋,从小到大我就没听老太太表达过对算命?#34892;?#36259;,她?#19981;?#36339;舞泡吧□□,永远都在赶时髦。”

    林予?#24202;擔骸?#37027;我师父的话怎么解释?”

    萧泽生噎一口,只得加速奔向归程。

    在路上时林予思绪?#33258;櫻?#20182;完全是病急乱投医的类?#20572;?#26377;什么能分散注意力的事儿便死命抓住,每一刻的记忆刷新覆盖,这样将旧的?#27807;?#36951;忘。

    当吉普车下高速、进市区,接着驶进医院大门口,他就什么都顾不上想了,满脑子都惦记着?#21482;瘛?#21069;一晚的通话让他揪心,但能?#24736;?#24687;上感受到?#21482;?#30340;身体有所好转,他喜忧参半,下车后一路跑进了病房。

    病房里毫无声响,拉着窗?#34987;?#26377;点昏暗,他轻轻走到床边,看清了?#21482;?#23433;详的睡脸。?#21482;?#27704;远不会知道这两天发生了什么,不知道那些年痛苦背后的原因?#36136;?#20160;么,他已经开始忘记,心底的阴翳每天打一束光,日积月累,总有一天会亮堂堂的。

    林予倦极,趴在床边蹭着?#21482;?#30340;手背,跟着一道睡了。

    萧泽在门外放下心来,送?#20384;?#22826;回?#28082;?#27927;漱一番,直接被院长叫回?#35828;?#20301;,谁也没顾上向老太太求证陈年旧事。

    ?#21482;?#21320;后醒来,手边是一颗毛茸茸的脑袋,发?#30475;?#30528;静电吸附在自己的手背上。

    嘴巴难以张开,嘴唇似乎都黏在了一起,他动弹?#31181;?#25720;林予的头发,层层深入摸到林予的头皮,越摸越觉得不对劲,吓得他睁大?#25628;?#30555;。

    林予迷?#38498;?#31946;地梦见了解玉成,梦见解玉成又抓他的头发,把指?#27978;?#22312;他后脑的伤口里,伴着一身冷汗激灵醒来,但后脑被抠抓的感觉反而更加明?#28020;?br />
    他抬起头:“豆儿,你醒了!”

    ?#21482;?#24778;恐地看着他,手下狠狠用力一抠,林予捂着头惨叫,一蹦二尺高!?#21482;?#25903;棱着?#31181;?#25379;扎坐起,口干舌燥地说:“小予,有虫子,我帮你。”

    林予放下手一?#30130;?#25351;尖沾着点血,头皮被抠破了,他赶紧倒水喂?#21482;?#21917;下去,解?#36864;擔骸?#19981;是虫子,是疤,你再摸摸。”

    他抓着?#21482;?#30340;手摸后脑勺:“摸到了吗?#20811;唬?#36731;轻地……”

    ?#21482;?#38752;着枕头,?#31454;?#30340;头发在这几天里又滋生出几根灰白色的,他被林予的脑袋吸引着注意力,半晌才回魂:“小予,你回来?#30149;?br />
    “嗯,你想不想我?”林予鼻子发酸,“过两天你就能出院了,咱们回家。”

    ?#21482;?#24320;心,但又迷茫:“你咋没变成猫啊?”

    林予交握对方的?#31181;福骸?#25105;没有死啊,你也没变成红鲤鱼,咱们都好?#27809;?#30528;呢。豆豆,以后的生活有我,有哥哥,有姥姥,不着急做红鲤鱼。”

    ?#21482;胥露?#22320;点头,他觉得少了一个人,但已经记不清少了谁。

    病房门推开,萧泽端着一个纸箱进来,见?#21482;?#37266;着便停下步子没有立刻靠近。林予抱住?#21482;瘢?#24341;导着说:“豆豆,哥哥不会打我,只会对我?#33579;?#20320;明白吗?”

    萧泽看到?#21482;?#28857;头,才迈出步子走到床边,他滑动小桌摆上纸箱,侧身往床沿上一坐,也不说什么。那俩人没动静,他抬头一?#30130;?#26519;予附在?#21482;?#32819;边正嘀咕小?#21834;?br />
    林予说完抿着嘴,低眉顺眼的,很?#28020;?br />
    这时?#21482;?#25578;着被子喊他:“哥。”之前还是小泽,眼下又变了称呼,?#21482;袂忧?#22320;看着他,“对不起。”

    萧泽平淡地问:“为什么道歉?”

    ?#21482;?#35828;:“拿牙刷扎你了。”

    萧泽强忍着笑,把纸箱打开,从里面捧出一个圆形小鱼缸,里面还游着一条小红鲤鱼,他在路上买的。?#21482;?#24778;奇地爬起来:“是我小时候,是我下辈子!”

    林予更惊奇:“豆儿,你还知道下辈子?”

    “你讲过啊。”?#21482;?#25265;着鱼缸不撒手,?#19981;?#24471;很。

    萧泽看情况不错,将林予拽进怀里抱着,正对着?#21482;?#40655;糊,问:“他做鱼,你做猫,我做什么?”

