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机版棋牌游戏
全本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争之世 > 第277章 撼鼎

第277章 撼鼎

推荐阅读: 极品通灵系统快穿系统:主神大人,开撩吗极品全能医仙农女火辣辣:神秘猎户宠翻天女总裁的贴身强兵穿越五零抢夫记画圣重生商女:季少,加油!鬼泣的异世悠闲生活

<太-悠悠>小说щww.taiuu.com
    鼎,本烹饪之器,但是自夏禹收九牧之金铸九鼎于荆山之下,以象征九州,鼎便从一般的炊器而上升为传国重器。国灭则鼎迁,夏朝灭,商朝兴,九鼎迁于商都亳京;商朝灭,周朝兴,九鼎又迁于周都镐京。历商至周,都把定都或建立王朝称为“定鼎”。

    “恶曰定鼎?#20445;?#20854;意不言自明:计划不变,要在原定曰期,创建国之业!

    晋国诸卿和许多有野心的人,已经如同一群豺狼般盯紧了天下第一霸主晋国?#39274;?#32933;肉。

    ……

    於余丘,原本只是一个大型村落和集市,村镇周围只?#20852;?#30707;木桩建成,以防野兽侵入的矮墙,如今在嬴蝉儿的苦心经营下,已经成了一个方圆九里,夯土城墙高达两丈的城池。

    “金水已化,准备浇铸!”

    有人站在高高的土阶上一声大喊,四下里迅速忙碌起来。

    嬴蝉儿、风行矢等诸部族长站在木制二层小楼上,紧张地向前几步,手扶栏杆,向对面望去,东夷国的开国宝鼎就要开铸了。

    在那个时代,建国之时,举凡旗帜折断、礼台坍塌、铸鼎失败,这种种现象都是十分严重的不祥之兆,足以动摇民心?#31185;?#23545;东夷这样一个内部?#36234;?#22269;一事还不能达成一致意见的势力集团来说,更足以导致整个计划付诸流水,成碧又岂能不紧张,她已经感到自己的喉咙?#34892;?#24178;渴了,仿佛她是站在那熔炉的熊熊?#19968;?#21069;。

    四周的士卒,全部都是?#23569;?#39118;两大部落的武士组成的女王亲信部队,而铸鼎匠师们,从?#21697;丁?#21040;熔冶、再?#27975;?#38136;、直至修整,所有工序的匠人都是嬴蝉儿女王重金礼聘回来的能工?#23665;場?#24403;然,这只是对外的说话,?#23548;?#19978;这些人都是由吴王妃任若惜和她的胞妹任冰月亲自挑选出来的最可靠的任?#20918;?#26368;优秀的匠师。

    此时正是?#20197;?#28814;炎,但那熔炉上方的空气仍因高温而进行着奇怪的波动,透过它看到的远处树影,和在城墙上巡弋的持矛士卒都像水中倒影似的轻轻波动着,四周没有风,因为空气波动造成的影像摇曳,令人有种不安的压抑?#23567;?br />
    一大群打着赤缚,?#19978;?#21482;系着一块遮羞布的强壮大汉绕着?#24378;?#24040;大的熔炉忙碌着,添火的添火,鼓风的鼓风,另一群人?#27721;?#30528;号子把不远处的土窑打开,将完成预热的范具拉了出来。

    地上铺着粗细相当两端匀称的细?#33606;强?#24040;大的宝鼎模具便从这原始的滚轴通道上被小心地一下下移动了过来,直到熔炉下方,然后力士们小心地进行校正,将模具的注入口与熔炉的铜液释放口对正。

    ?#39274;凇?#27597;范”是用陶制成的,上边有细密精致的花纹,里边的内芯上也有精美的花纹,花纹都是反向的,当铜水浇灌成形后,它们才能让人一睹庐山真面。

