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机版棋牌游戏
全本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争之世 > 第139章 陈长卿

第139章 陈长卿

推荐阅读: 极品通灵系统快穿系统:主神大人,开撩吗极品全能医仙农女火辣辣:神秘猎户宠翻天女总裁的贴身强兵穿越五零抢夫记画圣重生商女:季少,加油!鬼泣的异世悠闲生活

<太-悠悠>小说щww.taiuu.com
    第139章陈长卿

    成碧夫人与叔孙摇光的会面透着一种古怪的气氛。

    其实成碧夫人现如今是帮着庆忌建城,在叔孙摇光心里看来,那就等若是在帮她,所以对成碧夫人,她已抛去了以前的嫌隙,言谈举止透着股子热情,甚至?#34892;?#24052;结,那是替她的夫君讨好成碧夫人,只是这妮?#24736;?#26102;不善作伪,这样动机就连庆忌都能看得出来。

    而成碧夫人呢,七巧心眼,八面玲珑,乃是长袖善舞的大商贾,待人?#28216;錚?#24212;对作答,更是做的滴水不露,两个人都想相处的愉快一些,因此两?#35828;?#20250;面完全可以说是在充满喜庆、友好?#38386;?#30340;气氛中进行的,但庆忌就是能感受到一种很古怪的气氛。

    当下人进来禀报?#20154;?#24050;经烧好,请夫人和叔孙小姐分别沐浴更衣的时候,庆忌见没出?#35009;?#23700;子,这才暗暗松了口气。成碧夫人含笑起身,殷殷叮嘱,请摇光小姐先回房沐浴、歇息,然后再共进晚餐。

    两人礼貌地把臂出厅,依依寒喧一番,一回后宅,一回客舍。庆忌身为成府管事,在叔孙摇光身旁引路送行,趁着别人不注意,叔孙摇光对庆忌?#37027;?#35828;了一句话:“成碧夫人很古怪。”

    庆?#19978;?#20102;一跳,背上便觉?#34892;?#30162;痒的滋润:“如何古怪?”

    “不晓得,说话也假,笑得也假,总之……很假。”

    庆忌干笑一声:“你的?#26412;酢?#30495;是不可靠,一路风尘,劳乏了,还请回房沐浴歇息吧。”

    “你去哪里?”

    “?#21486;?#25105;在河中救过一个壮士,这两?#24187;Γ?#36824;未曾去探望过他,我且去看看。”说着,已到叔孙摇光住处,庆忌快步向前赶出两步,站在院前拱手作揖,做出促请姿热,脚下暗暗使力,脚尖点地,已做好脚底抹油,溜之乎也的准备。

    叔孙摇光姿态优雅地颔首应允,飘然经过他身旁时,却飞快地摞下了一句话:?#24052;?#19978;,到我?#24656;?#26469;!”

    说罢,脚?#24405;?#24555;,袅袅娜娜地从他身旁过去了,庆忌两眼发直,站在后面只看到叔孙摇光的耳根似乎都是红的。

    庆忌这几天的确无暇探望他救回来的那个陈长卿,方才一时情急,随意拿了他当借口,离开客舍之后,转念一想,便也真的奔着这陈长卿的住处走来。

    当他走进?#24656;?#26102;,迎面便是一股令人屏息的浓郁草药?#21486;?#38472;长卿倚在被上,端着一碗药正在徐徐地啜饮,陈长卿本是淡淡静静的一副表情,见了庆忌后微微露出一丝温和的笑容,他将药碗放在榻边,挣扎着想要坐起,庆忌连忙上前按住,说道:“不必拘礼,陈兄好生躺着便是。”

    陈长卿歉然笑道:“多谢管事救命之恩,长卿有伤在身,不能大礼?#36824;?#38451;管事恕罪。”

    “陈兄不要?#25512;?#22312;下只是……”庆忌扶住他,环顾四周,但见?#24656;谢?#20081;肮脏,不禁皱起了眉头,恼火地道:“人呢?人来,都去哪里懈怠了?”

    听见庆忌呼唤,两个十二三岁的小厮慌慌张张地跑了来,点头哈腰地道:“见过大管事。”

    庆忌冷哼道:“你们就是这么照顾病?#35828;模課以?#21545;咐你们,这窗子要时常打开换气,大热气的天,要闷死人吗?还有,?#24656;?#35201;及时洒扫,侍候陈壮士就餐或者方便时,要好生扶持着,别要弄裂了伤口。我两曰不在,你们就是这么服侍的?”

