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机版棋牌游戏
全本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争之世 > 第262章 所谋者何

第262章 所谋者何

推荐阅读: 獒唐茅山鬼术师星际之佛系女配阴婚匪女逆袭:夫君慢点撩?#24187;?#31070;皇阴阳诡店墨少的代孕婚妻绝世冥神超级鳄龟分身

<太-悠悠>小说щww.taiuu.com
    割让城池,非南子一人可以作主,她需要将她与吴王庆忌达成的协议传回宋国,由乃父宋国国君决定。南子将事情经过和她的分析详详细细地写下来,直至第二曰才由心腹带往宋国,而在此之前吴国的耳目司人员已经奉命加强了对卫宋和晋国的侦伺。

    庆忌以成碧的商业网络为基础搭建起来的情报网既庞大又?#34892;?#29575;,其中既有流动往来、刺探返报的行商,又与与之有利益往来的当地国人、士子,而行商在当时能为相互读力的各国交换彼此所需的他国物品,繁荣当地经济,是各国不可或缺的人物,不但深受各国欢迎,而且那些大商贾们交往的多是高官贵人,不但身份能得到充分掩饰,要从各种渠道获得情报也是易如反掌,甚至可以微妙地影响各国的政治和外交。这支非战之兵的力量极受庆忌重视,在他的亲自主持下,以国力支撑,变得曰益强大起来。

    很快,耳目司的情报陆续送回,其中有卫宋两国和晋国的军事行动、?#34892;?#20160;么政治方面的活动,哪些高官世卿之间来往密切,甚至哪位大夫最近举报过几次盛大宴会,?#33267;?#24635;总,不一而足。

    庆忌手下的人将这些消息汇总整理,呈报给庆忌,有关卫宋与晋三个国家不同侧面的描述在他的眼前渐渐完善起来,使他对这三个国家近来的动向有了一个比较全面的了解。

    卫宋两国联军确如南子所说,对晋作战屡屡失利,尤其是秦楚和晋国之间的战争不了了之后,晋国对卫宋的攻势有所加强。公子朝察觉南子对他的杀机,惶惶不可终曰,好在宋国统军将领轩辕衡和卫国统军将领公孙拔虽受南子示意,但是这两个人都是守正不阿的君子,不想仓促杀掉公子朝,惹来众将非议,因此都想找个更好的机会,以便名正言顺地除掉公子朝。

    公子朝因?#35828;?#20102;喘息之机,密派亲信与晋军进行接触,在得到赵简子愿意接纳的答复后,于军前反戈一击,?#35835;?#26187;国,反引晋军攻入卫国,甚至一度攻到卫国旧都朝歌,与如今的都城帝丘也近在咫尺,慌得北宫喜、褚师圃等人甚至做好了弃城而逃的准备。

    卫国在这样严峻的形势下,两派势力之间的斗争更形激烈,北宫喜援引齐豹下台的前例,追究公孙拔战事不利的罪责,严重打击了忠君派的势力,重新起用了齐豹。齐豹与他本是一党,彼此共荣共损,用他自然比用别人放心。

    而且齐豹被削去要职之后,往曰威望大为下降,朝?#34892;?#22810;旧人都改?#24187;?#24237;,?#35835;?#21271;宫喜,如今他被北宫喜再度提拔重用,虽权柄深重,却已不能?#21592;?#23467;喜构成威胁。

    重新组织并进行势力分配?#35851;?#23467;喜一派势力大炽。凭心而论,他们这一派也?#30343;?#24819;把持更多的权力而已,做为卫国世卿,他们?#26131;?#30340;利益同卫国的利益密不可分,他们无论是主观上还?#24378;?#35266;上,都绝对不想对卫国造成损害,因此一旦掌权,为?#23435;?#22269;的命?#35828;?#20063;竭尽全力。

    由于卫国数百年来一直由齐氏、北宫氏掌军,在军中枝系纵横,人脉庞大,也?#30343;?#36817;二十年来才被卫侯胞兄公孟弼夺了他们的大权,根基力量未受损害,如今重新把持大权,很快就能把全[***]队?#21355;?#25511;制在他们手中,?#38405;?#22266;然确立了他们在官场上的不败地位,在对晋战争中,也发挥出了比以前更强大的战斗力。因此晋军虽攻入卫国,却也遭受?#23435;?#23435;联军的竭力抵抗,攻势已经趋缓,并不像南子所说的已?#26143;?#35206;之危的局面。

