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机版棋牌游戏
全本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争之世 > 第160章 鸿飞冥冥

第160章 鸿飞冥冥

推荐阅读: 极品通灵系统快穿系统:主神大人,开撩吗极品全能医仙农女火辣辣:神秘猎户宠翻天女总裁的贴身强兵穿越五零抢夫记画圣重生商女:季少,加油!鬼泣的异世悠闲生活

<太-悠悠>小说щww.taiuu.com
    舱门一关,庆忌放开季孙小蛮。两人各自退开几步,面面相视,神色各有古怪。庆忌不知季孙小蛮掌握了他多少资料,是否知晓他的真实身份,季孙小蛮也在寻?#35760;旒上?#22312;是把她当成小艾还是季孙小蛮,是否还有掩饰的必要。

    过了许久,庆忌拱一拱手,试探着说道:“小艾姑娘……”

    季孙小蛮暗暗松了口气,假?#24066;视?#36947;:?#25226;?#22823;管事……”

    庆忌皮笑肉不笑地道:“多曰不见,小艾姑娘风采如昔。今曰虽然一副下人打扮,可是一眼望去,依旧是肤如凝脂,螓如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清扬婉兮,瑟瑟动人啊。”

    季孙小蛮很淑女地浅笑答道:?#25226;?#22823;管事谬赞了,妾风尘陋质,貌乏葑菲,怎堪如此藻句瑶章粉饰夸奖,实?#25250;?#19981;敢当。”

    庆忌有点吃不消这样斯文虚假的对答,摸摸鼻子,干笑道:“咳,咱们……还是好好说话吧。”

    季孙小蛮挑衅地道:“现在这样,说的不好?”

    庆忌冷哼一声:“小艾姑娘,我已知道你的真实身份。”

    季孙小蛮冷声道:“我本没有刻意隐藏身份,你知道了也不稀奇,但我却很好奇于你的身份,我该如何称呼你呢?吴忌、阳斌、还是庆忌公子?”

    庆忌嘿地一声,缓缓扬起眉毛:“你果然知道了……,不错,本公子正是吴国庆忌。小蛮姑娘,我的身份与鲁国、与季?#31232;?#19982;你家都有莫大?#19978;擔?#36824;望姑娘能代为守秘。”

    季孙小蛮说道:“没有问题。不过……做为交换条件,我的行踪和身份,希望庆忌公子也能代我守秘。”

    庆忌微微一皱眉:“你一个女孩儿家孤身行于外,实在太过冒险了。不如到了下一站码头,我使两名武士雇一小舟,护送姑娘返回曲阜,如何?”

    “好啊,待?#19968;?#21040;曲阜,立?#27492;?#19979;张扬,公子庆忌并不曾被吴国大夫驱逐离鲁,此人潜伏于费?#27973;?#36798;数月之久,还在?#25250;?#24314;了一座飞狐城意图不轨。我想……只要?#25769;?#25105;的身份,没有人会怀疑我所说的真实姓。”季孙小蛮威胁道。

    庆忌蹙紧了眉头:“姑娘到底意欲何为?”

    季孙小蛮脸上露出胜利的微笑:“很简单,不要暴露我的行踪,不要干涉我的行动。”

    庆忌微一沉吟,说道:“你若执意不肯回去,那也使得。那你?#36864;嫖一?#33406;城去吧,待到姬宋提亲风波平息,我再送你回鲁,这样如何?”

    “随你去艾城?”季孙小蛮冷笑地道:“?#26087;?#20040;?”

    庆忌沉声道:“?#25512;?#25105;与你季氏家族的关系,我也不能坐视你一个女儿家独自流浪在外,若是万一有个好歹,你让我如何向季孙家主交待?”

    季孙小蛮冷诮地讽刺道:“小蛮和你非亲非故,你与我季氏家族有甚么关系?就是你与成碧那见不得?#35828;?#20851;系吗?”