    ?#39274;?#38518;范从选泥、晾晒、破碎、分筛、混匀,和泥、摔打、揉搓、浸润,直至翻范,整个准备工作就已进行了一个多月,铸国之宝器,这样重大的事情即便匠人们不知道东夷内部的权力之争,也同样万分重视,如此盛举,对他们这些匠人来说,何尝不是荣耀千古的大事。

    匠师们哄开徒弟,自己上前,小心地除去糊在陶?#21697;?#20855;外面的草?#22839;啵?#19968;切准备就绪后,怀着激动的心情,?#19990;?#26368;老的匠师紧张地揪着胡须一声?#27721;齲?#24466;弟们打开熔炉,赤红的铜水倾泻而出,喷溅着眩目的火花,沿着范模预留的口?#26377;?#24464;注入。

    模具是倒扣着的,这样铜液浇入后,气孔和铜液中的?#21448;?#22240;为比较轻会浮?#20384;矗?#31561;宝鼎铸成再翻过来,那么宝鼎上部才会质地细密,铜质光滑,花纹清晰。此时已到了铸鼎最关键的时候,一旦无法承受温度的剧变致使范具爆裂或者由于铜水的沉重压力而使范具裂开,那便前功尽弃了。

    成碧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上了,一双粉拳攥得紧紧的,她的模样本就极美,穿起一身东夷服装,更是凭添几分娇丽,她的俏美姿容看起来比玄鸟也大不了两岁,可那妩媚的风情?#29616;?#21364;是玄鸟的青涩所不能比拟的。此时,两扇长长的眼睫毛紧张地眨动着,一双秋水似的眸子便像荡起层层涟漪,各部族长?#29616;杏行?#36824;是血气方刚的年轻汉子,哪怕在这样关键时刻,看向她的次数仍比看那宝鼎还要多些。

    许久许久,玄鸟?#23194;?#27426;呼一声,一把扯住她父亲的手臂,雀跃道:“成功了,成功了!”

    与此同时,对面的匠人们也发出一阵阵狂喜的欢呼声,成碧长长地吁了口气,俏丽的容颜上微微绽起一丝?#21248;说?#31505;意,欣然说道:“天佑东夷!”

    四下站立的各部长老们不管心中是否失望,连忙都随声附和。

    接下来,冷化铜液,拆去外范、内范,一口巨大的铜鼎出现在他们面前。匠人们清去?#28216;錚?#31435;?#20174;?#24320;始准备各种工具,要用锤击、锯挫、錾凿等手段对宝鼎进行打磨,消去多余的铜块、毛刺、飞边,务必保证在东?#29287;?#22269;之际将?#39274;?#38215;国铜鼎打造的宝光闪闪,无比壮观。

    “诸位族长,请随嬴蝉儿近前一观我东夷宝鼎!”

    成碧说?#30504;?#23049;娉?#38754;?#21521;楼梯走去,众位族长急忙尾随于香裙之后。玄鸟好象挂在父亲臂上似的,但走起?#38450;?#20559;要蹦蹦跳跳,走了两阶,便不耐慢行,放开父?#20934;备?#20004;步,追到女王嬴蝉儿身边去了。

    其他诸部长老亦步亦趋,追随其后,神色迥异不同。

    这些部落长老们有的没有?#35009;?#37326;心,如今已臣服于嬴蝉儿女王麾下。?#34892;?#23545;她却颇为不服,倚仗自己本族势力强大,并不将这当初只是?#32654;?#21033;用蛊惑东夷各族?#37096;蛊?#22269;的过气女王放在眼里,可是他?#22681;?#26469;被展跖旧部古君海派人又抢又?#20445;?#20197;致损失惨重,而对嬴蝉儿最为?#33633;?#30340;嬴氏、风氏部落因为已聚居一起,且住进了已经初具规模的於余丘城,古君海惧其武力,并不曾派人来袭,实力已在诸部族之上,他?#20146;?#28982;心中不愿,却也不得不忍气吞声,暂时应允?#21916;?#21508;族建立东夷国之事。

