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机版棋牌游戏
全本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争之世 > 第150章 明了

第150章 明了

推荐阅读: 绝品透视医香嫡妃大宋好官人神医毒妃太嚣张绝品神眼绝品透视神医绝品神族绝品神医绝品通灵大小姐绝品王妃遭遇爱

<太-悠悠>小说щww.taiuu.com
    庆忌随着叔孙摇光回到她在飞狐谷的临时住处,这处房舍刚?#31456;?#25104;还没有几天,虽显简陋,?#36824;?#38498;中有草,出门见湖,风景倒还秀丽。

    在?#24656;校?#24198;忌把赴曲阜说服季孙意如拥立姬宋的经过向她说了一遍,叔孙摇光欢喜不已。两人耳鬓厮磨,稍解离别之苦。随即庆忌便提醒她,自己已经回来,她得尽快带李寒离开飞狐谷,以免两个大管事照了面。

    ?#38405;?#20010;心理阴鹫,且明显对叔孙摇光有倾慕之意的李寒,庆忌总是提着几分小心,虽说他现在正为叔孙氏效力,庆忌也不愿把自己的身份让他知道。为此叔孙摇光?#34892;?#26263;恨不该挑了李寒护侍来费城,以致和庆忌短暂往来都要遮遮掩掩避他耳目,可庆忌在此筑城招兵买马本是一件大事,而且与她的终身利益攸关,她更不敢疏忽,于是一口答应下来。

    当天下午,飞狐谷工匠们便得知消息,成府大管事阳斌回来了,叔孙小姐和李寒李管事回去费城小住。少了那个过于?#20384;?#21051;薄的李寒,许多工人匠人都欢喜不禁。庆忌在飞狐谷中走了一圈,眼见一座雄城初具规模,再有十天半月就能基本完工,心中也觉欢喜。

    这番?#24515;?#26469;的匠人和力士,有不少并非本地人,他们做完了差使,领了工钱就要另奔他方的。庆忌便嘱咐英?#38498;?#37027;十几个手下,让他们从这些工人匠人中多多物色一些符合条件的?#25628;。?#24453;到城池完工,其中没有家小牵累的壮士便可以盐丁的名义?#24515;?#19979;来,成为他费城新军的第一支班?#20303;?br />
    黄昏,炊烟再度升起,庆?#19978;?#36215;白天那个小厨娘遭工人抱怨的事来,便叫人找来两个铁匠头目、两个石匠头目。大家在空地上团团一座,就着沙地用木棍?#20013;从?#30011;,向他们讲述了半晌,几个工匠头目面面相觑,?#36879;?#33258;所疑处又仔细询问一番,庆忌一一做了答复,几个工匠头目这才拱手退下。

    庆忌看得出他们眼中发?#38405;?#24515;的敬意,不禁若有所失地一笑。说来古怪,他自到了这个时代,继承了庆忌的身份和使命,本来一心为复国奔波,忙碌的是权谋和国事、兵事,可是许多涉及国事兵事的制度?#36879;?#26032;他明明有着先进千年的资料,却不能应用。那不止是惊世骇俗,而且那些跳越历史进程的大跃进实际上对他全无帮助。就是一个马鞍马镫都得藏着掖着,世袭官族虽然弊病重重,更是不能提出取缔。

    反而这些民生上的一些小事,无论?#19988;?#30528;、卫生、食物,他倒可以无所忌惮地提出来。如果不是公子庆忌这个身份,他该成为一个很受人尊重的著名匠人,有一份丰厚的收入和一个稳定的生活环境了。可是如果那样,他身边又怎会有英淘、梁虎子、阿仇这样的热血男儿追随?又怎能得到成碧、叔孙摇光这样的娇娃尤物、豪门千金的倾心爱慕?有所得必有所失,人生永无完美。

    成碧夫人此时并不在费城,前些天,成碧夫人在各路管事和数百名?#21307;?#30340;护卫下,沿路向东海去,视察东海三大盐场、接见世居东海为季氏效力的那些盐场主,同这些手握大权的“各种诸侯”商讨今后合作运营的关系和利益分配去了。

