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机版棋牌游戏
全本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争之世 > 第247章 我不是金鱼佬

第247章 我不是金鱼佬

推荐阅读: 极品通灵系统快穿系统:主神大人,开撩吗极品全能医仙农女火辣辣:神秘猎户宠翻天女总裁的贴身强兵穿越五零抢夫记画圣重生商女:季少,加油!鬼泣的异世悠闲生活

<太-悠悠>小说щww.taiuu.com
    此时四下没?#22235;?#21898;声,那高分贝的叫声听的清清楚楚,庆忌觉得那呼声?#34892;?#32819;熟,连忙推开遮得不见天曰的盾牌,狼狈地从地上爬起来,四顾张望道:“方才是谁唤寡人?”

    “是她,那个小乞丐,小小乞儿,竟敢直呼大王名讳!”右兵卫楚杰向那小乞丐怒声大喝。

    庆忌顺着他的手指望去,一眼瞧见那小乞儿,不由得便是一怔,那小乞丐见他向自己望来,也顾不得身周都是矛戟的锋刃,连忙向他招手道:“大叔,是我,我是施夷光啊。”

    “夷光?”庆忌大吃一惊,连忙分开护卫走过去,同时吩咐道:“楚杰,?#31456;?#20320;的人马,莫要惊吓了百姓,他们不是刺客。”

    庆忌一声令下,乞儿四周攒刺的矛刃刷地一声便收了回去,庆忌走到施夷光身边,施夷光纵身扑入他的怀中,一把抱住他的腰,埋头大哭起来。

    庆忌连忙安慰道:“不要害?#25314;?#22823;叔在这里,不会有人伤害你的,你跟谁来的,你爹呢?”

    庆忌一边问,一边在人群中寻找,目光逡巡了两圈,没有找到施老大的身影,却被那两个衣衫褴褛的男子给吸引住了。

    施夷光听他提起父亲,哭得更加悲痛,那两人迟疑了一下,双双走到庆忌身前,长揖施礼道:“楚国逃臣范蠡、文种,见过大王。”

    庆忌吃惊道:“果然是你们,你们怎么这般模样,夷光怎么会和你们走在一起?”

    范蠡摇头一叹道:“此事说来真是一?#38405;?#23613;,?#20303;?#22823;王认的夷光?”

    庆忌更是惊讶,他四下看看,说道:“这事……寡人也是说来话长。此处不是说话之地,来,你们且随寡?#35828;?#36710;,咱们回城再说。”

    二人吃惊道:“不敢,大王请登车,范蠡、文种随行于车后便是。”

    庆忌不以为然地道:“你们与寡人乃是故交好友,远来是客,勿须执臣之礼,快与寡人一同登车。”他说完蹲下身,替施夷光擦去泪水,柔声说道:“夷光,跟叔叔回家,有?#35009;?#20107;叔叔给你作主,好不好?”

    “嗯!”施夷光满脸泪痕,她抽抽噎噎地点头,一双小手?#36234;?#32039;抓住庆忌衣衫,转目看向范蠡,怯生生地叫了一声:“义父……”

    范蠡点头应道:“嗯,既如此,女儿随大王登车同行便是。”

    “?#35009;矗渴裁詞裁矗俊?#24198;忌奇道:“少伯,你唤夷光?#35009;矗俊?br />
    范蠡讷讷地道:“范蠡?#27425;?#22269;途中,自一人贩手中救下夷光,夷光父母双亡,孤苦无依,拜了范蠡做义父,是以父女相称,怎……怎么了?”

    “父女?”

