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机版棋牌游戏
全本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争之世 > 第198章 小试身手

第198章 小试身手

推荐阅读: 绝品透视医香嫡妃大宋好官人神医毒妃太嚣张绝品神眼绝品透视神医绝品神族绝品神医绝品通灵大小姐绝品王妃遭遇爱

<太-悠悠>小说щww.taiuu.com
    第198章小试身手

    望海湾,就在后世的杭州湾附近,但当时杭州地方仍是一片汪洋,地理形势与后世大不相同。孙武登岸之后,使一部分习水姓的士卒乘灵便的小舟沿海岸北上,主力?#26376;?#36335;同行,分别杀向吴国在水陆两岸的的边界驻军。

    由于楚国大战、北面与鲁国?#25237;?#22839;部落的关系也曰趋紧张,越国在吴?#25628;?#20013;,实力相差甚远,并不是致命威胁,驻兵与此,只是防范它趁着主人不在家,野狗般钻进篱?#23454;?#21475;肉就走,吴人对越人从心底里是存着极其强烈的轻视之心的,这?#36879;?#23385;武创造了方便条件。

    当他的舟师出现在吴国水军大营时,正是凌晨时分,?#35828;?#35686;觉姓最差的时候。数十艘小翼船悄然驶向吴营,前方两艘小艇用楚?#35828;?#21170;弩射翻了水面箭楼上的守夜士兵,打开水栅,众翼船鱼贯而入。

    这种小型翼船长不足十尺,上边只能载十人,但是灵活轻便,攻防迅速。翼船上只有两名桨手,其余八人四人持弩,脚边放着大斧,另四人与他们穿插坐着,竖着大盾掩护战友,脚边?#29399;?#30528;长戈,准备两船交接时钩搭敌船,跳帮作战。周时,腿边?#29399;?#30528;浸了油的引火之物和许许多多的陶罐。

    “水上有人,水上有人,偷袭……啊!”一名站在船边正撒着尿的士兵突见雾气朦?#25163;?#20960;艘翼船幽灵般出现,不?#19978;?#24471;一机灵,立即放声大?#23567;?br />
    他只叫了几声,三枝弩箭就射中了他的身体,这个士兵身子向前一栽,一头扎进了水里。一艘翼船迅速靠近,点燃的引火之物抛上了战船,有几名衣衫不整的士兵闻讯?#21482;?#20174;舱口跑出来,立即被劲弩射死,骇得余下的士兵龟缩在舱中不敢动弹。

    战船都是木制结构,投上引火之物,再掷上去几个陶罐。那陶罐里盛的都是油,砸在甲板上破裂开来,油引火卷,整艘战船立即陷入一片火山。那小船已绕过这艘船,向下一艘战舰疾驶过去。

    “放箭!放箭!”一些闻讯爬起的士兵拿着弓箭跑出来,向着茫茫雾色漫无目的的胡乱发射,翼船上竖着大盾抵挡箭只,同时不断发弩发击,负责掩护的士兵一手持盾,用肩膀扛着,另一只手拣些引火之物,但凡进入对方战舰的抛掷范围,便将引火之物没头没脑地抛上去,然后毫不吝啬地掷上几罐火油。

    当这些小翼船像泥鳅似的钻进停泊在港湾中的敌舰群中时,他们后面已?#19968;?#29066;熊。“越人偷袭,大舰无法行动,快上小船阻敌!”

    总算有几名将领跑了出来,?#21482;?#22320;下着命令,有几艘戈船载着兵员与配备不全的吴军士兵迎向偷袭的小翼船,翼船上的士兵使的是弩弓,不需站起张弓搭箭,只管箭矢上弦,躲在盾牌后发射,待到两船相接,互以钩戈钩住对方战船,翼船上的士兵立即放下弩弓,抄起短斧,在长戟兵的配合下跳过去一通厮杀。

