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机版棋牌游戏
全本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争之世 > 第221章 勾践使者

第221章 勾践使者

推荐阅读: 绝品透视医香嫡妃大宋好官人神医毒妃太嚣张绝品神眼绝品透视神医绝品神族绝品神医绝品通灵大小姐绝品王妃遭遇爱

<太-悠悠>小说щww.taiuu.com
    荆林道:“大王,夫概逃往夫湫山,看来仍想与姑苏城中夫差相呼应,以?#35828;?#20570;为我们双方决战的主战场。姑苏城中,夫差的总兵力在我们之上,虽说城中那些兵大多未经严格训练,但是有这样一座险峻的雄城,便是一个三尺孩童站在上面丢石头,也够我们头痛的了,何况他们都是壮年男女。如果夫概再于城外不断搔扰我军,恐怕刚刚稳定的民心又会动摇起来。末将以为,我们当趁胜追击,一举歼灭夫概这支力量,绝了姑苏城的外援方为上策。”

    掩余颔道:“荆将军所言有理,消灭了夫概,越国那群小人才不会继续?#26469;?#27442;动。否则他们也在周围逡巡不去,实是我们的心头大患。”

    烛庸沉吟道:“如今尚与我们为敌的力量还有几支?一是姑苏城内的夫差,不过我们攻不进去,他也不?#39029;?#26469;,目前算是僵持在这儿,暂且可以不论;第二支力量,就是夫概,夫概是阖闾胞弟,他在吴国的威望仅次于大王,自阖闾死后,更成为吴[***]中最具号召力的将领,如果说对我们的威胁,夫概犹胜于夫差小儿;至于越国勾践,不过是见夫概?#24515;?#19968;战,存着万一之念,想要混水摸鱼罢了,只要夫概一死,他必知机退去。”

    “诸位所言有理,就这么办,咬住、穷追、?#21019;?#33853;水狗,不给他喘息之机,如能一战而歼之,我们所剩下的唯一难题,就只有姑苏城了。”

    庆忌拍案而起,说道:“烛庸王叔和荆林将军仍然困住姑苏城,寡人亲?#26376;?#20891;征讨夫概,掩余王叔和赤?#21307;?#20891;负责策应。”

    掩余一听,紧张道:“不可,如今你贵为吴王,岂可轻身涉险,还是由我率兵讨伐夫概,大王坐镇本阵吧。”

    庆?#23578;?#36947;:“险从何来?越太子勾践可?#26376;使?#20891;轻身涉险,入我吴国?#24739;?#20809;可以大王之尊战场厮杀攻入郢都;当今天下诸侯,哪个不是马上夺天下,持戈镇江山?夫概在我吴国威风赫赫,素以勇武善战闻名。寡人亲自征伐,方?#19978;?#20854;锐气。再者说,方才审?#21490;?#34383;,方知孙武大军无恙,他既得知中计,必会?#19988;垢侠矗?#25105;有援军在后,还怕甚么?城中那个夫差大王,曰曰亲临城头坚守;城外这个公子夫概,也是浴血奋战;越国太子勾践更不必说了。从来立国之君,没有不亲自执戈征战沙场的,偏我庆忌要摆起大王的谱来?”

    众将都觉?#20204;?#24524;言之有理,?#27425;?#20154;出言阻止。一来不久之前庆忌还是三军主帅,一直都是亲自领兵冲锋陷阵。二来一国之君亲自征战沙场,在春秋时候本是惯例,在众将领的观念中,大王领军,本就是天经地义的事。

    就在一百多年前,郑庄公向周天?#29369;?#25112;,作为天下共主的周桓王,普天之下再也没有人比他身份更尊贵,可他也要亲自提斧上阵杀敌的。时至当代也是如此,如果按照历史本来的发展,误死于越军乱箭之下的阖闾,就是亲?#26376;?#20891;与越国作战时,被越国上将灵姑浮掷出?#24187;?#21050;伤了他的大脚趾,因感染而死的。

    这些一国诸候甚?#26519;?#22825;子都要亲自上战场杀敌,庆忌这个以勇武著称,以勇武之名将许多天下英雄召集到他旗下的吴国大王,又是刚刚登基,地位?#27425;齲?#22914;果就此远离战场,只会令人?#19988;欏?br />
    当?#24405;?#35758;已定,庆忌立即发兵向五湖方向追去。太湖水师的战船已被夫概掳走,庆忌率领三军赶往太湖,沿太湖滨岸绕向距夫湫山最近的地方,沿途搜罗了些渔民的小船。这些地方岛屿相连,中间水路距离有限,只要有少?#30475;?#21482;搭成船桥,就可供大军通过。

    与此同时,庆忌命阿仇再仇?#21892;?#36214;往贯虹湖,贯虹湖与太湖相连,庆忌赶回吴国时所用的船只就藏在贯虹湖内,以一哨人马看管。这路人马得了庆?#23665;?#20196;,立即张帆起航,又?#21246;?#20853;使桨划船,两曰之内便赶到了接应地点。

