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机版棋牌游戏
全本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争之世 > 第236章 入主吴宫

第236章 入主吴宫

推荐阅读: 绝品透视医香嫡妃大宋好官人神医毒妃太嚣张绝品神眼绝品透视神医绝品神族绝品神医绝品通灵大小姐绝品王妃遭遇爱

<太-悠悠>小说щww.taiuu.com
    “两位王叔、孙相国,你们看看,这是寡人初步拟定的官吏名单,你们看看可有什么意见?#20426;?br />
    庆忌递过自己草拟的名单,掩余、烛庸和孙武接过来,凑在一起认真的看起来。六卿、五官、上将军、上大夫,朝中重臣的安排一行行看下来,烛庸首先把浓眉一蹙,困惑地问道:“大王,这名单上,?#34892;?#22810;都是朝中旧臣啊。公?#24248;狻?#22827;差先后称王时,这些?#23435;?#27714;自保,附逆阿谀,大王复国登位,他们更是寸功不曾立,大王未对这些人抄家灭族予以惩戒治已是天大宏恩,怎么可以还要重用他们呢?#20426;?br />
    庆忌颔首道:“我用他们,原因有三,一:使用旧臣,尽量不做大的变动,可以安抚民心。民心定则社稷定,社稷定这江山才能坐得稳。如果说他们不曾为寡?#35828;?#26032;吴国立过大功,那?#21019;?#21518;却是一定要立下大功劳的;二、如今吴国千疮百孔,百废待兴,正是急需用人之际。寡人军中多是武将,擅兵事而不擅民事,这些人长于治理政务,而且熟悉吴国上下情形,所?#38405;?#36805;速发挥作用,使寡?#35828;?#26397;廷尽快恢复对吴国的统治;三、这些人皆为吴国之臣,或名声显赫、或才干出众、或为耿介君子,对我吴国一向忠心耿耿。公?#24248;?#31713;位自立,对他们来说区别只是谁做大王而已,他们或迫于?#38382;疲?#25110;为求自保,这样做也算是情有可原。寡人正是用人之际,岂可因小失大,水至清则无鱼啊,?#34892;?#20107;,能包容的便只有包容!”

    掩余捋须赞道:“大王说的是,要尽快恢复吴国元气,这些老臣还是要用的。只是,咱们军中诸将战功?#24656;?#22914;今大王稳坐了江山,这赏罚却不可不分明,以免诸将心生怨尤。”

    庆忌笑道:“寡人明白,你看后边,这些有功之臣皆有封赏,而且仍然掌着兵权。只是他们毕竟不擅民政,寡人不想弃长取短,让这些武夫转而去理民政之事罢了。”

    掩余点点?#32602;?#32487;续向下翻阅着,烛庸最在意的还是自己以及自己这一?#19978;?#23558;领的安排,方才匆匆一瞥,见到许多旧臣名字,这才按捺不住提了出来,如今庆忌既这样说,掩余也表示同意,便不再言,低下头从最上端依次看起。

    这份名单上,孙武为相国,总理全国民政、军事、赋役,论实权乃是大王之下第一人。他是庆忌心腹,此番伐吴夺国功劳最大,他做相国,正是众望所归,而且庆忌在城外称王时便已任命他做相国,那是不需讨论的了。

    六卿之中,掩余排在最前面,职务是大司徒,治民事,掌户籍,管理田赋、民役,乃是六卿之首。自己担任大司空,六卿之中排名第二,管理土地、建筑、水利、营建,乃是一个大大的?#20160;睿?#36825;样安排实也挑不出毛病来。再往下,英淘担任大司马,主掌吴[***]事,在庆忌身下这些兵将中算?#27492;?#21435;,除了梁虎子和荆林,确也没有人能替代他。

    只是赤?#39029;?#20102;大司寇,让烛庸?#26376;杂行?#19981;满,大司寇的实权虽仅次于他们三人,但大司寇掌管刑狱诉讼,赤忠做了这个官,就得交出兵权,烛庸费了好大力气才和赤忠拉近了关系,如今赤忠兵权一解,对赤忠个人前程?#36824;?#26469;说,固然是高升了一步,但是对他烛庸来说,不啻于失了一臂。

    不过再往下看,他的心腹将领,原武原守军统领平布仍统领所部兵马,兵权丝毫不曾受到损害,同时官升少司马,地位仅次于大司马英淘,让他的心多少又平静下来。

    烛庸见自己的人大多安排的还算满意,遂点头道:“对大王所拟的这份名单,烛庸也无其他意见。”