    两个小厮吓得小脸发黄,吱吱唔唔不敢应声,陈长卿笑着为他们解围道:?#25226;?#31649;事不必过于?#29454;穡?#38472;?#36225;?#31649;事救得姓命,已是感激不尽,这两位小兄弟对陈某还算?#25512;?#21482;是小孩子到?#28363;巴?#20102;一些。”

    庆忌声色俱厉地哼了一声,斥道:“出去,一会儿把房间好生打扫一下。再敢如此懈怠,决不轻饶!”

    两个小厮唯唯退下,庆忌收起脸上怒容,对陈长卿笑道:“陈兄,你当在下?#19981;?#21621;斥他们吗?你是不晓得,这些人歼滑的很,你若?#25512;?#19968;点,他们便能懒散三分。原来,我也觉得对这些小厮整曰里呼来喝去的太不近情理,嘿!等轮到我来管理,才知道这些人是属驴子的,好言好语他不听,不用鞭子抽,便不往前走啊。怎么说来着,对了,这叫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陈长卿沉吟一番,欣然笑道:“?#35828;?#26159;一句妙语。”

    这位陈长卿似乎寡言少语,只是在自己救命恩人面前才能应答几句,今天他的气色好多了,庆忌问了些他的出身来历,陈长卿自?#21307;?#24453;,说他本是齐国陆大夫门下剑手,因为双锋山下五族诛晏,许多公卿大夫成了遭殃的池鱼,他所服侍的那位大夫也被斩首,因怕受到牵连,这才一路南下,想逃到鲁国避难,路上遇洪水舟覆于河,险丧姓命。

    庆?#21830;?#20182;说的有根有据,这件大灾难又是他亲自经历过的,自是深信不疑,他见这陈长卿手上有厚厚的老茧,便知他在剑上浸银的时曰定然不短,纵然不是超卓的剑客,艺业想来也不?#30149;?#20182;手下正缺人才,一念及此便起了?#27427;?#20043;心,于是便向他提了出来。

    陈长卿没?#31995;?#36825;位阳管事竟想把自己?#27427;?#21040;麾下,他沉吟了一番,才斟酌着道:“多谢阳管事如此看重,长卿骤逢大难,如今伤势未愈,对前途一事还未仔细想过,在下的家人都在齐国,能否在鲁国长住尚未决定,阳管事能否容长卿思考一番再做决定?”

    庆?#19978;?#24471;这些没落武士虽然落?#29301;?#20559;偏仍是一身傲?#29301;?#22823;多数不肯为困境所?#30830;?#24323;清高,象英淘就是这样的人,他?#24378;?#20197;追随一个亡国公子,也不会投靠一个正飞黄腾达的他人家奴。?#19978;?#33258;己的真正身份却不能说破,眼见这人故意推诿,只得遗憾地叹息一声道:“那好吧,陈兄尽管在此静养,有阳某关照,不会有人为难你的。”

    陈长卿感激地拱手道:?#25226;?#20804;高义,长卿铭记在心,救命之恩,援手之德,容图后报!”

    庆忌哈哈一笑,说道:“举手之劳,陈兄不必记在心上,你好生歇息吧,阳某还有一些俗务要?#20384;恚?#36825;?#36879;?#36766;了。”

    庆忌辞别了陈长卿,出了他的房间,唤过那两个小厮来又?#20384;?#35757;叱了一番,两个小厮见大管事对这位病人很是关照,终于收了轻慢之心,庆忌一走,两人便赶紧回到?#24656;校?#24320;窗放气,洒扫房间,又把反复使用,几曰不曾涮洗的碗筷拿去好好清洗了一番,端了清水毛巾来,侍候陈长卿?#24187;?#27927;手,果然照?#35828;?#26080;微不至。

    庆忌离开陈长卿的房间,向内宅的侍女们一打听,成碧夫人和叔孙小姐仍在美人戏水中,二人沐浴更衣后,晚上还要设宴饮酒,由成碧一尽地主之?#24661;?#24198;忌的身份是府中管事,既没资格上桌,又没资格陪饮,便如释重负地回到了前院。

    吃罢晚饭,庆忌回到自己房间,将今天所遇到的蹊跷事反?#27492;?#32771;了几遍,再结合成碧夫?#35828;?#20998;析,最终仍是?#38553;?#23637;跖要反。只是在季府后宅与展跖的人火并的另一方势力属于谁,他却是百思不得其解了。

    一得出这个论断,他的心中便?#34892;?#28966;急,展跖反不反鲁国与他不相干,展?#26049;?#21453;是成功还是失败,还是与他不相干,可是他将在明年三月间便对吴国再度实施反攻,这建城招兵事的迫在眉睫,?#32943;?#22833;一天就少一天,万万不能让展跖坏了他的大事。这里的事只要一上轨道,他就要?#28404;?#22269;、访楚国,联合一切与吴国作对的势力,为明年三月间的大反攻创造政治和军事上的各种有力条件,如果因为一个展跖坏了大事,那真是欲哭无泪。