    叔孙摇光已没有在?#35828;?#22810;做停留的理由,只待成碧夫人回来,就要请辞回曲阜了。与庆?#19978;?#35265;无多,她怎肯白白放过这样的机会,所以第二曰便让李寒带了人去附近?#19988;?#37319;买当地特产,回曲阜后以便馈赠?#23376;选?br />
    支开了李寒,叔孙摇光才得以返回飞狐谷,与庆忌共度短暂时光。叔孙摇光尚不知男女情欲滋味,只要能够时常看得见自己的心上人,便已心满意足。庆忌在山上忙碌,她倒并不痴缠。

    到了第三曰一早,前曰受庆忌?#24895;?#36807;的四名铁匠、石匠?#20384;?#22797;命,这两曰经过反复试验打造,他们已经把符合庆忌标准的的东西做好了。两口石磨,六口平底铁锅,石磨采用的都是上好材质。至于铁器,这时的铁质地太脆,用来铸造兵刃极易断裂损坏,?#36824;?#29992;来铸锅却不成?#20365;狻?#36825;两样东西一经做好,他们立即迫不及待地让人抬了来,请阳大管事演示它们的用处。

    其?#23265;?#20123;工匠心灵手巧,只听庆忌说出它们的构造,对它们的用处便已猜出了几分,对这些工匠来说,每有一项新的发明创作,都是振奋人心的一件大事,所以这两曰虽然觉都没睡多少,一个个眼中满是血丝,却精神抖擞,兴奋异常。

    庆忌见了这完全符合他标准的石磨和铁锅,心中也?#34892;?#27426;喜,忙叫那些力?#21051;?#20102;,一起往女舍旁的膳食之地走去。他心中本想再卖弄一下,让那石磨用水力磨面,但是那样的话又要造水车,还要改造已经掘好的排水管道,而且并非什么地方都适宜,想了一想只好做罢。

    七口灶坑旁已经又挖好了几口灶坑,做饭洗衣的女人在英淘安排下又增加了两人,?#36824;?#20173;?#29992;?#30860;,只是不至于连饭也煮不熟罢了。今天炖的是豆?#36861;梗?#23395;孙小蛮正手舞?#26223;簦推?#21475;大锅的午饭做斗争,庆忌领着一些工人,抬了几件稀罕物?#20384;礎?br />
    “来,把石磨安在这边,那几口大锅架上。”庆忌指挥着工人把石磨架好,众人都新奇地打量着这件奇怪的东西。庆忌虽然见过石磨,而且这东西构造极简单,毕竟也是头一次使用,心中?#34892;?#32039;张。

    他叫人牵了两头驴子来,蒙上眼睛架上套子,又叫人提了一袋豆子、一袋麦子,分别倒了些在两具石磨的注入孔,使那驴子转起来,不一会儿功夫,一些?#36861;?#29366;的东西已经从下边泻出。庆忌见了松了口气,喜道:“终于成了。”

    “来来来,下边接上口袋,用扫帚把面粉?#38405;?#31471;槽道扫进袋子。上边,上边继续注入豆子、麦粒……”

    匠人们见了如此奇迹,不禁大为惊讶,?#36861;自?#21497;道:?#25226;?#31649;事真是聪明过人,居然想得出如此奇物,小人做了一辈子石匠,都不曾想到过这种东西。真是……真是不?#19978;?#35937;。”

    庆忌哈哈笑道:“现在知道怎样做了??#38498;?#20320;可多造一些,还可自己开个磨坊,专门为人磨制食物。但凡这种硬粒的食物都可用此物磨成粉面。那麦子磨成了面粉便极易煮熟了,?#36824;?#19981;能这样直?#21448;?#38754;粉吃,应该……”

    庆忌随口说了几样面条、面饼、馒头等物的做法,一旁几个厨娘?#21355;?#35760;在心里。庆忌又指着那磨豆子的磨盘道:“如果做个磨擦面更细致的小磨,把泡过的豆子放进去,磨出的豆浆煮熟便可饮用。还有芝麻这一类榨油之物,用细磨便可磨出油来,榨油再不象当初那般费力了,你们看如何?#20426;?br />
    众匠人听他一说,便明白了其中的道理,?#34892;┠越?#28789;活的已经想到了新的赚钱营生,欢喜的不能自己。庆忌见他们开心新奇的模样,却只付之一笑。这些东西都是后世常见的,?#36824;?#29992;来解决山上煮食做饭的事,在他看来,并无大的用处。

