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机版棋牌游戏
全本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争之世 > 第252章 雪后觅芳踪

第252章 雪后觅芳踪

推荐阅读: 绝品透视医香嫡妃大宋好官人神医毒妃太嚣张绝品神眼绝品透视神医绝品神族绝品神医绝品通灵大小姐绝品王妃遭遇爱

<太-悠悠>小说щww.taiuu.com
    庆忌起身行至殿外,站在长廊下望着密密落下,轻盈飞舞的雪花仔细思索半晌,自言自语地道:“孔丘升任大司寇的事十有?#21496;?#33021;够成功。”

    范蠡随出殿外,站到他的身侧,一听此言便问道:“大王依据何来?#20426;?br />
    庆忌分析道:“第一,姬宋在孔丘辅助下,近来声势大涨,而三桓却因?#39029;?#36896;反,势力有所削弱,再加上夹谷之盟中姬宋君臣的表现十分出色,三桓找不出明确理由反对;第二,寡人遣使向季氏、叔氏?#34849;椋?#23395;氏虽迄今尚无明确表示,不过对于鲁君的示意,他同样没有答应。鲁君与三桓虽?#24187;?#20105;暗斗,争权夺利,可他们是一根藤上的瓜,休戚相关,共损共荣,在这种内忧内患的关键时刻,他们君臣非不得已是决不会失和以予外人可趁之机的,因此季孙意如很有可能在任命大司寇一事上向鲁君做出让步,以修补彼此关系上的裂痕。”

    “大王分析的有道理。”范蠡捻着胡须,困惑地道:“不过……一个鲁国司寇的位置而已,何以大王对此事如此关心?#20426;?br />
    庆忌道:“孔丘一旦上位,十有?#21496;?#20250;诛杀少正卯,此二人嫌隙之深,寡人曾亲眼目睹,寡人怜惜少正卯是个难得的人才,不想他就此?#24266;ァ!?br />
    “少正卯?#20426;?#33539;蠡一怔,随即恍然道:“?#23478;?#21548;说过此人之名。此人与孔丘并列为鲁国两大闻人,他与孔丘一样时常聚众讲学,在鲁国极具声望。孔丘主张复古周礼,此人主张变法革新,孔丘倡礼,此人倡法,两个人时常针锋相对,那是一定合不来的,不过此人?#28216;?#24694;行,又是大夫的身份,岂能轻易处置。孔丘素有贤名,会仗公权而报私怨么?#20426;?br />
    “?#23435;?#23436;人。而且,如果一个人自以为他是为了天下苍生,是为了给国家选择一条正确的道路,他就不会为此羞愧,说不定?#22815;?#34987;他自己所感动,认为他这是‘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呢。”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大王,此言……何解?#20426;?br />
    “哦……,意思就是说,?#34892;?#21892;行目的,必须要用不义的手段才能办到,因此做那事的人即便做成了这件于国于民有利的大事,他个?#35828;?#22768;名利益却会受到损害,因此许多想行善的人会望而却步。可是这种事总要有人去做的,我不去做,谁去做呢?#20426;?br />
    庆忌笑了笑,轻轻说道:“有了这种自我牺牲成就大义的心理,即便受人指责,他也不会羞愧的,说不定?#22815;?#22240;为他的高尚而自我陶醉一番,问题是如果他的手段固然不义,所达成的结果也只是他的一厢情愿呢?#20426;?br />
    释迦牟尼比老子小五岁,孔子比释迦牟尼小十五岁,释儒?#24266;?#25945;圣人此时名气虽然很大,但是都还未成正果,佛教传入中国还有几百年时间,庆忌不想对他多做解释,转而问道:“以范卿之见,治天下,法与礼,何者为重??#20426;?br />
    孔丘是理想派,范蠡却是实用派,若要他来选,自然会选择法治,是以范蠡毫不犹豫,立即回答道:“自然是?#26376;?#27861;章程作为?#29992;?#34892;动的准则。”

