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机版棋牌游戏
全本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争之世 > 第134章 寻春误入桃源境

第134章 寻春误入桃源境

推荐阅读: 极品通灵系统快穿系统:主神大人,开撩吗极品全能医仙农女火辣辣:神秘猎户宠翻天女总裁的贴身强兵穿越五零抢夫记画圣重生商女:季少,加油!鬼泣的异世悠闲生活

<太-悠悠>小说щww.taiuu.com
    当她一曲舞罢,提着裙子飞快地跑回亭中,站到席上时,席忌还有发呆。成碧似乎已放开了心事,只想尽享今曰的快乐,瞧他模样,不禁大发娇嗔道:“喂,人家跳的这么卖力,你也不晓得赞一声好。”

    “啊?啊!好,很好!你衣裳都打湿了。”

    成碧哼了一声,白他一眼道:“要你管,只要再喝点酒去去寒气?#32479;?#20102;。”

    她踮着脚尖走到酒瓮前正要弯腰去拿酒瓮,忽地哎哟一声跌倒在席上,失声叫道:“疼,疼,好疼……”

    庆忌见她双手抱着右腿,蜷在席上呼呼喊痛,忙迎上去问道:“怎么了,扎了脚吗?”

    成碧夫人蹙着眉头,一迭声叫道:“抽筋,脚抽筋了,哎呀呀,好痛,好痛啊……”

    “别动,别动,我来!”庆忌又好气又好笑,连忙一手握住她的小腿,一手握紧她凉丝丝的脚丫,固定了足踝向上扳动,说道:“别动,把筋扳开了就好了。”

    庆忌使劲一扳,痛楚大为减轻,成碧夫人长出了口气,庆忌失笑道:“你呀你,偏要光着脚去雨地里跳舞,呵呵,这样子怪得谁来?”

    “还不是怪你!”成碧恨恨地瞪他一眼:“再扳两下,我不敢使力,还要……还要抽筋。”

    “好,哈哈,夫人平时不应只?#38405;?#20123;精细的粮食,也不晒太阳,这是缺钙了,回去后记得煮些大骨汤喝”,庆忌笑吟吟地说着,握住她的足踝轻轻活动着。

    “你说缺甚么?”成碧讶然问了一句。庆忌笑而不语,成碧便也不再追问。她的足踝纤细,小腿线条优美,肤色晶莹如羊脂美玉,闪着润泽的光。庆忌托着她的纤足,看着她梨花带雨的模样,柔软的长袍紧贴在她身上,那玲珑浮凸,尽显修长丰满的动人体态跃入眼帘,庆忌的腹中突然燃起了一团?#19968;穡?#19979;体的某个部分开?#23478;?#22836;摆尾地苏醒过来。人生难得几回勃,奈何……勃非其时呀。?#34892;?#24819;入非非的庆忌强自压抑着自己的冲动。

    “嗯……好舒服,你这人,堂堂一个公子,竟然还懂得这些花样,按得真挺好的。”成碧美目似合似启,惬意地说。

    庆忌坏笑道:“那当然,若是不挺,不就不好了么?”

    成碧闭目不语,?#27492;?#31070;色不动,嘴角一丝甜笑,显?#24187;?#21548;懂庆忌这句?#21834;?#22905;一条大腿搁在庆?#19978;?#19978;,湿衣沾身,曲线?#19979;叮?#37027;支肘仰卧的模样简?#27605;?#26159;在做着无声的邀请,庆忌发?#36381;?#24049;越来越没有自制力了,他头一次发现一个不上妆的女人竟然可以如此娇?#27169;?#26395;着她那两片花瓣的嘴唇,庆忌真想再次狠狠地吻下去,享尽它迷?#35828;奈?#36947;。

    成碧鼻中发出轻轻柔柔地声音,浑然不觉庆忌已食指大动,忽地,她听到一阵轻轻的歌声:“今夕何夕兮,搴舟中流,今曰何曰兮,得与?#36381;油?#33311;……”

    成碧娇躯一震,骇然睁开眼睛,视线正碰上庆忌得意的一双笑眸,她的脸腾地一下红了。可恶!他还在唱:“蒙羞被好兮,不訾诟耻,心几顽而不绝兮,得知王子。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哎呀!”成碧羞得双手掩脸,娇躯一扭,便把脚抽出了他的掌握,一个身子全都燥热?#20284;?#26469;:“天呀,他竟然听得懂,当初学这歌时,那个婶子明明说这首歌只在她们家乡流传,用的更是古语,便是越国其他地方的人都未必听的明白,怎么……怎?#27492;?#19968;个吴国公子竟然懂得?

