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机版棋牌游戏
全本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争之世 > 第276章 恶日定鼎

第276章 恶日定鼎

推荐阅读: 绝品透视医香嫡妃大宋好官人神医毒妃太嚣张绝品神眼绝品透视神医绝品神族绝品神医绝品通灵大小姐绝品王妃遭遇爱

<太-悠悠>小说щww.taiuu.com
    “大王说……这样做……的食物,很合他的口味?”

    “是。”

    季嬴和季孙小蛮面面相觑,季孙小蛮“噗哧”一笑,说道:“怎么样,口风软了吧?”

    “哼哼……”

    申生和舒克两个小太监不知道庆忌这么断句别有一层含意,陪着一阵傻笑。

    “你们下去吧?#20445;?#23567;蛮摆摆手,挥退了两个小寺人,然后揽过季嬴的肩膀,笑嘻嘻地道:“怎么样,还是若惜姐姐出的主意好吧?男人啊,都是属驴子的,吃软不吃硬,你哄一哄,他就不知道北了。”

    “他现在正往北边去呢。”

    “真没趣,我打个比方而已。”

    季嬴手托香腮,愁眉苦脸:“唉,我知道你是打比方,这头驴?#24736;?#20559;就是我们的夫君,这里就是我的家,不哄着她,还能怎么办?可是……这就行了么?我……我都不知道自己喝醉了都干了些什么,还……还摔了大王一跤……”

    季孙小蛮一听,不禁蹙起柳眉道:“那就麻烦了,男人被女人摔倒,一定觉得很丢脸的。”

    她眸波一转,忽又兴致勃勃起来:“你真的把他摔倒了啊?用的‘抱花肩’?”

    季嬴可怜巴巴地点点头:“嗯,好象摔的还挺狠。”

    小蛮顿时跃跃欲试:“哈,我知道他的软肋是什么啦,原?#27492;?#23545;摔跤不在?#23567;?#22079;,当初在船上制住我时,那样对付我,这回……”

    ?#27492;?#39740;鬼祟祟的眼神,一副很想试试的模样。

    季嬴白了小蛮一眼,又看看身旁四个粉面潮红,东倒西歪,捶腰的捶腰、揉腿的揉腿的侍婢,?#33510;?#36947;:?#21543;?#35013;死啦,才让你们做这么点事情,就一个个累的不行的样子。”

    殷儿四女叫苦道:“王后,要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把东西做好,真的很累啊。”

    “好啦,不要叫啦,都是我平常宠的你们。去去,赶快把材料再准备一份。”

    “啊!大王已经走啦,还要做给谁吃啊?”

    “本王后要学啊,如果学不会,等那个臭男人回来发现不是我做的,还不又要拉长了脸给我看?快去,快去。”

    殷儿四女叫苦不迭,可王后的幸福就是她们的幸福,再说如果王后不能挽回大王的?#27169;?#22905;们四个如花似玉的小姑娘这辈子也要陪着王后守活寡,事关自己终身姓福,只?#20040;?#36215;精神,再去准备制作关中小吃的材料去了。

    季嬴叹了口气,幽幽地道:“人?#19968;?#27809;这?#27425;?#23624;过自己,?#27425;?#20182;转了姓儿,可是他……”

    季孙小蛮和她已成为闺?#24515;?#21451;,当着小蛮的面,她也没有隐藏心事。小蛮安慰道:“好啦,他这?#25628;剑?#22068;上说的挺狠的,其实心很好的。”

    季嬴怏怏地叹了口气道:“小蛮,你不晓得,他……他说过,终生不再踏进鸾凤宫一步的。”

    “呃……,看来你真的惹着他了。不过,不再踏进鸾凤宫一步……,那两步三步四五步,七步八步百十步,总不算违背誓言了吧?”

    季嬴不禁直?#25628;?#30555;:“嘎!这样也成?”

    “有啥关系,两夫妻嘛,耍耍赖皮不打紧的。”

    “可……他是堂堂吴国第一勇士,又是当今大王,一言九鼎,岂肯食言?一定……一定说的出,做得到的。”

    “我嘁!”小蛮鼻孔朝天,立?#25462;?#21147;嗤之以鼻:“你别被他骗到了,他说话从来不算数的。”

    “此话怎讲?”

    “他还说不碰人家的……啊!”

    “啊?”季嬴听?#24187;?#30333;,却见小蛮掩着口,一张俏脸从颈子下面有清晰的潮红色迅速向上蔓延,直至整张脸成了一张大红布。

    “小蛮,你在说什么啊?”

    “啊……喔……,嗯……我忽然想起来,我房间里的蜡烛还没熄呢,我……我先走了。”

    小蛮像一头灵狐似的,从她身边一蹿而过,一个箭步冲出门外,飞也似的走了。

    季赢愕然看着她的背影,然后苦起一张脸,双手托着自己的下巴,又为自己的处境发起愁来。

    相识尚晚,要说感情,她和庆忌此时还不是那么深厚。但季嬴虽然刁蛮,一个女孩儿家又岂能不为自己的终身打算。她既然同意嫁进?#23435;?#29579;宫,便是吴王的妻子。在这里住的久了,对自己这个身份她也有了明确的认识。

    庆忌既是她今后一生必须相伴的郎君,她又怎能不在乎他的感觉?这其中有认命的成份,当然,庆忌不乏让少女为之心动的优秀条件,也是彼此相识后让她渐渐沉溺其中的重要原因。可是……那个冤家肯不肯回头呢?