    庆忌微笑点头道:“好利之心是?#35828;?#22825;姓,而道德之风却在于后天的培养,我们无法保证每个人都能具备足够的道德,那就唯有以法约束,使他们知道一旦违犯?#24605;?#23450;的规则,他们会付出?#20154;?#24471;更大的代价,才能使不愿意遵守基本道德的人中的大多数,也只能去遵守这个规则。赤忠治法,迄今毫无进展,荆林在东夷,手下又缺良将,寡人很想让赤忠重新带兵,若是有少正卯来?#29369;?#20182;的职位,那是最好不过。”

    在庆忌看来,仁义道德是周礼的核心,却不是周礼的发明,而是对人类社会形成后的传?#36225;?#24503;的一种归纳和提炼。道德不是儒家的专利,世上没有周礼之前,有比干之忠,亦有费仲之歼;儒家不受重视时,有蒙恬之忠,亦有赵高之歼;待到周礼儒术倡行于天下时又如何?照样有岳飞之忠和秦桧之歼。忠于歼,道德与非义,这些现象不会因为儒家的存在与否而消失或产生,治理一个国家的保障,是法律和制度。他的手下没有对法进行过系统研究的人,少正卯做为法家先驱,正是他急欲求取的人才。

    庆忌叹道:“?#19978;В?#25105;们现在?#26376;?#22269;鞭长莫及,如果少正卯无恙,他不会?#27425;?#21556;国。若是他真的有了事,我们想救?#24598;?#19981;及了。”

    范蠡略一思索,说道:“大王既看重此人,我们不妨做些努力。若能救得他姓命固然是好,若是不能,也没有损失。”

    庆忌摊手道:“寡人在鲁国只有一些耳报斥侯,如何及?#26412;?#20182;姓命?#20426;?br />
    范蠡微笑道:“不是还有小蛮姑娘和摇光姑娘吗?两位姑娘在关系到整个家族前程的婚姻大事上做不得主,却不代表她们在各自的家族事务中毫无影响,若是她们能让季氏、叔孙氏对这个少正卯关照一下,孔丘就是想杀他,怕也不是那么容易。”

    “小蛮……很难……,不过摇光……?#20445;?#24819;起摇光平素在叔孙玉面前说一不二的模样,庆忌眼睛一亮,连声道:“不错不错,可以一试,寡人这就修书一封给摇光,?#30431;?#24819;办法照拂一下。”

    庆忌急急返回殿?#34892;?#23601;一封书信,着人快马加鞭送往鲁国。这个法子能起多大作用他心里也没准,如今只能尽人力而听天命了。

    午后,天色逾加阴沉,雪下得也更密了。范蠡告辞回府,庆忌则小睡了一刻。待他醒来,雪已经停了,天色?#27493;?#28176;放晴。

    庆忌起身,让几名侍女为他着装打扮,旁边一个寺人拿着记事板向他禀报些事务:“喔,还有一事,方才成秀交接了粮草来见大王,大王正在午睡,成秀便回府去了,说是……”

    “成秀?#20426;?#24198;忌目光一转:“唔……,寡人原给他一月之期,念他奔波天下艹办粮草,一直没有催促,如今已经过去三个月了,嘿,我不去问他,他也装聋作哑不提此事了……”

    他张着手,两个俏婢正弯着腰给他系着玉带。庆忌?#38405;?#23546;人?#24895;?#36947;:“去,叫人准备?#23265;蹋?#23521;人马上要去成大夫府,还有,不要先行让他知晓。”

    那寺人答应一声,连忙跑出去安排出行,庆忌收拾停?#20445;?#25226;剑往腰间一挂,披上一件龙凤饰纹的大氅,大步走了出去。

    一辆轻车缓缓向王城北宫门行来,车后跟着两名骑马的武士,到了宫门前,守门?#23380;?#25318;住他们去路查验身份和进宫的腰牌,那赶车的御者拉住缰绳笑道:“车上是夷光姑娘,要进宫看望大王。”

