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机版棋牌游戏
全本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争之世 > 第189章 暗战

第189章 暗战

推荐阅读: 獒唐茅山鬼术师星际之佛系女配阴婚匪女逆袭:夫君慢点撩?#24187;?#31070;皇阴阳诡店墨少的代孕婚妻绝世冥神超级鳄龟分身

<太-悠悠>小说щww.taiuu.com
    “沙华师傅!”庆忌急忙弃剑,蹲下去把他揽在怀?#23567;?#22235;下里士兵们举着火把慢慢围拢过来,把他们挡在中央,火把在风中呼呼直响,远近仍是一片喊杀之声。

    “王子……”沙华想笑笑,但是他被一剑?#36828;?#22836;劈至颌下,双唇都裂了开来,这一笑模样十分狰狞,衬着那一脸鲜血,如同阴间厉鬼。

    “王子小时候,沙华总要想尽办法才能输给王子。待到王子诚仁,沙华便是想不输都不成了。王子自小到大,沙华假输真输,前后总有几千次了,这一次……这一次确是最后一次了。”

    “师傅!”庆?#23665;?#19981;住泪水潸潸而下,夜色中两人动手,沙华不知道自己?#39318;?#19968;支小队在此伏击的人就是庆忌,庆忌也不知道自己反击的人就是授业恩师,沙华的艺业如今已不如他,但是也没有一招落败那么不堪,若非庆忌的剑太过锋利,沙华本不会如此轻易丧命。

    庆忌自幼,便由父亲吴王僚给他挑选了四名武艺精湛的师傅传授各种技艺,沙华在四人中负责传授剑术,他的姓情最是温和,同时因为庆忌是吴王爱子,沙华对他?#24187;庥行?#23456;溺。庆忌或者贪玩,或者?#36947;?#26102;,沙华都会有意帮他遮掩。他不是严师,但是在年幼的庆忌心中,却觉得他是一个最好的师傅。如今他竟丧命自己剑下,庆忌不禁大恸。

    沙华喘息连连,说道:“王子,请恕……请恕沙华抵抗袭击之罪,沙华……沙华也是身不由己……”

    “我不怪你,不怪你,师傅,你不要说了,我马上找医士……”

    沙华的双眼蒙上了一层血液,触目所及都是一片火红,已经看不见庆忌的模样。他的身体微微颤?#36466;牛?#35273;得越来越冷,知道自己已经不行了,便一把攥住庆忌的臂甲,吃力地道:“王子,沙华……已经不行了。请不要怨恨沙华,也不要……怨恨这些士卒……”

    他的声音越来越弱,?#20599;偷?#36947;:“大王……大王听说王子来了楚国,已向……全军颁下将令:‘凡我吴军,但遇庆忌,不战而退者……死!弃兵而降者,杀……杀其全家。沙华……沙华身不由己……”

    庆忌要微微侧耳,才能听清他的喃喃低语,沙华说至此处戛然而止,庆忌慢慢抬起头来,只见他头颅垂在臂弯里,那?#30343;?#20173;紧紧抓着自己的臂甲,抓得臂甲微微内凹。

    庆忌在地上蹲坐了许久,直到他的身体已经僵硬,才一根根掰开他的手指,慢慢把他平放在地上,他的身上已染满了沙华的鲜血,被风一吹,肌肤泛起一阵寒意。

    四下里的喊杀声已经停止,一队队士卒举着火把满城?#30002;擼?#26377;人看到庆忌在这里,梁虎子独臂提着一口血淋淋的长剑快步向他?#20384;礎?br />
    “收敛他的尸体,让他入土为安吧。”庆忌轻声吩咐身边的士卒。

    “公子!”梁虎子?#31995;?#36817;前,抱拳说道:“那处城已完全在我们掌握之中,很奇怪啊,这次吴师的抵抗异常强烈,明知不敌却少有人?#24188;擼?#25240;损了咱们不少兄弟,不知城中是不是有什么重要人物,抓到一些俘虏,阿仇和再仇正在审问。”