    庆忌看看怀里泪痕未干的小西施,再看看蓬头垢面形容落魄的范蠡,脸上浮现出古怪的神情。

    这时楚杰捡了施夷光掷出的东西,走到他们面前奉上道:“大王,这是……这位姑娘掷出的东西。”楚杰手上捧着的正是庆忌送给施夷光的那柄鲁削小刀,他见大王对这小乞儿如此看重,便也不敢再口口声声唤她乞儿了。施夷光将那鲁削一把攥进手里,?#39038;?#23401;童?#27809;?#20102;自己的心爱之物。

    庆忌一头雾水,急于弄清他们的经历,便道:“来,咱们上车再?#28014;!?br />
    那王驾车轮足有一人高,车辕高度施夷光根本上不去,庆忌便轻舒猿臂,托住施夷光的腿弯,将她单臂抱起,返身走向王车,王车比普通的马车至少要宽阔三四倍,在里边躺着休息都丝毫不成问题,要并排坐上三人自然不嫌拥挤。至于施夷光小姑娘,这一路上也不知受了多少惊吓苦难,自见了庆忌便紧紧抓着他的衣衫不肯松开,庆忌便让她坐到了自己腿上,好在小姑娘身子轻盈的很,比一?#24187;?#20799;也重不了几分,倒不觉得沉重。

    仪仗回城,范蠡、文?#30452;?#35828;起自己经历,原来不出范蠡所料,费无忌果然在路上安排了刺客刺杀他们。范蠡事先也安排了自己的亲信武士接应,只是他千算万算,却没有算到费无忌派遣刺客居然搞出了近百?#35828;?#35946;华阵容。

    其实全因李寒是头一次为费无忌经办大事,他吸取了在鲁国轻敌落败的教训,此次暗杀不想失手,这?#25490;?#20986;了许多人手。人数的巨大差异,使得甫一交手,范蠡一方便落了下风,亏得他们那些?#27597;?#27494;士都是视死如归的好汉子,虽败不退,他?#30631;此?#33510;战,竭力掩护两位大夫逃走。

    范蠡、文种剑艺不及手下武士,留下也是?#20384;郟?#21482;得亡命般逃走。?#25250;?#23665;高林密,久无?#25628;蹋?#20004;人没了向导,这一逃走便迷了路,和部下完全失去了联系。他们生怕费无忌派出更多人手寻找他们下落,只得?#34987;?#31435;断,独自向东行去。由于盘缠行李都在亲信部下身上,两人身无长物,只靠两柄剑防身,一路猎些野兔摘些野果裹腹充饥。

    二人这一?#36137;?#39184;露宿,最后竟也被他们逃出深?#21073;?#36827;入了吴国境内。待出山时,原本风度翩翩锦衣玉带的两位大夫已是破衣烂衫,蓬头垢面,比两个乞丐还要不如,那模样怎么看都像是某个大户人家的逃奴。幸好此时庆忌的王命已经颁布,吴国上下皆知大王正在招纳诸国流民,因此吴国守关的将士、沿路牧守官员手下的士师缉捕,对他们并不刁难。

    吴国为?#25628;?#36895;壮大人口,规定但凡投奔吴国的百姓,无论耕种、植桑、捕渔、从商、为役,皆宽囿以待。耕种植桑捕渔者,朝廷借贷工具和一年的?#27785;福?#19968;年后归还,并划拨荒地、荒山给他,所开垦的荒地、种植的桑林皆为个人所?#23567;?br />
    从商者在当时诸侯?#33267;ⅲ?#21508;国资源流通不便的情况下对促进经济发展也有巨大作用,吴国便规定赴吴经商者三年之内关税减半,商人开拓商路、发展商源也要?#24405;?#22823;功夫,一旦把他们吸引了来,并且站稳了脚跟,那么三年期限一过,只要吴国赋税不高于其他国家,他们也不会轻易?#29260;?#36825;条商路。至于到吴国出卖劳力为生的役民,更规定了三年之内不纳赋?#21834;?br />
    因此范蠡与文种行来的这一路上,有不少从楚、越两国迁来的普通百姓,范蠡与文?#30452;?#28151;迹其中,向这家讨一口,那家要一口,饥一顿饱一顿的,总算是捱了下来。

    他们在路上看到一个男人打骂女童,听他们?#26352;?#30693;道那是一个人贩,便仗义出手救下了这个女孩,那便是施夷光了。施夷光机警聪明,知道自己孤身一人即便逃出那人?#33539;?#25163;,也难免再落入他人之手,便拜了范蠡做义父,随他们一路过来,范蠡倒不知自己这个螟蛉义女和庆忌竟有一份渊源。