    轿帘掀开,里边探出半个身子,一个清丽少女,浑身裹在雪白的貂?#32654;?#38754;,头上戴着连衣的帽子,帽沿滚着兔毛,只露出一张俊俏白嫩的小?#24120;?#22905;向几名站宫武?#31185;?#40831;一笑,颊上露出两个?#22478;?#30340;酒窝:“兵大叔,大王可在宫中么?#20426;?br />
    施夷光可是?#30431;?#29579;宫的一位特殊贵?#20572;?#36827;出无禁,一向极受庆忌宠溺。宫中武士尽皆知晓,而且他们都很?#19981;?#36825;个毫无骄纵之气的可爱小姑娘,一见是她,那守宫将领忙双手将腰?#24179;?#36824;御者,露出笑容道:“午后大王小睡了片刻,此时大雪初晴,大王应?#27809;?#22312;宫中,姑娘请进。”

    “多谢兵大叔。”施夷光缩回车中,有兵士推开宫门,御者扬鞭驱马入宫,两个随行武士翻身下马,进了宫?#21734;?#25151;歇息。

    此时庆忌已出了南宫门,骑着马,在数十武士的护拥下飞骑去了成秀大夫府。

    大雪初停,成秀府的家人们正在用木铲扫帚清除积雪,院中堆起几座雪堆,庆忌一行人在门口下了马,便大步走进院?#23567;?br />
    一个?#21307;?#24537;迎?#20384;?#36947;:“你们是什么人,怎?#27425;?#32463;通报便闯进……”

    楚杰提着马鞭打断他道:“少废话,大王驾临,成秀呢,快叫他出来接驾。”

    “哎哟,?#21462;?#26159;是……”那?#21307;?#21523;了一跳,看了楚杰身旁身披大氅昂然而立的庆忌一眼,转身便跑,跑出两步,想起应该先向大王行礼,忙又转过身来,不想却几乎一头?#27493;?#24198;忌怀里,庆忌一把按住他肩头,笑道:“别跟没头苍蝇似的?#26131;玻?#19981;必行礼了,也无需通报,带寡人前去。”

    “是是,”那?#21307;?#28857;头哈腰地说着,引着庆忌绕过前厅向后院行去。

    庆忌能闯成秀的?#23380;櫻?#21364;总不至于直接闯进他的房间,到了后院一处已清扫的干干净净的雅轩前,那?#21307;?#21521;内大声禀报:“大王驾到。”

    片刻功夫,成秀急匆匆迎了出来,一见庆忌,大惊道:“大王怎么来了,?#21152;?#22833;远迎,有罪,有罪……”

    成秀说着,长揖施礼,庆忌笑道:“不必拘礼,咱们入内再说。”

    “是是,”成秀连忙肃手让?#20572;?#24198;忌当先入内,目光一扫,?#24739;?#36825;是一排三间的一套?#23380;櫻?#24038;右房间,悬着一道门?#20445;?#27491;屋是客堂,燃着两个火盆,暖意融融,席上放着一张几案,案上有几?#21497;?#33268;的小菜,还有一壶、一杯。

    “大王,臣……正在府中小酌,不知大王驾临,还未及收拾,这个……这个……臣马上叫人撤去酒席。”

    “不必了,寡人是?#20572;?#21738;能反客为主呢,”庆忌笑吟吟地道。

    他走过去,大模大样地在席上坐了,瞥了案上酒宴一眼,微笑道:“成卿不是纳了四个美人做妾么,怎么一人独酌,却不?#30431;?#20204;陪伴?#20426;?br />
    成秀搓?#20013;?#36947;:“臣今?#26707;?#21018;回府,身子?#34892;?#30130;乏,原想小酌一番便去歇息,所以未曾使人陪伴。”

    “哦?#20426;?#24198;忌又瞥了那案上的几道小菜一眼,说道:“成卿这?#38382;?#38388;奔波于各国,的确是辛苦了。你为我吴国运来大批的米粮,劳苦功高,寡人心里都是有数的。”

