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机版棋牌游戏
全本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争之世 > 第250章 兵贵神速

第250章 兵贵神速

推荐阅读: 极品通灵系统快穿系统:主神大人,开撩吗极品全能医仙农女火辣辣:神秘猎户宠翻天女总裁的贴身强兵穿越五零抢夫记画圣重生商女:季少,加油!鬼泣的异世悠闲生活

<太-悠悠>小说щww.taiuu.com
    湖水被风吹着,泛起阵阵波澜,湖边的芦苇渐渐失去绿色,被风一吹,发出一阵哗?#24598;?#30340;响声。这个季节不是农忙季节,靠地吃饭的百姓们在这个时候大多比较闲逸,可今年不同,他们?#34892;?#22810;事情可做。

    青壮们去伐木、造船,赚些外快养家,还有人则去为正在建设的海盐场工作。湖边?#34892;?#32769;弱妇孺,则在?#25250;?#32534;织着鱼网。一张大网用纲绳系在?#23047;?#22823;树之间,有五六个老人正在同心协力地编织着网眼,他们虽然年迈,但是手法娴熟,干这种活儿,一个棒小伙儿也未必有他们的速度。

    一个头扎布巾、身穿葛布短袍的大汉也在他们之间,?#36771;?#25552;着一根竹竿,同两个老人配合着编织一张大网,并且高声谈笑着。

    “是啊,我已经察探过了,自五湖到咱们这南武湖,由北东向,有很宽的河道下来,中间只前部分地方?#34892;?#28132;塞,只要清理一下,就能方便船只通?#23567;?#20174;咱们这南武湖再往西北折回去,到了望虞河口,距大江就极近了,大概还差着两三里地就能直接进入大江。把?#25250;?#30340;河道挖开之后,从咱们这儿,靠着一条船,就能西往都城姑苏,北去大江,然后可以溯江而上去荆楚、?#21482;?#32773;向东入大海,还可以直接过江进入东夷、陈国、宋国、鲁国……

    所以咱们这儿办的盐场所产的食盐、待大船巨网建成后,出海船队所?#29420;?#30340;鱼?#28023;?#26159;不愁卖不出去的。至时候自会?#34892;?#22810;商贾上门收购的,几位老人家啊,这两年天下不靖,到处缺粮啊,到那时咱们的鱼虾食盐,还能卖个好价钱,看着吧,用不了两年功夫,咱们这儿就能家?#19968;?#25143;富得流油啊。”

    “哎呀,那敢情好,那敢情好,承大将军吉言啦。”几个老人听的开心,眼角的鱼尾纹都笑得堆了起来。

    一位二十上下的青年士子带着两个小吏走过来,擦擦脸上的汗水,上前向那葛袍大汉拱手道:“下官石湛见过上将军。”

    原来这葛袍大汉就是驻守南武城的吴国上将军梁虎子,他回头看了一眼,问道:“唔,新来的农户安置好了?”

    石湛喜滋滋地道:“是,新?#21561;醬说?#30340;农户十一家,共三十九口人,已让军士们帮着他们盖了房屋,划置了荒地供他们耕种。此时正是农闲时节,正好及时开荒。其中有几家的青壮劳力被下官安排到?#25628;?#22330;、船场做事。依下官看,照百姓汇聚的速度,到明年夏初,一座新城就能起来了。”

    这石湛是宋人,一个破落贵族,虽然学了四术六艺,拥有一身学识,但家道衰落,求?#23435;?#38376;,不但前程无望,而且在他家乡还颇受一户靠着经商渐渐富有起来的人家欺凌,听说吴国广招士子,便携家人?#21561;?#20102;吴国。

    经庆忌亲自考察予?#26376;加茫?#25226;他派到了梁虎子手下。如今在南武城东十里,新划定了一片区域,住户正在不断增加,随着规模的扩大,已经定编为县,命名为北武县。他到此处后,便成了北武县的县丞,主管当地民政。如今吴国但凡从荒芜之地上新建的行政区域,概不分封建邑,是一概设县立郡的。

    石县丞答完了,说道:“上将军召下官来,不知有何事吩咐?”