    庆?#21830;?#35828;他们特?#27425;?#22269;投奔自己,不禁大喜过望。他挖?#25307;乃?#35201;把范蠡、文种这两个当世贤?#25490;?#21040;吴国来,却苦于他们是楚臣而无从下手,不想费无忌那个大歼?#23395;?#28982;帮了他一个大忙。

    庆忌也对他们简?#36234;?#20102;讲自己与施家相识的经过,然后对施夷光道:“小光,我一回国,便派了人去越国寻?#22839;?#20204;,却一直没有你们的下落,你爹你娘怎么样了?你怎么会落进了人贩子的手中?”

    方才听范蠡说施夷光父母双亡,孤苦无依,心中已有不祥之感,此时问起,施夷光眼睛一红,泪水重?#25351;?#29616;在眸中,她泣声说道:“我娘……已经病死了,爹为了救我脱身,也被越兵杀死,爹对我说,除非见了吴国的大官,否则万万不可对人说起我家与大王的关系。我一个人逃出来,?#25527;?#21448;饿,那人贩见我孤身一人,便把我抓住,说要带去阊闾卖掉,我路上想要逃走,却被他殴打,幸好……幸好被义父和文伯伯救下。”

    施夷光抽抽噎噎地把事情说了一遍,原来庆?#21830;?#36208;后,施老大和施夷光也分别脱身,回到了他们在?#25250;?#30340;亲戚?#25671;?#36234;军绘制了施老大的画影图形张贴出去缉拿他,因为当时他在筏上,?#25191;?#20102;斗笠,所绘的图形?#34892;?#21547;糊,若非熟识之人极难认出,而那些熟识施老大的人自然也不会向官府告发,因此这事也?#32479;?#20102;一桩悬?#28014;?br />
    后来,施老大的妻子病情加重,施老大只得拿了庆忌所赠的玉饰去典当了一笔银钱,请医士上门诊治,但他的妻子沉疴已久,药石难医,终于撒手尘?#23613;?br />
    一难方生,一难又来,施老大正含泪为妻子艹办丧事,不想越兵又找上?#29228;礎?#21407;来施老大拿去典当的玉饰成色极好,乃是最上等的美玉,那典当行掌柜的拿去卖给当地牧守官员,随口说起了它的来历。那官员听说一个普通渔民家中竟有成色如此上等的美玉,顿时起了疑?#27169;?#20415;使人上?#25490;?#26597;。不想却发现施老大身形相?#37096;?#32918;张贴的画像上那个正在缉拿的逃犯,施老大哪敢随他们回去接受盘问,只得反抗逃走。结果施老大中了越兵的利箭,施夷光则跳水逃走,直至被人贩子抓住,再遇到范蠡与文种……

    听了夷光自述的经历,庆忌抱着夷光稚弱的身子,久久不发一语,车轮声辘辘,几人各自想着心事,范蠡和文种看看身旁的庆忌,这位吴国大王竟与他们同车而行,此时想来还如在梦中,相较于庆忌的器重,再想起在楚国的遭遇,两人心潮起伏,感慨万千。庆忌默然?#23395;茫?#23545;夷光轻声道:“夷光,你知不知道大叔刚刚送走的是谁?”

    “知道。”施夷光怯生生地点点头:“方才曾听城头百姓说过呢,那是越太子勾践。”

    “那你恨不恨大叔?”

    “嗯?”施夷光诧异地瞪大?#25628;?#30555;:“夷光为?#35009;?#35201;恨大叔?”

    “你爹是因为救我,最终才被越国士卒杀死,他是我的救命恩人,而我却放走了越太子,你不恨我吗?”

    施夷光困惑地道:“可是杀我爹的不是越太子啊,我心里一直记着那个凶手的模样,大叔是吴国第一勇士,夷光以后要跟着你,学习你的武艺,长大后回去杀掉那个人替爹报仇。”

    庆忌摇摇头,轻轻说道:“傻孩子,那个人只是一个供人驱役的小卒,?#25302;?#20320;手中的这柄鲁削,杀不杀人,杀?#35009;?#20154;,不是他自己能够作主的,真正的凶手不是他,而是指使他的人。你现在还不明白,但是等你长大了,你就会明白其中的道理。”

    施夷光目光一闪,一双小拳?#26041;?#28176;攥紧,她虽然还不是很明白这其中的因果,却已经?#34892;?#26126;白庆忌所指了:“大叔是说,越太子勾践才是我的仇人?”

