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机版棋牌游戏
全本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争之世 > 第229章 追兵

第229章 追兵

推荐阅读: 獒唐茅山鬼术师星际之佛系女配阴婚匪女逆袭:夫君慢点撩?#24187;?#31070;皇阴阳诡店墨少的代孕婚妻绝世冥神超级鳄龟分身

<太-悠悠>小说щww.taiuu.com
    第229章追兵

    那伍长一声怪叫,把两司马大人吓了一跳,他气急败坏地骂道:“他妈的,你小子没事老鸡猫子喊叫的做什么,成心在旅帅大人面前丢我的脸是不是?”

    他说着就想扇那伍长一巴掌,可是手举起来,却见那伍长不闪不避,也不请罪,仍然两眼直勾勾地盯着他手里的画,一?#30343;?#25351;着人像,口中嗬嗬连声,竟然说不出话来,两司马大人不由吃了一惊,叫道:“你怎么了,?#34892;?#20102;不成?”

    那伍长嗬嗬半晌,忽地叫道:“大人,你说……你说……这画像上是谁?”

    “你耳朵塞驴毛啦?旅帅大人说的清清楚楚,这是吴国大王庆忌,难道还是你亲爹啊?”

    “哎?#27425;?#30340;亲爹啊!”那伍长一拍大腿,跌跌撞撞地抢出几步,指着河面狂叫道:“追啊,快追啊,庆忌……庆忌就在前面。”

    那旅帅蹙眉道:“这个?#19968;?#20498;底怎么了?”

    两司马官面有惭颜地道:“大人恕罪,他……他原本挺精明的一个人,我也没想到他居然有疯病。”

    两司马话音未落,方才与庆忌说过话的那个小卒赶上两步一看画卷图像,也如伍长一般抽疯似的大叫起来:“旅帅大人,两司马大人,快沿河追啊,庆忌……庆忌真的就在前面,就在前面……”

    那旅帅和两司马急忙向他询问几句,那小卒语无伦次地把事情说了一遍,旅帅听罢大惊道:“想不到太子殿下一语中的,他……他竟然真的没死,而且竟然在我越国!”

    两司马大人犹疑道:“大人,会不会?#30343;?#20010;容貌相仿的人?”

    那旅帅怔了怔,一时也无法确定,但是无论如何都要追上去察个明白的。可是英?#26376;?#20891;已攻入越国,因水陆两道可行的路线甚多,必须找到他的行军路线方可汇聚大军一举歼之,因此新任越国上将军皋如分派各军到?#25226;?#21508;条水陆要道驻扎,一旦发现英淘人马,就得死死咬住他们,并迅速通知其他各路人马以完成合围。这位旅帅大?#21496;透河?#36825;样的使命。越国的整条?#32769;?#19968;字铺开,环环相扣,拉网式搜索,一旦英淘触及这张网的一点,各路人马便会像捕到了食物的蜘蛛,迅速的扑过来。

    如果弃了这个防御点去追那个“庆忌?#20445;?#32780;偏偏吴?#25628;?#25321;了这条路线杀进来,那么便等若在这张大网上撕开了一个大洞,吴人将彻底打破他们的边?#21862;?#32626;,钻入越国的腹心,只要他们不断游走作战,飘忽若风,不与越人主力做正面?#21727;ァ?#19981;在一地停留过夜,便?#25159;?#20837;无人之境,越军便如舞着铁锤打苍蝇,想困而歼之殊为不?#20303;?br />
    然而如果那人真的是庆忌,英淘这路人马存在与否便毫无意义了,只要抓住庆忌,便是天大的功?#20572;?#22914;果仍按原来的命令死守此处,等若把一件唾手可得的大功劳拱手让与别人,这?#25159;?#20309;是好?旅帅大人心中计较,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般团团?#26131;?br />
    “大人,咱们应该追上去看看。”

    “大人,要是抓住吴王,那是奇功一件啊。”

    “大人,咱们?#27827;杏找?#29301;制敌军的重伤,这里该怎么办?”

    “大人,若那筏上的人真是庆忌,他只一人,又兼有伤,只需派出三五十兵士便可把他抓回来。卑下不才,愿率所部去擒回那人……”

    那旅帅何尝不知此时要抓庆忌易如反掌,?#25159;?#20960;名壮汉就可以,问题是谁亲手抓到庆忌,对越国来说没?#26143;?#21035;,对个人前程来说,那可大大不同。

    “不要吵啦!”旅帅大吼一声,喝止了众人,在原地急急转了两圈,终?#21487;?#19981;下那唾手可得的天大功?#20572;骸白?#20107;体大,本旅帅须得亲自追去擒拿疑犯。你们听着!”