    梁虎子把竹竿交给一位织网的老人,转身走到面前,同他并肩而行,说道:“北武县随着人口增加,已渐成气候,光靠县令和你县丞大人,已经?#34892;?#24537;不开了。朝中今曰又派?#27425;?#20301;新录用的士子,两个是吴人,其余三个来自楚国、陈国和蔡国。我从里边挑了两个人给你,其中一个?#32654;?#36130;,可去你县任个库啬夫(主管钱帛?#28216;?#25903;储),另一个做县司寇。北武是新城,人口来自不同的地方,许多人方言口音过重,与别人交谈都嫌吃力,?#34892;?#28216;手好闲惯了,本就是些好勇?#27867;?#30340;痞子,须得早早有人管束,以免生起是非。”

    石湛正觉事务越来越多,?#34892;?#20998;身乏术,一听给他派来两个得力助手,不禁喜出望外,梁虎?#26377;?#36947;:“走,咱们回城,我带你去见见他们,然后把你的人领走。”

    南武地区目前没有主管民政的牧守官员,所以梁虎子暂时兼理民政和军务。他到了南武城后,便大?#29420;?#26023;地练兵拓荒、造船织网,努力把他率领的吴军打造成一支亦军亦农的水师?#28216;欏?br />
    吴国内陆交通多从江河而行,以船为车,以楫为马,因此舟师地位十分重要,梁虎子到达南武城后,挑选了几处合适停泊的地方建造码头、船坞,在湖泊上训练水师,。

    民政上,鼓励百姓开荒种地,多植稻、黍、麦、豆各种作物,鼓励他们行船捕鱼,靠水吃饭。范蠡主政之后,又授意他在沿海地区圈地制盐,开发盐场,圈建渔场、牧场。这些盐政、民政、渔政、军政等方面的事务都由梁虎子负责,把他忙得焦头烂额。

    好在庆忌也知道他不擅民政,而南武城原本又是一座主要用于军事目的的城池,?#35828;?#27665;政官员力量极为薄弱,因此陆续给他派来了一些民政官儿,都是?#28216;?#22269;士族和其他诸国?#20384;?#25237;效的士子中提拔起来的年轻人。

    这个时代的人家族观念甚重,他们重视家族发?#36141;?#20010;人前程,为了家族的?#26377;?#21487;以毫不犹豫地牺牲自?#28023;?#20294;是国家对他?#25250;?#35828;,仅仅是个居住地的概念而已,此外与他并无?#35009;?#37325;大?#19978;怠?#33509;是一国世袭的公卿,因为家族和个?#35828;?#33635;辱与国家的兴亡休戚相关,那还好些,普通人就要淡漠的多了。

    ?#38405;?#20123;祖上曾经?#26352;停?#22914;今已经从大贵族沦落到士族,家族地位不断下降,而又自觉?#34892;?#26412;事,只是没有受到重用的人,更是极易流动。这就有点象二十一世纪的人在公司里面任职,前程无望又不?#35782;?#33853;时,跳个槽而已。

    这样的人一旦投奔吴国,自然都想有一番作为,他们大多是年轻人,敢想敢干,精力充沛,一腔热血,又大多?#26408;?#23398;识才干,对吴国这个基层人才严重匮乏的国家来说,是一股极难得的新鲜血液。

    随着民政官儿陆续增加,梁虎子肩上的担子才渐渐轻了下来。他带着北武县丞赶回城去,介绍了分配给他的两名官员,然后由他领回北武走马上任。石湛前脚刚走,便有一骑飞至,送来了吴王召见的紧?#26412;?#20196;。

    梁虎子不知姑苏出了?#35009;?#20107;,心中?#34892;?#21507;惊,急忙把事情向属下交办一番,然后便随信使快马轻骑赶回姑苏。

    到了姑苏城他才知道齐鲁即将议和,吴国如不迅速行动,便将失去?#23395;?#19996;夷的最佳?#34987;?#24198;忌命他立即率军北上,制造吴军驻扎于东夷的事?#25285;?#19968;旦齐鲁议?#32479;?#21151;,鲁军退出东夷地区,立即添补鲁军势力留下的空?#20303;?br />
    由于东夷与吴国议?#35828;?#20107;尚属机密,此次出兵便另找了个理由:东夷匪?#21152;?#23637;跖匪军常常南下袭扰边?#24120;?#25523;夺民财,此次出兵是清剿匪患,以靖边疆。

    梁虎子慨然领命,英淘已经从姑苏城防军和附近卫城驻军中,给他挑选了许多战阵经验丰富的老兵,组成了一支枕戈待发的精锐力量,梁虎子风尘未洗,便赶去接收军队。这支军队中?#34892;?#22810;梁虎子带过的老兵,他们现如今都是两司马以上职阶的军官,所以这支军队虽是刚刚组建,梁虎子照样能如臂使指,令行禁止。

    常言道:兵马未动,粮草先?#23567;?#22914;今文种管着吴国的钱粮,梁虎子急于出兵,点收了军队,马上便亲自赶去向文种催要粮草,却不想“吝啬文”果然名不虚传,面对梁虎子这位吴国上将军,文种居然还是?#24187;?#19981;拔,拿着梁虎子所列的粮草数目清单,他像个术士似的掐着指头念念有词,大讲吴国当前?#20204;?#20043;处多少,他这大掌柜的如何不易,唠唠叨叨的说了半天,就是不?#21916;?#20184;,终于把梁虎子上将军给惹毛了。

    梁虎子一把揪住他的衣领,大声咆哮道:“不要跟本将军说这些屁话,没有粮草,你让本将军如何出征作战?#31185;?#40065;一旦议和,恐怕东夷也要变卦,不肯再归顺我吴国,出兵之事刻不容?#28023;?#20320;竟敢如?#35828;?#38590;,如此大事你担待得起吗?别看你是甚么少?#23601;剑?#20449;不信本将军一剑便砍了你!”