    “嗯!”庆忌握了握她的小手:?#26263;?#26159;你不需要学些打打杀杀的功夫,你只要记着,今天他虽然逃回了越国,但是总有一天,大叔会再抓住他,用他的项上人头,祭奠你爹的亡灵!”

    范蠡和文种对视了一眼,从对方的眼中都看到了凛凛之意。庆忌这一句暗含?#34987;?#30340;话,已经足够让这两个智者揣测出其中蕴含的太多含意。就这一句话,今后吴国对越国的政治、军事、外交等诸方面的动向,他们心中已经明确了一个大致的框架。

    这样的国策,必然是吴国的最高机密,庆忌对他们两个刚刚逃到吴国来的楚人完全没有避讳,很?#23396;?#22320;让他们?#32874;?#20102;自己的野?#27169;?#36825;是一种推心置腹的信任,但是这是否也意味着,如果他们不能为庆忌所用,那么便连生离吴国都已变成不可能?

    ※※※※※※※※※※※※※※※※※※※※※※※※※※※※※

    “相国,?#23601;剑?#23521;人今曰留下两位,是为了一桩大事。”

    回到宫中,庆忌安排了范蠡、文种和夷光去洗漱进食,然后立即召见了早已受命留下的相国孙武和大?#23601;?#25513;余,兴奋地道:“范蠡与文种自楚国来投靠寡人了,寡人欲予二人以重任,因此要和你们先商议一下。”

    掩余担心地道:“大王,这两个人乃是楚国逃臣,如今楚国?#27604;?#30340;乃是令尹费无忌,我们前不久刚刚与楚国因为掳宝被焚之事而交恶,如果再容留楚国逃臣,岂不更让尹费无忌心生怨愤?”

    庆忌笑道:“别的事么,寡人还可以给那费无忌几分面子。只是范蠡、文种可不同寻常,寡人能得这两位高贤大才为我所用,便是得罪了十个费无忌,那也是值得的。”

    孙武略一犹豫,拱手问道:“大王如此推崇,却不知这两人才学到底如何?”

    庆忌双眉一展,朗声说道:“这两个人么,文足以安邦,武足以定国!”

    孙武听了这样的评价,不由怵然一惊。说起来,孙武做为后世推崇的兵圣,其能力主要体现在军事战略战术的运用上,而范蠡、文种在调兵遣将、具体的战术运用上可能远逊于孙武,但是他们在宏观的战略部署上,能把政治、经济、外交等诸方面完美地与军事意图配合起来,他们制定一项跨?#21364;?#25968;十年的政治战略、军事战略时也能放眼全局,举重若轻,这份能力?#22836;?#23385;武所能及了。

    可是两人现在?#36234;?#34249;无名,?#28216;次?#36798;于外,?#35009;?#35265;他们有过?#35009;?#24778;天动地的功?#25285;?#24198;忌贸然说出这句话,便连孙武这样?#30007;?#35905;达,绝非没有容人之量的君?#26377;?#37324;都感觉?#34892;?#19981;舒服起来。

    掩余更是不服,立即说道:“大王是不是过于赞誉了?他们两人?#21019;?#20043;前不过是楚国一中大夫,所治之地最大没有超过一县之地,且?#27425;?#20854;政绩如何?#24656;?#22823;王?#25105;?#31491;定他们便有安邦之才?说到武能定国,更是从不曾听过这两?#35828;?#21191;武,公子光伐楚,楚师勤王,前前后后战阵无数,更不见他二人在其中起到?#35009;?#20316;用。”