    “没有什么重要人物。”庆忌的唇角抽动了一下:“吩咐下去,打扫战场,接收城池,迎接大队人马入城。使两千人负责今夜城防,探马扩至二十里外。伤亡士兵要安顿好,其他人择地休息,明曰一早扩修城池,依托两边山峰险要,把它打造成封锁郢都的一座军事要塞。”

    “诺!”梁虎子见庆忌一脸悲戚,不禁看?#25628;?#22320;上那具死尸,这才抱拳离去。

    ?#20985;?#20809;……,真是好手段啊!你小心……玩火[***]!”庆忌?#24656;?#38378;过一丝厉色,沾血的双拳狠狠一攥,骨节发出一阵?#21069;?#30340;响声。

    天亮了,那处城一片忙碌,毁坏的城墙、城门被修补起来,加固加厚。城上多备滚木擂石,两队人马由阿仇、再仇率领,分驻左右山峰,仿佛探出的两只巨钳,与中间的那处城遥相呼应。

    掩余和荆林分兵一半,赶往西北百津湖驻扎,同时搜罗船只,并利用湖边自上古蛮荒年间直至今曰形成的原?#24524;?#26519;自行建造各式战舰。

    梁虎子则随庆忌驻扎在那处城,督修城池,加固城防。庆忌?#24187;媾沙?#25506;马探听郢都消息,?#24187;?#20351;人与楚王那边的费无极联络,以制订联动计划,同时等候着鲁国方面的消息。依据路程和时间推算,他的信使现在应该已经到了鲁国飞狐谷,烛庸和孙武马上就该有所行动了。

    同时,他?#21476;沙?#20960;队人马,在那处城和四周乡野间到处宣扬如今“那处城”是在吴国庆忌的手中,而庆忌已与楚?#35828;?#32467;联盟,要楚人安守家园,不要四处逃难,并劝那些避到山?#21543;?#26519;间的那处城?#29992;?#36820;回城池。

    各地接到楚王诏书的勤王之师正陆续赶往随国与楚王汇合,而郢都那边对庆忌占领“那处城”却一直没有做出反应,令人无?#24188;?#30952;姬光和伍子胥的打算。探马送回的消息,只知道吴师加快了运送楚人财富的速度,值得关注的是,姬光手下第二号大将伯噽这段时间消声匿迹,在郢都一直未见他出来活动,庆忌对他的行踪十分关注,只?#19978;?#24819;尽了办法,也无法打听到他的下落。

    大战酝酿,‘那处城’暂时却?#25351;?#20102;平静。许多‘那处城’的楚人返回了家园,其中?#34892;?#21830;人,还受了庆忌的订金,代他就近购买?#29730;浮?#24456;容易满足的平民只要知道有人在保护他们,就象有了主心骨似的,一年前曾经被他们畏惧的吴国庆忌,现在成了他们心中的保护神。

    经过血与火?#21561;?#30340;那处街头重新焕发了活力,人们行走的脚步不再匆匆忙忙,妇女和孩子也重新出现在街头,漫步街头,时而能听到一阵阵谈笑声。

    漫步那处城的街头,庆忌心中有种很古怪的感觉。苦难因杀伐而起,幸福同样因杀伐而来,他的长矛和利剑杀了许多人,令许多家庭在战争中破碎,妇人变成寡?#33606;?#23401;子失去父亲,原本幸福的家庭悲声一片。然而同样是他的长矛和利剑,却令另一些人丈夫得以保全,家庭得以圆满,原本的哭声?#24576;?#20102;笑颜。

    是与非,对与错,原本就没有明确的界限,更不可能面向所有人。

    庆忌的目光投向冬天,虽是江南,田间也没有什么劳作,少女们坐在屋檐下编织藤篓,纺织?#35745;ァ?#36523;后是刚刚重新搭建起来的泥坯房屋,茅草的屋檐还带着些绿意。她们说笑着,泰?#24576;?#21463;着?#25351;?#32463;过的男人们的目光,若是看到年轻英俊的士兵,还会大胆地抬起头瞟他一眼,然后与伙伴们品头论足一番。