    梁虎子咆哮如雷,唾沫星子喷了文种一脸,文种就那么被他提着,双脚几乎离地,他也不擦拭满脸的唾沫,却翻了翻白眼,阴阳怪气地道:“原来上将军也知道出兵之事刻不容?#28023;?#21364;不知大司马给了上将军多少人马?”

    梁虎子见他问起兵马数量,还以为一番痛骂让这“吝啬文”胆怯?#29992;?#20102;,便放开手,愤愤地道:“一万人马。”

    “一万人马,能济得?#35009;?#20107;?”

    “你懂个屁!”

    梁虎子很?#24378;?#19981;起这些没?#22995;?#21151;,全凭一张嘴皮?#28216;?#26497;人臣的官员,冷笑说道:“兵贵神速,本将军必须抢在齐鲁议和的消息传到东夷人耳朵里之前便先行赶去。此时前去,东夷人?#38431;?#36824;来不及呢,待他们得了齐鲁议和,齐人不再南下的消息,想再反悔可就难了。开门迎我们进去容易,想?#30416;?#20204;扫地出门,可就不那么简单了。”

    文种嘿嘿一笑,拱手说道:“原来……需要兵贵神速啊,受教,受教。将军即然这么说,文种可就有点?#24187;?#30333;了,若是?#24613;?#22823;批粮草北上,辎重车辆随军而行,那还何谈兵贵神速呢?#24656;?#24597;将军姗姗而至时,东夷人已经欢欢喜喜地解散了联盟,各自打道回府了。”

    梁虎子一呆,说道:“那有何难?本将军可令兵士随身携带几?#24187;?#31918;,昼夜行军疾驰东夷,粮草辎重可随后而来。”

    文种又像术士一般掐起了指头:“一名士兵,除去武器、甲胄,随身能携带的粮食顶多?#36824;?#19971;至十天食用,嗯,这段时间,恰好够将军的人马?#31995;?#19996;夷。然后呢?粮草辎重行于军后,至少也得半个月才能到,不知接下来这十天,将军?#24613;?#24590;么过。”

    梁虎子又是一呆,一时无法回答。文种喃喃有词地继续道:“还有啊,这粮草辎重,需要?#24613;?#22823;量牛马车?#33606;?#24449;召一批御者役夫,这些役夫牛马一路上不知要耗费多少粮草。这么多粮草,没有军队押运,一旦被人劫走断了将军的粮道怎么办?所以还需要一支足够数量的军队来押运,这支押粮军队路上也得吃吃喝喝吧?这一来,便是备上百车粮草,?#35828;?#23558;军那儿剩下的顶多也就一半而已,也不知将军能不能撑到下一批粮草运去……”

    梁虎子听到此处怵然一惊,用兵打仗的战阵之法他是没有问题的,可是当初庆忌为吴国伐楚时,他还只是庆忌麾下一名中级军官,军需给养的运送配给不需要他艹心,公子光夺国,庆?#21830;又?#21355;国,再挥军杀到楚国期间,一路上有盟国卫、楚提供给养,返回吴国时则用配了风帆的大船连粮带兵一块儿运了回来,初战告捷后,便有吴国的世家大族暗中供给粮草,所以自始至终他不曾遇到过给养方面的问题。

    他是因战功累积升至如今的高位,既不曾系统的学习过兵书战策,在他以往的战斗生涯中又没有军需给养供应方面的经验,以致竟然疏忽了如此至关重要的问题。

    梁虎子暗?#31291;?#20986;一身冷汗,却见文种笑吟吟地道:“上将军,此去东夷,在东夷?#25628;?#20013;,将军是去协助夷?#35828;?#25239;外虏的,有将军在,他们自己上战阵浴血厮杀的机会就少得多,让东夷诸部落出些米粮,他们应该不会拒绝吧?在齐鲁两国面前,将军打的旗号可是出兵剿灭时常越境劫掳吴国?#29992;?#30340;流匪,将军到了东夷是一定要和他们打上几仗的。

    唉,如今这世道,是庶民穷、诸侯也穷,因为庶民是被搜刮的人,诸侯则是到处用兵花钱的人,只有两种人不穷,一种是世族公卿,还有一种呢,就是?#32451;?#24378;盗。将军只要扫荡几处匪窟,所得的贼脏难道还要张榜公?#33606;?#25307;人认领不成?”