    “大王过奖了。其实……成秀?#30001;?#26102;,也是时常奔走于天下的,?#22266;?#19981;上辛苦,何况大王并没有亏待了成秀,所运米粮,都按价而购,成家?#19981;?#30410;匪浅。”

    “嗯,寡人知道你的才干和兴趣都在经商上,年纪轻轻,又无官场历练,这个官儿你做的很是挠头,再加上你近来一直忙于筹措米粮的事,所以虽给了你大夫之职,却一直没有按排朝中的职司给你。”

    庆忌说到这儿,看了看局促不安地站在那儿的成秀,说道:“你坐吧。一国诸卿之中,有司农、司吏、司兵、司法、司学之官,但是商业从来都没有列入其?#23567;?#22312;寡人看来,商业之重要,在百业之中实列前矛。昔?#36824;?#20210;治齐国,便尤重商业,方才一举奠定齐国的东方大国地位,当时临?#32479;?#22235;万两千家,二十余万人,其中以工商为?#23265;?#19968;万两千家,六万余人,占去全部人口的三分之一。

    东?#25509;?#30416;,西方皮革,南方象牙,北方马匹,中原农副手工业品……,天下之大,地域广阔,又有诸国?#33267;ⅲ?#22721;垒森严,商如人之血脉,无商之流通,百?#30340;研恕?#25105;吴国偏居东南,无冻馁之人,亦少千金之家,要想国?#24187;?#24378;,商业不可不兴。”

    兴商,则士民逐利之心更重,礼法制度对社会的约束力?#36879;?#24369;了,礼?#30452;?#22351;的速?#28982;?#21152;速崩溃,但是上古的那种小农经济时代已经不可避免地?#26188;?#36807;去,如果为?#24605;?#25345;和迎和已经不再?#35270;?#30340;礼?#31181;?#24230;,一味的强调新事物的?#22909;?#22995;,用统治者的权力强行?#31181;?#20250;破?#36947;?#20048;教化制度的新事物,而不是去改革制度?#30431;?#26469;?#35270;?#26032;事物,只能是因噎废?#24120;?#36831;滞社会发展进程。

    庆忌也知道,把农民固定在他们的土地上,弱化商业的流通作用,让百姓们最好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来往,一辈子别离开家门十里地,完全不知天下事;再罢黜百家思想,在大一统的国?#20381;錚?#35753;所有的人只学一种大一统的思想,只为一种大一统的理论服务,对当权者来说,才是最有好处的,这样才能最大限度地巩固他的统治,让他的王朝?#26377;?#30340;时间更长一点。

    然而对拥有未来两千年大致走向?#19988;?#30340;他来说,他知道,那样做的结果仅仅是让一种本该结束历史使命的制度和观念继续?#22534;硬写?#19979;去,该来的最终还是会来。他知道,历史上商业最?#36865;?#21457;达的时代有三个?#24179;?#26102;期,第一个就是春秋战国时期,而且这个时期由于诸国?#33267;ⅲ?#36890;商是国家必须的需要,还受到诸国的支持和重视。第二个?#24179;?#26102;期是唐宋,由于朝廷重视商业,才使国家变得极其富有;第三个时期是明清,尽管当时思想?#35328;?#36235;僵化,可是随着人口的增加,诸国的交往,商业已不可避免。仍想拒绝它的到来的满清,最后被人用坚船利炮强行轰开了大门。

    如果一个统治者能用他手中的权力制定一些政策,把一种随着经济发展、社会进步,本该适时出现的东西强行压制数百上千年,那么采用另一种哲学思想治国的统治者,就一定能用他制定的国策,?#30431;?#36866;时出现、?#36865;?#20581;康地发展。

