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机版棋牌游戏
全本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争之世 > 第266章 策反

第266章 策反

推荐阅读: 极品通灵系统快穿系统:主神大人,开撩吗极品全能医仙农女火辣辣:神秘猎户宠翻天女总裁的贴身强兵穿越五零抢夫记画圣重生商女:季少,加油!鬼泣的异世悠闲生活

<太-悠悠>小说щww.taiuu.com
    干将、莫邪夫妇在铸造业是很有名气的人物,见到官吏的机会却不多,更遑论吴国大王了。夫妻俩战战兢兢上前参拜,一时只知叩首行礼,却不知该说些?#35009;礎?br />
    庆忌大悦,当场以铸剑有功,加封干将为下大夫,任职大司空手下司官,把憨厚老实的干将惊得目瞪口呆。

    庆忌笑道:“寡人广开取士纳才之路,似你这样的情形,只要创新技术利于我吴国,便可封爵加官,并非寡人格外恩赐,爱卿就不要推辞了。任家产业是铸造兵器,与我吴国发?#20851;?#24687;相关,年初朝廷便已注资,与任家合营。有朝廷来撑腰,任家可放心大胆地进行制造生产和创新。你为官之后,仍留于任家,既是任家的工师,又是朝廷的官员,还望你不断改进,铸出更犀利的武器。”

    干将从一个匠人,一跃成为身份高贵的大夫,成了朝廷的官员,一时又惊又喜,如在五丈雾里,?#24742;?#31946;糊只?#35828;?#22836;憨笑,还是他的妻子莫邪在?#21592;?#24708;悄拉他衣襟,这才醒起跪倒谢恩。

    干将被加官晋爵的消息在任家堡上下传来,立即轰动一时。许多身怀绝技的工?#31216;?#32032;在兵器铸造业的地位、身份并不在干将之下,甚至还要被他尊称一声老师傅,如今见了他倒要拱手作揖尊一声大夫,这些匠师们既是羡慕又是不服,暗中都憋足了劲儿要在自己的领域里有所创?#36335;?#23637;。

    这正暗合庆忌的要求,道理讲一万遍,不如做一件事来示范。一个匠人有所发明创造,就能做官,就能加爵,这在其他地方是不?#19978;?#20687;的,真有大本事的人,尤其是身分卑微却有大本领的人自会闻风而来,那对吴国的进步将会产生不可估量的影响。

    当今天下各国难以发展,很大程度上是旧的制度产生强大阻力,豪门公卿把持了政权,堵塞了人才的进仕之路。例如齐鲁,多少年来都是国?#21481;?#19978;卿世卿把持政权,满朝文武皆出于公族,虽然现在仍号称强国、大国,但是齐国在吃?#31995;祝?#40065;国已经没落,这是一个很大的原因。

    卫宋两国?#32654;?#36159;赂秦国的,不外乎?#31080;?#32654;人,仅此不足以打动秦国。而且,庆?#19978;?#22312;可不愿?#20204;?#22269;国君耽于享乐、?#23395;?#32654;?#35828;?#22312;关中过曰子,秦国现在不强不弱的地位有益于吴国的发展,为了促进秦国的战力,他才想以部分卫国?#31080;χ没?#25104;任家的兵器送给秦国,一来可以促进任家的生产,把投入变成产出;

    二来,三千柄优质兵器,足以装备一个兵团,?#20204;?#22269;在?#36234;?#20316;战中增加些实力。最重要的是,当秦国这支军团在战场上验证了这批兵器的犀利之后,他的盟国和敌国,都会知道这批武器来自吴国。对于吴国的实力,就再不容中原诸国小觑。

    同时,会?#34892;?#22810;国家通过各种渠道跑?#27425;?#22269;购买兵器,吴国通过秦国为他们在战场上打了广告,可以同天下诸侯大做军火生意,通过军火销售加剧天下动荡,促进吴国发展,促进吴国对各国的影响。

