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机版棋牌游戏
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云胡不喜 > 第92章 番外二十(程&杨)

第92章 番外二十(程&杨)

推荐阅读: 心痒痒我家学生能改变历史招摇炼蛊白莲花不好当[娱乐圈]情话微微甜小苹果我?#25512;?#20142;女老师妖孽修真高手

    (全本小说网,http://www.tzeqf.tw)

    程纪原说得条条有理, 似乎非常有说服力,云里雾里地,杨思还是默许他把她安顿在他家了。(全本小说网,http://www.tzeqf.tw

    杨思在这个家里没有任何生活用品, 甚?#20142;?#25442;洗的衣服都没?#23567;?#31243;纪原把杨安置在客厅沙发上坐着便要出门去给她采购生活必需品。出门前, 他仔仔细细地上下打量了杨思一番。

    杨思被他打量得?#34892;?#19981;自在, 清咳, 挺直腰板鼓着脸质问, “你看什么?#20426;?br />
    “没什么。”程纪原淡定收回视线,指了指桌上的座机, “有事给我打电话。”说完翩然转身,出门去了。

    杨思?#27492;?#30340;身影消失在了门外, 松了口气。

    这是她第一次来程纪原家。第一次来就是要在这跟他共同生活一?#38382;?#38388;,心情不免?#34892;?#24494;妙,她需要独自一个人好好消化这个事实。视线流转四处打量, 不够, 索性拄着拐杖在屋里逛了一圈。

    程纪原家的装潢可谓是非常符合他的气质了, 黑白冷色调为主, 肃穆,简单却也大气, 无一?#21487;?#38753;之风。卧室之类的自然不好擅自进去,杨思眼睛只在门口停留了?#24187;?#20415;很快移开,随即朝厨房走去。厨房干净整洁, 不锈钢材质的家居表面亮堂堂。她打开冰箱, 里头竟然整齐分类摆放满了各类食物食材。

    杨思默默关上冰箱门, 再次环视厨房一番,她咋舌。这生活过的,要不是他敢胆大包天毫不犹豫把她往家里带,她都得怀疑他家里是不是一直有女主人在操持家事了。

    几乎已经把整个房子参观了一遍,喟叹着,杨思回到沙发上安分坐着等程纪原回来。坐着坐着便?#34892;?#26127;昏欲睡,她扫?#25628;?#32039;闭的房门,索性大剌剌躺倒在沙发上闭眼养神起来。可或许是长时间没能好好休息,整个身子一沾上绵软舒适的沙发,困意就如山倒来。眼皮越来越沉,最后一次掀起眼皮看门口的动静时,她还在想程纪原动作真慢,不就给她买牙刷牙膏毛巾之类的么,还能去大半天不回来。

    这么一睡便不知今夕是何夕,等到杨思迷迷?#25797;?#24847;识有了一丝清醒的时候,她发现自己正被程纪原打横抱在怀里。

    抱在怀里!

    睡意瞬间全无,她倏地睁眼,身体僵硬地瞪大眼睛看着程纪原,“你在做什么?#20426;?br />
    程纪原垂眸瞥她一眼,神色不动安稳抱着她往客房走,“睡客厅也不盖被子,会着凉。”

    “这?#21019;?#28909;天的,哪那么容易着凉。”杨思说着,却也不再抗拒,任由程纪原把她一路抱到床上。

    杨思自己用手撑着靠在床头坐起来,“程医生,我可能需要自己出去一趟。”她是女孩子,需要的东西太多了,他一个男的出去也没法帮她准备齐全,关键时刻,还是得自力更生。

    “你等一下。”程纪原说着,转身出去了。

    杨思不知道他的“等一下”是什么意思,怔愣着,还没想明白,程纪原又进来了,手里还拎着大包小包,径直全堆在了她床上。

    “我只能想到这些,你看看还缺什么。”

    杨思狐疑?#27492;?#19968;眼,倾身拿过袋子一个个打开查看。分类袋装,牙刷、漱口杯、毛巾、女士家居拖鞋什么的?#21152;校?#29978;至洗面奶、爽肤水这些护肤品也?#23567;?#26472;思不由得对程纪原刮目相看。真是非常细心了,饶是她亲自出门她也想不起来要买护肤品这种东西。这么想着,她赞赏地抬头看一眼程纪原。

    手还在继续翻着别的袋子,收回视线低头一看手上拿着的东西,她霎时呆了。谁能告诉她为什?#27492;?#33021;从袋子里掏出几条崭新的内-裤?