    他却不知,石磨这样看?#27425;?#19981;足道的小发明,发明出来的意义何其深?#19969;?#26412;来豆子、麦子这类植物在当时的谷物之中既易种植,又算是多产的,就因食用不易,种植面一直不大,就因着这毫不起眼的一口石磨,原本不?#26263;?#31859;和小米的这些粮食作用才能大兴其道,渐渐成为主流,一时虽然看不出它的作用来,但是整个粮食生产结构的?#35851;洌?#24800;及后世子孙的重大作用,却比他恢复一家一姓的江山还要重大万?#19969;?br />
    “至于这铁锅嘛……”庆忌嘿嘿一笑,挽起袖子走上前去,喝道:“生起火来。”

    当下便有匠人抢先上去填柴生火,想看这?#36824;?#20107;又有什么花样。那时的菜肴不出?#34180;㈧馈?#29038;、酱几?#20013;问劍?#23601;是贵族豪门吃的也是这样做出来的菜肴,只是材料更加精美。那时的人还未想到过蔬菜可以炒一炒便出锅食用,生产的锅子也?#28216;?#28818;锅。庆?#19978;?#20960;个厨娘示范了一下,几个厨娘喜不自禁。

    季孙小蛮这些年经常住在她母亲昔年亲卫?#26174;?#24320;设的鲁脍居,耳濡目染,厨艺是颇为精通的,瞧了庆忌这些做法不禁目泛异彩,立即想出了许多新?#20160;?#24335;:“若是告诉袁叔,鲁脍居的生意一定更加红火。这个?#19968;錚?#38590;怪能?#21019;?#19978;成碧,原来除了一张俊俏的?#36710;埃?#36824;真有几分小聪明呢。”

    庆忌随意?#25250;?#20102;几下?#23433;耍?#21957;嗅锅中香味,满意地一笑,把锅铲丢给一个厨娘,扭?#36153;?#25214;小艾道:“小姑娘,你看这回……”

    他自到了这膳伙煮食之地,就忙着让人架石磨,教用法,根本没有仔细打量过季孙小蛮的模样,而且季孙小蛮也主动躲着他。可是他炒菜时,季孙小蛮也因好奇凑近了来,这时想躲已来不及,两人目光碰个正着。

    季孙小蛮虽然这些天脸也不大洗,头也不怎么梳,有意把自己搞得脏兮兮的象个小?#23601;罰?#20294;是一个女孩儿家爱美乃是天姓,她是不会把自己的?#36710;?#25630;得太丑的,依稀仍可见当初模样。庆忌见过她两次,对这个可爱的小姑娘印象极深,尤其她那双慧黠灵动的眸子,可不会因为扮丑而掩饰下去,这一看庆忌便是一怔。

    季孙小蛮慌乱地垂下目光,心中暗道:“这下?#20381;玻?#21315;万……千万不要被他看出破绽,那我这些曰子的苦可就?#22766;?#20102;……”

    庆忌微微一怔之后,神色便恢复了平静,若无其事地道:“呵?#29301;?#20320;看……这一回那些?#20365;?#24635;该解决了吧。”

    季孙小蛮心中顿时大喜:“嘿!他没认出我来!这个有眼无珠的东西!”

    ※※※※※※※※※※※※※※※※※※※※※※※※※※※

    苍霞岭上,往齐国乾侯劫?#33268;?#21531;的人马已经回来了,听说鲁君姬稠去参加齐相晏婴寿宴,结果在双峰山下,因为五族诛晏,被?#23435;?#26432;的消息,展跖不禁呆若木鸡。挟?#30452;?#39537;?#20384;?#22269;的鲁君,打起清君侧的旗号造反,本是他计划中的重要一环,如今姬稠?#35895;?#27515;了,展跖就如重重一拳打在空气里,一时?#34892;?#19981;知如何是好了。

    姬稠?#20154;潰?#20182;忙派人打探都城消息,谁料那探马还没到曲阜便?#22868;?#36214;回覆命,三桓世家各发一路大军正向蒙山方向几大城池进发,据说一为演兵习武,二为移驻城池。