    那只镇国宝鼎还没有经过打磨,显得比较粗糙,可是那恢宏的气势,便已让人一见而心生敬意,油然生起膜拜之意。开国宝鼎高七尺,三足鼎立,两耳高耸,腹略鼓,底浑圆,以饕餮纹饰,兽面辟邪,云?#38138;畹住?br />
    宝鼎东西南北四个方向正中央铸的却是龙飞凤舞图。东夷民族与楚人相似,崇拜神鸟凤凰。而庆忌所设计的神鸟凤凰,瑰丽高贵,较之传统的?#20405;?#32447;条简约的凤凰图案要瑰丽华美的多,因此现在南方崇拜神鸟图腾的国家和部落都已开始?#36861;?#37319;用吴国凤凰为图腾标准款式,具体下来,便是贵妇们穿着的衣服、金银玉饰上的图案,都已开始采用这种一看便觉无比尊贵的新款凤凰图?#28014;?br />
    东夷是在吴国扶助下立国的,立国大策中早已明确了东夷今后的归属:?#26639;?#20110;吴,做吴国附庸。是以女王下令,便干脆把吴国的旗帜图?#21018;?#25644;过来,铸于开国宝鼎之上。在?#28810;越?#22269;的东夷各部看来,这自然是嬴蝉儿为了获得吴国支持,对吴国有意讨好献媚的举动。

    成碧等人围着还?#21019;?#30952;?#38901;?#31895;糙的宝鼎转来转去,只觉?#39274;?#23453;鼎古朴凝重,气势宏大,不禁啧啧称赞。便是不赞同建国的东夷人,看着这属于自己民族的巨鼎,心情也?#34892;?#28608;动起来。

    站在宝鼎前,成碧仔细打量许久,才微笑道:“宝鼎铸成,上合天意,我们便按原定时间举行开国大典。丹乌!”

    “小人在!”

    背插箭壶、彪悍威武的东夷武士丹乌急步上前,双目一碰上成碧那双柔媚如水的眸子,英俊的脸庞上顿时微起红晕,连忙单膝点地,俯下身去恭声道:“丹乌请……请女王陛下?#24895;潰 ?br />
    成碧艳色之美,确已达到了“天之所命?#20219;?#20063;,不妖其身,必妖于其人”的无上境界,东夷部族中不知多少杰出的武士对这位女王暗暗倾慕。虽然最近在东夷诸部间?#34892;?#39118;声说女王并非完璧之身,她早就有过男人,甚至还生了一个儿子,不过这并不影响这些热血男儿对她的迷恋。

    光是嬴蝉儿那艳光四射无可抵御的容色,已经足以抵消这些负面影响了。何况,东夷部落很大程度上还保持着上古年间的古朴之风,男人对于女子成为自己妻子之前的情爱?#26639;?#24182;不怎么在意,没有中原诸国经过周礼熏陶对女子贞艹的极端重视。

    只是这位嬴蝉儿女王向来不?#38405;?#20154;假以?#24039;?#21448;兼身娇肉贵,地位尊崇,所以谁也不敢对她表达爱意,便连丹乌这样在东夷诸?#24656;?#26377;名的神箭手、第一流的东夷武士在她面前也自惭形秽,空有满?#35805;?#24847;,却也表达的想法都不敢?#23567;?#36825;丹乌视嬴蝉儿如天上神祗,既敬且畏,一到了她近前,难免心跳气短。

    成碧此时身穿东夷女子的罗裙,裙裾较短,下边露出两段线条纤美的小腿,丹乌一跪下去,便瞧见了那粉光致致的两截小腿,心里不由一跳,仿佛多看一眼都是亵渎,忙把目光垂下去,可目光再低,便瞧见了她的双脚,天气炎热,成碧脚上是一双柔软舒适的草脚,仿佛晶莹剔透水晶一般的肌肤,十根?#22278;?#23453;宝般可爱的脚?#28023;?#31168;气纤美的脚掌,一一落在他的眼中,丹乌只觉便是让他跪下去亲吻?#22681;胖海?#37117;是得了无上恩物的幸福,不由一阵口干舌燥。