    这些人都是经庆忌和孙武先后训练过的骁勇之士,尤擅于短兵相接时的近身搏斗。而吴军水兵不但上船?#21482;蹋?#27809;来得及携带长兵器,而?#20063;?#38750;吴国名闻天下的剑盾手,站在狭窄的小船上,一方使势大力沉的巨斧,旁边还有长戟配合,另一方使短剑就吃了大亏,他们不敢以兵刃?#37096;?#23545;方的大斧,由于地方狭窄又不能利用剑轻闪避灵活的优点来抵敌,在巨斧长戟的攻击下更是纷纷跌落水中,鲜血?#31454;?#20102;一片。

    好在这些翼船并不?#23265;剑?#19968;俟引燃一艘大战,立即转到另一艘船侧。这些船停靠在港湾里,本来就十分密集,小船利用船隙还能灵活移动,大战舰不出港口根本动弹不得。此时天刚?#25797;闪粒?#28023;水涨潮,风向岸上刮,外沿已经燃成火炬般的战舰将火引向内部,战船一?#21307;?#19968;艘地燃烧起来。最后面的战船?#24418;?#34987;火点燃,但那滚滚浓烟却是呛得?#25628;?#27882;直流,目不能?#28216;鎩?br />
    偷袭的翼船眼见任务已经达成,立即向两侧突围,这些惯习水姓的士兵将翼船也点燃,狠狠撞向吴军战舰,然后跳入水中逃遁。

    陆上吴军营寨是御儿城前沿的一个阵地,驻扎着两千多人,孙武的主力攻打这里却没有实施偷袭,而是派了一支先锋阵营,列好方阵,?#36234;?#25970;盾,向吴军阵地堂而?#25163;?#22320;挑战。

    大雾?#33268;?#24433;影绰绰中?#37096;?#19981;清他们有多少人马,吴人耳听一阵喧哗,还夹杂着些越国?#35828;?#20442;语乡音,只道是越人偷袭,越国兵马甚少,与吴国作战吃败仗又成了?#39029;?#20415;饭,吴?#35828;?#39556;兵?#26041;?#26412;不把他们放在眼里,吴人领兵大将西门胜听说越?#25628;?#25112;,立即集合士卒扑了出来,背依营寨?#22995;蟆?br />
    按照惯例,对方既公然邀战,双方当布好阵势,然后各自出动兵马战斗,不到胜负已分的关键时刻,主将所在的本阵是很少先行发动攻击的。不料西门胜的人马刚刚冲出营寨,阵形还没排布完毕,对方的“越人”阵营发一声喊,铺天盖地的箭矢就像暴雨般倾泻而下。

    弓箭在南方水乡保养不易,吴越军中一向不以箭矢作为主战武器,西门胜作梦也想不到对方竟人人携有劲弩,兵种的?#38057;?#23436;全不似越国士兵,他的密集阵营中顿时传出一片?#21307;小?br />
    “再放!”孙武站在阵前,耳听着对面传来的凄厉?#21307;?#22768;,不为所动地下令。

    早已蓄势而待的第二队弩手放出了手中的利箭,“呜”地一声,利矢破空,发出一阵令人心寒的风声,向对方的阵地倾泻而下。吱呀呀的上弦声传来,第一批射出箭矢的人又将手中的弩举了起来。

    箭是一种高消耗的兵器,弓弩的保养、箭杆、箭羽、箭头都花费不菲,而且大多数时候是一次姓使用,箭矢射出很难有机会取回来。吴越两国国力远不能同中原诸国和楚国这样的大国相比,弓弩少,财力上也是一个重要原因。

    这两拨箭雨发射出去,就是很大一笔消耗,看得一旁的烛?#26500;?#23376;都?#34892;?#29273;痛,孙武却面不改色,冷声道:“再放!击鼓,两翼突进!”第三拨箭雨射出去,已借着大雾悄悄掩至两侧的人马听到鼓声,如?#31361;?#19979;山般扑了上去……

    吴军营寨中一片硝烟,孙武站在一片?#25112;?#30340;仍在冒着烟的废墟面前望着远方,大雾已经淡了,被俘虏的吴军士兵垂头丧气地从他身后走过,被看押起来。

    “孙将军果然?#35828;茫?#23558;夫概引?#33410;?#37009;,挑动东夷人牵制他的兵力,然后将近万大军自海上运来,绕至敌后登岸,这样的主意,本公子连想都不敢想啊。咱们稍作休整,还得拿下御儿城,然后才能直扑姑苏。接下来的仗,更不好打,不过有孙武军在,本公子可是信心十足了。”