    此时庆忌已经向夫湫山发动?#33487;?#25972;一天的攻击,由于船只有限,庆忌的攻击力?#24656;?#33021;集中在船桥上,双方各自据岛为营,以舟桥做为战场,一天厮杀下来,折戟沉沙,残船半没,双方激?#21307;?#25112;地区的湖面上荡漾着一片虽经稀释仍然血红的颜色。

    水师船只一到,庆忌立即分兵上船,向夫湫山发动了全面攻击。在这样的攻击之下,夫概的人马终于抵敌不住了,庆忌又使出攻心之策,挑起自己的王旗向夫概士卒招降,夫概的人马在主将银威之下虽没有敢在战场上公然哗变投降的胆量,但是?#31185;?#39039;时大挫,夫湫山一?#19988;?#34987;阿仇率人占领,前方迅速巩固的阵地,后续人马以此为跳板,源源不断地开始登岛作战。

    夫?#25490;?#39118;残破,赤目站在山巅,遥望远处庆忌的王旗,忽然冲动地从侍卫手中夺过弓箭,张弓搭箭瞄准了王旗,片刻之后却又颓然放下,手指微松,弓矢滑落在地。

    “大将军!”牟其舍满身是血地抢上山来:“大将军,夫湫山实在是守不住了,咱们退吧。”

    “退?还能?#35828;?#21738;儿去?”夫概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牟其舍急道:“大将军怎可如此消沉?留?#20204;?#23665;在,不怕没柴烧啊!庆忌一年前如丧家之犬,如今还不是呼风?#25509;輳?#33707;说天下诸候还有一半站在我们一边,就是眼下,就是吴国之内,咱们还有姑苏城、还有驻扎于鸠兹的胥门巢将军,还有越国勾践,未尝没有机会啊。”

    夫概幽幽地道:“姑苏城自身难保,夫差不敢轻?#22766;?#22478;的;胥门巢远水难济近火;至于越国勾践……”

    他的神情突?#24739;?#21160;起来,面容扭曲地道:“这个两面三刀的歼诈小人,我?#27492;?#34503;颈鸟喙、鹰视狼顾,就不该相信他是一个可?#19981;?#38590;的君子!劝我绕道南武城,引开孙武追兵,突袭庆忌本阵的人是他,我被庆忌偷袭,本欲退回邗邑去,劝我袭取水寨兵发夫湫山的还是他,他说什么要配合本将军攻打庆忌,一战杀之定大?#37073;?#21487;是我夫湫山覆亡在即,他的人呢?他的兵呢?”

    夫概嘶吼着,说到这儿?#25104;?#31361;地大变,一把揪住牟其舍的衣领,怵然道:“其舍,你看……你看那勾践是不是早已投到了庆忌门下,是有意把我们逛进死地?”

    “这……”被夫概一?#21097;?#29279;其舍也不禁?#34892;?#21160;摇,如果勾践果然降了庆忌……,不会呀,勾践亲自?#20384;?#30456;商大计,曾携了太宰伯噽的亲笔书信,难道……难道伯噽也已?#35835;?#24198;忌?”

    牟其舍惊疑不定,夫概已放开他的衣领,咬?#29436;?#40831;地骂道:“勾践小人,我不杀他,?#20005;?#27492;恨!”

    他恶狠狠地扭头说道:“来人,把那越人信使押过来,砍了他们的?#28304; ?br />
    那越人信使就是在夫概?#21482;?#36867;窜时找到他的军中,说服他兵发夫湫山的勾践使者。他并非一人前来,乱军之中欲寻夫概,自己安危也是个问题,他们一行有十多人,就随着夫概的大军行动,一路赶到这里。

    在夫概军中,他们本是客人,倍受礼遇,此刻夫概一声令下,他们立即成了阶下囚,被如狼似虎的夫概亲兵押到夫概近前。

    “统统给我杀了!”夫概冷冷地看着他们,从牙缝里吼出一句?#21834;?br />
    “且慢!”信使中有一人颌下虎须,浓?#24613;?#30524;,长得极是威武。自寻到夫概,一直是他与夫概打交道。

    夫概?#28267;Γ骸?#21246;践小人,背信食言,尔等是他信使,便死在本将军剑下也不冤枉,还有什么话说?”

    那人施礼道:“大将军此言差矣,越人没有贪生怕死之辈,大将军何必以死相吓?#24656;?#26159;,死要死得其所,若是被将军这样冤杀,纵然九泉之下,我等也不会心服。我国太子,言出必践,他答应与夫概将军夹击庆忌,一战而诛此獠,便决不会食言,何以大将军指责我国太子背信弃义?”

    夫概仰天打个哈哈,?#28267;?#36947;:“是么,如今夫湫山即将不保,贵国那位言出必践的太子在什么地方?”

    那?#35828;?#28129;一笑,一字字道:“回禀大将军,我家太子……现在乌程。”

    (未完待续){太}{悠悠}小说 щww{taiuu][com}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33606;?#25226;书籍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单机版棋牌游戏 北京pk计划软件免费 浙江6十1开奖结果规则 广西快三有规律吗 生肖时时彩算法 赛马会九龙一码 发现了七星彩算法 香港赛马会免费独家料 北京快三138451期开奖结果 2018炸金花棋牌游戏 辽宁快乐12爱彩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