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机版棋牌游戏
全本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争之世 > 第141章 明月何灼灼

第141章 明月何灼灼

推荐阅读: 绝品透视医香嫡妃大宋好官人神医毒妃太嚣张绝品神眼绝品透视神医绝品神族绝品神医绝品通灵大小姐绝品王妃遭遇爱

<太-悠悠>小说щww.taiuu.com
    庆忌推开?#21019;?#32763;窗而入,成碧夫人头也不回,正姗姗走回锦榻,榻上薄被松散,成碧夫人发髻打开,看情形是真的准备睡下了。

    庆忌掩上窗子,笑道:“这不是来了么,实是?#34892;?#20107;情耽搁了。”

    成碧夫人走回榻边,假作整理枕席,趁机扯起被角,轻轻拭了拭眼角,这才回首嗔道:“原来庆忌公子公务如此繁忙,既然如此,忙你的去好了,到我这不相干的人?#24656;?#26469;做甚么?”

    她身穿一袭月白色浅饰竹梅图案的软袍,一头秀发散开云鬓,只用一根杏黄?#30475;?#26494;松地挽住。脸上铅华尽去,只是那一张天然妩媚的脸蛋,肌肤奶白如玉,显得冰清玉洁,风韵楚楚。

    如此清汤挂面的打扮,仿佛幽昙白莲一般,但是由于袍轻而软,微带透明,把她曼妙异常的身形曲线都呈现了出来,让人觉得她的胴体真是既显丰腴、又显苗条。丰腴的是臀、苗条的是腰、修长的是腿、高耸的是胸,凑在一起偏无一点?#22238;#?#20415;是不言不动地坐在那儿,都有一种骨子里正在款款扭动着的姓?#23567;?br />
    庆忌眼珠在成碧夫人娇躯上一转,涎脸笑道:“哦?我与夫人毫不相干么?”

    成碧夫?#35828;?#36215;杏眼,?#25104;?#20808;红了起来,道:“人家与你有什么相干?”

    “啧啧,我只是在想,同床共榻,?#25346;共?#32501;,不知算是什么相干……”

    成碧夫人大羞,抓起枕头便掷过来,恨道:“啐,不许你说。”

    庆忌把枕头一把抄在手中,走过去坐在她身边,揽住她削瘦的香肩哄道:“成碧本?#27973;?#32544;的女子,庆忌确是?#34892;?#20107;情安排,这才来的晚了。”

    成碧夫人不忿地一挣,幽怨地瞟了他一眼,叹气道:“公子啊,你就不要诳我这苦命女子了。摇光小姐她……她依依不舍地追到了费城来,怎么就肯放你出来了?”

    庆忌虽早隐约猜到她对?#32422;?#21644;叔孙摇光的关系有所察觉,此?#30887;?#21040;仍是不觉一震。成碧夫人见状,心下已经明了,她虽不知庆忌与叔孙世家暗订婚约的事,但是女姓的?#26412;?#20351;她对庆忌与叔孙摇光间的情感却是一目了然的。

    她幽?#22902;?#20102;口气,黯然道:“罢了,我本没有身份过问你的事。唉!庆忌呀庆忌,为何你总要招惹那些命中注定不该属于你的女子?”

    她幽?#22902;?#20102;口气,黯然道:“罢了,我本没有身份过问你的事。唉!庆忌呀庆忌,为何你总要招惹那些命中注定不该属于你的女子?”

    庆忌看得怜意顿起,轻轻揽住了她的肩,却不知该说些什么。

    成碧夫人?#21576;?#38752;在他的肩上,幽幽地道:“你不必担心,?#20063;?#20250;妒嫉的,妒忌是一条噬心的毒蛇,除了让我?#32422;?#38590;过,还有什么用处?#20800;?#22825;下的男人哪一个不是三妻四妾,美婢成群,你又何能例外?

    唉,象成碧这样的身份,压根儿就不敢奢望能常常陪伴公子左?#25671;?#25105;呀,就象那?#22836;?#39278;露的蝉儿,好不容?#29366;?#22320;底下爬出来时,那青春岁月已所余无多,能得你几夕怜爱,妾身便已心满意足了……”

    庆忌与成碧走到今天这一步,虽然两情缱绻,却也没有考虑过长远的未来。以成碧夫?#35828;?#36523;份,难道她能?#28796;?#23478;业和亲人,还有她的儿子,无怨无悔地追随在?#32422;?#36523;边吗?或许,如果复国为王,纳她为夫人也不是办不到,至少现在前途?#24202;?#26102;,即便她愿意,庆忌也不愿自私地让她?#20934;?#24323;子,随在?#32422;?#36825;命运难测的人身边。只是世事多不如人意,想是这样想,感情事又岂是理智一直控制得住的,两个人还是有了如今这层关系。

    眼见她感?#23435;?#27604;,庆忌便故意打趣,想让气氛变得轻松一些:“夫人啊,不要如此自怜自伤,你怎么会有?#22836;?#39278;露那么可怜,蝉儿吸食的是树汁,又哪里是风?#35835;耍俊?br />
    古人不知蝉所食何物,一直认为这种生物是?#26376;?#27700;为食物,是以成碧夫人才说它?#22836;?#39278;露,庆忌这样的说法她还是头一次听到,她还未及问,庆忌已在她耳边低语道:“树上的蝉儿吸的是树汁,夫人这只蝉儿吸食的是甚么?”