    成碧在鲁国曲?#32933;保?#20844;卿大夫中不知多少见惯了美?#35828;?#22823;人物一见了她还要神魂颠倒,这年轻人因何局促她自然心中有数。成碧?#22478;?#19968;笑,佯做不知地道:“上次出使吴国十分成功,我心中十?#21482;断玻?#36825;次还要劳烦你一趟……”

    玄鸟一听立即跳出来道:“女王偏心,怎地只夸他不夸我,我可是正使啊。女王又要派他去吴国吗?那我也要去。”

    成碧笑道:“这一次不是去吴国,是去秦国。你也要去吗?#20426;?br />
    玄鸟一听吐吐舌头道:“那么远啊,那我不去了。若去秦国,怕是要错过女王?#33108;?#30340;大曰子了。”

    成碧?#20184;?#19968;笑,自袖中摸出一封漆好?#39274;?#30340;帛书,丹乌一见,连忙双手接过,只听成碧道:“你即刻启程,往秦国一行,将此书信面?#26159;?#20844;。”

    “是!”丹乌重重地一顿首:“小人一定完成女王陛下的使命。”

    成碧在众部族长老的护拥下刚刚离开铸鼎之地,便见前方一队甲胄鲜明的武士迎面走来,当先一人龙行虎步,身?#30446;?#26791;如雄狮,只是一只大袖飘拂,竟是一个?#36771;?#23558;军。

    成碧站住脚步,那人快步上前,向她笑道:“本将听说女王陛下铸鼎成功了,可见东?#29287;?#22269;上合天意,此大吉之兆。?#22831;?#23376;特来贺喜。”

    “多承梁将军吉言。”成碧?#24863;?#23476;宴,说道:“铸鼎成功,我东夷各部?#26352;断?#38590;禁,蝉儿正要使人去邀请梁将军前来,与我东夷诸部族长畅饮一番。将军来的正好,这便同去吧。”

    “哈哈哈,恭敬不如从命。女王请。”

    “梁将军请!”

    二人只相互谦让一句,成碧便微微一笑,当仁不让地走到了前面。?#22831;⒆游?#24494;一怔,脸上便露出不豫之色。平素,嬴蝉儿对吴王派?#27425;?#22905;撑腰的这位上将军极其恭敬,在他面前从不以女王自居,如今这般托大,显然是让这位吴国上将?#34892;?#19981;满了。

    人群中,有几个心?#27744;喜?#30340;部落族长?#22681;?#20004;?#35828;?#35328;谈神色都看在眼里,他们面上不动声色,却趁人不备?#37027;?#22320;交流了一下眼神。

    ※※※※※※※※※※※※※※※※※※※※※※※※※

    是夜,成氏部落族长成?#20431;?#30340;住处,阳氏、介氏、薛氏、郭?#19979;?#32493;?#20384;礎?br />
    “哈哈哈,来来来,阳兄、介兄,你?#24378;?#26469;晚了,快快进来,咱们平?#22791;?#33258;待在自己部落难得一聚,今儿为观铸鼎得以相会,哈哈,今夜要畅饮一番。请进请进……”

    成?#20431;?#36814;出门外,与阳氏、介氏亲热?#24403;В?#25226;臂进入?#24656;校恐?#31354;旷,好大一个厅堂,但是席上空空,并无一人。一进了厅堂,成碧午脸上笑容便消失了,他向两人使个眼色,当先向内室走去。

    阳氏与介氏互相看了一眼,略一犹豫便随之而去,介氏眉心紧?#33606;?#19981;住叹气摇头。

    进了内室,是一间小一些的厅堂,里边已坐了两人,案上有酒有肉,香味扑鼻,那两人满腹心事,却不曾动过筷子。

    一见三人进来,那两人连忙起身相迎,阳氏和介氏族长忙?#19981;?#36814;,寒喧道:?#25226;?#20804;,郭兄,请坐请坐,兄弟来迟了一些。”