    庆忌正在小心翼翼地进行尝试,目前已经取得的成功,对各种政策推行的顺利,坚定了他的信心,他没有照搬商鞅那一套,在他看来,适合秦国的不一定适时吴国,商鞅所用的那一套变法内容也未必是完全正确的。他在法治上过于残酷的政策,庆忌便不想采用。商鞅在经济上是重农抑商的,庆忌却要先农后商,重农兴商。他要走自己的路,要对既有的经验去芜存精,取?#29260;?#21155;,而不是生搬硬套别?#35828;?#32463;验。

    庆忌道:“寡人打算待时机再成熟一些,便设立专司商业的官?#20445;?#21040;那时,相信你就能一展所长,大显身?#33267;恕!?br />
    成秀见他突然到访,似乎只是想和他?#25945;痔教?#21830;业,就未来的职司安排事先通通消息,心中渐渐安定下来,这才省起款待之道,连忙答应着说道:“大王还是头一次来到臣的府邸,臣不胜欢喜之至。不如臣撤去残席,再上新宴,陪大王畅饮几杯如何?臣府上有四个舞伎,是臣前些时曰经过晋国时重金买来的犬?#32622;?#20154;,与江南女子相比,实是别有一番味道。”

    “哦,犬?#32622;?#20154;么……?#20445;?#24198;忌忽地瞟了他一眼,成秀心头怦地一跳,只听庆忌说道:“成秀,令姊成碧,如今可有下落?#20426;?br />
    成秀立时慌张起来,期期地道:“这个……这个……,臣……臣还没有打听到姐姐的下落。”

    “这几味菜……”庆忌端详?#25490;?#20013;?#20572;?#36731;叹道:“鹿脍、菌羹、炙鱼、醢芥……,都是成碧?#19981;冻?#30340;东西,寡人睹物思人,哪?#34892;?#24773;品尝美味,欣?#36879;?#33310;呢?#20426;?br />
    厅外新雪初晴,厅中成秀额头上却冒出了一片细密的汗珠,讷讷无法言语。庆忌忽地?#25104;?#19968;沉,喝道:“成碧已经几个月没有音讯,你忙于国事,无暇?#20843;?#37027;也罢了。可是……你于诸国忙于运粮之际,还有闲情逸致搜罗天下美人,就不能抽出点心思寻找她的下落么?#20426;?br />
    “臣……?#23478;?#26366;嘱?#35828;?#22788;寻找,并非……并非不闻不问……”

    “可寡人却一点也没看出来!”庆忌打断他的话,?#25104;?#26356;见阴沉,森然道:“成家的基业,是成碧一手所创。成秀,寡?#23435;?#20320;,是不是你见利起意,图谋一家之主的位子,所以昧了?#22841;模?#23475;了自己的胞姊?#20426;?br />
    成秀一听吓的双膝一软,?#20391;?#19968;声跪倒在地,大呼冤枉道:“臣冤枉,臣冤枉啊,臣岂敢昧心欺天,做下如此神人共愤的事来,成秀?#23384;?#22914;母,做梦也?#26707;?#24819;对姐姐不利啊。”

    “那么成碧如今安在?#20426;?#24198;忌摘下佩剑,“?#23613;?#22320;往案上一?#27169;?#21073;眉一挑,厉声喝道:“你可知欺君罔上,亦是死罪一条?#20426;?br />
    成秀连连叩首:“臣?#26707;?#27450;君,臣实实不知,实实不知姐姐下落。”

    “寡人今曰就想知道她的消息,那么你说……该怎么办呢?#20426;?br />
    “唉!大王……请不要难为他了,妾身不想见您,自有妾身不得已的苦衷,大王……这又何苦……”

    身后忽地传出一个?#25376;?#30340;声音,庆忌身子一震,霍地转身,失声叫道:“成碧!”

    (未完待续){太}{悠悠}小说 щww{taiuu][com}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把书籍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单机版棋牌游戏 黑龙江时时结360 四川时时彩怎样玩 浙江体育彩票11选五爱彩乐 下载三张牌 快乐飞艇网上快彩骗局揭秘 杏彩官方网新时时彩 快速赛车游戏 中国足彩网彩 不要机选彩票 1368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