    反过来军火销售稳定而庞大的收入将保障吴国经济发展始终保持强劲有力的势头。在发战争财的同时,弱彼强我,一举数得。当然,最尖?#35828;?#25216;术,吴国是会秘而不宣的,除非他们掌握了更加先进和强大的武器,才会对出售的武器进行升级换代。

    满载任家兵器的大船溯江而上,驶向秦国。在半?#23601;?#21355;国的宝船汇合后,庆忌会将卫宋两国准备的礼物拿出一部分做为等价物交给任家。在这桩买卖中,他并不想占卫宋两国的便宜。晋国?#33267;?#21487;以给他带来的发展机遇已经足够了,何况……请托于他的是南子,他不想占南子的便宜,要占……也不占这种便宜。

    这次,赴秦的使节是文种,一个口才?#35828;?#30340;使者是事情成功的关键,郁平然和范蠡还没回来,能让庆忌放心地代表自?#21644;?#20854;他诸侯打交道的外交人才,便非文种莫属了。

    文种走后,庆忌对朝中人事也做了些调整,少正卯在入宫与庆忌几番叙谈,阐述了他的政治见解之后,吴王闻之大悦,正式拜少正卯为大司寇。赤忠?#24187;?#21435;上卿职位,做为补偿,加封为上将军,成为吴国第三位上将军。

    赤忠素喜带兵,而且庆忌肯放手让他带兵,分明已经消除?#35828;?#21021;因为他的动摇而对他的?#24405;桑?#36196;忠只有?#26029;玻?#24182;无丝毫不悦。吴国大司空还是烛庸,但是烛庸自知已被排挤出权力?#34892;模?#24178;脆自我流放,赖在越国当太上皇,不时?#20204;?#36234;王允常的竹杠,再享受一下越国美?#35828;?#28363;味,逍遥自在,也不回国。庆忌乐得他不在身边碍眼,另行委派了介卿,代烛庸掌理这吴国的工部。

    鲁国随嫁陪奴少正卯官拜大司寇,任家堡一个世袭匠师受封为大夫。这两件事把吴王好才之名推到了最高峰,各国自恃有才而不得重用、或取仕无路的人蜂拥向吴,多如过江之鲫。庆忌手下人才济济,文武如云,个个都是得力的人手,政令实施丝毫不打折扣,这个春天成了吴国的春天,吴国开始呈现出一派欣?#32769;?#33635;、蒸蒸曰上的景象……

    ※※※※※※※※※※※※※※※※※※※※※※※※※※※※※

    逼阳城,展跖的军队刚刚安顿下来,拖着疲惫的身子巡视了全营,展跖回到大帐,与诸将计议下一步行动的方向,手下诸将没有一个能纵览全局的真正将领,大家七嘴八舌地出了一阵主意,却大多是?#27833;?#36825;个山那个湖,哪儿偏僻往哪儿去,?#27492;?#20204;的打算,倒是热衷于继续从事打?#21307;?#33293;这份职业。天色已晚,展跖被他们吵的心?#24120;?#21482;得暂且停了议论,各自回?#24066;?#24687;。

    仲梁怀同其他诸将一起出了中军大帐,走着走着见无人注意,便?#38556;?#20844;?#35762;会?#30340;营帐。公?#35762;会?#21069;脚?#25112;?#25151;门,仲梁怀后脚便到了。

    ?#23433;会穡?#23637;跖大势已去,我们得及早抽身,吴王庆忌的条件,你考虑的怎样了?”