    五人分宾主落坐,成?#20431;?#30446;光徐徐一扫,按膝说道:“诸位,今儿请各位兄弟过来,相信大?#20197;?#24050;知道我的意思,我就是想和大家商量一下,咱们各族今后的前程,不知诸位兄弟有何意见?#20426;?br />
    成?#20431;?#20116;十多岁,身材十分结实,方方正正一张脸膛,肤色?#34892;?#40654;黑,做为东夷第三大族的族长,手下数万族人,他的一举一动自有一方首脑的威严气质。

    介氏看看别人,垂?#39134;?#27668;地道:“还能有?#35009;?#24847;见?嬴蝉儿如今兵强马壮,立国在即,而我们呢??#36824;?#21531;海那一班贼寇杀得元气大伤,还有能力与她作对么?#20426;?br />
    “哼!”成?#25250;?#31505;一声:“那么介兄就?#24066;?#35753;一个女人骑到头上不成?#21051;錳媚?#20799;,该把女人骑在胯下永不翻身才是!”

    介氏摊摊手道:“原本我们和她还有一拼的实力,如今……还有?#35009;?#22909;说的?#20426;?br />
    成?#20431;?#21704;哈一笑,?#27425;实潰骸?#22914;今又如何?各位,你我都是各族族长,自在一方,何等?#24184;?#31069;自在。一旦东?#29287;?#22269;,嬴蝉儿称王,将?#23194;?#25105;于何处?不错,我们都能被封为公卿大臣,可是还不是要向别人拱手称臣?宁为鸡头不为牛后的道理,不需要我多言吧?

    再者说,几百年后会如何呢?王室代代传?#26657;?#23348;氏一族始终有人称王,我们几大氏族?#27425;?#24517;能一直稳居世卿之?#35805; ?#32780;我们现在这样,却能保证我们的子子孙孙始终是一族之长。这个道理你们想不到吗?远的不说,就说近在咫尺的鲁国,那个……那个孔丘孔仲尼,他还是宋襄公十世孙呢,祖上不但是一国之君,而且是天下霸主,传到他这一代,却奔走天下如丧家之犬,刚刚当了几天大司寇,又被贬去挖渠修河,我们五大氏族世世代代都是东夷各族中的大?#30504;?#21487;一旦并族立国,十世之后,恐怕你我子孙早已败落不堪了。”

    郭氏族长锁紧眉头道:“我们都已同意?#21916;?#19996;夷各族,建立东夷国,如今还有回天之力吗?今曰你?#37096;?#21040;了,镇国之鼎也顺利铸成,此天意使然,我们还能怎么办?#20426;?br />
    “哈哈!”成?#20431;?#22823;笑两声,哂然道:“铸鼎成功,未必便表示她嬴蝉儿能成为东夷女王。你们也该知道,东夷大大小小六十余族,不愿?#21916;?#24314;国的可不在少数,只是他们部落较小,不?#39029;?#38754;?#28810;?#32610;了,只要有?#35828;?#39640;一呼,响应者又岂在少数?#20426;?br />
    薛氏族长叹道:“成兄,?#25512;?#20320;我现在的力量,就算有人响应,也无法同那女人一斗了。”

    成?#20431;?#20919;笑:“?#24378;?#26410;必,我东夷内部,尚有近半部落?#36234;?#22269;一事不情不?#28014;?#32780;外部呢?嬴蝉儿那女人,当初是我们小看了她,本以为立一个傀儡,号召东夷各族?#37096;蛊?#22269;,却养虎为?#32908;?#19981;过,这女人心机手段虽然?#35828;茫?#27605;竟是个女人,太缺少?#37117;?#20102;。她要立国,于是讨好吴国,以归吴国附庸为条件得到了吴国的支持。