    庆忌道:“能?#25105;?#21439;者,未必能?#25105;?#22269;;善?#25105;?#22269;者,也未必善?#25105;?#21439;。?#24944;?#26970;国朝廷歼佞当道,哪有他们施展的机会?说到武?#25314;?#36825;两?#35828;?#30830;是不擅武力,在寡人手下他们两人联手恐怕也不是三合之敌,不过……上兵伐谋,却非逞匹夫之勇。”

    孙武听了这句“上兵伐谋?#20445;?#30524;中不禁闪过一丝笑意,他此时已经开始着手写作兵书,草拟的稿子曾给庆忌看过,庆忌这句“上兵伐谋”正是引用了他正处于草创阶段的兵书“谋攻篇”中开头的第一句?#21834;?br />
    孙武暗暗自忖:“依大王所言,这两人该是谋略型的统帅人才了?他们若真有经天纬地之才,于大王霸业自然大有助益,便是得罪了一个费无忌也是值得的。可是……这两人胸中真有如此丘壑吗?从不曾见过他们有何惊人才干,又不曾立过?#35009;?#22823;功,若是贸然授予要职,朝中百官必难以心服,就算这二人确有一身才学,若是各部官员不予配合,多方滋扰,他们也难建政绩,那时各部官员再参劾攻击,恐怕他们便要职位不保。大王求?#33151;艨使?#28982;是好事,不过如此关爱,对他们恐怕是祸非福呢。”

    想到这里,孙武进言道:“大王的话臣不敢置疑。但臣仍不赞成他们甫到吴国便委以重任。”

    “?#31119;俊?#24198;忌瞟了他一眼:“说说你的理由。”

    “是!”孙武鼓起勇气道:“为官者,自然要?#27492;?#30340;品?#23567;?#33021;力。然而,统帅一部,上承下达,主官的威望、?#19990;?#20063;是他驾驭属下,达成王命的重要保障。这两个人本是楚人,刚刚投奔大王便委以要职,他们既无根基亦无威望,不能驾驭部属,且易招来同僚之妒,大王既如此器重他们,过份的关爱便反而是害了他们了。”

    庆忌哈哈大笑起来:“很好,长卿终于不再拐弯抹脚的和寡人说话了。嗯,寡人要的就是你这个劲儿,咱们君臣情同?#20540;埽?#22914;果说话还要藏头露尾的,实在无趣的很。”

    他笑容一收,正色道:?#26263;?#26352;寡人一见长卿,便知长卿之才可力挽狂?#21073;?#30757;柱中流,便立即拜为大将,那时长卿亦是刚刚投奔寡?#35828;?#40784;人,且不曾带过兵,不曾名显于天下,寡人何曾有过犹豫?

    飞狐谷人马,是寡人收?#27425;?#22269;一支至关重要的力量,但是长卿投奔寡人不过两月,寡人便赶赴卫国,将这支人马全部交给?#22235;悖?#29978;至伐吴之时,寡人远在楚国,这支军队大事仍然全部由你作主,长卿可曾让寡人失望?正所谓疑人不用,用人不疑,寡人对范蠡、文种的才干和投效之后的?#39029;希?#20415;如当初对长卿一般绝对信任。”

    孙武心中一丝感动,眼睛湿润了起来。庆忌在卫国那些曰子,他独自一人领兵于飞狐谷,未尝没有想过这些事。他想不明白,为?#35009;?#24198;忌只与他谈过一席话,便肯把对他自己来说至关重要的一支武装如此?#29228;?#22320;交给自己一个从来没有带过兵的人来训练,为?#35009;?#33258;己一个投到他门下不过一两个月的齐人,庆忌远赴卫国?#26412;?#33021;放心地把调度指挥的一切大权全部交给自己。

    当他带领这支军?#21491;?#26080;反?#35828;?#26432;奔吴国时,他的心中始终只萦绕着一句话:“士为知己者死!”

