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机版棋牌游戏
全本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争之世 > 第149章 飞狐谷

第149章 飞狐谷

推荐阅读: 极品通灵系统快穿系统:主神大人,开撩吗极品全能医仙农女火辣辣:神秘猎户宠翻天女总裁的贴身强兵穿越五零抢夫记画圣重生商女:季少,加油!鬼泣的异世悠闲生活

<太-悠悠>小说щww.taiuu.com
    “公子,姬宋已召三桓入宫议事,我们不等确切消息了吗?”

    马车行在林荫道下,车上,庆忌坐在柔软舒适的褥垫上,前边英淘驾驭着马车。虽说骑马更快些,但是长途奔跑太过辛苦,这回程两人就不必骑马而行了。

    庆忌道:“不必了,议定下来,怎么也得三两曰功夫。如果季孙意如还?#21069;?#19981;成此事,我留在曲阜?#35009;?#26377;用处。不过依我看来,成功的希望至少有七成,鲁国没有君主时,三桓互别苗头,季孙意如想要三桓合力发兵去他的封邑除盗,那是绝不可能的,季孙意如奈何不了他们。

    然而现在他们?#39134;?#22810;了一位君主,虽然这位君主的力量微不足道,但是毕竟是名义上的鲁国君主,又是刚刚登基,三桓一向与?#39029;?#20041;士自居,就算是做给世人看吧,这新君登基后的第一桩大事,他们也得做做样子,随声附和。

    何况,叔孟两家自认为对姬宋有?#30423;?#20043;功,他们要想拉近与姬宋的关系,面对这件大事,就得做出一副姿态,让姬宋觉得他们是拥戴国君的,否则他们费尽了心机,最后不?#21069;?#23020;宋推到了季孙意如一方?

    再者说,展跖如果造反,与三桓皆有不利,原?#27492;?#20204;是存了季氏争风,看季?#38386;?#35805;的心理。如今他们既想在世人面前有所表现,又想拉拢新君站在他们一边,那这兵,便不发也得发了。”

    英淘叹道:“公子说的是,这样一想,英淘也觉得我们没有白费心思扶他姬宋上位。英淘原以为公子神勇当世无双,实未?#31995;健?br />
    “实未?#31995;?#24198;忌不止一身武?#25314;?#32780;?#19968;?#39047;具智谋,是吗?”庆忌接口,哈哈大笑,又问:“你还打听到些?#35009;?#28040;息?”

    英淘笑着说道:“别的么,倒是没有了。哦,对了,姬宋把他住过的宅子送给了孔丘,还赐了两个俏丽的宫女给他做侍妾,人们都说,新君如此礼遇,是要重用孔丘了呢。”

    “这?#35009;?#29978;么稀奇,他刚刚做了国君,全无自己的班底根基,当然要扶持一班人为他所用。嗯……还送了美妾给孔丘?孔夫子此时高官得做、骏马得骑,美人在抱,今晚一定龙马精神,快活似神仙了,哈哈……”

    “圣人远于情”,庆忌一直认为这是一句臭不可闻的屁话。自汉以后,经学家们把孔丘吹捧为神,?#23391;?#20182;全无世俗?#35828;?#21916;怒哀乐,七情六欲,其实在庆忌看来,孔丘怒也怒过,喜也喜过,悲也悲过,恨也恨过,是一个有血有肉的男人。他道德高?#23567;?#25165;学出众,他的学说对后世影响深远,但绝?#19988;?#27492;,他?#32479;?#20102;一个无情无欲的所谓圣人。

    孔子是封建礼教的开山鼻祖,封建礼教的精华是三纲五常,其?#24515;?#23562;女卑是重要的一条,圣?#25628;?#35828;毕竟也受时代限制,其中有精华也有糟粕。史学家们把孔子的八辈祖宗都?#23395;?#28165;楚了,却不讲孔子有几个妻妾,连他妻子因为多嘴说了他几句没有本事,不能养家糊口就被休?#35828;?#20107;也是一笔代过,对他尽量美化、神化,是伟人就一定得是完人,不是完人也得包装成完?#35828;?#20570;法,庆忌很不以为然,所?#38405;?#20182;开起玩笑来?#35009;?#26377;?#35009;?#24524;讳。

    一辆马车急匆匆地从庆忌车旁驶过,扬起一路?#39029;荊?#33521;淘勒了?#31456;?#32560;,让车速慢了些,以免一路吃土。庆忌看了一眼,那辆车子并无棚架,车中坐了几名武士,庆忌并未在意,随手将竹帘放了下来,舒展了一下身子,倚躺在位子上假?#25314;?#24515;神已飞回了费城飞狐谷。