    庆忌脸色微微一变,季孙小蛮见了心中更是气忿。庆忌沉默半晌,徐徐说道:“你知道的实在不少。”

    季孙小蛮道:“也不算多,但是已经足够了。我不去找你的麻烦,希望你也不要找我的麻烦!”

    “不行!”庆忌断然道:“若我没有遇见你也算了,既然遇到,怎能置之不理?你既然知道我与成碧的关系,我也不怕告诉了你!成碧如今是寡居之人,我纵与她相好,有甚么了不起?她是你的庶母,?#25512;?#22905;这一层关系,你既上了我的船,我也有权管你!”

    “?#33778;ǎ ?#23395;孙小蛮涨红了脸蛋,气得娇躯发抖,仿佛受到了莫大侮辱,手指庆忌,颤声道:“庆忌,你敢如此辱我!成碧,不过我季府一个嬖人,?#36864;?#20320;娶了她去,也只是我季氏打发了一个侍婢罢了,你与她有甚么见不得?#35828;?#21246;当关我屁事,竟敢以我继父自居?”

    庆忌这番责任感,确是出于后世?#35828;?#24605;维考虑,而在春秋时代,倒是季孙小蛮的理由更加的理直气壮。大户人家娶妻纳妾,分为娶、纳、烝、妾、嬖五?#20013;问健?#23094;,是明媒正娶,嫁过来乃是主母正妻;她生的子女也是家族的嫡子嫡女。她生的儿子再笨再无能,也是嫡系继承人,这就?#23567;?#31435;?#25214;?#38271;不以贤、立子以贵不以长’,阶级分明。

    纳,是一个家族使女儿与对方已婚的儿子成亲,地位次于娶,属于姬妾,如果娘家地位很高,也可升格为侧妻。侧妻有机会扶正,比如姮己、骊姬就是这样。

    烝,就是儿子继承老子的姬妾,就象继承老子的田产房屋一般理所当然,这种风俗直到唐宋仍有?#26377;?#28216;?#25769;?#26063;?#20013;?#26356;久。

    妾,是花钱买来的侍妾,家主死了,可?#38405;?#22905;?#21507;幔?#36824;可以由主母或者继承人联系买家,把这些侍妾转手再买掉,象货物一般全无地位。

    嬖,就是成碧夫人这种情形了,主人一时?#25484;穡加?#20102;自己的家奴,这就是嬖人,嬖人即便成为主?#35828;?#22899;人,身份地位几乎也全无改变,仍然和其他奴婢干的是一样的伙计,地位最是低下,不过如果主人极为宠爱,境遇会有所改变,但是地位不会变,仍然最为卑微,立嬖人为夫人是不符?#20384;?#21046;的。

    成碧夫人能从一个嬖人一?#39134;?#21040;夫?#35828;?#22320;位,很大程度上还是艾夫?#35828;?#21151;劳。艾夫人善妒,丈夫季孙子菲纳的妾侍全被她赶跑了,这就为成碧荣升夫人扫清了一?#22995;?#30861;。她自?#20309;?#29983;?#24405;?#25215;人,成碧虽然“生”下了季孙子菲唯一的香火传人,按礼制也要算她的儿子,本该由她抚养的,偏偏她妒恨的是丈夫对成碧的宠爱,竟想把她连未出世的孩子一起杀掉,事败之后受到丈夫冷落,羞惭自尽,于是成碧这个本来绝无希望成为夫?#35828;?#23318;人就有了今时今曰的地位。

    庆忌这副托大的语气,俨然是我与你的“母亲”有了关系,你这个未成年少女?#36864;?#26159;我的继女了,?#20381;?#24403;予以照顾看管。而在季孙小蛮心中,成碧与她全无关系,如今虽有夫人之权,在她眼里仍是自家府中一个无足轻重的嬖人,根本就?#24378;?#20197;随意处置的一件财产,当然大光其火。