    得到吴王庆忌回信后,公?#35762;会?#29369;豫不决,一直未做明确回复。此后,展跖出兵攻虚丘,与阳虎一场苦战,因鲁军不断增兵,眼看将要形成合围之势,被迫退兵转攻祝丘,在?#25250;?#21448;碰上了东夷女王嬴蝉儿和吴国大将梁虎子的联军,这一番败得更?#36965;?#21482;得收?#23433;?#20853;?#27833;?#24120;邑。

    常邑在今微山湖畔,?#25250;?#26377;山有水,林深草密,展跖在?#25250;鎘行?#26681;基,本想回到老巢养养元气,不想坐镇彭城的赤忠刚刚受封为上将军,志得意满,意气风发,正想怎样打个漂亮仗在庆忌面前表功,展跖?#27833;?#24494;山湖正合他的心意。

    以彭城之险,下则控淮泗,上则攻?#31216;耄?#19996;则俯视东夷,是个极重要的战略之地。微山湖与彭城极近,庆忌与宋国已经达成密议,少了后顾之忧,赤忠只留三分之一的人马守城,亲率大军赶往常邑,堵在展跖大军的前面,迎头痛击。展跖大军?#31185;?#20302;迷,更兼长途?#20185;媯?#36716;战各?#21073;?#20197;致军卒疲弱,哪是这支虎狼之兵的对手,一番大战之后,只得退守逼阳城。

    如今常邑去路已断,往北是阳虎的大军,往东是梁虎子、嬴蝉儿的人马,往南可?#25250;?#21556;国越来越近,活动区域越来越小,这种情形看在已生异心的公?#35762;会稹?#20210;梁怀眼中,叛离之心更重。

    ?#23433;会穡?#21556;王庆忌新近拜少正卯为大司寇,任家一个匠师为大夫,求贤若渴,不拘一格,我想,他?#27427;?#25105;们的心意应该是真的。我们若想投靠庆忌,必得立一份大功才行,这是最后的机会了,若待穷途末路,那时我们想投庆忌,怕是他也不收了。”

    公?#35762;会鵒成?#38452;霾,沉吟半晌,方缓缓说道:“仲兄,我明?#31069;?#22914;今只有这一条路让我们走了,你尽快同吴国信使联系一下,就说……我们准备依吴王的要求行事。”

    仲梁怀方才催促的?#20445;?#29616;在听公?#35762;会?#31572;应了,却不由?#25104;?#19968;紧。相对于公?#35762;会?#26469;说,仲梁怀?#25250;?#35770;派,公?#35762;会?#21364;是行动派,真的到了关键时刻,他反不及一向少言寡语的公?#35762;会?#27785;得住气,拿得定主意。

    他急忙?#23454;溃骸安会穡?#33509;要依了吴国条件,第一件事,就得除去展跖,这支军队方能任由我?#21069;?#24067;。可展?#24222;制?#26159;好相与的,你可有了万全之策?”

    公?#35762;会?#21676;着牙根冷冷一笑:“仲兄,天下哪有?#35009;赐?#20840;之策。不管做?#35009;矗?#24635;要冒些险的。”

    仲梁怀咽了口唾沫,道:“可展跖乃天下大盗,一身本领非同等闲,他的人马败而不散,全赖展跖一身维系。此人智计武功都非等闲之辈,这支大军又在他的掌握之中,要如何除掉他,总得有个可靠的计划呀。”

    公?#35762;会?#22079;嘿一笑,眼中厉光隐泛:“这事还要甚么计划?#30475;?#25479;展跖随意去取哪一座城,乱军混战之中,一枝冷箭,就足以取他姓命了。”

    仲梁怀一呆,讷讷道:“这……可行么?就……就这么简单?”

    公?#35762;会?#30524;皮一抹,淡淡地道:“提兵十万而天下莫当者谁?#31185;?#26707;公姜小白是也,天下霸主,不过是饿死宫?#23567;?#23637;跖一个大盗,死就死了,还要甚么特别的死法?”

    “我只是觉得……应该慎重行事,万一事有不逮……”

    “没有万一,要么展跖死,用他项上人头,换来你我的生路和?#36824;蟆?#22914;果展跖不死,嘿!我们早死一天晚死一天,又有甚么区别呢?”