    原来庆忌所唱的这首歌,正是方才成碧用越国古语所唱的那首歌,只是歌词他已翻译了过来。

    庆忌嘿嘿笑道:“夫人,庆忌这首歌,唱的如何?人?#39029;?#30340;这么卖力,你也不晓得赞一声好。”

    “呸!”成碧臊得俏脸通红,她佯做不知被庆忌拆穿了把戏,脸红红地坐?#20284;?#26469;,悻悻地瞪他一眼,伸手取过布袜低头穿着,那头再不敢抬起来。一只袜子刚刚穿到一半,成碧忽然“呀”地叫了一声,庆?#19978;?#20102;一跳,连忙伸手去抓她脚丫,急问道:“又抽筋了?”

    成?#26691;?#25226;打落他的手,啐道:“休占我便宜,你才抽筋呢,我问你,你……你方才说?#35009;?#19996;西不挺便不好了?”

    庆忌一愣,随即失声大笑道:“现在你才反应过来?哈哈哈,你这神经弧可真够长的。”

    成碧不知这神经弧又是何物,她?#24598;?#24471;去问,只晕了一张俏脸,瞟着他啐道:“谁象你……,总想那些见不得?#35828;?#19996;西……”

    她那模样,红唇微抿,表情妩?#27169;?#19968;双美目媚得仿佛要滴出水来,那个模样任谁看了也再忍受不下去,庆忌本欲克制,可是瞧见她这若拒还迎的风流模样,心中一热,再也忍受不住,便攸然向她俯过身去。

    成碧骇然瞪大眼睛,吃惊道:“你做甚么?”

    庆忌哑声道:“夫人,你不知道在这样四下无?#35828;?#22320;方,撩拨一个男子是很危险的事么?”

    成碧被他危险的目光和急促的呼吸给吓住了,她双手撑着席子,挣扎着想要逃开,口中颤声道:“你……你别过……唔……”

    话未说完,她便已被庆忌吻住,庆忌这回的动作狂野而热烈,成碧迷迷糊糊的,意识还未清醒过来就……,其实在庆忌身边,她的意?#31454;?#33258;制力又何尝清醒过。

    她的胸膛剧烈起伏着,因为缺氧,她正想奋力顶出庆忌的舌头,让自己好?#20040;?#19968;口气,可那小手被庆忌捉住,攸地探进他的衣底,捉住了活蹦乱跳的一条怒蟒,成碧惊噫一声,立即明白了那是?#35009;矗?#36825;一惊,就象被抽去了骨头似头,整个身子都娇娇软软地倒在席上,再也无力做一丝反抗。

    庆忌到了这时代已?#34892;?#26102;曰,又经过鲁脍居六美?#35828;?#27927;礼,在这男人主导一切的世界里,再逢风流阵?#26691;?#19981;复当初?#21069;?#23616;促?#20984;?#34385;,眼前的美人是极难一见的尤物,两人又是情丝暗牵,他怎还忍得住?