    看着这些大胆可爱的姑娘,庆忌的唇角不禁露出一丝微微的笑意。

    “那几个楚女除?#25628;?#27604;较?#31119;?#36824;有什么好看的?#20426;?br />
    季孙小蛮站在不远处愤愤不平地说,她叉了叉自己的小蛮腰,?#25351;?#20102;几分信?#27169;骸?#35201;不是穿着这身皮甲显不出来,我的腰也不?#20154;?#20204;粗。”

    旁边同样一身甲胄的叔孙摇光白了她一眼,哼道:“看看怎么啦??#19968;姑怀?#37259;呢,你酸溜溜的做什么?等他真成了吴王,满宫都是女人,还不酸?#25042;四恪!?br />
    “喂,你不吃醋,眉毛干嘛都拧了起来,莫非是开心的不得了?#20426;?br />
    “你……”叔孙摇光一?#38590;?#38388;宝剑:?#20985;?#23385;小蛮,你可不要忘了咱们之间的?#32423;ǎ?#36319;我说话可不要阴阳怪气的。”

    “哼!是你跟我?#30473;?#23376;的好不好?#20426;奔?#23385;小蛮冷笑:“他还没当上吴国大王呢,你就跟我摆起王后的架子了。”

    叔孙摇光把柳眉一挑,故意气她道:“你还别眼馋,?#24050;剑?#27880;定了要做吴国王后,你要是?#24230;?#30340;话,现在就少惹我生气,要不然将来有你好受的。”

    一旁梁虎子满头大汗,陪笑?#26263;潰骸?#20004;?#36824;?#23064;,大局为重,大局为重。”

    季孙小蛮冷哼一声,一?#38590;?#38388;宝剑:“不要威胁我,本姑娘可是吃软不吃硬,你要不服气,咱们剑?#24405;?#30495;章,找个机会好好?#28982;然?#21834;……对了,好?#24515;?#30693;道,这把含光宝剑,可是他送给我的呢。”

    季孙小蛮故意含羞一笑,转身便走,故意像男人似的迈着步伐,挺胸腆肚象只骄傲的公鸡。

    “你回来!?#22868;?#23385;小蛮充耳不闻,叔孙摇光快气疯了,身子一阵发抖,梁虎子大?#35895;暗潰骸?#25671;光姑娘不要生气,公子大业要紧,此刻不可让他分?#27169;?#22823;局为重,大局为重,啊……姑娘若是?#19981;叮?#26411;将去跟公子说一声,把承影剑赠与姑娘……”

    “算了!”叔孙摇光恨恨地一跺脚:“他现在征战沙场,正需利器防身……”

    “是啊是啊,摇光姑娘说的是,大局为重,大局为重。”

    “?#25319;?#21460;孙摇光从小瑶鼻儿里哼了一声,拖着长音儿道:“是啊,大局为重。等大局结束了,我再跟他算账!”

    叔孙摇光说罢,一甩袖子,把下巴一翘,像只骄傲的孔雀般朝着与季孙小蛮相反的方向走去……

    ※※※※※※※※※※※※※※※※※※※※※※※※※※※※※※

    晋国翼城,国君姬弃疾看着面?#26263;?#20845;名吴越美女,眉开眼笑地对吴国使节郁平然郁大夫赞道:“吴娃越艳,清水芙蓉,果然别有一番韵味,哈哈,好,好好。”

    郁平然微微一笑,躬身道:“这是敝国国君对寡君的一番心意,只要寡君?#19981;?#23601;好。”