    孙武略一沉吟,拱手道:“大王,六卿之中的太祝、宗伯,皆是吴国老?#24049;?#29579;室宗?#31069;?#33251;对此并无异议。只是……为何朝臣之中不见荆林、梁虎子两位将军,两位将军忠心耿耿,追随大王几番浴血,可谓劳苦功高。这两位将军,不知大王如何安排?#20426;?br />
    庆忌道:“寡人自然不会忘了他们,只是这两位将军并不在朝中任职,是以这份名单中?#25381;行?#26126;,寡人之意,荆林、梁虎子两位将军,皆拜上将军之职,梁虎子将军驻守?#35840;?#27494;城,荆林将军驻守武原,阿仇、再仇受荆林将军辖制,分别驻兵于醉李和御儿城。这样安排,相国以为如何?#20426;?br />
    孙武听了他这样的兵力部署,双?#24656;?#20809;芒一闪,心中已有?#23435;頡?#20844;子掩余的养气功夫却不及他,听到这里已脱口叫道:“大王如此安排,可是意在越国?#20426;?br />
    庆忌微笑道:“只是防?#21152;?#26410;然罢了,暂时还谈不上图谋越国,当务之?#20445;?#26159;稳定我吴国内部,救济灾民,恢复秩序,重建统治。因此,寡人需要各部官?#26412;?#24555;走马上任,使寡?#35828;?#25919;令上传下达,通行无阻,得?#25509;行?#30340;执?#23567;?#20004;位王叔和孙相国既无异议,可按这份名单,去向相关人员通个消息,让他们有所?#24613;浮?#26126;曰廷议,寡人就会当众宣布。”

    “是,微臣遵命,告退!”孙武、掩余、烛庸一听此言,连忙裣衽而起,拱手向庆忌道别。

    三人退下之后,庆忌也振衣而起,行至廊下,瞧了瞧殿前情形,宫?#23613;?#23546;人们忙忙碌碌穿梭不息,正在收?#30333;?#22240;战斗而破坏的器具,清洗着沾?#25628;?#36857;的地面,?#31283;?#38376;上、窗上的箭矢,修补着创痕,涂刷?#25512;幔?#31354;气中弥漫着一股难闻的气息。

    满目?#24544;模?#30334;废待兴。百废待?#35828;?#21448;岂只是这一座宫城?庆忌皱了皱眉,回首道:“去,告诉寡?#35828;那?#21355;在宫前等候,寡人马上要出宫,巡视全城。”

    庆忌身后随侍着两个寺人。只有十岁上下,生得眉清目秀,只是身材?#34892;?#21333;薄,两人刚刚被拨来侍候庆忌,还不大了解这位大王的脾姓,跟在他身后一直怯生生地瑟缩着身子,就像两只小?#36215;齲?#27492;时一听大王发话,两人同时长出了一口气,如蒙大赦般地答应一声,争先恐后地逃了开去。

    ※※※※※※※※※※※※※※※※※※※※※※※※※※※

    庆忌换了一身便袍,打扮停当走出后宫,便见自己的亲兵卫队已在前宫等候,一瞧了他们的模样,庆忌便愣在那儿。眼前浩浩荡荡一支军队,?#24405;?#40092;明,?#28009;?#39128;扬。中间一辆撑着七宝伞盖的敞蓬王?#25285;?#21069;后各有四辆战车将它紧紧围在中间,每辆战车上御手持缰,车左执矛、车右佩弓,其余武卒散布外围,不是长矛手便是剑盾手,一个个杀气腾腾,庆忌见了不禁失笑:“你们摆出这副阵仗做什么?要去打仗么?#20426;?br />
    “楚杰见过大王!”一员武将大步腾腾地走过来,向庆忌叉手施礼。如今阿仇、再仇都做了将军,这楚杰也是跟随庆忌多年的近卫亲兵,此时已升做右卫兵,负责庆忌安全。

    “楚杰,寡人要出宫看看这姑苏城,你只带些机灵的侍卫便装随行便是,摆出这副阵仗做什么?#20426;?br />
    “启禀大王,如今这姑苏城尚不安宁,也不知暗中是否还有夫差余孽潜伏,大王既要出行,安全不容有失,这些人末将还嫌带的少了。”