    可她现在复国刚刚?#34892;?#30473;目,尾巴便翘上了半山腰,又企图?#30690;?#31206;国。她遣使去秦国的事,是同我们商量过的,你们当然都知道详情,因秦伯与她俱为嬴?#30504;?#22905;遣使赴秦,要与秦伯认亲,结为兄妹。倚秦自重,目的么,当然是希望做了女王之后,渐渐摆脱吴国控制,做东夷真正的主人。

    相信秦伯对认下这个便宜妹妹必欣然应允,可秦远在西陲,虽说秦国与吴国有盟,吴国看在秦国面上,不会过份难为嬴蝉儿,但也决不会让?#39274;櫚娇?#30340;肥肉再丢掉,嬴蝉儿根基?#27425;齲?#20415;异想天开,想着摆脱吴国控制,真是得不偿失啊。不过……我对这个女?#35828;?#26159;?#34892;┣张?#20102;,她一个女人尚有如此野心,难道我们这些大男人还不如她?

    这个女人利令?#33108;瑁?#20179;促做出这种举动,必然使吴国不满,今曰你们?#37096;?#21040;了,吴国?#22831;?#23376;还不知道她遣使赴秦的事,便已因她不恭而大为不悦,可见她这个女王在吴?#25628;?#20013;的地位到底如何了,吴人会让她脱离自己掌控吗?一旦吴国知道她与秦国?#26159;祝?#28937;能不知她的真正意图,那时吴国与她的联盟便要有了?#20005;丁!?br />
    介氏摇头道:“成兄,那是将来的事了,至少眼下,?#22831;?#23376;还会全力支持她,以求能让东夷归附吴国。我们还是没有机会。”

    “谁说……没有机会?#20426;?br />
    薛氏族长急道:“成兄,你所说的机会,到底是?#35009;矗俊?br />
    成?#20431;?#22079;嘿一笑,神色一正,肃然道:“诸位,我说的这机会,包括有多方面。在内么……,自然是我东夷部族,还有近半部族不愿建国,一旦有了机会,他们就会群起?#28810;浴?#36825;外么……,这外部的原因,更是足以抵消嬴蝉儿、?#22831;?#23376;联军的威胁。”

    介氏族长神色一紧,身形不由趋前,急?#23454;潰骸?#25104;兄,到底是何原因?#20426;?#20854;他几人也屏气凝神,注意听着成?#20431;?#35828;话。

    成?#20431;?#21334;足了关子,神秘地一笑,说道:“首先,吴国占了宋国彭城,因而与宋国结怨,不曰两国就要发生战争。战事一起,吴国有多少兵既去应付宋国,又?#20174;?#20184;我东夷?#20426;?br />
    介?#31995;潰骸?#21487;是宋国如今正与卫国联合对抗晋国,又能抽得出多少兵力与吴国一战??#22831;?#23376;就算抽调军队去打宋国,相信战事也不会太久,他可以回来,我们能去哪儿?#20426;?br />
    “?#21510;擼?#21482;怕他去得回不得了。”

    “此?#38712;?#35762;?#20426;?br />
    成?#20431;?#38452;阴一笑,端起杯来,慢慢啜了一口酒,?#20806;?#30524;睛回味半晌,睁开眼睛赞道:“这?#32856;?#20925;上口,回味无穷,真是名不虚传,诸位,何不静下心来,好好品尝一下呢,?#39274;?#26159;……越国王室御用的白茅啊!”

    (未完待续){太}{悠悠}小说 щww{taiuu][com}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33606;?#25226;书籍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单机版棋牌游戏 里昂惕夫之谜 罗迪欧大道免费试玩 航海时代游戏 turaev塔什干火车头 快乐十分精准预测软件 俏佳人彩金 曼城曼联北京德比赛取消 比利亚雷亚尔对巴伦西亚预测 橄榄球明星APP 普瓦里尔为什么叫钻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