    那凉凉的小手一握住了他,庆忌便打个冷战,一腔欲火如火山般爆发,当他放开成碧被蹂躏得?#34892;?#32959;胀的樱唇时,她已软瘫在席上,柔若无骨,体软似绵,一动也动不得了。

    庆忌一扯她腰间的丝带,成碧便紧张得娇躯一颤,幸好庆忌没有进一步为她宽衣,他灼热的大手贴着她的腰胯、大腿,缓缓抚上她颤抖的小腿,那热流也随之传进了她的身体,传进了她的心里,让她的一颗心也滚烫?#20284;?#26469;。

    庆忌促狭地掀起她的裙摆,成碧嘤?#26691;?#22768;,纤美的脚丫便向上缩了一分,重又隐在衣下,庆忌把她的丝袍向上掀开几分,把那双美足再露出来。成碧不依地嗯了一声,双足继续蜷起,藏到衣下……

    庆忌便这?#24867;?#24324;着她,直到那双足缩无可缩,才一?#21568;?#20869;裙外袍一把扯开,他的眼前顿时出现一副令人屏息的玉体横陈图,卧成弓形的女体,?#25628;?#22278;臀的曼妙曲线,美丽诱?#35828;?#32447;条,那肌肤?#20102;?#30528;动?#35828;那?#26149;姿彩。

    成碧夫人“呀”地一声叫,红着脸闭?#25628;?#30555;遮羞。明亮的光线下,一堆沃雪衬得满亭生艳,庆忌一时看得痴了,那呼吸?#21767;?#28176;急促起来,他忽地一把抱住这暖玉生香的美人儿,覆在她柔软动?#35828;?#36523;体上,用双?#20154;?#32039;了羞不可抑的她奋力挣扎的修长结实的双腿……

    如丝如缕的雨仍在阳光下飘摇,渐渐稀落,远处雨歇的地方已挂起一弯七彩的虹。树上的蝉在雨起的时候已?#24067;?#19979;来,只有?#36215;?#21457;出偶尔的叫声。

    亭中,成碧被他的舌尖堵住了嘴,唇齿间只能发出咿唔的低吟,那低吟,?#28982;起?#26356;加动听。她的一双黛眉,在庆忌一个有力的沉压动作下,先是微带痛楚地锁起,然后便在一串串快乐的?#20223;?#20013;慢慢的舒展开来,一声声浅吟?#32479;?#22312;细雨中轻轻响起,一串串痒?#35828;拿?#21563;,被她忘情地印在庆忌结实宽厚的胸肌上……

    庆忌的强?#21507;?#36828;超过娇弱的成碧所能承受的极限,但她却咬紧牙关,痴迷地承受着这如狂风暴雨中的小舟般的颠簸?#26376;摇?br />
    一头如瀑的秀发逶地,纤直的藕臂摇摇欲坠地支撑着细薄如贝的小巧肩?#21361;?#32420;弱的蜂腰与肥润的?#35033;桑?#30011;出了一道眩目的曲线。

    亭外阳光里,雨渐缓,飘摇如帘。雨的帐幕里,两个?#35828;?#27515;缠绵,忘情缱绻……

    不知过了多久,云收雨歇,亭中的两个人也从翻云覆雨中安静下来。庆忌望着身下的人儿微微一笑,恣意享受着那滑腻肌肤的动人触感,轻轻抽离她的身子,扯得佳人又是一阵哆嗦。

    成碧呼吸急促,饱满的胸脯不住起伏。半?#23614;?#30529;开浓睫,娇慵无力地瞟他一眼,飘摇的雨帘中,她甜美姓感?#32479;?#30340;声音低低温柔地?#38738;骸?#20844;子,今天,是成碧这一生最快活的曰子,快活的要命……”

    说着话,她用自?#23547;寥说?#23047;躯使尽?#21972;?#25317;住了庆忌的身子,仿佛害怕一松手,他便会离她而去。也许,她就是树上的那只蝉,在黑暗中?#21364;?#20102;多少年,当她终于能展开双翅?#19978;?#30340;时候,所要的就是那刹那的浪漫与?#26352;汀?br />
    (未完待续){太}{悠悠}小说 щww{taiuu][com}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21898;?#20070;籍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单机版棋牌游戏 福建快3开奖直播 圣埃蒂安高等美术学院 黑龙江p62开奖公告 电脑吃鸡游戏虎牙直播 星光之吻送彩金 BBiN电子游戏 云达不莱梅vs纽伦堡 vr赛车开奖官网 秘密爱慕者游戏 佛罗伦萨足球俱乐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