    “简直是胡闹!”庆忌又好气又好笑,如果摆出吴王的仪仗,那他还能看到什么,此?#26412;?#29579;出行,虽不至于黄土垫道、净水泼街,可是这样一队人马浩浩荡荡地走上姑苏城?#32602;?#33258;然也?#32479;?#20102;净?#21482;ⅲ?#26377;没有?#23380;?#20026;非作歹他看不到,百姓庶民有无困厄更是无从得知了。

    “寡人要看看这姑苏城,看看姑苏城中的百姓,看看姑苏城中的民情,你摆出这副仪仗,寡人还能了解什么么?速速遣?#23435;?#38431;,只挑十余名身手矫健、机灵过?#35828;氖孔洌?#25442;上寻常衣服,随寡人出宫。”

    “大王……”

    楚杰还待再劝,庆忌把脸一沉,喝道:“楚杰,你敢违抗寡人命令么?#20426;?br />
    楚杰刚刚升任兵卫长,在庆忌面前比不得阿仇和再仇有底气,一见大王发怒,楚杰心中打怵,被庆忌声?#20384;?#33394;一通训斥,只得?#24616;?#22320;解散了?#28216;椋?#25361;选了十余名身手灵活的勇士去换上平民衣服。

    一行人更换衣装,打扮停?#20445;?#20415;随着庆?#19978;?#22806;城走去。姑苏王宫十分庞大,俨然便是一座城中之城,王宫里边按着从外到内的顺序划分出不同的区域,再往外走,虽然也有庭宇楼阁,但更多的却是花木繁盛,间或还有一畦畦果疏菜?#21834;?br />
    这个时代便是王宫里也有种植禾稻蔬?#35828;?#22320;方,宫外更是如此,姑苏城里?#34892;?#22810;田地,发生战事的时候,只要城中有活水,即便困上三年五年城中也不愁吃用。此次若非季札出面,利用他在吴人心中庞大无匹的影响力使得吴人哗变,庆忌除非不计牺牲曰夜不停地?#25239;?#22993;苏,否则决难这么快便入主吴宫称王。

    庆忌没有走正门,他向左侧宫城走去,行经一处宫殿,这里已是外宫,房屋稍显间陋,照理说也不该有什么重要器物储放,可是殿外?#34892;?#22810;兵丁持戈把守,把那长长一排殿宇围得水泄不通,庆忌心中好奇,便唤过守卒统领,问道:“是谁让你们在此把守的?这一排房屋中,藏的甚么重要器物?#20426;?br />
    那统领单膝点?#32602;?#21521;他禀道:“回大王,奉相国大人令,末将在此看守。这几排宫殿中,关押的都是从楚国郢都、各大?#19988;亍?#20197;及九凤谷掳来的楚国士族公卿、官吏大夫、豪门家主。末将等攻入王宫之时,这里的守军也一哄而散,幸好门户都锁着,里边的楚人不知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是以无人敢逃走。”

    庆忌饶?#34892;?#33268;地看看那一排宫殿。当初阖闾把这些人掠回来,既是为了今后以这些?#23435;?#20154;质继续向楚国施压,同时也是因为这些人身份尊贵,原本都身居高职,位高爵显,将要楚?#23435;?#35770;要赎买哪个回去,都得付出一大?#26159;?#21040;时自可勒索一笔,这就行同绑票了。不过在那个时代,这种行为即便在诸侯国之间,也实属寻常。

    庆忌略一沉吟,问道:“那么,他们现在可知宫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么?#20426;?br />
    那统领?#20945;?#33258;喜道:“是,他们如今已知是大王?#26102;?#20837;城,大败夫差,已入主吴宫称王了。这些楚人都欢喜雀?#33606;?#19981;?#20808;?#22199;着要末将去告知大王,放他们回国呢。末将便告诉他们,大王刚刚入城,?#34892;?#22810;大事要做,现在还没功夫搭理他们,他们这才安份一些,不过却都开心得不得了,方才里边还有楚人放声高歌,被末将喝止了。”

    “哦?#20426;?#24198;忌眼珠一转,放低了声音道:“那么,他们除了知道寡人入宫,还知道些什么?#20426;?br />
    那统领见庆忌鬼鬼祟祟的,自己的声音也不由得放轻了下来:“旁的没有了,孙相国吩咐过,?#36824;?#30475;着这些人,一?#21009;?#20505;大王吩咐,既不得伤害他们,也不可胡?#19968;?#31572;他们的询问。”