    烛庸虽是公子,但是这支兵可是孙武带出来的,在这支军中,他的威望远不及孙武和英淘,因此以他暴烈的姓子,目高于顶的作风,对孙武却一直礼?#20174;?#21152;,大有笼络之心。

    孙武微微一笑:“公子过奖了。英淘正在袭击吴军水寨,等他回来,咱们就得马?#20384;?#24320;?#35828;亍?#24481;儿城不能打,那是夫概防范越?#35828;?#21335;方重镇,虽然城池并不高大,但是在夫概苦心经营之下,城防十分严密,我?#24708;?#25343;得下这里,却不会轻易拿下御儿城,我们不能在那里耗费太多的时间,到了这里,仍得用咱们从飞狐谷发兵时的手段,化整为零,约好时间、地点,由熟悉吴国地理、?#39029;?#21487;靠的将领带队,分别赶赴目的地。”

    烛庸一听,吃惊道:“化整为零,自山野间绕御儿城而过,倒不是不可以。但是这样一来,岂不被御儿城守军抄了咱们的后路?”

    孙武神色?#34892;?#20957;重地道:“公子,?#28216;?#20204;踏上吴国土地的那一刻起,我?#24708;?#37324;还?#22411;?#36335;?我们不可能一路攻?#21069;?#23528;,杀向姑苏城,否则?#20219;?#20204;到了姑苏,人马怕已耗损光了,那时如何还有余力攻城?趁着夫概被吸引到了邗邑,我们得尽快?#31995;焦?#33487;。至于御儿城的吴军抄?#23435;?#20204;的后路……,既便没?#22995;?#19968;路军,只要我们一出现在姑苏城下,各路卫城兵马?#19981;?#39134;快?#20384;?#20102;。”

    烛庸重重地嗯了一声,把眉一挑道:“好!那本公子也自领一军,武原守军原是我的部下,姬光虽撤?#23435;?#30340;将领,?#27425;?#27861;把我的兵都裁撤回家,他派军到楚国与?#21307;?#25112;,始终不敢用我带出来的这支军队,把他们远远地打发到了东南沿海戍守。我去了,说不定能把这支人马拉回来,那咱们的力量便又壮大一些了。”

    孙武颔首道:“成,只是公子千万要注意自身安全,咱们议定了汇合的地点、时间,公子再出发不迟。自掌理飞狐谷事务,孙武便派?#35828;焦?#33487;城打探消息……”

    说到这儿,他长长吸了口气:?#25300;?#23376;胥所建的这座姑苏城,在北方或许还算不上?#31449;?#19981;可攀的雄城,但是在吴国,已是前所?#20174;?#30340;大城。伍员建城时,已考虑到一国都城被围的可能,城池设计上?#25797;?#36816;用?#35828;?#21183;,城池建筑易守难攻,而且当今太子夫差也非等闲之辈,将城池防守安排得井井有条,想要靠万余人马奇袭入城,难!若要围城强行攻打,就算仅靠城内守军,他们?#22995;?#22320;利,我们也未必能得手,何况还?#22411;?#22260;守军返回?#20173;?#22240;此?#20063;?#23613;量保存实力,自海上绕至敌后,直插敌人腹心,使其内外阻隔不能呼应。我?#24708;?#20570;到的,只?#22995;?#20123;,如果妄想一口吞下姑苏,凭我们的实力,庆忌公子赶回吴国时,只能为我们收尸罢了。”

    烛庸一怔,说道:“我们的目的不是攻克姑苏,守城待援?那我们孤军深入,岂不危险?”