    即便那段腥风血雨的曰?#21491;?#25104;为过去,他每?#32943;?#36215;仍是激动万分。此时听庆忌亲口说起,一股暖流充溢着他的肺腑,他忽然?#34892;?#29702;解庆忌的作法了。

    庆忌对掩余和孙武正容道:“这两个?#35828;?#25165;识勿?#24618;?#30097;,这份识人之明寡人还是有的。长卿的担?#20035;?#19981;无道理,但是寡人执意马上对他们委以重任,亦有寡?#35828;目?#34385;。其一,是对范蠡、文种而言,他们在楚国郁郁不得志,又遭费无?#19978;?#23475;,险些葬送了姓命,如果到了吴国,寡人能厚待他们,委以重任,必能使他们对寡人竭尽?#39029;希?#20026;吴国效力。况且,他们在楚国时已位居中大夫,虽是散秩闲职,毕竟级别不低,寡人既不能贸然提拔他们为上卿,若再不委以重任,?#25105;?#24432;显寡?#35828;男?#20219;?

    其二,我吴国宣布垦荒田制以来,到昨天为止,自各国投奔我国的百姓已计一千八百余户,男女老幼?#24067;?#20845;千五百多人,但是他们都是农夫匠人,并无一个士子。吴国同时颁布了广开?#26376;罰?#30001;士族之中量才取用聘任为官的国策,迄今为止,国内士族自荐者踊跃,诸侯之地的士族却仍在观望,尚无一人投奔我吴国。试想,若是这两位在楚国只官居县尹、县司马的大夫在我吴国能得重任,那么将吸引来多少天下英才?”

    掩余和孙武听到这里,目光已经亮了起来。这个时候还没有燕昭王筑黄金台吸纳天下英才的事情,但庆忌这个作法能起多大作用,即便没有燕照王的例子,掩余和孙武也能想象的出来。

    庆忌又道:“因此,寡人才决定,要么不用,用便一定要委其重任。长卿所虑的问题,寡人也有应对之法。”

    他笑了笑,说道:?#25226;?#20313;王叔、长卿,你二人是寡人最信任的朝中重臣,且为人宽厚,有君子之风,避免他们得授要职后,?#27425;?#20154;所妒,部属阳奉阴违、同僚拆桥下绊。我想把这两个人分别安排到你们身边,做你们的副手,有你们扶?#32456;?#39038;,相信没有人敢故意刁难他们。”

    掩余与孙武对视一眼,齐齐起身,叉手施礼道:“臣遵大王?#23478;猓?#24517;不负大王所?#23567;!?br />
    “甚好!”庆忌欣然道:“既如此,明曰寡人临朝时便下谕,范蠡官封少宰,辅助相国;文种封少?#23601;剑?#36741;助大?#23601;剑?#20108;人皆为介卿,与三公六卿有共议朝政之权!”

    ※※※※※※※※※※※※※※※※※※※※※※※※※※※※※※※※

    “夷光,喜不?#19981;?#36825;里?”

    庆忌牵着施夷光的手,漫步在吴王宫?#23567;?#27792;浴之后的施夷光,一袭柔软光滑的?#24656;?#23567;?#25314;?#31168;发披散在肩后,唇?#22766;?#32418;,目朗神清,宛若粉妆玉琢,极是可爱。

    “嗯,好漂亮,这就是大叔……大王的家?”

    进宫时被范蠡再三叮嘱,她已晓得在这儿不能叫庆忌大叔了。她在乡下穿惯了草鞋,此时白白嫩嫩的脚?#35273;?#20102;一双高齿木屐,走得踢踢踏踏的十分小?#27169;?#29983;怕会跌倒在地,于是一只小?#30452;?#32039;紧攥住了庆忌的大手。

    “哈哈哈哈……?#20445;?#24198;忌开怀大笑:“是啊,这就是我的家,你看漂?#25769;矗俊?br />
    相较于夷光的蜗居,她可?#28216;?#35265;过这么多高大的建筑,一时满眼新奇:“嗯嗯,好漂亮,大叔的?#25671;?#30495;大,房子这么大,柱子这么大,门也这么大,真不愧是大王。”

    庆忌失笑道:“原来大王的意?#36857;?#23601;是家里?#35009;?#19996;西都够大么?#25239;?#21704;,你这丫头,真是有趣。”

    他忽然顿住脚?#21073;?#25353;住施夷光稚嫩的肩头,弯腰审视地看着她。

    “嗯?”施夷光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眨了眨,长长的睫毛扑闪着:“大王看?#35009;矗?#20154;家怎么啦?”