    庆忌见她如此蔑视成碧,不禁心中有气,沉声说道:“昔曰之事,你已明了,成碧何其无辜?她虽出身低下,但是这些年,难道不是她,你?#20063;?#33021;依然傲立,并成为鲁国首富?否则,?#25512;?#20320;当时小小年纪,家庭纵?#24187;?#26377;败落,也早?#25442;?#35270;耽耽的季氏族人瓜分了财产。

    小蛮姑娘,若是天生的身份这么值得尊重,你为何不嫁如今贵为鲁国君主的姬宋,却要费尽心思逃到这条船?#20384;矗?#25243;开昔曰恩怨想一想,若不是成碧为你家呕心沥血维护门户,你亡父亡母有血食可?#19979;穡?#20320;季孙子菲家族能有香火?#26377;?#21527;?这是何等功劳,奈?#25991;?#23545;她竟如此岐视?你觉得自己可怜,这一切境遇到底都是谁造成的?难道成碧不是爹娘所生,她的一条命便不是命,就该予取予求,任由你的母亲欺凌而死?真是混账!”

    季孙小蛮大怒,她虽知道自己母亲昔年所为实在过份,却不肯对亡母有所不敬,此?#30887;?#24198;忌竟敢如此责斥,张口骂她,只气得柳眉?#25925;?#26447;眼?#33329;觶?#22905;爆发似的冲庆忌大吼道:“我如今不去寻她麻烦,母仇也不报了,你还待怎样?在我心中,她始终是我家一个嬖人奴婢,要我?#27492;?#22914;母,纵死不能!我现在就走,你休要拦我,你不管我的事,我?#24598;戀没的?#22909;事,咱们井水不犯河水,请了!”

    庆忌也火了,一个箭步跃过去,一把握住她的手臂,季孙小蛮怒极,一张嘴便咬向他的手腕,张开一口雪白整齐的牙齿,狠狠噬住他的肌肉。庆忌没想到她这样?#32654;保?#30171;呼一声,气恼之下,伸手在她背上一背,将她抵在自己膝上,照着屁股便是一巴掌。

    “?#23613;?#22320;一声脆响,季孙小蛮一下子呆住了。臀尖上火辣辣、麻酥酥的,要说痛楚倒不是十分的痛楚,可是那种惊羞?#24352;?#21364;是?#28216;?#26377;过的。她自?#36164;?#27597;亲宠爱,母亲死后,父亲怜她孤苦无辜,从不曾管教,再往后她便搬去鲁脍居由袁素照顾,袁素?#27492;?#22914;主,更加不会拂逆了她。

    这些年来,她说一不二,还?#28216;?#20154;对她说过重话,今天先被庆忌训斥,继而受他责骂,如今又被他如此?#22836;#?#36825;对季孙小蛮来说,还是一辈子不曾有过的体验,一种莫名的委曲,迅速使泪水模糊了她的双眼,忍不住抽泣道:“你这混蛋,竟敢打我,我杀了你,我一定要杀了你!”

    她在庆忌身上捶打几下,自觉无力,?#25351;?#24352;口向他咬去,感觉口?#34892;?#21688;,已然咬出鲜血。庆忌碰到这样蛮横不讲道理的女孩,心中更是气愤,也不管她正咬着自己,抬起手来,在她翘臀上又是一连串的?#22971;猓?#21866;?#23613;?#22768;不绝于耳,季孙小蛮只觉整个臀部又麻?#32456;停?#24050;是全无知觉了。

    她终于松开口,放声大哭起来:“你欺负我!你一个大男人,这样欺负我一个小女子。谁叫我无父无母,无人为?#39029;?#33136;,你干脆杀了我算了!呜呜呜……”

    庆忌既好气又好笑,停手道:“象你这样的糊涂蛋,不打怎会明白?”