    林予脸上发热:“都行,你做什么都?#23567;!?br />
    他背靠着萧泽,一根一根捋萧泽修长的?#31181;福?#37073;重又温柔地说:“哥,这辈子能遇上,下辈子也能,我到时候抖着一身橘色的毛蹿向你,你抱我。”

    萧泽抱紧他,嗅他的头发。?#21482;?#30634;着他俩:?#21834;?#24178;啥呢?”

    萧泽抬眸放光:“不干啥,就是想抱着。”

    林予抿住嘴不好意思地笑,难为情里透着幸福。?#21482;?#33258;然感受得到,眼珠都不转,两只?#21482;?#30456;抓挠,充满了好奇。

    “小予。”萧泽低声叫了一句,待林予偏头便俯首吻在林予的脸上,同时再次抬起眼眸瞥向?#21482;瘢?#35265;?#21482;?#24352;着嘴巴漏出了口水。

    “你们干啥啊……”?#21482;?#22768;音不大,带着点慌乱,“小予你美啥呢……”

    林予明白了萧泽的意思,搓搓脸转身圈住萧泽的脖子,闭眼和萧泽?#28216;牵?#21767;瓣碾磨发出声响,掺杂着轻喘和衣物摩擦声。

    ?#21482;?#30524;睛发?#20445;?#32039;贴着枕头浑身僵硬,他隐约想起也被如此对待过,但记不清是什么情况,也想不起对方是谁。他能感觉到萧泽和林予的心情,或者说方圆几米都弥漫着那俩?#35828;?#27987;情蜜意,他的恐慌在这份甜蜜中冷却,取而代之的是悸动。

    他有了前所未有的感受,他觉得这种行为原来并不可怕。

    他笑起来,对于亲?#22681;?#28176;脱敏。

    林予脸已红透,脖子耳根都遭?#25628;輳?#19982;萧泽分开时不敢抬眼,直接往萧泽的胸膛上一撞,闷着脑袋做起?#36215;取?#33831;泽倒是一派正大光明,?#36335;?#24178;了什么光荣好事,他回给?#21482;?#19968;个笑容,?#23460;?#36947;:“小予真没出息,是不是?”

    ?#21482;?#25000;笨地点头:“他从小就这样!”

    出院那天全家都回了博士楼,?#21482;?#36523;体还?#34892;?#24369;,他们就在家里张罗一桌?#26049;?#39277;。?#20384;?#22826;洗手作羹汤,挽着头发,耳朵上戴着副不对称的玉耳环。

    萧泽打着蛋?#28023;骸?#23013;姥,你这耳环怎么有点眼熟?”

    ?#20384;?#22826;美?#22871;?#22320;说:“碎?#35828;?#29577;连环改的,我请师傅加了白金包边。”

    春秋时期的玉连环,逛个假货率百?#31181;?#20061;十九的古玩市场一次到手,萧泽之?#25226;棺?#27809;问,现在得问问:“老太太,你认?#26029;?#22372;么?”

    “谁?”?#20384;?#22826;停下?#35828;叮?#31077;坤?这名儿听着跟大内总管似的。”

    老太太纳闷儿的神情太自然太逼真,萧泽见过那么多人也攒?#35828;?#30524;力见,于是说:“原名杜小六,蔺溪镇上的,是小予的师父。”

    ?#20384;?#22826;莫名其妙地?#27492;骸?#23567;予师父我哪儿见过,还俩名。”

    萧泽搁下碗:“可他说‘祥坤’这名?#36136;?#20320;起的,说几十年前你给他算命,还说会有个孤苦伶仃的孩子找他,让他帮一帮。”

    ?#20384;?#22826;一愣,但也就?#35835;?#20004;秒,扭脸冲着砂锅叫唤起来:“我的冬瓜汤都溢了,还聊什么封建迷信哪……”

    萧泽为了吃顿大餐没再逼问,但出屋就告诉了林予,俩人装着疑惑胡吃海塞,等吃完一擦嘴便左右夹击,拉着?#20384;?#22826;的胳膊作势问个究竟。

    ?#20384;?#22826;摸摸玉耳环:“小予,豆豆是不是累了?”

    林予的一大软肋被?#26519;校?#30331;时撒开手去找?#21482;瘢?#20182;把?#21482;?#20174;沙发上抱到轮椅上,喂了片维生素和山楂糕。?#21482;?#20307;力不支,也到了午睡时间,歪着脖子?#33080;了?#21435;。

    他把?#21482;?#25512;进房间安?#33579;?#25240;腾完瞥见了梳妆台上?#21335;?#23376;,里面的首饰琳?#24597;?#30446;,但最大那格放着个小本?#21360;?br />
    林予想看,但不?#34915;?#21160;,正犹豫时萧泽进来了。萧泽是亲外孙,二话没说拿起来,揽着他一起打开,头抵着头,肩挨着肩。

    “萧泽,将相之命,天?#35270;?#25165;,止于三十有五。”林予顿?#26412;?#20986;一身冷汗,急切地往下念道,“但遇命中所爱,逢凶化吉,岁岁无?#19988;病!?br />
    他喃喃地说:“是指我吗?”