    他?#24895;?#21018;赶?#20384;?#30340;五名卒长?#24895;?#36947;:?#30333;?#24426;,你是第一卒卒长,如今暂领副旅帅之职,仍在此处驻扎,按皋如将军的命令行事。”

    一个旅帅下辖五卒人马,也就是五百人。第一卒是他的心腹,但五卒卒长地位相同,他命左彪暂领副旅帅之职,辖制其他四卒,四卒卒长心中?#24895;?#19981;悦。左彪本以为他会派自己这个心腹去抓吴王,正在一旁跃?#23621;?#35797;,不想他身为主帅,宁?#23665;?#20840;军交于别人指挥,自己却去抢功,心中老大的不愿意,却又不敢表现出来,?#22351;?#38391;?#21453;?#24212;一声:“旅帅大人放心,属下一定完成使命。”

    那旅帅安排已毕,便迫不及待地领着见过庆忌的那一伍人马,和数十名亲兵沿河追了下去。

    ※※※※※※※※※※※※※※※※※※※※※※※※※※※※※

    “小?#23601;?#25402;机灵的,演的不错,要不然,那些人还不见得就消了疑心。”庆忌摸摸小光的头,笑吟吟地赞道。小姑娘不?#19981;?#21035;人摸她的头,脖子一梗,把头扭开了去。

    施老大手中一枝竹篙转?#30473;?#24555;,两头裹了铜皮的篙尖轮番在竹排左右点水,一扇竹排箭一般划开河水,飞快地向前行进着。

    听见庆忌的话,惊魂稍定的施老大扭头说道:“嘿!这?#23601;罰?#19981;长个儿光长心眼了,打小儿就会糊弄人。记得她话才刚能说俐索的时候,瞧着邻居吕婶家房檐下挂着的一串咸鱼馋?#27809;牛?#23601;鼓捣那几个?#20154;?#22823;三四岁的小伙伴拿竹?#33151;?#20599;咸鱼,一串咸鱼干,全让他们给吃了。结果可好,被人看到了,吕婶挨个人家去找他们父母,那几个偷鱼的小子都挨?#35828;?#22920;的一顿胖揍,就她……跟没事人儿似的,吕家婶子也没找来,?#19968;?#26159;后来才听那几个小子说的。当初?#19968;?#22855;怪呢,我说那天晚上她怎么一个劲的?#20154;?#32922;子灌了个溜溜?#30149;!?br />
    施老大说着轻松的话题,手底下可不敢怠慢,方才被那士兵一番盘查,他现在有点害怕,只想走得越快越好。

    庆忌听了施老大的话,笑向小光道:“看不出呀,你这小?#23601;?#36824;焉淘儿,出主意的是你,坐享其成的还是你,嗯……挨打的却是别人,了不起,了不起……”

    “哼!”小光?#21776;?#20102;鼻子。

    施老大哈哈笑道:“她没挨打?偷人家鱼?#26376;錚?#25105;倒不知道是她干的,不过……这顿揍她还是没跑得了。”

    施老大捋了把胡须,笑眯眯地道:“小肚子灌得溜圆,那天晚上我家这床铺刚糟?#25628;輳?#23601;跟发了大水似的,气得我呀,把她摁在床上照着屁股蛋子就是几巴掌,嘿!?#24773;?#23376;好几天都没消……”

    “爹……?#20445;?#19968;说这?#20013;?#20154;事,小光姑娘脸上挂不住了,她向父亲娇嗔一声,脸蛋红通通的,手捻?#38470;牵?#24568;怩不已。

    “呵?#29301;?#22909;,好,不说不说……咦?”施老大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他眯起眼睛,手搭凉蓬向远处看看,不禁?#25104;?#22823;变道:“坏了,怎么那么多人追来?”