    “明白个屁啊,呜呜呜……,我不?#24076;?#23601;是不?#24076;?#20320;就是打死我,也休想我?#27492;?#22914;母。我不去寻她麻烦,这还不成?”说着,她在庆忌身上一阵拍打。

    庆忌道:“不肯就不?#24076;?#26132;曰恩怨,是是非非,我相信你心中有数,肯不肯与她化解恩怨,也随得你了。她只求自保活命,求于季氏家主,是你母亲自觉事情败露无脸见人,?#36136;?#20102;你父欢心,这才自尽,与她何干?你自觉是个可怜人,难道她不可怜?#31185;?#24515;而论,如果换了是你,被人如此对待,一剑将你几乎刺死,又让你未出世的骨肉?#24187;?#21596;……险些?#24187;?#21596;呼,你不会恨之入骨?你会任由仇?#35828;?#22899;儿安然活在世上?这许多年来,以她权势,如想?#38405;?#19981;利,纵有袁素这样一等一的剑客照顾,难道杀不了你,你好好想想吧!”

    季孙小蛮泪流满面地抬头,抽抽答答地道:“你想要我怎样?”

    庆忌在她臀上又抽了一巴掌,喝道:“?#21307;?#20154;绑了你回去,送给姬宋。”

    季孙小蛮的小屁股软绵绵,筋拽拽,既富弹姓,又有质感,就象灌浆的果实般结实多汁,庆忌似乎有点打上瘾了。

    季孙小蛮扭头,恨声道:“你敢把我送给他,我就一定是鲁国夫人,到时候我天天与你做对,叫你在鲁国?#35009;垂菲?#20107;都干不成,你若不信,尽管试试!”

    庆忌心中一凛:以姬宋对她的喜爱,这倒不无可能,如果她非要扯自己后腿,?#24378;?#26159;个大麻烦。

    庆忌立即转口说道:“你既不愿回去,那也成。你就跟着我,先去艾城,待到鲁国风声平息,我再秘密送你回去,如何?”

    “季孙小蛮一向独来独往,?#20063;?#19981;要跟你这混蛋走。你凭?#35009;?#36523;份管我!”

    庆忌又气又笑:“凭?#35009;?#36523;份??#25512;?#25105;个子比你高,力气比你大。你答不答应?你不答应,我就把你绑了,浸在河水里拖着走。”

    季孙小蛮张口欲言,他已不怀好意地道:“我扒了你的衣裳,露出你那通红的猴?#24736;?#32929;给人观?#20572;?#19981;信你敢表白身份,哼哼,羞也羞死了。”

    季孙小蛮涨红了脸蛋,羞愤地嚷道:“你才猴?#24736;?#32929;!”

    庆忌摸摸下巴,笑道:“我本公侯,这么说,倒也使得。”

    季孙小蛮忍不住“噗哧”一声笑,嫩颊上犹有泪光。

    那眉眼如画,脸蛋俏美,这一笑风情更美,庆忌不禁心中一荡,忽地怀念起指间销魂滋味。他忙收敛心神,故意唬起脸?#23454;潰骸?#24590;样,你答应么?”

    季孙小蛮才不信他会真的扒了自己衣掌,光着身子吊进水里,但是如不答应眼前这窘?#23576;?#38590;脱身,她咬了咬嘴?#21073;?#29369;豫一下,说道:“好,我答应你了,快放开我!”

    庆忌一呆,怀疑地道:“答应得这么痛快?”

    季孙小蛮心虚嚷道:“不答应你要打我,答应了你又说我没有?#38386;模?#20320;是不是?#38386;?#35201;欺负我?”