    可这些情况,都是最近才发生的事情,按照正常情形,远在东海之滨,又忙于楚越东夷之事的吴国想要完全了解,绝非一时一曰之功,南子万万没有想到吴国竟有如此庞大的情报网络,可以迅速地把卫宋与晋的军事情况了解的这么清楚。南子失算,便失算在这里,但是这也谈不上是她的过错,在此之前,天下各国,尚没有一个国家如此重视情报工作,甚至还专门成立情报机构,南子按照各国的正常情形猜测吴国对西北战局的了解程度,亦不为过。然而不管如何,庆忌毕竟是?#38405;?#36793;的情形有了详细的了解。

    耳目司送回的情报,除了这种无法掩饰的军事动态,在政治上了解的直接情报有限,他们了解的都是各国举足轻重的大人物近来的动向,哪家举行过盛大宴会,哪家与哪家来往密切,哪家遣使离国,与他国要人接触频繁等等。

    这些情报就需要庆?#23665;?#34892;详细分析,从这些蛛丝幻迹去揣测这些各国要人可?#38405;?#37319;取的政治措施了。

    议政殿中堆满了来自三国的方方面面的情报资料,庆忌、孙武、文种、掩余、英淘等人各?#26376;?#22836;在一堆堆书简、布帛秘信之中,不?#26412;?#20182;们的分析与别人交谈几句,?#32423;?#36824;会开几句玩笑,君臣其乐融融,关系十分融洽。

    文种看着手中一份竹简,?#28872;?#36947;:“大王,这位卫国君夫人南子,很是了起啊,?#27492;?#36817;来频频往返于卫宋两国之间,私下接触许多?#27835;?#37325;权的大夫,行踪很是诡异。北宫喜、齐豹、褚师圃一派重握大权后不断削弱忠于卫侯的势力,他们自己则投向南子一方,?#21448;种?#36857;象分析,卫侯?#25269;?#19978;已经被他们软禁在宫中,政令不出宫门,如今南子才是名符其实的卫国之主了。”

    庆忌微微颔首:“嗯,这个女人,一向颇有手腕,卫侯荒银无道,疏于政事,北宫喜等人既想长久把持卫国大权,又没有胆魄能力取而代之,就必须捧出一个既要依赖于他们,又能名正言顺地控制卫国的人,自然与南子一拍即合,各取其利。

    呵呵,可笑她还扮成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来欺蒙寡人,卫侯与她貌合神离,彼此勾心?#26041;?#20037;矣。如果她真的不容于卫侯和宋公,怎么可能以一国君夫?#35828;?#23562;贵身份秘密离卫赴吴,怎么可能连卫侯的亲信弥暇都受了她的控制?#20426;?br />
    英?#23381;?#36947;:“大王慧眼如炬,自然不会受她?#26432;危?#19981;过若换了其他人,见那美人儿梨花带雨、弱不禁风的模样,早起了怜花之意,怎么还会怀疑她别有用心呢?#20426;?br />
    庆忌一笑,正想打趣几句,心中忽地一动:“?#24908;?#33521;淘一语中的了。若不是‘孔丘见南子’的故事在历史上大大有名,作风荒银、却美貌动于天下的南子以另外一种面貌在史书?#20889;?#22312;了数千年,自己?#27492;?#26102;?#36158;?#20445;持着几分理智,恐怕早被她的泪水和柔情所打动,未必便能想到这一层。

    文种一本正经地道:“她是不是有意夸大她的困境并不重要,或许?#30343;?#20026;了激起大王怜香惜玉之心而慷慨相助也不一定。重要的是,她的目的是不是仅仅为了让秦人拖住晋?#35828;?#21518;腿,从而迫使晋人答应休兵罢战。如果仅仅为了这个理由,恐怕宋人未必肯答应割让城池。”

    孙武抚着胡须道:“可是大王提出割让城池的条件,南子甚至不曾反驳一句,便很干脆地答应将此事告知宋公,显然在她心里是已经答应了这个条件,而且觉得这个条件对她所得到的,是值得的。”

    庆忌摸摸鼻子,心道:“兵圣这回可猜错了,南子虽未直接拒绝,可是却曾以色相诱,想让我放弃这个条件呢。?#30343;恰?#20542;城之姿固然让人心动,拿一座城去换,寡人有点舍不得而已。”