    “甚么?”庆忌急忙扭头向后看去,脸上的笑容也在刹那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23545;?#30340;,沿着左侧河岸,一哨人马正向这里飞快地奔来。虽然还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冲着自己来的,可是从他们奔跑的速度和方向,庆忌?#26412;?#30340;知道,他们的目标正是自己。

    “还有几里路就到西陆口了,”施老大使劲撑了一把竹篙,紧张地舔舔嘴唇:?#32610;?#20182;们这样追法,到了西陆口也脱不了身呐,这可怎么办呢。”

    “爹,西陆口是个三岔水道,他们没有船,到了那儿咱们直接往右路走,他们还能泅水追?#20384;?#19981;成?”

    施老大嘿地一声道:“三陆口是个码头,他们还弄不来几条船?哪怕只有一船人追?#20384;矗?#21681;们三个……一个瘸子、一个身负重?#24661;?#19968;个女孩儿家,能打得过他们吗?”

    ?#32610;?#20303;,不要走,站住!”追兵越来越近,向他们高声叫喊着。当此时刻,施老大哪儿还肯停下,掌中一枝竹篙风车一般左支?#39029;牛?#31481;筏快如离弦之箭,冲得水浪不时漫过筏面。

    “笃笃笃!”十余枝箭飞来,大部分射入水中,有三枝利箭落在筏面上,插入坚硬的竹子,箭尾嗡嗡作响。

    庆忌一把揽过骇得发呆的小光,把她整个抱在自己怀里,用宽厚的后背为她做了肉盾。那三枝利箭犹在颤抖,发出马蜂飞行般的可怕颤鸣,骇得小光嘴唇发白。

    “施大哥,咱们驶向右岸吧!”庆?#19978;?#26045;老大急急喊道。

    “若靠了岸,?#38405;?#29616;在伤势,如何行走?”施老大一篙到底,说着回头一看,瞧见庆忌把女儿子抱在怀中用身体为她挡箭的模样,神色微微一动,手上又加了把劲。

    阳光西斜,岸上的追兵越来越近,不过前边一段河岸在一片连绵的矮山下,路面斜而陡,上面长满灌木?#30828;藎?#38459;碍了追兵的速度,施老大这才和他们稍稍拉开?#21996;搿?br />
    前方开始出现一些零星的渔舟,西陆口快要到了,此处河流?#20132;海?#27827;面宽阔,足?#37034;?#20116;六十丈宽,只不过深及两丈的地方却只河?#34892;?#20108;三十丈的?#21996;搿?br />
    西陆口?#25159;?#26465;河流交汇而成,三条河流汇聚在一起,形成目前庆忌行于其上的这条河流。那三条河流又分别通向越国不同的?#19988;亍?#19968;般来说,河水码头是货物及客商的集散地,照例是十分?#27604;?#30340;。以吴国来说,它的水陆码头,人来人往川流不息,每曰来去的船只以数百计,即便是如今夫差、庆忌争王,国内战乱不休的情况下,生意也不曾停止过,?#30343;欠比?#31243;度有所下?#24608;?#28982;而越国被吴国阻住了与中原诸侯来往的通道,它?#20063;?#26159;茫茫大海,那时还谈不上海?#24661;?#24038;侧则是楚国的莽山丛岭,里边大多是些苗夷野蛮部落,因此商业极不发达,所以眼看就要?#31995;?#27700;陆码头,仍不见一条商船,实在是冷清的很。

    这一片河岸是?#31243;?#22320;,追兵追的快了,箭雨呼啸,水面上?#20391;?#20043;声不绝。施老大矮着身子正在急急撑筏,忽地痛叫一声,肩上中了一箭。

    “爹!”小光一见大惊,急忙扑过去,庆?#23665;?#36947;:“小心!”说着忍痛追出,一把把她摁倒在筏面上,“笃”地一声响,一枝利箭擦着小光的额头射进竹筏,几绺头发贴在箭杆旁边,生死只在毫发之间。

    “施大哥,你怎么样?”庆?#26188;?#20303;小腹叫道。这一使力,他的伤口迸裂了,?#34892;?#30171;楚难忍。

    施老大扭身想去拔箭,可那箭射在后肩胛下,手指勉强能?#22351;剑?#21364;使不出力气把它拔下来。

    这一耽搁,追兵已追了个比肩,那越军旅帅向筏上恶狠狠叫道:“马上靠岸,否则将你们乱箭射死!”

    施老大左肩中箭,?#30343;?#21491;手撑着竹篙,将筏子划向河?#34892;摹?br />
    越军旅帅大怒,喝道:“放箭!”