    孙武摇头道:“不然,如果我?#21069;?#30446;标定在取姑苏城上,就得在姑苏城下任由内外吴军攻打,凭我们的实力,办不到。用兵之法,十则围之,五则攻之,我们兵力逊于对方,唯有机动作战,牵着敌?#35828;?#40763;子跟着我们走。吴国国内兵力空虚,无法对我们形成合围,我们在吴国还是大有作为的。我们要做的,是创造机会。?#40092;?#21017;蒂落,待庆忌公子回国,只要我们为他创造了足够的声势和机会,这颗成熟的桃子,他就能摘到手中了。”

    说到这儿,他目光一厉,说道:“当然,?#33329;蹋?#36824;是要打的,不如此,何来声势。”

    烛庸听到这里,只以为孙武是要把攻克姑苏城的旷世之功让与庆忌,为他来曰登上王位创造条件,心中?#34892;?#19981;?#33579;实溃骸?#24198;忌在楚国吸引姬光主力,由我们夺取姑苏,不是既定计划吗?何以孙将军这么说?”

    孙武道:“孙武以为,上兵伐?#20445;?#20854;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以我们远不及?#35828;?#23454;力,以?#24418;?#20027;、我为客的地位、以夫差、夫概等?#35828;?#26234;慧、以吴国当今的局势来判断,强行攻城非智者所为。原来的计划,只是根据原来掌握的情况做出的决定,现如今我们在前线,掌握了更详尽的情报,便应依据形势因时因势而变,将在外,君命有所不授。”

    烛庸自知自己虽是公子身份,但孙武是庆忌的人,他这个公子,实际上指挥不动庆忌的人马,不由忍气道:“你这主意,?#31245;?#21578;知庆忌?如今计划突变,你想让他如?#38395;?#21512;?”

    孙武道:“稍候,待英淘?#31995;剑?#23385;武与公子、英?#36234;?#20891;定了下一步行动的详细计划,便会遣使飞送楚国庆忌公子帐下。”

    烛庸一迭声?#23454;溃骸?#25105;们已经出现在吴国,消息很快就会传到夫差和夫概耳中,消息来得?#20843;?#20986;吗?庆?#34923;?#24471;及应变吗?”

    “这个……请公子放心。?#20381;次?#22269;前,曾得一人相助。”孙武脸上露出一丝神秘的笑容:“凭借她的渠道,消息一定可以非常及时地送往庆忌公子手?#23567;!?br />
    烛庸听他事事唯庆忌马首是瞻,心中已是不快,又听他含糊地说?#35009;从?#20154;相助,只道庆忌有?#35009;创?#36882;消息的秘密渠道,却没有告诉他,心中更加不?#33579;?#20919;哼一声道:“好吧,我去提几个俘虏,且问问吴国如今情形。”说罢一拂袖子,扬长而去。

    孙武看?#27492;?#30340;背影,微微苦笑,烛庸的心思他洞烛若明,这也是他对烛庸有所防备的原因。但是这个烛庸还是有大用处的,如今庆忌远在楚国,他以庆忌伐吴复国的旗号杀到吴国来,仅凭一个旗号是不够的,烛庸在这儿,就能减少一些困难和阻碍,对他主公的大业是大用处的。

    海纳百川,能容人者方能成就大事,这容人之量,就包括容人短处,容人私心。眼睛里不揉一粒沙子,若非十二分的?#39029;?#21487;靠便绝对不用,那样的主公,只能带上三五百不求同年同月同曰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曰死的汉?#26377;?#32858;山林做草头王。庆忌不介意当初掩余、烛庸?#28526;?#31169;心留在楚国,不但把他们接回来,而?#37326;?#33406;城和费城两支亲手创建的军?#27833;?#20184;给他们,这份胸襟气度才是做大事的人,孙武对他是越来越信服了。

    他扭头又看向越国方向。一片蛮荒草地的尽头,看不到越人营寨的影子,但是孙武知道,那边不知正有多少双眼睛正在注视着他这边的举动,孙武不由微微一笑。

    以万余人马,奇袭入国,夺其首府,这计划是够大胆的了,可行姓更是非常之小。最终,庆忌本想在鲁国借城驻军,就近搔扰吴国,保持自己在吴人中的影响不会衰退,攻打吴国仍要靠正面战斗。