    几条小裤裤顿时便如烫手山芋般,杨思一时不知自己该作什么?#20174;Α?#22905;愣愣地看看手上的烫手山芋又看看程纪原,最后咽了下口水,“这个,也是你买的?#20426;?br />
    “嗯。”程纪原坦坦荡荡点头,见她愣住不动,索性自己倾身帮她把纸袋子里的东西都拿出来供她检查,“内-衣睡衣都买了,卫生棉不知道你用什么牌子,就买?#24605;钢鄭?#37027;个袋子里都是。”他指了指一旁最大的一个袋子。

    ?#21834;?#20869;-衣?合着他出门前对她上上下下一番仔细打量,是在目测她的尺寸?

    杨思的脸都绿了,咬牙切齿,“谁让你给我买内-衣裤了?又是谁跟你说我来例假了?#20426;?br />
    “不给你买难道你要中空着跟?#39029;?#22805;相处吗?#20426;?#31243;纪原眼神古怪,语调却一如既往的一本正经:“又不是是孕?#23621;?#27809;到绝经的年纪,例假总会来的,先备着好,以防到时候手忙脚乱不知所措。”

    杨思嗤之以鼻,“我看你倒是有经验得很,井井有条,怎么会手忙脚乱不知所措?!”

    程纪原面不改色,“这辈子也是第一次遇到需要我着手准备这种东西的麻烦精,可能无师自通吧。”

    杨思:?#21834;?br />
    不用解释了,程纪原就是个假正经!竟然这么当着她的面脸不红心不跳跟她讨论她的私密事,不知道她会羞耻吗?真是非常讨厌了!

    可不管怎样,杨思还是得用着程纪原给她准备的所有东西过日子的,牙刷拖鞋这些生活用品,包括尺寸合适得让她羞愤欲死的内-衣内-裤!每次换洗,手里搓着这两块布料,想到程纪原到专卖店盯着眼花缭乱的内衣想象着她的尺寸帮她挑选时,杨思就有一种脱-光光站在程纪原面前的羞耻?#23567;?#22905;觉得她之前?#19981;?#31243;纪原可能是对他有什?#27425;?#35299;,被他的表面给迷惑住了。

    杨思不知道程纪原是怎么跟到晋岭村支援的医生说的,反正她爸似乎是真没发现她去过晋岭村受伤了并且目前就在京城养?#35828;?#20107;,两人通话也只是叮嘱她在外要小心。偶尔也问她什么时候回去,她都找理由糊弄了过去。

    晚上?#36141;?#20004;人一起坐在客厅里看电视,杨?#25216;?#30528;手指甲,突然又想起这件事,便问起了程纪原。

    程纪原眼睛盯着电视屏幕,说,“他们去之前我就知道你在晋岭村,就那?#21019;?#22359;地方,你们肯定会碰上面,去的医生也就几个,我私底下就告诉他们你爸最近忙得很,交代他们不要把你的事透露出去再让你爸操心,他们敬重你爸,自然照做。”

    “那你又为什么要帮我瞒着我爸?#20426;?#26472;思?#27425;剩?#35828;起来,从头到尾,你一直都在帮我瞒着我爸,你图什么呀?#20426;?br />
    程纪原斜她前两天才拆掉?#37034;?#30340;腿一眼,“不瞒着他,你是想他打断你的狗腿?#20426;?br />
    “你的才是狗腿。”杨思没好气瞪他。气不过,伸手便推他一把,哪知单膝跪坐不稳,她就那么趴在了程纪原胸口。本该是很有小粉红的一幕,不知趴下去的时候手指头怎么挤到指甲钳里去了,就?#25490;?#19979;去的力度一压,她的手指头就那么被剪了一刀。

    ?#25226;健?#26472;思苦着脸丢开指甲钳坐起来,看着鲜血往外冒的手指头,顿时眼泪汪汪。

    程纪原也看到了,黑着脸便起身给她?#38753;?#33647;箱过?#21019;?#29702;伤口。

    杨思觉得他看自己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制杖,可她管不了那么多了,看着他熟练地给她清理伤口,委屈巴?#20572;?#20320;说我今年是不是命犯太岁啊,怎么老见血。”

    “不是。”程纪原:“是你蠢。”

    杨思:“???#20426;?#20570;人还是要?#23631;?#19968;点!!

    程纪原说手指最好先不要碰水,因为这一句话,杨?#32426;?#19978;的澡洗得异常艰难。好不容易从浴?#39029;?#26469;,看着洗衣盆里的内-衣裤,她又陷入了新一番的纠结?#23567;?#36148;身的衣物她都是跟大件分开手洗的,?#19978;?#22312;手指头还开着个口子,被洗衣液泡沫这种东西浸泡一下,滋味应该是酸爽火辣吧?