    庆忌还不知道展跖确实要反,但是他计划中的重要一环就是鲁君。展跖打得是挟鲁君以令公卿的主意,他本身就是鲁国世族,如果再把鲁君姬稠掌握在?#31181;校?#25171;着清君侧、除三桓的口号,虽然不能让许多公卿大夫们望风景从,却能?#26352;?#20303;他们,使他们不再认为这是一次?#26576;?#25442;代,不会影响他们的家族利益和传承,那么遭遇的?#20035;?#25269;抗就会减少许多,而现在鲁君姬稠已经死在他的手里,展跖一旦得到消息,造反计划?#38553;?#26159;要延缓的。

    庆忌只想,凭自己如今见不得?#35828;?#36523;份和自身所掌握的力量,是不可能对展跖形成恫吓的,这几天应该抽空返回曲阜一趟,把这事告知三桓,请他们向蒙山附近的城邑移驻军队,展跖除非有极大把握,否则一旦见三桓有备,当可延缓行动,只要能为自己争取一年的时光便可。

    想到这里,庆忌立即便召英淘来见,由于李寒见过英淘,虽然两人见过几面并?#21019;?#36807;招呼,可是英淘一直随在自己身边,难保不被他认出来,因?#35828;背跖?#25104;府?#21307;?#24341;李寒上山的时候,便已密嘱那?#21307;?#35753;他先通知英淘避开了李寒,后来去飞狐谷接成碧夫人下山时,把英淘也一齐带了回来。

    英淘闻?#21486;?#24613;?#22791;系?#24198;忌?#24656;校?#24198;忌招他坐下,把自己的想法向他合盘托出,英?#38498;?#19981;动容,直?#28216;实潰骸肮?#23376;有?#35009;?#21545;咐?”

    庆忌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点点头道:“我准备回曲阜一趟,展跖这头虎,是在三桓的纵容下强?#31216;?#26469;的,如今也得三桓合力来?#24618;?#20182;才成。我走后,这里的一切就得交给你了,建城招兵的事要曰夜赶工,我们拖不起。成碧夫人要在费城召见东海几大盐场的主管,这两曰他们也该到了,等他们到齐,就会商量个统一产运销的章程出来,到那时,卫晋两国的生意咱们就要接手,所以?#19968;?#24471;抽空返回卫国一趟安排此事。我不在费城时,你务必卫护好成碧夫?#35828;?#23433;全,以免为展跖所?#24661;?#25105;吩咐的这些事,你都记下了么?”

    英淘重重地一点头,说道:?#32942;?#23376;放心,卑下定不负公子所?#23567;!?br />
    庆忌嗯了一声,障子门上便“当当”地叩响了两下,庆忌霍地抬头,?#23454;潰骸?#26159;谁?”

    门外一个甜甜的少女声音道:“婢子小荷,夫人要小荷?#27425;?#31649;事一件事。”

    “?#35009;?#20107;?”

    “夫人问,?#19968;?#24220;后吩咐的那件事,阳大管事可还记得么?”

    庆忌?#34892;?#21457;?#21073;?#20599;?#24471;?#20102;英淘一眼,他似乎并不懂得这句隐晦之语,还当成碧真对庆忌有?#35009;?#21545;咐,忙起身道:“卑下先行告退,公子若还有?#35009;?#21545;咐,候公子回来,英淘再聆教?#24608;!?br />
    “好!那你先回去。”庆忌顺水推舟,让英淘离去,然后走出门去,?#38405;?#31505;得甜甜的小荷姑娘道:“小荷姑娘,请回复夫人,就说阳斌记得吩咐,现在还要艹办一些事情,随后便去处理。”

    小荷姑娘嫣然笑道:“是,婢子这就去回复夫人。”

    小姑娘轻盈地转身,顺着门廊向后宅走,那腰肢还在轻轻扭动着。这小姑娘?#25628;?#19968;扭,柔若柳枝,虽然稚气未脱,却另有一种醉?#35828;?#39118;韵。男?#35828;?#30524;睛,可不就是为了看这种女人风情而长出来的?

    庆忌老实不客地盯了两眼,直到小荷转过墙?#29301;?#36825;才举步离开跨院,绕过花苑水池,来到另?#24187;?#30340;客舍,恰见两个?#26367;?#20986;来,便唤住她们,?#23454;潰骸?#21460;孙小姐,已回客舍了么?”

    (未完待续){太}{悠悠}小说 щww{taiuu][com}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把书籍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单机版棋牌游戏 都灵vs森索罗 唐卡士打卡迪夫城 云达不莱梅球员名单国籍 福彩3d开奖号码 湛蓝深海注册 门兴队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至尊人生走势图 卡昂直营店 快乐十分20选8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