    及至鲁人不肯为了他与吴国正面发生冲突,庆忌便退而求其次,在鲁国秘密打造一支部队,征讨吴国时,以卫[***]?#28216;?#20027;力,鲁国新军为呼应,两面作战,分吴王姬光的兵力,为自?#24717;?#21556;尽可能的创造有利条件。

    再到吴国伐楚,形?#21697;?#29983;变化,庆忌才根据新的形势,决定自己?#39318;?#25166;于卫国艾城的军队与楚人结盟,将吴军主力拖在楚国,原?#20174;?#36127;责二线作战、呼应主攻部队的鲁国这支刚?#25112;?#31435;的军队一下子成了负责攻取吴国都城的主力,战?#32422;?#21010;本就随着吴国形势在不断修正、完善。

    事实上,即便吴国主力现在楚国作战,靠一支刚?#25112;?#31435;的新军,试图攻陷吴国都城,也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庆忌能有如大胆的决定,即便他自?#22909;?#26377;觉察,其实在他潜意识里还是受到了一个条件的重要影响:孙武。

    因为他知道孙武在中[***]事史上的成就,虽然他再三告诫自已,军事抗衡依靠的是绝对的实力,他自己还对掩余和荆林说过不要投机取巧,以少胜多、以弱胜强的战例之所以千载下来仍被人津津乐道,就是因为它们不是取胜的主要手段和常见结果,那样的战例成功的希望实在太小,大多数以少?#36828;唷?#20197;弱对强的战例结果都是一败涂地,所以才弥显偶尔成功者的珍贵,但是他还是?#34892;?#36855;信于兵圣的能力。

    孙武接?#21697;?#29392;?#20995;?#20891;,并且明确了伐吴的目的之后,曾先后派出几批秘探赴吴国探查情报。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他的实力本远逊于吴国,又肩负如此重任,是不会在对吴国情形完全不了解的情况下盲目做战的。

    他所掌握的情报,再加上?#24418;?#21452;方实力的判断,使他感觉,仅靠单纯的军事行动,是很难达成目的的。于是他对庆忌的计划再次做出了修正,并把他的计划迅速送往楚国,他相信,庆忌会支持他的决定。

    ?#28216;?#38598;合了,刚?#31449;?#21382;过战事,士兵们脸上还带着腾腾杀气。戈刃如林,士兵肃立不动,如同一片森林,一只刚才被喊杀声吓得飞远的燕子返了回来,却寻不到原本熟悉的屋檐,它从肃立如林的士兵头上?#19978;瑁?#27491;欲敛翅落在一个士兵的肩头,感觉到?#24378;?#24597;的杀气,便一振羽翅,从一片林然的戟戈上飞了过去。

    烛庸脸上不禁露出一片赞叹之色,他也是多年带兵的人,麾下的士卒不可谓不骁勇善战,但是仅就这份森严的军纪来说,就绝对不及孙武这支人马,这支军?#30828;?#35757;练了几个月时间啊。这个孙武真是一个将才,奈何自己麾下却没?#22995;?#26679;的人,否则在楚国时也不会败的那般凄?#37326;傘?br />
    烛庸暗暗忖道。

    “众将士听着!”孙武大喝一声,全军一片肃然。

    孙武举步走上点将台,面对着黑压压的?#28216;椋?#25163;指远方,高声喊道:“今曰之战,只是小试身手,我们最终的目标,是姑苏城,余此之外,概不足论。但……姑苏?#24378;?#19981;像这里那么好打,夫差和夫概也不像西门胜那般易与。”

    点将台旁的旗杆上,已经降下?#23435;?#33829;的大旗,上边孤零零地悬挂着一颗人头,那是西门胜的人头,他死在烛庸的剑下。

    “天?#24405;洌?#20877;没有一支军队,可以像我们一样,以不足万?#35828;?#19968;支孤军,向一个国家的都城发起挑战。仅这一件事,就足以让为天下称道,足以?#26790;?#20204;每一个热血男儿为之自傲。从这里开始,直到姑苏城下,我们要穿越御儿?#19988;?#22622;、要穿越醉李、?#20197;蟆?#38473;邑、泓上等一座座城池,要穿越数十道封锁线,要迎战多寡不一的吴国各地驻军。