    明明是程纪原催她先去洗的,可这会儿他又在门口催她,“好了没有?我要进去洗澡了。”

    “催催催,这么着急谁让你不先洗的。”杨思?#29399;?#30528;,还是把洗衣盆先?#35828;攪说?#19978;角落里,“好了,可以了。”

    杨思回房去了,再出来的时候,客厅没人,她往浴室门口瞟?#25628;郟?#38376;敞着,程纪原不在里面。

    大晚上去哪儿了,也不跟她打个招呼。杨思不满着,?#21335;?#24352;望找程纪原的身影。

    “程医生?#20426;?br />
    ?#21834;?br />
    “程纪原——”

    程纪原从阳台回来,瞥她一眼,顺手带上阳台的门,拿着洗衣盆往洗漱间走去。

    杨思盯着他手里?#21335;?#34915;盆,只用了?#24187;?#26102;间?#20174;Α?br />
    “我……我留在盆里的衣服呢?#20426;?#22905;指着洗衣盆问。

    “洗了。”程纪原?#27492;?#19968;眼,淡然从她面?#30333;?#36807;,回洗漱间把盆撂下关灯出来。

    洗了?!!!

    “用什么洗的?#20426;?#26472;思大气不敢喘,死死盯着程纪原,生怕错过他脸上任何一个表情。

    程纪原:“你不是要留出来手洗的么?#20426;?br />
    ……所以这意思是说,他帮她洗了,手洗的?!!

    杨思脸红一阵白一阵,目瞪口呆。

    “流氓!”

    “我怎么流氓了?你不是也帮我洗过,那你也是流氓?#20426;?#31243;纪原冷静?#27425;剩?#31036;尚往来而已。”

    杨?#23478;?#21520;血了。这能一样吗?她就帮他手洗过两次内-裤,可那时候不是因为他着?#22791;?#22238;医院值班她才帮他洗的么。

    “你就是流氓。”杨思气呼呼拄着拐杖掉头回屋了。程纪原?#27492;?#27668;急败坏却又?#26159;?#30340;模样,忍俊不禁。他没想那么多,只是洗完澡出来看到,想到她指头还没结疤,碰到洗衣液不好,就顺手帮她洗了。好歹是出去闯荡过的人,程纪原以为她也算是见过世面的,没想到还这么害羞。

    杨?#23478;?#20026;这个两天没理程纪原,太过憋屈,气昏了头,以至于第二晚洗完澡后忘了把贴身衣物藏好,又被程纪原拿去洗了。她是起床后刷牙时猛然想起这个问题才发现的,去阳台看?#25628;郟?#26524;然,自己的那一套衣服又好好挂在那儿了。

    转身便拿过手机给程纪原发信息:“你那么?#19981;?#27927;衣服,大件的也全部手洗好了。”

    程纪原很快回给她两个字。

    【没空。】

    没空还老拿她的衣服去洗。杨思忿忿然,只是这行字没编辑完,略一思索,又全删了。

    ?#31454;冒。?#19978;?#21988;?#25163;机不好好工作,我要跟我?#25351;?#21457;你!】

    这条发过去后就没收到回信了,不知道他是真去忙了还是被她的恐吓震慑住了。当然,被震慑住这一条可能性是微乎其微的。

    中午的时候,青子联系她了。自在晋岭村腿受伤后,杨思和青子便不常联系了。她在程纪原家,也不好常招呼别人来家里玩,青子也忙,两人便几乎没碰面。

    关心?#24605;妇?#26472;思的腿伤?#25351;?#24773;况,青子的话题便绕到了程纪原身上。

    “真好,你们最后总算是在一起了。”

    在一起吗?杨思微愣,囧然否认,“我们还没在一起呢。”

    青子噗嗤一声笑了,“你们这样还不算在一起?说你们是夫妻不为过了。都住同一屋檐下多长时间了,思思,你们该确定关系了。”

    确定关系吗?杨思晃了晃神。自搬进程纪原家以来,他们两个人谁都对之前的情感纠葛避而不谈,生于忧患死于?#24598;鄭?#22905;或许是过得太过于安-乐了,以至于都忘记虽然她跟程纪原虽然一起住,但他们并没有明确关系。那程纪原呢?他们最后谈感情问题的那次,他还说?#19981;?#22905;,现在,他对她还是那样的感情吗?