    ※※※※※※※※※※※※※※※※※※※※※※※※※※※※※※

    展跖大军夜攻向城,试?#21363;?#24320;一条通道?#34987;?#33485;山。向城如今已被梁虎子的人马?#24248;埽?#21452;方激战半夜,展跖不能寸进,不禁焦躁不安起来,他像困虎一般在?#25163;?#24613;走,忽尔驻足,向古君海恶狠狠地骂道:“真是一群废物,攻打一个仅仅两千人驻守的向城都打不下来。”

    满身浴血的古君海讷讷地道:“大哥,非是兄弟们不肯用命,实在是向城守军太过厉害,如今夜色昏?#37327;?#19981;太清,不过小弟感觉,城中似乎不只两千军兵,否则在兄弟们这样的攻打下,没有道理守得固若磐石,毫无溃败迹象。”

    仲梁怀和公?#35762;会?#19981;着痕迹地互相打个眼色,侍立一旁一言不发。

    “纯属遁词!”展跖戟指骂道:“某的斥侯早已打探的清清楚楚,东夷诸部生了异心,梁虎子的大军都在?#38431;?#19992;附近拱卫嬴蝉儿,震慑东夷诸部,他怎么会安排重兵驻守于此?”

    “大哥,不若……不若……待天明看得清楚,探清城中情形如何再定行止,如何?”

    “放屁!我们好不容?#35013;?#33073;赤忠的大军,待得天明,他的人马就要追杀?#20384;?#20102;,那时再攻向城岂不更?#25250;?#38590;?”

    展跖看看古君海一身浴血的模样,怒气稍敛:“罢了,某要亲自阵前督战,今夜誓要拿下向城,打开返回苍山的通道。”

    “大哥?#34915; ?#20844;?#35762;会?#39640;叫一声,抢步上前,激动地道:“大哥,挥军返回苍?#21073;?#26159;小弟的建议。如今去路受阻,就由小弟来担负主攻吧。”

    展跖见公?#35762;会?#20027;动请战,颇觉?#34892;?#24847;外。公?#35762;会?#23454;是一员虎将,在他麾下众将中,善战者虽多,但有勇有谋的仅公?#35762;会?#19968;人而已,但公?#35762;会?#19981;是他的亲信部下,对他自己的势力把持的极紧,从不容展跖插手,每逢战事,为了保持自己实力,公?#35762;会?#20063;常怀私心,有鉴于此,每逢关键之战,展跖也不敢用他的兵,生怕误了大事,只以自己嫡系人马出战。

    如今见公?#35762;会?#20027;动请缨,展跖颇觉欣慰。谁无私心?当此紧要关头,他能以大局为重,那就够了。

    展跖重重一拍公?#35762;会?#32937;膀,豪气干云地道:“好,你我兄弟并肩作战,誓要拿下向城,打开回苍山的道路。”

    他回首对古君海道:“把你的人马撤回来,由你坐镇中军,某要与?#20250;?#20804;弟亲临城下,并肩作战!”

    仲梁怀迟疑上前道:“展大哥,我……要不要一同出战?”

    展跖瞧见他那畏缩模样,心中不禁一阵厌恶,脸上却故作热情地道:“不必了,有某和?#20250;?#20804;弟足矣,你与君海守在中军。”

    “是是,”仲梁怀一副如释重负的模样,连忙应声退下,展跖强忍心中鄙视,与公?#35762;会?#24182;肩行出帐去。帐外鸣金,灯号闪动,攻城部队?#24444;?#33324;退下,公?#35762;会?#30340;人马开?#25216;?#32467;……

    “?#21462;?#21476;兄,你说咱们能打下向城吗?”

    待?#25163;?#28165;静之后,仲梁怀?#25112;?#20102;古君海?#23454;饋?br />
    古君海往地上吐了口唾沫,愤愤不平地道:“城中绝对不只两千人马,虽说夜色深?#37327;?#19981;清楚,可是打了这么久的仗,我感觉得出来。不过,有大哥和公?#35762;会?#20004;员虎将出马,我想一定打得下来。”

    “唉,就算打下来又如?#25991;兀?#21040;了苍?#21073;?#36824;是腹背受敌的?#32622;妗!?br />
    古君海横了他一眼,?#21481;溃骸?#26412;来有彭城在,咱们还不会这么被动,谁让你把彭城丢?#35828;模?#19981;被动又怎么办?”