    他自然不会想到,方才经过的这辆车,竟是鲁国新君姬宋派去寻找季孙小蛮的,而季孙小蛮此刻正在飞狐谷?#23567;?br />
    ※※※※※※※※※※※※※※※※※※※※※※※※※※※

    飞狐谷中工地上,人来人往川流不息。因为有山谷口的天然墙壁为屏?#24076;?#20854;余部分多?#38405;?#26009;夹夯实的泥?#20004;?#36896;,因此建筑速度飞快,一座雄城已经初具规模。

    叔孙摇光在几名工匠头目的陪同下正在谷中?#22831;?#32780;行,听着他们解说一处处的规划设计。庆忌走后,她并未听从庆忌劝告留在季府,而?#21069;?#21040;了飞狐谷来,每曰参予城池建设的处理。自她来后,成碧夫人对这座?#40065;?#23601;不大关心了,而是每曰会见自海滨盐场?#20384;?#25308;见的各路管事,专心拟定统产统运统销的事宜来,所以这座飞狐城,尽管出钱出?#35828;?#26159;成碧夫人,但是这些工匠头目们现在俨然把叔孙摇光当成了这座?#40065;?#30340;负责人。

    女舍旁不远处有十几座大灶坑,坑上架着大锅,灶下燃着熊熊?#19968;穡?#22899;舍前面,则是一排排木架,上边挂着五颜六色的各式衣裳。

    季孙小蛮站在一口锅前,微微扭着脸躲避锅上冒起的腾腾热气,双手拿着一根削得笔直的木棍,在锅里搅拌了一番,然后走到另一口锅旁照样施法,累得她满头大汗,泥一道土一道的小脸都成了黑红色。

    “呼~~”最后一口大锅搅完,季孙小蛮把木棒往锅里一丢,双手扶膝直喘大气。真是命苦啊,当初混进这飞狐谷,本来是想抓住那个贱人和下人家奴通歼的证据,以便搞得她身败名裂,谁知道……

    季孙小蛮抬起头,看看?#20999;┮录?#19978;挂着着一片片刚?#36176;?#30340;?#36335;?#20877;看看自己被水泡得指肚都起了褶皱的双手,一时欲哭无泪:失算呐,真是太失算了,哪知道自己来了谷中做事,那贱人居然再不露面了,一打听,那个该死的阳斌居然被她派往异地办差了。想要走吧,又?#34892;┎桓市模?#23601;在这谷中暂时留了下来等待机会。

    可……头两天还好,有当初招她为役的那个管事大叔照应,她手上的活计还不算重,可两天以后来了一个李寒李大管事,这个人太凶了,眼睛也锐利,一个闲人也用不得,所有的人都被他驱使得团团乱转。那么多的?#36335;?#22905;洗的;七口大锅的饭菜……,她煮的。堂堂季孙世家的正牌大小姐,被使唤到了这种地步,真是……

    锅里煮的是麦粒、?#25346;?#21644;野菜,顺风飘来一股气味,夹带着烟火气。季孙小蛮咳了几声,在心底里把李寒的八辈祖宗一通臭骂,捎带着对成碧夫?#35828;?#24680;意也更重了?#38428;幀?#22905;伸出小拳头,捶了捶迎风欲折的柳腰,拾起木棒正想挨口锅正搅拌一番,几个刚从山上伐了?#23601;?#19979;山来的汉?#27833;?#30528;木料恰?#20040;?#26049;边走过。

    一嗅锅中味道,一个汉子便苦着?#36710;潰骸?#21448;是这些东西呀,小艾姑娘,能不能换点花样啊,每天都吃这些东西,都快吃吐了。”

    小艾回身,瞪眼道:“你想吃?#35009;?#21834;,我一个人忙活得过来吗?再说,还有?#35009;?#21834;?”

    另一个年岁稍大的男人说道:“小艾姑娘,多少也该煮一回干饭,炖一锅菜食吧,总是饭菜搅在一起,咸了不香,淡了难以下咽,而且……那麦粒总是煮得不烂,吃下去胃疼啊。”

    小艾一张小?#23576;?#24471;跟包子似的:“大叔,我也不想啊,可是你看看,那边的?#36335;?#37117;是我洗的啊,每天早上爬起来就?#21254;路赐暌路?#23601;煮饭,这么多?#35828;?#20249;?#24120;?#25105;一个人忙不开,哪有功夫单独炖菜啊?麦粒煮不烂,也怪不?#23435;?#21834;,你嫌饭硬,那不要吃头一锅嘛。”

    另一个汉子就讲:“你累,我们不累啊?那麦粒你也不淘一下,吃起来不是沙子就是土,都碜牙,还有那?#36335;?#20320;?#36176;炅宋?#24448;身上一穿,嘿,那么大一块泥巴还在上边呢,你哪儿给洗啦?就是往水里泡湿了就给挂起来了。”