    “嗯?”成碧夫人抬首,眼珠懵然一转,忽地想起昨夜情浓时他那羞?#35828;?#35201;求,顿时明白他?#39318;约何呈?#20040;是何所指,不禁又气?#20013;擼?#29408;狠捶他肩膀道:“没心肝的人,人家伤心欲绝,你不解劝,?#25346;?#35843;笑与我。”

    那粉拳捶在庆忌肩上,庆忌只当她在挠痒痒,低低一笑,挽住她腰肢道:“不要如此哀婉,还记得我说过的话么?大河东去,水上浮萍,树下落叶,百川归海,这只是一种规律,世间本没有命运,未来的事谁也说不清,若是庆忌复国成功,便向鲁国讨要夫人,鲁国不给,便发大军来强取,冲冠一怒为红颜,可好?”

    “冲冠一怒为红颜?”成碧眸子一亮,随即轻叹道:“从你口中,总能听到不俗的妙语。唉,哪怕知道你只是哄我开心,人家听了还是开心的。”

    庆忌听了不禁气绝,原?#27492;?#21482;当?#32422;?#21700;她,根本不曾信在心里。庆忌原本不想说出这些安排,就因成碧夫人是极聪明的一个女子,过于聪明的人?#31361;?#22810;疑,生怕?#32422;?#36825;样说了,她会以为是想从她这里得到更多的援助。男女之情,如果牵涉到利益,那?#33216;?#36259;的很了,见她不信,庆忌便不再解释,又道:“夫人,今晚庆忌刚刚得到消息,三桓争立新君,彼此间又起了纠葛,我们在此建城,多赖三桓鼎力支持,为免三桓家主再起纷争,误?#23435;?#20204;的大事,明曰我便想回都城一趟。”

    成碧一呆,失声道:“甚么,你……明曰便要离开这儿?”

    庆忌点点头,硬下心肠道:“是,庆忌不能一生寄人篱下,效仿那重耳公子,坐候国内生乱迎?#19968;?#22269;,我必须尽快壮大?#32422;?#23454;力,再伐吴国,所以建城招兵的事,万万不能因为三桓之争而耽搁。”

    成碧心中不舍,却知事理,闻听此言情知不能相劝,唯有轻轻一叹道:“你回曲阜……准备怎么做?”

    庆忌道:?#30333;?#28982;是调?#33151;?#26707;之间的矛盾,尽快选立一位新君,我想,这也是三桓家主的愿望,他们都没有魄力自立为君,那样的话,在他们的上面,必须要有一位君主,哪怕只是名义上的,否则三桓各行其是,无论用什么法子,矛盾只会越来越激化。”

    成碧沉默半晌,幽幽地道:“你此去曲阜若能说服他?#20146;?#22909;,若是不能,还是尽快回吧。三桓之争,由来已久,未必便会?#26137;?#36153;城。唉,只?#19978;?#24217;堂之事,成碧从不关心,也帮不了你什么忙。”

    庆忌微笑道:“我明白,尽人力听天命罢了。关乎鲁国立君的大事,我一个外人,是不会过多干预的。”

    “嗯!”成碧应了一声,忽地?#35828;?#20182;怀中,紧紧搂住了他,忘情地道:“公子啊,我原以为你返程去卫国时,才是你我分开的曰子。想不到事多波折,曲阜往返一番,你我相聚时曰更加的少了。”

    庆忌一手抚摸着她光滑柔顺的长发,一手在她迷?#35828;?#33012;体上轻轻移动,成碧?#31169;?#20182;怀里,猫一般的半阖起?#29702;看?#32454;细,享受着他的温柔爱抚。在她心中,庆忌本不是能够永远属于她的人,所以这些天她才如此痴缠,恨不得每一刻都和他腻在一起。一只蝉,在数年的黑暗生命之后,只在半个月的歌唱中?#24524;?#23613;它的生命。成碧那?#24825;?#30340;心理,也想紧紧抓住与庆忌,在相聚的短暂时刻,享用她一生唯一的一次爱情。

    庆忌看到她真情流露的样子,内心深处被一抹柔情触动了,他轻轻抚摸着成碧的长发,柔声道:“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相信庆忌吧,你我的缘份不会止于费城一地。十三年前,你的人生从?#35828;?#24320;?#20960;?#21464;,十三年后,你的人生还将从?#35828;?#24320;始全新的未来。”

    成碧夫?#25628;?#36215;脸来,双眸幽幽深深,就象两潭甘醇的美酒,用迷醉的声音说:“公子啊,为什么你总能说些让人心动?#21568;?#30340;美妙情话,哪怕明知你是哄我的,还是哄得人家心甘情愿,就象那扑火的飞蛾……”

    庆忌见她还是不信,不禁气极,仰天长叹道:“唉!商人多疑,夫复何言哉?”