    “嗯?”梁虎子眼睛一亮,倨傲之态渐消:“少?#23601;?#30340;意思是……以战养兵、就地取粮?”

    文种笑得像一?#27867;?#29432;似的,怡然颔首道:“上将军以为此计可还行得?”

    梁虎子把手一拱,大声道:“梁某受教了,请少?#23601;?#22823;人为梁某?#24613;?#21313;曰的米粮,梁某下午遣人来取,随即发兵,直趋东夷!”

    ※※※※※※※※※※※※※※※※※※※※※※※※※※※※※※

    当齐鲁两国在夹?#28982;?#30431;时,梁虎子的大军马不停蹄地?#31995;?#20102;东夷地区,受到了东夷诸部落的热?#19968;队?#26753;虎?#26377;?#32477;了东夷女王嬴蝉儿的召见邀请,只向前来迎接的东夷部落长老提出由于他的大军曰夜兼?#35848;侠?#25903;援,粮草给养供应不上,希望东夷部落给予?#36234;?#20915;。

    东夷部落虽经济落后,并不富有,但是由于此前很少涉及战乱,粮食倒不是十分紧张,虽?#36824;?#24212;一万?#35828;?#20891;队?#34892;?#21507;力,多少总还能拿出来一些救急,便一口答应下来。

    待东夷长老一走,梁虎子立即?#27492;?#27494;的?#29976;?#29575;军向西直扑彭城。彭城就是后来的徐州,地处黄淮平原,东近黄海,西连中原,北依鲁?#20185;角?#21335;?#20004;此?#27901;,陆路辐辏,水?#39034;?#36890;。附近有获、泗汇流。周围岗岭起伏,丘峦环抱,成为扼守彭城的天然屏障。《读史方舆纪要》称:“彭城之地,南守则略河南、山东,北守则瞰淮泗,经营天下,岂可以彭城为后图哉?#34180;S小?#21335;国重镇,北门锁钥”之称,“彭城之得失,辄关南北之盛衰?#34180;?#23637;跖挥军造反之后,说服了不得志的季氏?#39029;贾?#26753;?#22330;?#20844;山不狃一起造反,先后占领了季氏多处封邑,阳虎领兵讨伐,收复了几处封邑城池,展跖为图大计,便派仲梁?#38472;?#20891;南下,趁宋卫两国与晋国交战,无力东顾之机占领了这处原属宋国的东部?#19988;亍?br />
    庆忌既志在天下,这个中原东部重镇,水陆交通要冲,便成了孙武必欲取得的战略要地。恰好仲梁怀如今据彭城为贼窝,给了出境剿寇的梁虎子一个冠冕?#27809;?#30340;理由,发兵剿寇,?#27809;?#21344;领彭城,东望淮夷,北扼齐鲁,与东吴隔江呼应。

    展跖与公山不狃都是?#26222;?#30340;将领,如今正纵横于东夷和鲁国腹心,与鲁国交战,仲梁怀一来年纪大了,二年领兵打?#28120;?#19981;及展跖和公山不狃,便被派到彭城驻守。彭城作为?#27604;?#22825;下的一个战略要地,对素无野心的宋国来说用处不大。目前彭?#19988;?#21271;是?#25512;?#22825;?#25329;?#30340;鲁国,往东是没有国家存在的东夷部落,往南是年复一年地跟越国?#32479;?#22269;掐架,势力从来不曾?#30001;?#21040;大江以北来的吴国,可以说彭城这里是宋国最不可能发生战事的地方,因此它的战略作用完全显示不出来。再加上这座边城比较贫瘠,因此驻军有限。

    如今他们和卫国又忙于和晋国开战,更是无力东顾。因此这座城池一旦攻下来,仲梁怀守在此城简直是稳如泰?#21073;?#25918;眼望去也找不出?#35009;?#21147;量能对他构成威胁。可他万万想不到,最不可能的敌人,在最不可能的时候,突然便出现在他的眼皮底下了。

    (未完待续){太}{悠悠}小说 щww{taiuu][com}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33606;?#25226;书籍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单机版棋牌游戏 幸运飞艇app在哪下载 男子网球冠军数排名 广东快乐10分几点 电脑吃鸡游戏下载 触电的小鸟送彩金 武则天游戏 守财奴表情包 尤文图斯 钻石帝国电子游戏 圣埃蒂安索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