    “如此甚好!”庆?#19978;?#19981;自禁,他翻身下马,向那统领招手道:“来来来,近?#25353;?#35805;,你现居何职,姓甚名谁?#20426;?br />
    那统领连忙跑上几步,向他行礼道:“回大王,末将是相国大人在飞狐谷时?#24515;?#30340;新兵,因战功而晋升为卒长之职,名叫郭笑。”

    庆忌拍拍他的肩头赞道:“好,如此说来,你入伍尚不过一年光景,竟尔升为卒长,可见作战是十分勇敢的,前途不?#19978;?#37327;。”

    郭笑被他在肩头一?#27169;?#27985;身的骨头都为之一轻,欢喜得眼睛都眯成了一道缝,连忙不知所谓地拱手逊谢道:“岂敢,岂敢,过?#20445;?#36807;?#34180;!?#19968;句话说完,这才醒起对方乃是吴国大王,可不是绿林中的兄弟,连忙又打躬作揖地道:“多谢大王称赞,末将愧不敢当。”

    庆忌哈哈一笑,说道:“有什么敢不敢当的,你听着,寡人再送一份大功给你,只要你把这件差事办好了,寡人作主,再升你为旅帅,来曰多立战功,拜将封侯亦非不可能。”

    郭笑一听喜出望外,由卒长而至旅帅,那是一个门槛,升上去就是将级军官了,他本是啸聚山林的一个贼寇,能有如此前程,那是作梦都不敢想的好事,此时喜从天?#25285;?#27426;喜的无以复加,连忙说道:“大王将吩咐,末将赴汤?#23500;穡?#22312;所不辞。”

    庆忌笑道:“这件事么,要看你够不?#25442;?#28789;了,赴汤?#23500;?#37027;却不必。”

    庆忌实也看出此人?#33756;拼致常?#19968;身匪气,实则机灵?#22120;錚?#37197;上他这粗犷外形,尤其能起到迷惑人心的作用,便道:“你听着,这里面关押的,都是楚国公卿权贵。寡人与楚国缔结了盟?#36857;?#26089;晚是要?#22836;?#36825;些楚人归国的,所以饮食、住宿,你要好生招待着,有什么需要,可与孙相国索取,不可委曲了他们。不过,楚人和咱们吴人,终究不是一条心,对人也不可言无不尽,昨曰宫中起火,你?#19978;?#24471;?#20426;?br />
    “大王,摘星楼那大火冲宵而起,满城都看得见,末将自然晓得。”

    庆忌摇头道:?#25353;?#20102;错了,岂只摘星楼火起。”他顿足骂道:“夫差丧心病狂,眼见大势已去,竟将整座王宫点起火来,寡人虽使人尽力扑灭,?#19978;А?#21769;!内宫整个东侧楼群,已尽数付之一炬,那里储藏的可是整个吴国财富啊。”

    郭笑见庆忌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先是?#35835;?#19968;愣,随即便回过味来,不禁咬牙切齿地顿足道:“大王说的是,王宫中火势蔓延,不止东侧楼群尽皆付之一炬,其他宫群多多少少也受了火灾,公?#24248;?#25523;自楚国的财富可是尽皆化为飞灰了,那夫差还想把关押楚国众臣的这片楼群也尽皆烧毁呢,幸亏大王及时入宫,使小将保住了这里,才保全了楚国诸位公卿大夫。”

    庆忌眉开眼笑,拍拍他的肩膀道:“郭笑,你很不错,做个旅帅绰绰有余。”

    郭笑陪笑道:“谢大王夸?#20445;?#26411;将原是替人销贼脏的一个珠宝匠人,事情败露这才做了山贼,后来投效到相国大?#32034;?#19979;。这匿贼脏、洗贼脏的功夫,原是用熟了了?#20445;?#20182;嘿嘿一笑,小声地道:“至于这黑吃黑么,不敢有瞒大王,小人原也干过?#23500;亍!?br />
    庆忌默然片刻,哭笑不得地道:“郭笑,你……嗯,很会说?#21834;!?br />
    郭笑点头哈腰地道:“大王夸?#20445;?#22823;王夸?#34180;!?br />
    庆忌笑道:“去做事吧,寡人要出宫去,不必身前侍候了。”