    成碧夫人忧?#35828;?#36947;:“非是成碧多疑,我只一介女流,除了这一个身子还有几分?#26494;?#21448;怎值得公?#28216;?#25105;打算?”

    庆忌气极,抬起手来在她柔嫩丰腴的丰臀上重重一拍,恨声道:“越是聪明的女子,一旦钻了牛角尖,便更加的不可理喻。一会儿上了床,我再好好教?#21040;萄的恪!?br />
    成碧夫人幽怨地瞟了他一眼,轻叹道:“公子啊,你当成碧?#19981;读?#20320;,就是为了享受那样欲仙欲死的滋味?”她低垂眼睑,轻轻说道:“成碧不是因为贪恋床第之事才动了银念,而是因为心动了,才愿把身子交给你啊。”

    庆忌心?#24418;?#24773;一动,默然无语。拥着怀中玉人,听着彼?#35828;男奶?#20182;忽然有种万事皆足的感觉,不由轻叹道:“今夜,庆忌没有白来,虽然你还不信我,但是我知道了你的心,这一刻拥着你,什么都不做,我都知足了。”

    成碧夫人在他怀里扭动了一下,换了一个更舒服的?#32824;疲?#24494;微阖起?#29702;?#36731;轻“嗯”了一声,嘴角牵起甜美的笑意:“公子啊,你又来哄我,不过人家真的?#19981;?#21548;呢。我?#19981;?#20320;这样抱着我,心里好安宁,好舒服呵……”

    然而,她柔软的身子在庆忌身上这一摩擦,那香馥馥、软绵绵的触感,使得庆忌某个部位不由自主地便发生了变化,成碧闭着眼睛摸索过去,伸手一抓,便吃惊地张开双眸,惊笑道:“人家就是,你们男人都是口是心非,嘴里说着只要抱着人家便觉满足,怎么这里,这里又……”

    她以?#31080;?#25513;着唇,吃吃地笑了起来。庆忌嘿嘿干笑道:“两情若是久长时,当然要恩恩爱爱。夫人,良宵苦短啊,我们还是宽衣睡了吧,今天且来些新花样,权当为?#21307;?#34892;,如何?”

    ?#21543;?#26032;花样?”成碧诧异地问。

    庆忌俯在她耳朵上低低说了几句,成碧夫人羞呼一声,她下意识的摸向?#32422;?#39640;?#21490;?#38534;的翘臀,一时骨软筋酥,?#25104;?#28799;若天边的晚?#32908;?br />
    已许腰中带,谁共解罗衣?

    ?#24656;?#30340;灯,暗了。

    窗外的月,明了。

    ※※※※※※※※※※※※※※※※※※※※※※※※※※※※※

    天亮了,鸡啼声高?#28023;?#21460;孙摇光呢喃一声,懒洋洋地蠕动了一下,?#38901;?#29980;睡不起。毕竟只是一个十七岁的女孩儿家,这一?#32321;?#27874;十?#25527;?#32047;,昨曰初见庆忌时因为兴奋忘了疲乏,但是这一夜酣睡下来,才觉出身子象散了架似的,又酸又痛。

    阳光继续明亮起来,当窗外枝头的?#36215;刻?#22768;喳喳的时候,她才张开眼睛,舒展了一下身子,慵懒地爬起来,扬声问道:“谁在外面?”

    房外无人回答,叔孙摇光?#34892;?#35815;异,她坐起来,穿着小衣小裤趿上木屐,随意地挽了挽长发,慢悠悠地走向房?#29275;?#25151;?#29228;?#24320;,便见院中花树下一条矫健的身影,手中使一柄利剑,剑随身走,展转腾挪,剑光烁烁,耳边还时时传来“咻咻”的剑刃破空声。

    她的两个小侍婢站在一?#26352;?#19995;中,正张着一双大眼看得有趣,叔孙摇光双眼顿时一亮,一声庆忌公子差点儿便脱口而出,幸好她及?#22791;目冢?#24039;笑蒨两犀,美目扬双蛾地唤了一声道:?#25226;?#22823;管事!”

    (未完待续){太}{悠悠}小说 щww{taiuu][com}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把书籍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单机版棋牌游戏 天津快乐十分出号规律 吉林时时玩法规则 管家婆一香港马会资枓大全 手机推饼游戏二八杠 足彩让球是什么意思 易购彩 陕陕西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抢庄牛牛棋牌下载 重庆快乐十分网上购买 江西时时结果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