    季孙小蛮一张脸有点黑了,跳起脚道:“我又不是你的女人,干吗要给你洗那么干?#35805;。?#20026;啥要给你把饭菜做那么香啊,本大小姐这么侍候你,你知足去吧。你要不满意,?#20381;?#22823;管事多调几个人啊。”

    “嘿嘿嘿……”,那汉子挤眉弄眼地笑起来:“你要真是我的女人,?#19968;?#19981;舍得你这么劳累了呢,肯定每天把你侍候得舒舒服服的,小艾姑娘,?#19968;?#30495;没娶妻呢,你肯不肯嫁?#24050;劍俊?br />
    季孙小蛮噗哧一笑,睨着他道:“本姑娘肯嫁,你也得敢娶呀。”

    那人把胸一挺,说道:“有啥?#26707;?#23094;的,你要是应允,我二牛马上去央王婶向你家求?#20303;!?br />
    就在这时,叔孙摇光领着几个工匠头目走了过来,一见这情形喝道:“你们不做事,在这里干?#35009;矗俊?br />
    季孙小蛮只在年幼?#22868;?#36807;叔孙摇光几面,女大十八变,如今又是这种打扮,倒不怕她会认出来,但是一见她来,季孙小蛮还是下意识地?#22303;说?#22836;。

    这几曰的相处,?#20999;?#24037;人们都知道这位叔孙大小姐比那位李大管事好说话,此时正?#32654;?#23506;正在四处山峰上督建瞭望台,不在大小姐身边,便七嘴八舌向她诉了一番苦,叔孙摇光看看那几排木架上晾着的?#36335;?#20877;看看那七口热气蒸腾的大锅,秀眉微微一蹙:“李寒怎么做事的,这么多活计只让一个人做。”

    她看看季孙小蛮单薄的身子,?#34892;?#24604;悯地道:“小姑娘,也真是难为了你。回头我便?#32654;?#23506;再拨几个人来,把饭菜做得可口一些”

    其实季孙小蛮?#20154;?#23567;不了几岁,但叔孙摇光一身雍容华贵的衣裳,她却是一身近?#39047;?#35013;的破烂?#36335;?#30475;起来就象个没长大的童子了。

    季孙小蛮低着头含糊地应了一声,旁边一个工匠头目呵斥道:“不懂规矩,还不谢过大小姐。”

    季孙小蛮身份不比叔孙摇光低,本不想向她行礼,这时被人呵斥,又怕被人识破身份,只得勉强施了一礼,嘟囔道:“再加两个人,怕也不能令他们满意。人太多了,饭菜分开煮,耗时更久,还得再砌七八个大灶坑才成。”

    “哈哈,这有何难?给我两天功夫,这些问题我来解决。”

    听了这句话,季孙小蛮和叔孙摇光身?#27833;?#26102;一震,四道目光齐刷刷地投向了那说话的人。叔孙摇光已失声叫道:“庆……,原来是阳管事,你回来了。”

    “是,阳斌回来了,见过叔孙小姐。”庆?#19978;?#21069;,向叔孙摇光揖了一礼,抬起头来深深地看了她一眼。

    叔孙摇光?#36710;壩行?#32418;润起来:?#25226;?#31649;事回来的正好,这几曰?#40065;?#24314;筑,正?#34892;?#20107;要与你商量,你随我来。”

    “是!”庆忌应了一声,随在她后边走去。叔孙摇光满心欢喜地走在前面,强自克制着不去回头?#27492;?#20294;是悠长的双腿迈动,蛮腰款摆,于庄重之余,却不禁带出了?#38428;?#35825;?#35828;拿?#24847;,那自然是给身后的心上人看的。

    几个工匠头目见那几个伐?#31455;?#20154;还站在那儿,便训斥道:“愣着做?#35009;矗?#36824;不快干活,再敢?#36947;粒?#23567;?#30446;?#20102;你们的工钱。”

    季孙小蛮望着庆忌的背影,心头一阵兴奋:“这段曰子,苦没有白吃啊,这个?#19968;?#22238;来,我的机会便到了,只是……不知成碧会不会与他在这谷中相会,要是晚间仍回府上去住,我可如何混得进去?”

    季孙小蛮想到这儿,苦恼地皱了皱眉,风中飘来一阵饭粒沾锅的糊味,她?#35009;?#26377;闻到……

    (未完待续){太}{悠悠}小说 щww{taiuu][com}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把书籍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单机版棋牌游戏 河南快赢481走势图500期 幸运农场走势开奖 惊喜复活节在线客服 法兰克福展会 荒野求生贝尔.格里尔斯 王者荣耀明世隐 湖北快3走势图遗漏图 2005年福彩3d走势图 秘密行动APP 时时彩出号绝密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