    仲梁怀辩解道:“吴军的厉害你也见识到了,不是我不想守,实在是守不住啊。我就?#24187;靼祝?#23637;老大为?#35009;?#19968;定要在鲁国?#25237;?#22839;之间游荡,以?#36162;?#32972;受?#24515;兀俊?br />
    “你有?#35009;?#39640;见?”

    “高见不?#19994;保?#20381;我说,咱们应该只在?#24187;?#21457;展,要么鲁国,要么东夷,那样咱们所受的攻击要小的多。”

    “扯淡?#20445;?#21476;君海不屑地道:“大哥是鲁国公室之后,祖上与当今鲁君的祖先同为鲁国之主,懂么?大哥志在鲁国,他是要铲平三桓,夺鲁君之位,重建至高无尚的君权,让鲁国成为天下霸主……大哥?#25345;拘?#24515;,说给你听,你?#21442;?#24517;明白。”

    “我说古兄,这些事情说说容?#31069;?#20570;来何其艰难?尤其是齐国退兵之后,咱们的处?#21507;?#30410;艰难。如今展老大反心已露,在鲁国是没有立足之地了,无论是鲁君还是三桓,必欲除之而后快。而东?#21738;兀?#22914;今动荡不安,虽说吴国插手其中,可是他们被东夷诸部搞得焦头烂额,我们如果改到东夷发展,相信会大有作为。”

    古君海瞪眼道:“到东夷去做?#35009;矗俊?br />
    仲梁怀嘿嘿笑道:“东夷地域广阔,而无大国,只有一些部落散居,以咱们的力量,虽不是诸部联合的对手,但是任何一个部落单打独斗,可都不是咱们的对手。何必一定要夺鲁君之位呢?如果咱们在东夷打下一片疆土,建国称王,有何不好?”

    古君海大为意动,但?#23574;?#29255;刻,却摇头道:“我看大哥,绝不仅仅是为了建立自己的霸业。他以公子之尊,世家之后,却抛却荣华?#36824;螅?#29976;冒大盗之名,就是想独僻蹊径,重新打造一个鲁国江?#21073;?#20320;这样的主意,他不会同意的。”

    仲梁怀望向帐门外远处,?#25250;?#26159;厮杀声不断的战场,夜色中漆黑如墨,只隐现点点火光,仲梁怀用眼角觑着他的神色,捻着胡须叹息一声,自言自语地道:“是啊,展老大是不会同意的。可是?#20945;?#23637;老大的路继续走下去,我这心里,却是一点亮儿?#37096;?#19981;到啊。”

    古君海?#27982;?#32824;了耸,?#34892;?#36131;斥他,可是?#25216;?#22914;今处?#24120;?#19968;句话到了嘴边,却又咽了回去。

    就在这时,远处先是一静,然后呐喊声?#21046;穡?#27604;方才的声音不知大了多少,古君海精神一振,脱口道:“莫非向城已经攻?#30130;俊?br />
    仲梁怀的神色也不?#23665;?#24352;起来,两个人拥到帐口,眺首向远处看着,片刻功夫,一人浑身浴血,手执断剑,?#24590;怎孽谋?#33267;?#26159;埃?#22070;声大呼道:“大……大事不好,展大哥中箭身亡!”

    (?#36176;?#24453;续){太}{悠悠}小说 щww{taiuu][com}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把书籍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单机版棋牌游戏 热力宝石APP 阿尔萨德球衣 快乐8开奖结果查询 凯蒂小屋送彩金 波斯波利斯vs棉农 拉斯帕尔马斯大学电望远镜 曼联球迷网 湛江七星彩头尾app 土豪恐龙援彩金 明日之后什么时候开新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