    萧泽翻过一页:“林予,向善之心?#24187;穡?#21382;劫度难,孤苦不?#21834;!?#20182;忍不住停下看林予一眼,像是要确定林予此刻安?#33579;?#32780;后继续读,“得续前缘,天机不可留,携?#21482;?#38271;?#30149;!?br />
    日期落款,是二十九年前的除夕夜,萧泽出生那天。

    巨大的疑惑袭来,萧泽和林予甚至?#34892;?#24778;骇,他们拿着本子返回?#21534;?#21516;时放慢?#25386;健C侠稀酢?#28982;坐在沙发上喝茶,浑身镀着层阳台倾泻进来的亮光,时髦劲儿消失不见,只剩?#35753;?#21892;目的笑脸。

    林予不禁出声:“姥姥……”

    ?#20384;?#22826;盯着杯盏中的茶汤:“这玉连环我从春秋带到现在,外孙子?#23492;?#31449;满长城了。”

    这句话怎么那么熟悉?林予扑过去,半包围着?#20384;?#22826;端详,他通过一张手一张脸能算出千人千面,能看见鬼魂亡灵,能做风水通心术,能?#35910;?#36776;人……他那时常吹嘘自己是小神仙,骗萧泽说自己活了三百年,虽然那些是玩笑话,可也无法肯定世上就不存在神仙。

    “姥姥,”他紧张得喉结滚动,就像看见偶像,“我、我能摸一下您吗?”

    ?#20384;?#22826;差点把茶洒了:“摸什么摸,玉连环断了,我现在就是一普通老太太,?#19981;?#32047;,?#19981;?#29983;病,过些年?#19981;?#27515;。”

    萧泽?#33125;环?#35273;记忆中?#20384;?#22826;似乎一直?#23492;?#20040;精神,从没闹过什么病痛,他走近蹲在另一边,递上本?#28216;剩骸?#23013;姥,这些都是什么意思?”

    ?#20384;?#22826;接过,一字一顿:“?#21834;?#19990;——今——生。”

    萧泽和林予彻夜未眠,相拥在沙发上消化令人震撼的真相,清?#31185;?#20102;层浓雾,他们在昏暗的光线中回神,同时动了动酸麻的身体。

    四目相对,恍然间又一同笑起来。

    萧泽问:“去跑步么?”

    林予点点头:“你别落下我。”

    他们出门?#39063;埽?#33831;泽说到做到,?#26874;挪?#23376;与林予并排,偶尔转?#25151;?#19968;眼,白色的?#35838;?#24357;漫在他们之间,看得不太真?#23567;?br />
    跑?#25490;?#30528;到了公园外,他们遇见的地方。

    林予似乎看见了摆摊儿的自?#28023;?#20063;看见了不?#22836;车南?#27901;,一路跑远,又看见了衣袂翩翩的自?#28023;?#21644;策马?#21767;5南?#27901;。

    他们同骑一匹马,走马看花。

    “来世谁也不记得谁,你能找到我吗?”

    “找不到的话我就立誓活不过三十五岁,早早入了?#21482;兀?#20877;寻你一遭。”

    “那愿我窥见天机普渡天下人,用半生劫难换与你携手。”

    萧泽拉紧缰绳:“你别连着我一块儿渡了。”

    林予听见自己的笑声:“那我唯独拿你没办法,就能认出你了。”

    马尾轻摇,搅乱了漫天大雾,萧泽和林予渐远,话语却?#23391;?#20173;在耳畔回荡。人死了都要上奈?#21563;牛?#37027;他们就以玉连环为信物,交托给煮汤的孟婆,助他们来世早早相见。

    是真是假?#21482;?#26159;玩笑?#22902;疲?#20854;实都未肯定,世间的事儿本就真真假假,?#27492;票?#24808;实则自在解脱,?#27492;?#24773;深其实偏?#27425;O眨此瞥?#29378;却道众人蒙昧,?#27492;?#26080;解也许是唯一的安排。

    来时一身脏污,看遍千山后难得只留下真心,萧泽伸出手来,林予放上手去,十指扣紧奔向前路,浓雾拨开得见天光。

    人间有什么,黑与白,与看不真切的灰,人与鬼,与道?#24187;?#30333;的贪恨痴嗔。

    唯有爱,是最简单不过的。

    萧泽骤然加速,惹得林予一声惊呼,笑骂着,两手愈牵愈紧,别了身后斑驳旧痕,踏向一片自在光阴。

    春光万丈,红?#23601;?#19976;。

    雾里看人,风里飞奔。

    -正文完-gd1806102{太}{悠悠}小说 щww{taiuu][com}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30116;?#31034;:把书籍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单机版棋牌游戏 重庆快乐十分走势图开 阿根廷足球队 韩国首尔分分彩开奖结果查询 斗大试玩 卡昂雪地靴评价 那不勒斯四部曲 全北现代对浦和红钻 最新内蒙古11选5走势图 女王至上客服 赞美意大利佛罗伦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