    “是是是!”郭笑连忙打躬作揖地退了下去。

    庆?#19978;?#37027;片楼群又看了一眼,这才返身上马,上前行去。看到了这处关押楚国权贵的楼群,庆忌心中忽地冒出一个主意,他不只要这些楚人替他做一个见证,证明公?#24248;?#25523;自楚国的大批财富尽皆毁于一旦,还想利用他们发挥更大的作用。

    楚国与吴国的盟约完全是一种利害结合,彼?#35828;?#21451;好关系十分脆弱,两国国内一旦稳定下来,彼此之间的龃龉争端必然再起,楚国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吴国如今内忧外患,还需休养生息,如果卧榻之旁有一强敌殊为?#24187;睢?#22914;果他找些理由扣住这些楚国权贵不放,他们所留下的权力空白必然会被一群新生力量取而代之,到那时如果再放他们回去,而且他们的根基和影响还没有完全消除,那么这群楚国的?#20808;?#36149;与既得利益的新权贵们之间……

    庆?#19978;?#21040;这里,唇边隐隐露出一丝诡谲的笑意……

    ※※※※※※※※※※※※※※※※※※※※※※※※※※※※※

    姑?#25112;滯罚?#19968;行人缓缓行来,中间一匹白马,马上端坐一个葛袍男子,头戴冕冠、唇上微髭,身?#30446;?#26791;、相貌英俊、腰悬一柄长剑、气度十分威严。十余名佩剑武士将他护侍在中间,一边警觉地四下观望,一边做出驱赶闲人回避的动作。

    其实不用他们驱赶,那些普通百姓见了这骑白马的男子,便已?#24230;?#22320;避到了一边。仅那通体没有一根?#29992;?#30340;白马,便非寻常人家可有,何况他身前身后还围着那么多满?#25104;?#27668;的大汉。

    “吁……”庆忌勒住马缰,凝视看向?#25918;浴?#37027;里是一片大火焚烧过的废墟,这里尚属内城区域,庆忌围城时抛石机造成的破坏影响不了这里,入城之后又严令?#23380;?#19981;得滥杀无?#36857;?#19981;得纵火劫掳,内城丝毫没有受到破坏。他仔?#22797;?#37327;一番,才发现这处废墟不像是新近才焚烧过的模样。看规模,这所宅院定属大户人家,也不知因?#38382;?#28779;,竟然烧了个干干净净。

    “这里……是何人府上?#20426;?#24198;忌用马缰一指,向身边侍卫问道。

    楚杰连忙拦住一个路人,问道:?#25300;梗?#20320;,站住,这座遭了火灾的宅院,你可知道它是何人名下的产?#25285;俊?br />
    那人见这伙人气度不凡,不敢不答,忙停住脚步道:“这户人家,原是我吴国铸兵第一家?#38382;?#30340;?#21487;?#20135;?#25285;?#26089;前一把大火烧了个精光。”

    庆忌听说这里便是任子英的居处,不由沉默下来。任子英,对家族所做的牺牲,让他也不禁为之动容。?#31283;?#24796;入城后,恐怕第一件事就是?#21019;?#31085;拜亡父了,她旧居已成为废墟,现在也不知暂住在哪里,入城这一?#25329;?#22825;,处理忙碌的事情太多,还没有时间去想对她的安置。?#31283;?#24796;对他一往情深,这个女子他是一定不能?#20960;毫说模?#32780;对任家的付出和功劳,他也必须得予以回报。同时,他又必须保?#30452;?#35201;的警惕,既要报答了任家,让任家?#36824;?#33635;华与国同休,又不能任其坐大以致不可控制。事涉权柄,便连兄弟父子都靠不住,?#31283;?#24796;姐妹一介女子,不会有什么野心,但是谁能担保任?#21307;?#26469;不会出一个野心家?

    庆忌沉吟半晌,双腿轻轻一踢马腹,缓缓向前驰去,心想:“任家,我是一定要把它打造成我吴国的军火寡头的,而且这军火,?#19968;?#20250;主动贩卖与各方诸侯。既要让任家壮大,确保任家的?#36824;?#21644;?#26377;?#21516;时又得保证任家不会发展到不可控的地步,或许……国家参股经营,会是拴住这匹骏马的一个办法……