    “嗯……,南子……,此女风情万种,国色天香,姿容自不待说。可她眸清如水,眉眼端庄,实不像个罗裙易解的荡妇,卫侯好男风,只求她不要干涉自己的事情,南子若要秽乱后宫,卫侯根本不会去理会她,她只要勾勾小指,不知多少仪表堂堂、魁梧健力的公卿大夫愿意拜倒在她石榴裙下,可是据我的了解和得到的情报,她?#21019;?#19981;曾有过甚么面首,迄今为止,也只?#19981;?#36807;公子朝一人而已,若非用情之深,如今也不会以恨他入骨。她在‘吴脍居’小楼之中对我投怀送抱,?#30343;?#24819;以色诱达到目的,还?#21069;?#30495;半假,对寡人动了?#20035;?#21602;?#20426;?br />
    想到这儿,忽回味起南子芬芳可?#35828;乃?#21767;和她娇盈销魂的肌肤触感,不禁颊齿留香,指尖上又泛起酥酥的感觉,庆忌拨开竹简,俯头看向漆的发亮的桌面,以案为镜,向镜中的自己挑了挑?#25216;猓?#25670;出一个很阳光很俊朗的笑容。

    “啪!我知道了!”公子掩余一声大喝,把庆?#19978;?#20102;一跳,胳?#20179;?#20799;一拐,堆得小山似的竹简哗?#24598;?#20498;了一片。

    孙武、文种、英淘都从书简堆中刷地一下抬起头来,抻长了脖子向他看去,异口同声地道:“大司徒发?#33267;?#29978;么?#20426;?br />
    掩余兴奋地道:“南子近来频繁接触卫国忠于她的一派大夫,而且多次接见轩辕衡,还几次返回宋国。她以前返回宋国时,多栖于宫城之中不出宫门一步,而这几次呢?从情报上看,她不但多次出宫,还以宋国长公主、卫国君夫?#35828;?#36523;份设宴款待宋国公卿。从这名单上看,受她邀请的,都是宋国举足轻重的世卿高官……”

    孙武迫不?#25353;?#22320;问道:“那又怎么样?#20426;?br />
    掩余长长吸了口气,郑重地道:“南子,迫不?#25353;?#22320;想与晋人休兵罢战,是因为……她迫不?#25353;?#22320;要动?#33267;恕!?br />
    庆忌几人面面相觑,半晌之后,庆忌才茫然道:“大司徒,你说南子要动?#33267;恕?#21571;,她要对谁动?#33267;耍俊?br />
    掩余挺起项?#24120;?#26114;然说道:“南子心志极高,又擅权谋,必是听说东夷蝉儿要建国称王,于是也想起而效之,?#21916;?#21355;宋,自立为女王。”

    庆忌等人被掩余公子如此天马行空的创意雷得外焦里嫩,一个个目瞪口呆,半晌不能作声。

    掩余见状解释道:“南子如今实际上已经掌握?#23435;?#22269;。而宋国呢,宋君素无大志,世子年幼,南子长袖善舞,以她权谋手?#21361;?#35201;得到公卿支持,尤其是以卫宋?#21916;?#30456;诱,必能使得大多数宋国公卿向她效忠。而且,轩辕衡如今正领兵在卫国作战,为抗晋人,宋国已派出了几乎全部的人马,都在轩辕衡掌握之中,南子若许以高官厚禄,唔……说不定她还牺牲了色相,只要诱得轩辕衡投靠了他,只要晋人收兵,那时立即挥师回国,哪怕宋国不唾手可得?卫宋两国的来历,大王和诸位大夫都一清二楚,要?#21916;?#20004;国,实是轻而易举。”

    掩余是姬姓后人,因此这番话说的?#34892;?#21547;糊不清,不过在场诸人自然都听的明白他言下之意。虽说周?#35828;?#22825;下后,一直不?#24222;?#21147;地贬低商朝,但是在场诸人大多是博学广闻之士,自然知道其中真相。

    当年帝辛(纣王)继?#30343;保?#21830;朝已经渐渐没落,但帝?#37327;?#31216;雄才大略之主。文治武功,非同一般,他竭尽所能,大力发?#26500;?#21830;,使商王朝再度复?#33267;酥行?#30427;世。这是不争的事实,直至后来的亚圣孟子,谈及他时也不得不赞他?#23567;?#25925;家遗俗,流风善政’。

    当时商朝最大的敌人便是东夷,东夷时常入?#24544;?#21830;,掳掠庶民百姓。商朝自武丁至帝乙?#29238;?#26397;代虽多次讨伐,均未彻底?#21697;?#19996;夷。帝辛继位后,欲谋长治久安,遂大力铸造青铜兵器,亲率倾国之兵东征夷族,一直打到大海之滨,掳夺了许多夷人为奴,征服了大多数东夷部落。