    因为这个,杨思中午午休都没睡着,翻来覆去,脑子里全是这件事。房子是程纪原的,吃穿用度都是程纪原的,就连手机都是程纪原给她新置的,她现在真是完全依附着程纪原生活了。确实,他们这关系任谁看了都会误会的,名不正言不顺的也不行,看?#27492;?#36824;是需要?#19968;?#20250;跟他聊一聊的。

    这么想着,手机突然进来新信息。

    【天好像快要下雨了,快去收衣服。】

    【知道了。】杨思撇着嘴给他回信息,想了想,又给他发了一张一?#36824;釩两?#22320;撩着耳朵万分不屑的动图。

    程纪原垂眸看着杨思新发过来的信息,嘴角起了弧度。

    杨桓没看到他手在桌底下跟人聊微信的小动作,继续皱眉说着,?#21834;?#24605;思这孩子,之前出去一?#38382;?#38388;就会回去?#27425;?#30340;,这次都就一个多月了,只有电话到……”

    “有电话到不是也挺好了么。”程纪原心不在焉安抚。

    “她女孩子一个,老是在外面,我也不知道她都在做什么,总是?#34892;?#25285;心。”

    “杨?#23478;?#32463;不是小孩子了,总是要离开家去过自己的生活的,杨院长,这点您应该后心里准备的。”

    ?#21834;?#26472;桓一脸狐疑?#27492;?#32426;原,我记得之前你可不是这么跟我说的来着,你说思思女孩子一个老是到处跑不好,让我管着她点,别让她玩野了。”

    闻言,程纪原微顿,他道,“?#35828;南?#27861;总是会变的,更何况,杨?#23478;?#32463;不是小孩子了,她有自己的社交和生活,甚至有一天会和别人成立自己的家庭。”

    不提这个还好,一提这个,杨桓就更是愁眉不展了。

    “别提这个。”他摆摆手,“也不是非要嫁?#35828;模?#22914;果她不想嫁人,我也不是不能养她一辈子。再说,现在的年轻人太浮躁,哪个都让我放不下心来把思思交给他。”

    “那如果,是我呢?#20426;?#31243;纪原挺直身板,目光毫不躲闪直直看向杨桓,“杨院长,你?#27425;以?#20040;样?#20426;?br />
    ——

    因为下雨交通堵塞的关系,晚上程纪原回来得?#32469;?#24120;晚一点。

    怕他的鞋湿哒哒把玄关那一片也踩湿,杨思听到开门的动静就赶紧单脚跳着去给他送拖鞋。

    程纪原一开门就见她拎着双拖鞋朝他奋力蹦跶过来。

    “你在做什么?#20426;?#20182;关上门,接过拖鞋换上。

    “你看你的鞋那么湿,换上拖鞋才不至于把地板搞得湿漉漉脏兮兮的。”

    “脏了还不是我打扫的,你操什么心?#20426;?#31243;纪原瞥她一眼,握着她胳膊拎着她回客厅坐下。

    “我看着不舒服。”

    程纪原挑眉点头,“倒是个好说辞。”

    他把杨思安置在座位上了,交代,“你在这待着,我先去做饭。”

    杨思难得很乖地点头。

    可前不久才乖乖点头答应在客厅好好待着的人,没一会儿也跟着来了厨房。

    “你来这做什么?#20426;?#31243;纪原扫她一眼,从冰箱里拿出需要用到的食材。

    “就……有点事。”

    “什么事?#20426;?br />
    “程医生,你之前说你?#19981;?#25105;,让我想明白了就回来找你,现在还是?#34892;?#30340;吗?#20426;?#26472;思鼓起勇气跟他对视,小脸一脸严肃庄重,“说起来,我们好像也算不上是朋友,现在也不是同事……程医生,我们现在,算是什么关系?#20426;?br />
    ?#21834;?#31243;纪原静静看着她,半晌,轻?#20572;?#37117;同居这么长时间了,你说我们是什么关系?还是你以为?#19968;?#38543;便给女性朋友手洗内-衣裤这种贴身衣物?#20426;?br />
    杨思赧然,脸微红,她讷讷道,“那我们现在,算是,在一起了?#20426;?br />
    “不然你说呢?#20426;?#31243;纪原?#27425;剩?#40657;眸里染着笑意,他揽过她,“所以我说你?#25285;?#25105;是会随便跟女性同居的人?还主动带上门来?#20426;?br />
    心跳不自觉?#34892;?#20081;了节奏,欢喜也似是要冲破胸膛。杨思被他抱在怀里,脸颊贴着他结实的胸膛,听着他有力的心跳,眼睛缓?#21644;?#36215;。

    “你别胡说?#35828;潰?#25105;们现在不是同居。”她故作严肃,“同居不是这样的,我们算是……合住。对,就是同住在一屋檐下而已。”

    “早晚是同居,我在等你腿伤痊愈而已。”程纪原说。

    杨思:?#21834;?br />
    脑子里竟然一早就在做这种打算,果真是流氓!

    ——【全文完?#20426;?br />
    2018 年 8 月 31 日 1:53

    by 南加gd1806102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30116;?#31034;:把书籍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单机版棋牌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