    说到这儿,他轻轻叹了口气,说道:“晋国乃天下霸主,我吴国年年为使,岁岁进?#20445;次方?#22269;,如同父兄。然,楚人欲谋我吴国,联合我吴国反逆掩余、烛庸等人蓄机伐吴,我家君上无奈,只得出兵追索掩余、烛庸一干叛逆,可是如今楚人求了秦人出兵相助,我吴国亡国在即,唉……,这次怕是最后一次朝贡寡君,明年今曰……我吴国君臣已不知身在何处了。”

    晋侯姬弃疾听了哈哈笑道:“郁大夫不必如?#35828;?#24551;。我晋国乃天下诸侯伯长,理应主?#31181;?#20399;不平之事。?#25319;?#20320;且去馆驿中住下,待寡人……寡人召集群?#36857;?#21830;议出兵?#26519;?#36149;国之事。”

    郁平然一听,满脸喜色,连忙毕恭毕敬地跪了下去,?#36828;?#35302;地,大礼参拜道:“外?#21152;?#24179;然,谢过寡君。”

    晋国在天下诸侯之中最是强大,但是这个天下第一?#25239;?#30340;国君?#30343;?#21517;义上的元首,和鲁国国君一样,卿士分权,国君毫无作为。姬弃疾原来倒也想要有番作为,前两年楚国太子建逃奔郑国与伍子胥联?#29616;?#22269;权臣谋反前,曾来晋国拜访,试探邻国国君晋侯的意?#36857;?#37027;时他便暗示会对太子建的行动予以支持,希望郑国大?#36965;没?#20986;兵,藉由军功加强自己的军权。孰?#24076;?#37073;国贤相子产实在是太厉害了,伍子胥、太子建伙同一些人还没制定出个完整的造反计划,就被得到些风声的子产抢先下手,把祸患消弥于与形,阴谋破产的速度之快,把晋国国君姬弃疾郁闷得不?#23567;?br />
    如今六卿已经坐大,今年,?#32422;?#23376;联合知氏、韩氏、魏氏、范氏、?#34892;?#27663;消灭了老公族祁氏和羊舌?#24076;?#20845;卿的势力进一步壮大,?#32422;?#23376;更是气焰熏天,姬弃疾自知事不可为,少年时的雄心?#25345;?#23613;?#26352;?#20026;乌有,已彻?#22766;?#28346;于酒色,吴人投其所好,送来妖娆吴娃,白晢越女,晋侯一见不禁心中大悦。

    晋人生活在后?#27492;?#31216;的山西这一带,与?#20540;?#36817;在咫尺,?#20540;?#27665;族出产美女,天下美人若论姓感妖娆,?#20540;?#32654;人可称第一。史上有名的祸水,如妲己、褒姒、骊姬这群狐媚子,都是夷狄血?#22330;?br />
    晋侯贵为晋国之主,宫中绝对不乏绝色,更?#34892;?#22810;?#20540;?#32654;人,但这人心总是不知足的,吴越美人自有一股水乡女子的柔?#27169;?#37027;风情与?#20540;?#22899;子更有不同,如今吴人投其所好,姬弃疾心中欢喜,已决意召集六卿,靠着自己一国之君的面子,要他们派兵?#26519;?#21556;人了。

    夜晚,晋国六卿之首,无冕之王?#32422;?#23376;的府?#23567;?br />
    灯下,?#32422;?#23376;正仔细端详着手中的那口宝剑。

    这柄剑通体黑色,浑然无迹,让人不会感受到它的锋利,然而,这柄剑在手,威严自生,它不以威武霸道入人之眼,却象一位慈祥却不失威严的长者,让人不敢小觑。?#32422;?#23376;的手指轻轻抚过剑刃,一股寒意自指尖自渗入心头,那剑上隐隐的神韵,就象一只目光深邃、明察秋毫的眼睛,在注视着万物苍生。

    “神物自诲呀……”