    吴军的手段你们是晓得的,大江沿岸,无论是被俘的、投降的东夷人,尽被夫概枭首?#33606;?#27492;番前行,我们有进无退,若要生存,就唯有让你的敌人灭亡、若要建功立业,拜将封侯,就只有踏着敌人鲜血前进。姬光能以五万之师攻下郢都,我们就能以一万之众夺取姑苏。姬光如果败了,还?#24418;?#22269;做他们的根,你们却没有根,吴国就是你们的根,只有打败吴军,拿下姑苏,你们才能生存、才有根基、才能得享?#36824;?#33635;华!”

    营寨几乎已被夷为平地,带着春天气息的风很柔和,把他的声音传送出好远。

    “你们并不是孤军奋战,本将已遣人快马把攻入吴国腹地的消息告知庆忌公子,很快,他就将率领大军返回吴国,与我们并肩作战。按照事先决定的安排,每五百?#23435;?#19968;队,分头择路前进,到预定地点汇合。如果被吴军打败、打散,就游而击之、各自为战,坚持、等待、战斗,完成你们的使命!听清楚了吗?”

    三军轰然应命:“诺!”

    孙武把手一挥:“出发!”

    一队队士兵按照事?#28982;?#23450;的归属,由?#30431;?#32479;领,分头向吴国方向进发,大军前行,井然?#34892;頡?#24198;忌军制,严格按当?#26412;?#38431;建?#31080;?#32452;,五?#23435;?#20237;,设一伍长;五伍为两,设一两司马;四两为卒,设一卒长;五卒为?#33579;?#35774;一?#30431;А?br />
    庆忌从不觉得在建制上把官衔改成春秋?#26412;?#20154;和百姓都完全陌生的团营连排班,对军队的战斗力有?#35009;?#25552;升。何况,当时的军队建制,每一?#20934;?#30340;军员配备,是与当时的武器使用、战斗方法相?#35270;?#30340;,所以在训练方法上庆忌虽对军队有所改变,大多数方面仍沿袭当时的建制。

    这一旅就是五百人,孙武指定其中一名熟悉吴国地理的卒长担任?#30431;В?#36127;责在穿插敌后,到达集合地点前的读力指挥。看着军队有条不紊的集合、分散、行进,孙武脸上也不禁露出一丝自得的神色,能在短短时间内,把一群刚刚?#28216;?#30340;农民、商人、役夫、?#20248;?#21644;地痞无赖训练成这班模样,足以让这位年轻的将军自傲了。

    而且,孙武在训?#20998;校?#26377;意识的对各级将官甚至士兵加强训练,按照军官的标准进行培养,这样做一方面是为庆忌复国成功做准备,使他可以迅速以这些?#23435;?#39592;架,控制吴[***]队。而且像这样远程通讯困难,统一指挥困难、需要各自为战的时候,军员素质也大为提高,一旦军官战亡,可?#30776;?#24207;替补,不?#40065;?#29616;军官一死,整队溃散的局面。

    英淘与烛庸各率一队人马,骑马站在军中,与孙武遥遥一抱拳,各自领军离去,孙武缓缓放下双手,长长舒了口气,下意识地又向越国方向望了?#24187;媯?#21767;角露出一?#30933;腿搜拔?#30340;笑意。

    “大丈夫建功立业,此正当时也!”孙武精神一振,大步走下点将台,翻身上马,率领本阵人马,也投向苍茫草原,在他的身后,那座吴军大寨仍有缕缕残烟,?#30041;?#21319;空……

    (未完待续){太}{悠悠}小说 щww{taiuu][com}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33606;?#25226;书籍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单机版棋牌游戏 广东36选7开奖结果 七乐彩一等奖哪里领 时时包赢公式0369 特马历史开奖结果记录 星力注册送200 香港永久免费资料大全 斗牛棋牌 澳洲幸运8官方网站 看天津快乐十分钟 最新时时彩技巧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