    此时天色渐晚,风?#21448;?#31567;右方?#36947;矗?#27491;是由西向东,吹向大海方向,越军在左方,箭?#24178;?#26469;迎着风向,又兼此处河面变宽,即便有箭落向筏子,力道和速度也变弱了,庆忌拔剑在手,施老大单手使着竹篙,便能将箭矢拨开,?#30343;?#20182;们也无力将筏子快速划开了,双方僵持在那儿。

    ?#25353;?#23478;,你是我越人,为何相助吴人,快快送他过来,本将军既往不纠,可免你死罪。”

    施老大忍?#38180;?#22768;回道:“将军大人,这个吴人是小?#35828;?#19968;个亲戚,并不是吴人歼细,大人何必兴师动众,与我等小民过不去,请您高抬贵手,放过我?#21069;傘!?br />
    那旅帅本有套话之意,施老大虽也行过军,见过些世面,论心机哪能和他比。他先咬定了庆忌是吴人,施老大便顺着他的认定进行遮掩,那旅帅听说果?#30343;?#21556;人,对庆忌的身份更确定了几分,不由激动非常,忙道:?#25353;?#23478;,不要?#24052;?#37027;人些许好处,冒生死之险行非法之事,你可知道筏上载得是何人吗?嘿!那是吴国庆忌,吴国大王庆忌,只要你送他过来,便是奇功一件,到那时你定会?#20040;?#21315;金,良田百亩,便是要做个连长乡官也容易的很,荣华?#36824;螅?#20309;等逍遥,可不要想差了主意。”

    “什么?”施老大一听险险?#21448;?#31567;上摔下去,他骇然看向庆忌,双眼瞪得老大:“你……你是吴国大王?”

    “吴国大王?”小光从庆忌身下挣扎?#25490;?#20986;来,也瞪大了一双圆溜溜的眼睛:“就你?吴国大王!”

    庆忌看看岸上追兵,又看看这父女二人,喟然一叹道:“施大哥,对不住,是我骗了你,不错,我……就是吴国庆忌!”

    施老大嘴巴张开惊愕的半天合不拢,小光又惊又奇地看着这个庆忌,实在无法把这个很可亲的大哥哥和传说中高高在上贵不可言的王侯联系在一起。像她这样的乡野小民,不要说大王,就算是一位下大夫,他们一辈子都没机会看到一个。而吴王,那可是?#20173;?#22269;大王还要强大十倍的一国君王啊。

    父女二人一时如做梦一般,错?#30340;?#35328;。

    岸上,那旅帅高声叫道:?#25353;?#23478;,庆忌此时定然腹上有伤吧?那是咱们越国太子亲手刺?#24661;?#21482;要你把他送上岸上,我敢担保,你必飞?#38138;?#36798;,得到太子殿下重重的?#30171;汀?#33509;是你再相助敌人,嘿!不要说庆忌根本就是插翅难飞,你……乃至你的全家,都要受尽酷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他这话半真半假,极具诱惑,虽说当时户藉制度不够发达,城中国民?#24515;?#28165;晰地登记造册,乡村野人尤其是没有土地耕?#27490;?#23450;生涯的樵夫、渔夫等等野人,用现在的话讲完全就是黑户口,无从查找,真要查这施老大身份其?#36947;?#38590;重重,不过对小民们来讲并不知就里,这就足以震慑人心了。

    施老大看了庆忌一眼,目光又落在女儿身上,面上微微现出忧惧神色。

    庆忌神色平静,慨?#22351;潰骸?#22825;意如此,夫复何言?施大哥,你?#30343;?#26080;辜牵涉其中的无?#21450;?#22995;,我不连累你。请摆我过去吧,蒙你慨施援手,让庆忌多活了这几曰,过了几天平静恬淡没有征战杀伐、没有尔虞我诈的真曰子,庆忌……已是知足了。”

    他摸摸小光幼嫩光滑的脸蛋,向她微微一笑,慢慢站起身子,将手中的短剑当地一声丢在筏上,挺直?#25628;?#26438;走向筏子前部,面向斜阳站定。夕阳余晖金黄?#36127;歟?#26144;在他的发上、身上、脸上,仿佛镀了一层金色的边。

    “浩浩白水,白水浩浩。男儿意气,直冲云霄。壮志未酬,难得逍遥。浩浩白水,白水浩浩。男儿意气,直冲云霄。壮志未酬,难得逍遥……”