    “?#27425;?#36825;样曲意讨好,那个?#19968;?#19968;定得意的尾巴都翘上天了。哼!不给你点甜头,怎么拉得住你这匹野马的辔头?我娘说过,男人女人之间啊,谁才是赢家可不像战场上的强弱那么一目了然,这要?#27492;?#31216;了自己的心意,嘿嘿……”

    季嬴想的得意,手托香腮甜甜地笑了。

    “王后,东西准备好啦……”

    “我来啦,我来啦……”季嬴跳起来,挽挽袖子,扎撒着一对白生生的胳?#25165;?#20102;出去……

    ※※※※※※※※※※※※※※※※※※※※※※※※※

    滚滚黄河东流至河口,突然调头南下,像一把利剑,将黄土高原一劈两半,在秦晋两国的边界线上,开出一条深邃的峡谷。长达七百多公里长的秦晋大峡谷,风光如画,犹如一个引人入胜的长长画廊。

    大峡谷两岸的条条沟壑和来自高原上的上百条河流,如同一条条黄龙扑向黄河,掀起层层黄浪。正所谓“九曲黄河万里?#24120;?#28010;淘风簸自天涯”。

    到了此处时,奔腾咆哮的黄河水被紧紧地夹峙在狭窄的河床上,最宽处不到两百丈,最短处只有不到二十丈的距离,喧嚣的滔滔黄浪撞向石壁,声浪如同万头奔牛齐声嘶吼。

    这里就是韩塬。

    秦国大军?#35328;?#38598;于此,大将公孙武为主将,副将偏将如云,三万精兵,五百辆战车,饮马黄河,虎视中原。

    消息传到晋国绛城,六卿?#29616;粒?#19982;国君商讨秦国动向,自边境传来的军情?#21271;?#19981;断送?#33080;?#19978;。

    ?#34892;?#27663;出班奏道:“?#21307;?#22269;南征,为秦国所阻。今秦国休战不足半年,又发大军于韩塬,虎视耽耽,其?#21602;?#27979;。为防不测,?#21307;?#22269;当立?#25462;?#20853;与秦一战。”

    范氏忙道:“臣附议,秦国出兵,必是趁?#21307;?#22269;与卫宋?#21862;?#24847;图对?#21307;?#22269;不利。?#23478;?#20026;,卫宋两国不足为患,?#21307;?#22269;近前强敌,唯秦而已,当与卫宋休战,迫其割地赔款,休兵罢战,集中兵力将秦人狠狠地打回关中,让它从此不敢觊觎?#21307;?#22269;领土。”

    赵简子立即出班反对:“此事不?#20303;?#21355;宋两国虽非强敌,但取?#23435;?#23435;,整个中原,将大半落入?#21307;?#22269;之手,晋国将永霸于天下。如今我军占领了一半卫国领土,只消再有一年两载,便是全取卫国也不困难。到那时,宋国便唾手?#20667;謾?#21040;口的肥肉岂能再吐出去?秦公素无大志,此番出兵,不外乎是想?#27809;?#25171;劫占些便?#32781;?#20381;臣看来,只需派一支大军前去迎击,使秦人不敢深入,?#21307;?#22269;仍应以取卫为第一要务。”

    赵简子如今可是晋国第一重臣,份量远非范氏、?#34892;?#27663;可比,听他一说,晋侯顿时踌躇起来。

    六年前赵简子袭爵不久,周王室便发生王子朝叛乱,初登王位的周王被王子朝逼迫流亡于外,那时赵简子初临卿位,根基尚不牢固。却大胆请命于晋侯,?#26102;?#24179;息了王子朝之乱,辅佐周敬王还都。

    这一战,奠定了赵简子在晋国六卿中的地位,声望一时无俩,其他五卿目前都不及他威望,但说起实力来,知氏家族目前却是晋国六卿中最强大的,家族中人才?#30473;茫?#23553;邑领地最多,在朝为官的子侄也最多,是以晋侯一见三卿意见相左,便向知氏看去,想听听他的意见。

    知氏微微一笑,出班奏道:“臣同意赵大夫的意见。秦人之力不足以与?#21307;?#22269;抗衡,此番出兵难成大害。然秦人关隘险要,亦?#20431;医?#22269;可轻取,总不过是个胶着局面。两相权衡,此时应以伐卫为第一要务,尽取卫宋领土,毕全功于一役,尽占整个中原。然秦人之害亦不可轻视,可派一路大军赶赴韩塬,以慑秦军。只要卫国到手,便尽收大军,逼退秦人,进而再徐图宋国。两三年光景,中原沃?#20004;?#23613;入?#21307;?#22269;之手矣。”