    展跖听了消息疑惑道:?#25353;说?#20020;近东海,不会有敌东来,北方早有边军,?#22995;?#23665;河之险足以阻挡齐军,三桓世家若说演武,值此农忙季节也嫌时机不当,何况还要?#21697;?#39547;城。嘿,他?#31080;?#33267;此,要防谁来?#20426;?br />
    古君海动容道:“主上,莫非我?#19988;?#36215;兵的消息已然泄露?#20426;?br />
    上次令他搔扰成碧,古君海动了心,直接便去劫掳成碧上山,结果铩羽而归,展跖对这个心腹手下私下里没少痛骂,随即便命他老实待在山上,不许他再下山活动。此时见他说话,展跖犹有余愤,狠狠地瞪他一眼,才沉吟道:“应该不会,知道我要起事的?#36824;?#23525;寥几人,都是可信的?#20540;埽?#19977;桓怎么可能得到消息?难道……因为成碧遇劫的事,季孙意如那老?#19968;?#32039;张起来了?嘿,他们之间果然有私情。”

    小乙一脸古怪地道:“主上,此说只怕不?#20303;?#33509;说成碧与季孙意如有歼情倒还可能,季孙意如此人做事目光短?#24120;?#36731;重不分,为了他心爱的女子发兵来护佑,也不是做不出。可……叔孟两家也发兵来,总不会是为了保护这狐媚子吧?除非这个妖精连叔孙玉、孟孙子渊一起勾引了,可是季孙意如那人?#24066;募?#24378;,他能容忍么?#20426;?br />
    展跖目光一转,?#25104;?#21464;得凝重起来:“你是说……三?#38428;?#20853;,确为某家而来?#20426;?br />
    小乙点头道:“主上,窃以为,不可不?#39304;!?br />
    展跖在厅?#34892;?#24464;踱步,反?#27492;?#37327;,最后在席上坐了,双手?#32874;ィ愿?#36947;:“姬稠?#20154;潰?#26576;便失了一半?#22995;獺?#22914;今三?#38428;?#20853;,某又失了先机,此时妄动,殊为不智。小乙,你亲自下山,注意三桓大军的一举一动,有什么消息随时来报。”

    ?#30333;?#21629;!”小乙拱手而退,?#26376;是仔?#19979;山去探三桓消息。展跖正要对古君海说话,一个贼伙从外边?#22868;?#22868;进来,高声禀告道:“报~~,主上,有重要消息!”

    展跖目光一凝,紧张地问道:“有什么消息,速速?#24598;礎!?br />
    那人喘息着道:“主上,成碧夫人往东海巡察三大盐场回来,此时正沿峻?#28216;?#21521;折返费城,现如今已经到了囚龙渡了。”

    古君海一听来了精神,脱口问道:“她有多少人马?#20426;?br />
    那?#35828;潰骸?#20845;艘大船,估计船上护卫?#21307;?#32422;三百人,两岸还各有一支百人上下的卫队沿河同行,护侍左?#25671;!?br />
    “那就是五百多人了?#20426;?br />
    古君海兴冲冲地跳起来,对展跖道:“主上,这队人马我们应该吃得下。”

    展跖双眼向他森然一望,古君海心中一凛,气焰顿时萎缩。展跖冷冷地道:“君海,?#20381;次?#20320;,我们有可行于水上的大船么?有足够精通水上作战的士卒么?拿什么去水上擒她?擒了她来做甚么?#20426;?br />
    古君海被他一连串的诘问问的哑口无言,顿时不敢作声。

    展跖重重地哼了一声,冷冷地道:“大好男儿,若是那心?#36857;?#23601;只整天想着女?#35828;目?#33136;带,还有什么出息!”

    古君海还是头一次被他当众斥责,一时?#20013;?#21448;愤,臊得满脸通红。

    展跖不再理他,咬着牙冷笑道:“不可攻,我便守。哼,季孙意如老匹夫此番遣兵东来,如果是想寻我的麻?#24120;?#37027;我们就较量较量。我倒要看看,是谁耗得起!”

    (未完待续){太}{悠悠}小说 щww{taiuu][com}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把书籍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单机版棋牌游戏 广东快乐10分助手 天津时时官网直播 白小姐中特网免费资枓开奖结果一 时时彩计划软件哪个准 今日彩票预测号码 极速赛app官网 红姐图库免费大全 2元中排列5500彩票网 甘肃快三直播开奖 天津快乐十分规则和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