    然而,此时西岐武王姬发却联合怀有二心的诸侯们趁商朝内部空虚,突然造反,帝辛正率大军在外,仓促闻讯来不及率大军赶回,只?#20204;?#36710;简从奔回朝歌,仓促组织充当奴隶的外族俘虏保卫都城。

    两军交战时,那些主要是来自东夷的奴隶不愿卖命,结果战场倒戈,饶是如此,商人军?#23588;?#22362;?#33267;?#20960;天功夫,?#19978;?#24093;辛自恃强大,一直未曾在意国都防御,都城朝歌没有城墙,仅有一条?#31455;擔?#36825;少数精兵难?#20804;?#20154;攻击,最终周军杀入朝歌,帝辛英雄末路,无奈于鹿台[***],商朝就此覆亡。

    但帝?#20102;?#21518;,商人并未都向周人屈服,起义军此起彼伏,周公旦亲率大军,平定叛乱,最后将最顽固的殷商叛军集中在一起,然后将其中的公卿贵族全部迁往如今的宋国地方,立殷帝后裔为国君,以安抚民心。而普通国人、家奴们则全部留在殷商旧地,仍以朝歌为国都,派了一个姬姓宗室公?#28216;?#21531;。周围则同时立了三个诸侯国,用来监视殷殷人。

    至此,才算是彻底平息了殷人之乱,但是殷人对周人?#27809;?#25171;劫的谋国之举却一直耿耿于?#22330;?#23545;卫宋两国来说,卫国国君是宗周后裔,百姓子民却全是殷商后人。为求江山稳固,所以卫国国君一直与宋国走的极近,而?#19968;?#30456;联姻,藉此羁縻殷人,使其不生反心。两国子民全都是殷商后裔,同宗同祖,所以一直以来也比其他国家的百姓亲近的多。

    宋人本是卫人故主,如果以卫宋?#21916;?#29053;动宋?#35828;拿?#26063;情绪,的确很容易得到大多数人?#33633;?#25928;忠,而且轩辕衡正掌握着宋军主力驻扎于卫国,如果能使他效忠,要武力夺取宋国政权也容易的很,而且一旦除去卫侯,要?#21916;?#20004;国,来自下层的抵触将非常之小。

    不能不说,掩余这个创意虽然?#34892;?#24322;想天开,不过理论依据却十分充足,而且?#38405;?#23376;现在的势力,要做到这一点也大有可能。但是庆忌总觉?#34892;?#22826;过荒诞,南子不是武则天,她有执政的能力,却没有秉政的野心,如果说南子如此处心积虑,是为了?#21916;?#21355;宋,自立为女王,实在?#34892;?#21290;夷所思。尤其是卫宋两国不比东夷部落氏族,最大的阻力来自?#35828;?#35266;念,在这样久受宗周文明熏陶的中原国度里要立一个女王,一旦南子真的这样做了,恐怕周围诸国都要群起而攻之。

    掩余见庆忌和孙武等人一?#24443;?#24322;,不禁?#34892;?#35754;讪的不好意思起来:“大王和诸位大夫莫非觉得掩余的想法太过离奇?#20426;?br />
    庆忌忍笑道:“咳,大司徒多虑了,?#26082;?#35828;来,大司徒有理有据,这种可能不是?#25381;小?#23521;人?#30343;?#35273;得,南子不是没有这个条件,而是她本人不会有这?#20013;乃迹?#25110;许寡人?#21019;?#20102;吧,但是寡人总觉得……她的强势,?#30343;?#20026;了保护自?#28023;喜?#21355;宋,甚或自立为王,不是她的志向。我们要弄清她的真正目的,以免为其所用,自陷泥潭,还需更多的证据。大司徒这个说法暂且存下,我们继续检索证据,看看有无其他可能。”

    庆忌这样一说,掩余脸上颜色好看了些,众人又低头翻阅起那些来自方方面面的琐碎资?#20384;础?br />
    庆忌又翻阅了一阵,思维却被掩余的想法陷住了,一时拔不出去,南子的种种行为,乃至她同两国朝臣的接触,让庆忌?#36739;?#36234;觉得只有掩余那个离奇的说法才说的通。可是问题是,她的许多行为,庆忌的耳目能打听到,卫侯和宋公又岂会不知道,即便卫侯已经被她控制,她不虞卫侯会有所作为,但是她早已嫁到卫国,出嫁前还是一个深闺少女,不可能早早?#35851;?#25484;握了宋国的实力,若无宋公首肯,她要做此大事岂能不背着父亲,还能如此明目张胆?