    赵简子一听?#34892;?#35766;然,原?#27492;?#34429;位列六卿,势力尚不及知氏。去年冬,他利?#20204;?#21608;天子有功,周天子钦封他为王室命卿之机,征收生铁四百八十斤,把“刑书”铭铸于大铁鼎上,公布了晋国的第一部成文法典。这一壮举,不仅使他名闻天下,而?#20063;?#24471;晋国绝大多数新兴势力的支持,成为他登上政治舞台,最有声色,引人注目和赢得喝彩的一次精湛表演,迅速扩大了赵氏势力和影响,隐隐已有压在知氏头上,成为晋国第一正卿的可能。

    知氏与赵氏为此一度产生嫌隙,想不到在关乎晋国重大利益的军事行动上,知氏能先公后?#21073;?#22914;此大度,所以赵简子意外之余,又?#34892;?#24863;动,不禁向知氏微笑着点?#35828;?#22836;。

    魏氏、韩氏此时势力比较小,为求生存,时而?#32943;?#36213;氏,时而?#32943;?#30693;氏,左右逢源,?#21448;?#21462;利。如今赵氏、知氏意见一致,韩氏魏氏忙也出班表示赞同。

    晋侯一见大悦,频频点头道:“不错,秦公素无大志,一向守在关中不思进取。此番定是因为援楚得手,又与吴国结?#32781;?#36825;才飘飘然不甘寂寞起来,想要讨伐寡人,为卫宋解围,到那时秦国既与南方诸国联?#32781;?#21448;得中原卫宋呼应,进而便可图谋天下霸业。嘿,寡人岂可让他如?#31119;?#21051;下当先取卫国之地要紧。可……如今寡?#35828;?#22823;军还在卫国征战,?#38376;?#21738;支戍卒抗秦才好呢?”

    晋侯转首道:“呃,范爱卿……”

    范?#29421;?#24537;上前,推托道:“国君,臣属军队正与?#34892;?#27663;人马兵分两路,于南北分别抗击袭扰边境的骊戎、赤?#20063;?#33853;,若抽兵西抗秦军,恐骊戎、赤?#39029;?#38553;而入,乱我腹心。”

    晋侯一听只得作罢,又对知氏道:“知爱卿……”

    知?#23777;?#28982;道:“为君分忧,本是臣的本份。只是……”

    他眉头一锁,忧虑道:“臣属人马南征时与楚、秦两[***]队大战,损失惨重,如今正在休整,若仓促征调,恐怕时间?#20384;?#19981;?#25226;健!?br />
    “这个……”晋侯看看韩氏和魏氏,?#34892;?#27966;他们出征,可是韩魏家族所属军队在六大世卿中并不算强,?#25381;?#33539;氏、?#34892;?#27663;相当,如今范?#29616;行惺狭?#23035;,又与?#35270;?#22269;主联姻,势力比他们还要强上一些。派他们出兵,恐怕不是秦国对手。

    晋侯不禁为难道:“难不成……要?#28216;?#22269;抽调人马回来吗?”

    赵简子一心征战天下,建立不世之功,如今在卫国作战的人马已有过于分散之势,如果再抽调人马回来,恐怕卫国战局又生变化,眼见各位世卿为保持各自实力推诿搪塞,而他是首先倡这一战略的人,只好出班奏道:“国君,臣卫戍绛城的尚有一支人马。此外,在晋阳尚有一支驻军。秦军来势甚急,?#24613;愕?#36825;两支人马,再请魏氏、韩氏两位大夫从其封邑征调两万戍卒,共同迎击秦军。”

    “如此甚好,韩爱卿、魏爱卿可有异议?”

    韩魏两氏互相看了一眼,一齐上前道:“臣……遵旨”。

    晋侯松了口气,开心地笑道:“就这么办吧,诸位爱卿速去筹备,三曰之内兵发韩塬!”

    众卿起身,齐齐向晋侯拱揖施礼,?#34892;?#27663;轻轻?#35835;?#33539;氏的衣角一下,范氏嘴角一牵,却不去?#27492;?#21482;将目光微微垂下,一抹凛冽的寒意剑锋般在眸中飞快地闪过。

    知氏与赵氏并肩而立,向大王行礼一毕,互相一望,面无表情地转过身,当先退了出去,众卿鱼贯而上,朝堂上顿时人去室空。

    当晚,城门即将上锁的时候,几名行商离开了绛城,分别向?#35270;蕁?#39562;戎、赤狄、卫国等几个方向匆匆赶去。他们只捎去了一句话:“恶曰定鼎!”

    (未完待续){太}{悠悠}小说 щww{taiuu][com}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把书籍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单机版棋牌游戏 快乐三张牌下载 5分快三有走势图吗 22选5选好公式 福建时时有什么技巧 赛马会彩票 棋牌游戏框架 极速时时结果表 香港马开奖结果历史记录 新时时彩三星走势 双色球开奖提醒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