    低沉的声音有若?#22823;錚?#22312;宽阔的河面上慢慢荡漾开来,小光站在侧首看着沐浴于金黄夕阳中的这个男子,仿佛看着一尊神祗。他此时伟岸的身影,苍凉的歌声,不可磨灭地深映在她幼小的心田里。

    “难得逍遥,难逍遥……?#20445;?#22768;音渐渐低沉,庆忌眺望远山,目光越过悠悠的水面,越过那些岸上如狼似虎的那些士兵,越过层?#24853;?#21472;的山?#20572;?#36234;过两千年的时空,脑海中突然清晰地闪现出前世那个忙忙碌碌跑前跑后谋生活的小场记来……

    精彩与平淡,?#25509;?#19982;发达。围绕着一?#28937;?#20687;器材和剧本资料,为一群不相干的?#24515;?#22899;女,忙忙碌碌地编排着一出出戏,到他自己成为生活的主?#29301;?#19968;群热血男儿围绕着他,编排着?#21621;?#22823;地上的一出人生戏剧,几个美丽?#25159;说?#32418;颜知己向他倾注深情……

    “我因死亡,而被意外的送到了这个场空,如果再死一次,?#19968;?#19981;会重新回到未来?如果我能选择,我宁?#36214;仍?#29616;在的生活,哪怕只活一年,也比那样的百年更精采……”

    看看岸上虎视耽耽的越军士兵,再看看屹立在筏上的庆忌,目光最后落在自己的女儿身上,心中挣扎不已的施老大艰难地拔起竹篙,用熟?#35828;?#31481;篙在他手中似?#26143;?#38055;之重。

    然后他将竹篙慢慢探入水中,低下头,咬着牙,向越军那边划出了一篙。

    “爹……?#20445;?#23567;光跑过去,用责备的目光看向父亲。施老大没有勇气与女儿对视,他咬着牙,腮肉微微颤抖着,?#21482;?#20986;一篙。

    “大叔,对不起……”小光泪流满面地转过身,轻轻牵住庆忌的?#38470;牵?#24198;忌摸摸她头上柔滑的发丝,这一次,她没?#37034;?#22836;避开。

    “历史终究还是没有改变,所有人都小瞧了那个唇上无毛的夫差小子,我一死,我的势力必然土?#21171;?#35299;,得国的必是夫差。然后,勾践?#23381;?#23581;胆……”

    庆忌飘飘忽忽地想着,等他从意识?#34892;?#36807;神来,忽地发觉竹筏定在水中一动不动,岸上屏息?#21364;?#30340;越国士兵也微微搔动起来。

    庆忌扭头一看,只见施老大将竹篙直直插入水中,双手扶篙,?#31080;?#19978;青筋绷起,也不知使了多大力气,他低头盯着脚下悠悠绿水,半晌突然吐气发力,竹筏?#25351;吹?#21521;河水中央。

    庆忌?#28909;坏潰骸?#26045;大哥?”

    “庆忌大王,我施某人?#30343;?#19968;介小民。”施老大神情?#34892;?#28608;动,?#25104;?#28072;红地道:“小民这辈子见过的最大的官就是我从军时所部的卒长,我从来没见过,一位天生贵胄的大王……用他的身体为一个卑贱的平民挡箭,刚才,我胆怯了,你当时完全可以用手中的剑,用我的女儿做人质,胁迫我带你离开,但你没?#23567;?#20320;要我交出你去,保全自己。我不能这么做,如果我这么做了,就算还活着,也算不得是个人了,乡亲父老、甚至我的妻子女儿,都会以我为耻……”

    “爹!”小光欣然看着她的父亲,开心地笑起来,脸上犹有泪光莹然。

    施老大笑笑,说道:“我不知道,能不能救你离开,唯尽心而已!”说着忍着肩头痛疼,又撑一篙,将船使劲荡向河心。

    (未完待续){太}{悠悠}小说 щww{taiuu][com}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把书籍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单机版棋牌游戏 lol锁子甲 鲤鱼门电子游戏 沃尔夫斯堡降级 斯图加特踢球者 北京时时彩计划 北极探险APP下载 德黑兰独立vs阿布扎比艾因结果 罗马对斯帕尔 蔚山现代vs川崎前锋预测 英雄杀朱雀之章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