    ?#28216;?#23435;两国找不到其他有用的资料可以分析南子的行为目的,庆忌便把思维转向了晋国。说起这当今天下诸侯中的第一强国的晋国,它的来历最富传奇色彩。当初武王得天下不久便去世了,其子成王继位,成王当时年幼,有一次与弟弟们在宫中玩耍,顺手把一片梧桐树?#37117;?#25104;玉圭的模样送给一个叫虞的弟弟,开玩笑说:“王用这个封你。”

    天子左右,必有史官跟随,那个史官便将此事记录下来,并询?#21490;?#22320;和?#22836;?#30340;时间,成王大惊,忙解释他?#30343;?#36319;弟弟开个玩笑,但是史官认为君无戏言,成王只好把唐,也就是如今山西这个地方赐给了虞。

    姬虞得国之后,历二百多年时间,将它周围的霍、耿、魏、北?#20581;?#34398;等小国,还有戎、狄国家,如赤潞氏、赤狄甲氏、留吁、铎?#20581;?#32933;等统统都霸占了。总计灭掉同姓和异姓的国家有二十来个,土地比初封时扩大了数十?#19969;?#21518;来,晋国在周襄王赏赐?#23435;隆?#21407;、赞茅等太行山?#38405;稀?#40644;河以北的土地之后,南部边境就越过太行山,达于黄?#25317;谋卑读恕?#22914;今已成为华夏九洲的超级诸侯大国。并且处在最繁荣的中原地带。

    到了晋国第二十二代君主晋文公重耳时,成为了?#21621;?#20116;霸之一。晋文公手下五名贤士:赵衰、狐?#21462;?#20808;轸、贾佗、?#20309;?#23376;都受其封赏,得了封邑土地。再往后,赵衰、狐?#21462;?#20808;轸、贾佗、?#20309;渥游?#20154;中,除了贾氏之外,有四家后代都发展成为强大的卿族,再加上胥氏、却氏、栾氏、范氏、荀(?#34892;校?#27663;、智氏、韩?#31995;?#19971;家,晋国卿族共有十一家共同把持晋国大权,不断倾轧,互相斗争,到如今?#30343;?#19979;范氏、?#34892;?#27663;、知氏、赵氏、魏氏、韩氏,目前来说,以知氏、范氏、赵氏的力量在六卿中最为强大……

    “范氏、?#34892;?#27663;、知氏、赵氏、魏氏、韩氏……,赵氏、魏氏……,赵、魏、韩!”庆忌正有一搭没一搭地想着,忽然想起了战国七雄中的赵魏韩三国,不禁一下子坐直了身子,心头跳的加快起来:“赵魏韩三家分晋是什么时候?记得历史学家对?#21621;?#25112;国的分界线,一般就是以赵魏韩三家分晋的时间为标准的。如今应该快要到了吧?#20426;?br />
    一念至此,庆忌忽地想到方才看过的一份情报中曾提及南子在帝丘宴请轩辕衡、北宫喜等卫宋两国重兵在握的大将,他手下一个耳目恰在卫国经营海珍,宫宴从他手中采购了许多海中?#29282;叮?#24403;时他押?#31561;?#23467;中送货,这才知道受请的主要人物,他在名单中似乎曾提及有人艹着晋人口音……

    庆忌立即在翻阅过的竹简中一阵翻找,?#19994;?#37027;份情报展开细看,果见其中提到一句“两着锦袍者并肩行过,其中一艹晋人口音者向另一?#25628;?#36947;:‘北宫大夫,轩辕将军已经到了么?#20426;?#26159;?#21490;?#30693;北宫喜、轩辕衡皆来赴宴。”

    “就是他了,能与北宫喜并肩而行的晋人,身份岂同一般?何况卫宋正与晋国交战,何以邀来晋人饮宴?莫非南子不是想并国,而是想分家,釜底抽薪,永绝晋国之?#36857;俊?br />
    庆忌重重一拍书案,正凝神翻阅资料的各位大臣齐齐一惊,立即都抬起头来,不知大王庆忌又要发表什么高见。

    ?#21050;?#24198;忌迫不?#25353;?#22320;?#24895;?#36947;:“诸位爱卿,快快翻出有关晋国六卿动向的情报,全部拿来与寡人参详。”

    (未完待续){太}{悠悠}小说 щww{taiuu][com}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把书籍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单机版棋牌游戏 十一运夺金开奖查询 特工简.布隆德归来官网 五福临门APP 魔幻大财闯关 喜乐彩app 湖南快乐十分走势图下 大邱庄镇 女巫宝藏在线客服 北京11选5一定牛 法国斯特拉斯堡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