    她这样一说,庆忌脸上也是一热,忙放开了她的身子,见她没有异动,这才放心道:“你就在这舱中老实待着,这里四面是水,你想走也走不?#35828;模?#26368;好别乱打主意,否则……下一次就是脱了屁股再打了。”

    季孙小蛮俏眼一瞪,庆忌突觉口误,也是心中犹在回味那样感觉,这才错说出口,不禁?#34892;├潜?#22320;道:“呃……是脱了?#36335;?#22909;了好了,你就安心待在这里,你的目的不是?#27833;?#23020;宋与季孙大夫吗?我不送你回去就是了,只要你不与我惹麻烦,你的自由我是不会限制的。我?#39029;?#21435;答对客人。”

    他向舱口走过去几步,小心地看看,见季孙小蛮站在那儿,一双大眼狠狠地瞪着他,却没有?#35009;?#24322;动,这才放心地开门出去。

    舱门一关,季孙小蛮立即垮下一张脸,摸摸自己的屁股,麻麻酥酥的,还没其他知觉,想必已被打得又红?#31181;住?#23395;孙小蛮恨恨地坐下,立即痛呼一声,?#32531;门?#19979;,轻轻抚着自?#21644;?#37096;怔怔出神。

    很奇怪,心里没有愤怒的感觉,倒是?#34892;?#36148;心。从小到大,她受到的不?#25250;?#33853;就是恭维,?#36864;?#34945;素如同亲人般照顾,也是从小把她当成主子般的对待,她还是头一次受到一个男人这样的野蛮对待,而他本心又确是出于对她的关心和爱护。那?#25351;?#35273;,就象一个做错事的孩子,回到?#20381;?#21463;到父亲的责备训斥,这让?#36164;?#24601;恃的季孙小蛮心中升起一种异样的感觉,就象……一种对严父的孺慕之情……

    庆忌到了舱外,见那位宋朝公子站在前舱边,忙走过去抱拳谢罪道:“宋兄,抱?#21103;?#27465;,方才教训身边小厮,怠慢了公子,还祈恕罪。”

    宋朝秀气的脸上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说道:“吴兄不必拘礼,身边的人恃宠而娇,有时候是要好好‘教训’一下的。吴兄?#35753;?#30528;,在下?#28982;?#33258;家船上去了,此番西行,来曰方长,咱们有暇再好生相聚?#20365;浮!?br />
    “哦,也好,宋兄慢走。”庆忌拱了拱手,宋朝微微一笑,两道弯弯细眉一挑,转身向勾连着两艘船的踏板走去。他身材修长,发丝乌黑,唇?#22766;?#32418;,颇?#34892;?#30007;人女相,那步态更带着些袅袅的韵姿,若非听他声音确是男子,这样的相貌看在眼里,庆忌真要疑心他和季孙小蛮一样都是假货了。

    “唉!季孙小蛮……”想起了她,庆忌不禁苦恼地皱了皱眉头:“对她,?#31080;?#19981;能坐视不管,别看成碧口中不说,但是对季家,她还是有一份责任感的,如果真让季孙小蛮出了?#35009;?#20107;情,成碧对自己必有怨?#21462;?#28982;而容留了季孙小蛮,这事又必须做得妥当,否则姬宋和季孙意如?#25250;?#21548;说了,必然又起波澜。”

    庆忌摇头苦笑一声,转身向舱中走去……

    ※※※※※※※※※※※※※※※※※※※※※※※※※※※※※

    船行几曰,庆忌渐渐心安,?#38405;?#22825;之后,季孙小蛮安份了许多,在别人面前,只以他身边小?#35828;?#36523;份出现,在船上?#35009;?#26377;给他?#27973;鍪裁?#20107;来,每到码头庆忌都对她严加看管,季孙小蛮?#35009;?#26377;要逃走的迹象,如今已经过了齐国的大野泽,再向前行便可进入黄河,沿河右向,可通帝丘,上岸西行便去艾城,?#39134;?#30495;镇渐少,道路稀疏,季孙小蛮再想独自离开已不容易,庆忌渐渐放松了警惕。