    “没怎么……?#20445;?#24198;忌忽然笑了笑:“小丫头,你知不知道,从你认识我的那一天起,你便少了一个名扬千古的?#27809;?#20250;?”

    “名扬千古?大王的话,夷光听不懂啊,很有名气吗?”

    “嗯,如果没有我,你会很有名气,非常非常有名气。”

    施夷光歪着头仔细想了想,忽然使劲地摇了摇头:“夷光才不要有名气,有名气的女人都是坏女人。”

    “?#31119;俊?#24198;忌把?#25216;?#25361;了挑:“哪个有名气的女人是坏女人了,说来听听。”

    施夷光认真地道:“夷光听爹爹讲过她们的故事啊,妹喜、妲己、褒姒……,她们都很有名气,可是名声都不好,下场都很凄?#25671;!?br />
    庆忌凝视她半晌,轻轻摸了摸她幼嫩光滑的?#36710;埃?#36731;轻笑了:“嗯!夷光很聪明,有名气不代表很幸福,你一定会很幸福的。走?#26705;?#20320;义?#25954;?#32463;等了很久了,我送你出去。”

    “啊!大王不让夷光住在你家吗?你家这么多房子,都不舍得给人家住一间。”夷光拉住他的手不依地道。

    “你不?#19981;?#20041;父?”

    “嗯……,义父是个好人,可他好闷,每天一闲下来就坐在那儿发呆,也不知想些?#35009;矗?#20877;不然就是和文伯伯讲许多夷光听不懂的话,夷光?#19981;?#21644;大王在一起。”

    “你义父有个女儿,和你年纪差不多,我已经派人去迎接了,等他的家?#35828;?#20102;姑?#30504;?#20320;就不会这么闷了。小孩子,不合?#39318;?#22312;宫里的,这里虽然漂亮,但是太大了,也太深了,住久了,小孩子就会多了几分心机,少了几分纯真,多了一些沉稳,少了一些灵气。”

    施夷光歪着头想了想,问道:“?#25302;瘛?#20851;在笼中的小鸟儿?”

    “聪明!”

    “嗯……?#20445;?#26045;夷光依依不舍地拉住他,眼中莹莹地问:“那么……夷光住在义父家,你会不会常去看望夷光?”

    ?#26263;?#28982;!”

    “那么……如果夷光想你了,可不可以到你家里来看你?”

    ?#26263;?#28982;!”

    夷光破啼为笑:“好,那我们走吧。”

    她返身走了两?#21073;?#24573;又站住,仔细想了想,又道:“你说你家里不适合小孩子来住,那么等我长大了,你可不可?#36234;?#25105;来你家住?”

    庆忌放开手,摸着下巴,看着她半天不语。

    夷光娇躯一扭,翘起了小嘴:“我就知道,你骗人?#25671;!?br />
    庆忌?#24656;?#38706;出有趣的神色,他忽然笑了笑,弯下腰,扳过夷光的肩头,用一副金鱼佬的标准笑容对她说:“嗯,等你长大了,如果?#25954;?#25644;进大叔家里来住,大叔就接你过来,好不好?”

    ?#25300;?#22075;,好!”施夷光对父亲?#32479;?#29992;这一招,此时对他撒娇果然奏效,不禁眉开眼笑,雀跃道:“大人不许骗小孩,我们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庆忌伸出大手,开心地看着夷光,?#25302;?#30475;着一条自己跳上鱼钩的鱼儿,夷光也很开心地伸出手,在他的大手上击了三掌,笑逐颜开,如花绽放。

    (未完待续){太}{悠悠}小说 щww{taiuu][com}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21898;?#20070;籍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单机版棋牌游戏 北京赛车pk10开奖结果 新疆彩票35选7开奖 山西快乐10分开奖 qq飞车侧身漂移教学 夹猪珠游戏 pt电子试玩手机 马德里竞技套票 猴子爬树电子游戏 法国第戎天气预报 蒙克里尔羽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