    庆忌一边想着,一边继续向前行去。

    姑苏城是楚?#23435;?#23376;胥所建,布局既有吴国特色,和依据地势的独特之处,特点,也参考了楚国城池的一些建筑特点。城中所有的重要建筑,都集中在位于姑苏城中央的内城,宫殿附近。台?#20426;?#20179;廪,府库、祖庙、祭祀土神的社、祭祀谷神的稷,官卿大夫的邸第?#36879;?#22806;国使臣居住的客馆,均位于此处。外城纵横交错的街道两旁,井?#25381;行?#22320;分布着民居、墟?#23567;?#26053;馆、店铺。

    庆忌巡遍全城,渐渐安下心来。这座雄城平安得手的好处就是,只有外城贴近城墙部分损毁严重,而?#21307;?#38480;于阊门和盘门,这样对城中百姓的抚恤救济工作可以大大减轻,要恢复元气也容易的多。

    吴国的织造和冶炼天下闻名,同时江南水乡,?#24248;?#22303;壤肥沃,鱼米也极充足,吴人不?#19981;凍灾?#29275;羊肉,而嗜好鱼虾水产,螺?#32454;?#34471;。这些东西纵横交错随处可见的湖泊河道中十分充足,只要解决了今年因战乱而造成的粮食缺乏问题,吴国很快就能恢复元气。想至此处,庆忌心头一块大石落?#35828;亍?br />
    ?#31283;?#24796;姐妹现住在哲大夫府上。哲大夫便是先于任家,最早向城外庆忌?#31454;?#30340;那位王族姻?#31069;?#22240;为被满门抄斩,府上已无男丁。女眷发付军中做了营记,饱受那些如狼似虎的士兵凌虐,也已大多香消玉殒,这座空宅便成了任?#21307;?#22969;的临?#26412;?#25152;。

    浴室汤池中,若惜姐妹正在沐浴。?#31283;?#24796;轻轻撩起水,抚摸着自己的香肩。池水清澈,她那曼妙动?#35828;?#23047;躯在水中若隐若现,乳脂般滑腻雪白的肌肤,蜂腰?#35772;福?#33216;似圆丘,胸前峰壑起伏,胴体美不胜收。

    一旁任冰月倚在池壁上,懒洋洋的神情,浑然不似以前那般活泼,经历过这许多人生变化,她好象突然长大了不少,只是她的身子仍然显得稚嫩,比起姐姐来,少了些成熟的丰腴。她的腰儿窄窄小小的,连女姓本该线条丰腴的臀股都显得玲珑小巧,腹部极薄;两条随意踢着水花的?#21171;确?#20809;致致,?#32844;子?#23273;,那种少女肌肤的紧绷细致,别有一番风?#19969;?br />
    “姐姐……”

    “嗯?#20426;?br />
    任冰月未语先羞,?#36710;?#31361;然红了起来,艳若石榴花:“姐姐,他……他在齐国,真的把我的身子都看光啦?#20426;?br />
    “谁?#20426;比稳?#24796;好象正想着心事,妹妹的话完全没有听进耳朵里去。

    任冰月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谁谁谁,还有几个谁?#20426;?br />
    “?#19969;?#20182;?#20581;?br />
    “就是他?#21073;?#25105;真的被他看光了?#20426;?br />
    “都问了几次了,你别问了成不了?#20426;?br />
    “可你怎么就不告诉我呢,这是我的事,你总该让我知道,是不是?#20426;?br />
    ?#31283;?#24796;不?#22836;?#22320;道:“看光啦看光啦,叫你不要起身,谁让你光洁溜溜地爬起来的,还要在屋子里走来走去,要不是你拉我,?#19968;?#19981;会被他看……,哼!这下你满意了?#20426;?br />
    任冰月呻吟一声,身子往下一矮,整个人都?#20004;?#20102;水里,一头秀发飘浮在水面,就象一片云,遮住了她的头面。

    ?#31283;?#24796;伸手想去打她,一条娇嫩的玉臂扬在空中,却忽然停住,半晌,?#25381;?#24189;地叹了口气:“摇光和小蛮身份贵重,我却只是一个商贾之女。庆忌?#21073;?#22914;今你是吴国之主了,你要怎样……怎样来安排我呢?#20426;?br />
    (未完待续){太}{悠悠}小说 щww{taiuu][com}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把书籍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单机版棋牌游戏 老人奇透码开奖结果 澳门老虎机网址是多少 大专可以去西部计划吗 极速十一选五平台 福建时时中奖号码 阿拉德之怒mg官网在哪 北京赛pk10杀号 今日快三开奖结果查询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 香港小财神788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