    这两曰与宋朝时常坐谈聊天,?#27492;?#35848;吐颇有见地,只是庆忌不便让人知道他刚刚从鲁国回来,不能向对方吐露真实身份,因此很难更进一步,向他说出招揽的话来。言谈之中,庆忌也发觉,这个宋朝公子对他,似乎也在旁?#35980;?#20987;地探他身份,庆忌小心应对,并未露出破绽。不过他能感觉得出,这个宋朝对他并无恶意,而且自头一曰两人船上交谈之后,宋朝对他更多了几分亲昵,除了彼?#35828;?#30495;正身份和往卫国的目的两人都避而不谈,实际上已经成了极谈?#32654;?#30340;朋友。

    宋朝是往帝丘去的,庆忌却是去艾城,一过黄河口两人就要分道扬镖,彼此都?#34892;?#20381;依不舍。好在两地相距并不甚远,两人?#35328;级?#26352;后如果往赴对?#38454;?#22320;时的联系之法。庆忌便想待以后探明了对方底细,如果可能再把他招揽过来不迟。

    黄河渡口,船舶?#22570;叮?#21402;重的踏板自船上铺到码?#39134;希?#33337;上的人忙碌起来,先将车辆运上岸,再将随船起?#35828;?#36135;物搬下去装车,庆?#19978;?#19979;了船,与宋朝?#36771;稹?#23435;朝的船还要继续南下去往帝丘,从此处开始已经货船渐多,而?#19968;?#27827;上水流湍?#20445;?#23569;有水盗,一路要安全的多。

    两人依依作别,宋朝的船小,要在码?#39134;喜?#20805;上食物清水,一时也不急着走,二?#25628;?#35848;一阵,庆忌见货物已然搬?#35828;?#24046;不多了,便向宋朝告罪一声,暂回船上安排。他回到船上,船老大便迎上前来,点头哈腰地道:“小的?#36864;?#21040;这里了,祝管事大人一路顺风。”

    庆忌拱手笑道:“辛苦了,我的人都下船了吗?”

    船老大陪笑道:“是,船上已经清理过了,哦……您身边那个小厮还在舱中,您不是着小的好生看管嘛,所以……嘿嘿……”他也以为季孙小蛮是庆忌身边娈童,所以笑的?#34892;?#35809;秘。

    庆忌知道他的想法,心中不觉好笑,他拍拍船老大的肩膀,说道:“你费心了,我去带她出来。”

    庆忌走到船舱边,二管事赵阳正抱着双臂站在门口,一见他来忙放下双臂施了一礼。庆忌点点头,拉开舱门向内说道:“?#32654;玻?#20986;来吧,我们马上就要走了。”

    船舱里寂然无声,庆忌诧然叫道:“人呢?”

    他急忙举步入内,船老大和赵阳互相看看,连忙也跟了进去,只见舱内空空,哪里还有人?#21834;?#24198;忌急忙走到内室,卧舱中还是全无季孙小蛮身影,赵阳惶然道:“小的一直守在门口,并不曾见他出去呀。”

    庆忌看?#21019;?#23376;,伸手一推,窗外便是?#21688;?#40644;河之水。庆忌讶然道:“难道她跳水逃走?啊,是了!”庆忌重重一拍额头,忽想起她在飞狐谷中飞掠越墙的本事来,这姑娘身上必有飞抓一类的东西,这船板都是木制,窗子虽开在舷板上,外面就是船壁,以她本事只要掷出飞爪勾住左右舷板木栏,何愁不能逃走。

    庆忌捶了一下舷窗,也不理赵阳,转身便向外走,回?#23047;?#33329;,便见舱口那面木壁上赫然写着一行大字:“护送之恩,容图后报,我去也!羞我之辱,没齿难忘,你等着!”

    (未完待续){太}{悠悠}小说 щww{taiuu][com}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把书籍加入书签?#22870;?#24744;下次继续阅读。

单机版棋牌游戏 内蒙古时时彩走势 山东福彩3d走势图 阿尔艾因vs伊蒂哈德 马德里竞技转会 连环夺宝2游戏 柏林赫塔wiki 冒险岛升级路线 神秘的百慕达走势图 美国恩波利亚大学校 快乐十分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