    ?#32422;?#23376;爱不释手地抚摸着这柄宝剑,喃喃道:“以五金之英,太阳之精,铸成此剑。出之有神,服之有威,无坚不摧,神韵内敛,是为湛泸……仁道之剑,仁者无?#23567;?br />
    他微微闭起眼睛,手指搭在剑上,想起了郁平然来见他时的一番对?#21834;?br />
    “大夫既已使节身份?#27425;医?#22269;,理应?#21149;?#35265;我?#22812;?#21531;,为何却来见我?#20426;?br />
    “只因能救我吴国者,不是晋侯,普天之下,唯有大夫。”

    “?#31119;?#21548;说,你带?#27425;?#36234;美女六人,欲送与?#22812;?#22269;君,为何?#27492;?#25105;一口宝剑呢?#20426;?br />
    “宝剑赠英雄!”

    ?#32422;?#23376;?#20599;偷?#31505;起来,他双眼一睁,“嚓”地一声还剑入鞘,自语道:“秦楚结盟,则秦人没了后顾之忧,来曰兵出函谷关,东进而争天下,我晋国则首当其冲。帮助吴国便是帮助自?#21898; ?#26126;曰,我便向国君请?#36857;?#20877;邀曹、苔、邾、滕、薛、杞、勋、郑等国,一同发兵,助吴国、伐秦楚!”

    ※※※※※※※※※※※※※※※※※※※※※※※※※※※

    PS:以下?#27492;?#23383;数:今天被摧残的身心俱疲啊,话说昨天小区门口贴着今曰检修线路,停电一天的通知,偶看了很开?#27169;?#32456;于可?#23381;陌怖?#24471;地休息一天不用码?#33267;恕?#19981;?#24076;?#19978;午十点钟,我正大?#39759;?#28982;,儿子大叫一声:“来电啦!”便急?#32423;?#21435;?#27492;?#30340;侦探柯南了。

    天生命苦啊,电一来,我?#24598;吹?#20102;,赶紧爬起码?#37073;?#21457;觉系统很慢,这才发现不知啥时C盘十个G的空间居然?#30343;?#19979;200M了,?#24049;?#28129;定地重启了下机器,一键?#25351;?#31995;?#22330;?#31995;统?#25351;?#21040;一半,告诉我备份文件出错,这下完蛋大吉,只好翻出落满?#39029;?#30340;一堆系统盘,重做C盘。

    我记得XP系?#34924;?#35748;出大部分硬件的,可是自去年末做了个硬件升级,许多软件系统居然不?#24076;?#32780;系统?#36867;?#19981;知去向。我只?#20040;?#24320;手提,用手提上网找驱动,用移动?#25165;?#25386;到台式机上,左一遍试啊右一遍试,网卡明明认出来也装上了,但是就是显示网络没有连接。

    一看主板驱动没有,好几样没认出来,应该是它影响的吧,用手提下对应的驱动,装上了,除了声卡都认了,但网卡还是不?#23567;?#19979;万能驱动,还是无连接。再检查,网线没问题,接手提上就能用,接到台式机上就说无连接。网卡后面的显示灯绿光闪闪也没问题,网卡驱动显示正常,网络协议都看不出问题,郁闷了。我认为就是主板驱动不正确,可连官网上都没找到mcp65s的驱动。

    反复试到晚上七点半,终于认输放弃,改用手提码字。明天一早我?#23500;?#22120;去修理店看看,用熟了台式机的,然后再码字。累啊,有推荐票请?#37117;刚牛?#26377;鲜花就投一束,?#26143;?#27700;就灌我一杯,安慰一下?#38469;萇说?#24515;灵吧,我被这破电脑折腾得精疲力尽了,斯巴达克主板——勇士啊……

    (未完待续){太}{悠悠}小说 щww{taiuu][com}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33606;?#25226;书籍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单机版棋牌游戏 利物浦约翰摩尔斯大学 锁子甲实拍 伊蒂哈德对赖扬 体彩走势图排列 伴娘我最大游戏 电镀马赛克 时时彩龙虎和100% 五分赛车开奖 银河大战走势图 表情金币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