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机版棋牌游戏
全本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争之世 > 第133章 清歌一曲霓裳舞

第133章 清歌一曲霓裳舞

推荐阅读: 绝品透视医香嫡妃大宋好官人神医毒妃太嚣张绝品神眼绝品透视神医绝品神族绝品神医绝品通灵大小姐绝品王妃遭遇爱

<太-悠悠>小说щww.taiuu.com
    庆忌哈哈一笑,此时他正俯身生火,炭炉上的火焰由弱而盛,由盛而稳,渐渐变得稳定而炽热。此时成碧夫人已将一尾?#35270;?#25438;出,正放在竹架上控干。两个人没有谁告诉对方该做什么,却很有默契地配合着这一?#23567;?br />
    炙鱼开始了,庆?#19978;?#20928;了手,好奇地看着成碧专注地炙鱼,她用竹签串了鱼,架在两个支架上,在稳定的炭火上不停地翻动着,另一只手则用银匙舀了早已捣好备用的香菜汁,均匀地淋在炙鱼上。

    ?#35270;?#24930;慢炙熟了,香气慢慢溢出来,似乎百米之内都能嗅得到,庆忌原未指望这位身娇肉贵、高高在上的成府女主人会有一手好厨艺,这时嗅到那透鼻的香气,却不禁食指大动,他情不自禁地赞道:“色、香、?#27602;?#20339;。果然是第一等的炙鱼手艺。”

    “那当然,还用你夸么……”成碧抿着嘴向他一笑,眼神中既有得意又有欢喜,炭火把她的脸蛋烘得红?#20284;说模?#33395;若三月桃李,一树春花。

    一瓮老酒甘醇香冽,那炙好的?#35270;悖?#21363;便不蘸佐料,也是最可口的美味,两个人据席对坐,捧杯对饮,大口食鱼,轻声谈笑,真是其乐融融。

    阳光和树影斜斜地照进亭来,洒在她鹅黄色的衣裳上,再将那光晕反衬到她酒后微晕的嫩颊上,比那?#35270;?#30340;美味更加秀色透餐。至少,已经吞了半条?#35270;?#19979;去,再也吃不动一口的庆忌是这样想的。饱暖思银欲,面对着这样美丽的佳人,吃饱喝足又是久旷之身的他,动一点歪脑筋似乎也情有可愿。

    成碧夫人被他灼灼的欣赏目光看得?#25104;?#26356;红,酒意朦胧,兴奋了她的神志,她已经很多年没有象今天这样轻松惬意了,上一次有这样舒服的感觉,还是在她无忧的童年。

    成碧被庆忌看得害羞,忽地垂首说道:“酒兴正浓,公子可愿听成碧清唱一曲?”

    庆忌双眸一亮,喜道:“固所愿,不敢请耳。”

    成碧抬头,似嗔还喜地瞪了他一眼,便柔媚地折腰而起,长长的衣带垂在腰侧,随着她起立的动作摇曳生姿。眉目如画,俏脸含春,那不经意的动作更流露出万种风情。庆忌不禁赞道:“其实唱歌不如起舞,夫人可愿为庆忌一舞么?”

    成碧粉脸含晕,羞啐了一口,嗔道:“去你的,当人家是你庆忌公子府上的侍婢了吗?”

    她提起一口瓦?#20572;炙?#23047;不胜力地递与庆忌,说道:“去,打一瓮水来。”

    庆忌愕然道:“夫人打水要做何用?”

    “叫你去你便去,怎么恁多的废话?”

    庆忌哈哈一笑,接过瓮来,抬腿便出了亭子。也许是因为这半天的相聚,也许是因迷前曰晚间相拥一吻的?#40644;疲?#20063;许是因为酒意让他们变得更大胆,总之,两个?#35828;?#35328;语之间已经越来越亲昵了。

    庆忌提了满满一瓮水来,到了亭中,只见成碧已将一排陶碗放在席上,见他提了水来,便接过?#23435;停?#20381;次向碗中倒水,然后用竹?#26165;没鰨?#21548;那声音再酌情将水多倒少许或倒出少许,庆忌看得一动,忽地想起曾经看过的一部影片《秦俑》,那冬儿在秦皇宫苑里不是也用陶碗接了雨水奏歌吗,当时看了很?#20999;?#22855;,难道成碧夫人现在做的……

    果然,成碧夫人以水调音,将那一排陶碗校正了乐音,便以竹?#26165;没鰨?#36731;轻唱起一首歌来:“澜兮抃,草?#25509;瑁?#26124;木玄泽予,昌州州,?#24656;?#28937;乎,秦胥胥,缦予乎,昭澶秦足俞,渗随河湖……”

    她檀口轻启,用清越的嗓音轻轻地唱着歌,那双亮晶晶的眸子一直投注在庆忌身上,眼波流动,很难叫人读懂她眼波中流动着的神秘韵味,包含了怎样的意思,庆忌似乎也完全没有读懂,他深深地凝视了成碧一眼,忽地合上?#25628;?#30555;,似乎正在仔细品味着她歌中的意思,成碧眼中不禁闪过一丝失望……

    “澜兮抃,草?#25509;瑁?#26124;木玄泽予,昌州州,?#24656;?#28937;乎,秦胥胥,缦予乎,昭澶秦足俞,渗随河湖……”

    悠悠的歌声又唱了一遍,那娇娇嗲嗲的声音带着一种柔柔糯糯的味道,似乎不是鲁国当地的歌曲,鸟儿在树稍随之鸣叫,不停聒噪的知了却忽然住了声,仿佛惭于搅乱了这动听的歌声。清风徐来,吹皱了一池春水,把那鳞鳞的波光一直推送到岸边,水面闪闪的波光映在亭中对坐的两个人脸上……

    庆忌张开眼睛,定定地望着对面的成碧,浮凸的?#20013;兀?#20992;削般纤巧娇柔的香肩,不盈一握的小蛮腰,她是如许地绰约动人,在这清碧澄澈的乡间风光里,她就象一株含羞草,唇边带着羞涩的笑。

    “很好听的歌,”庆忌慨然叹道:“不过听曲调似乎不是鲁国的歌曲,歌词?#19981;?#28073;难懂,竟叫人难明其意,不知夫人从何处听来?”

    成碧仍在笑,但那笑容中分明已带着?#24863;?#22833;落和遗憾:“我府上,原有几个来自越国的剑?#20572;?#26354;阜鲁脍居的袁公就是其中一个。他们的家眷都知晓几首越国民歌,这首歌,是我当年听她们唱起,觉得非常悦耳,便学了来。那歌词的含意么……呵呵,成碧也不知道。”

    “哦?”庆忌目光一闪,微微笑了:“倒也是,便是这鲁国一地,也有方言种种,?#34892;?#29305;定的词汇,便是?#21972;?#30340;两邑,彼此都听不懂呢。”

    成碧更加难受,幽幽叹道:“是啊,不过……也用不着听得懂啊,我娘,我爷爷,他们一辈子不曾离开过村庄之外七里远的地方,许多象他们这样的人,懵?#38706;?#25026;便过了一世,要懂得这些词儿,有什么用呢……”

    她的声音越说越?#20572;?#22836;也垂了下来,可那语气中的怨尤之意,却?#34892;?#21483;人听?#24187;?#30333;,她是怨庆忌没有听懂么?

    庆忌洒然一笑,扭头外顾,忽地欣然道:“下雨了!”

    果然,阳光明媚,却有淋淋细雨飘洒下来,成碧展眉道:“是?#21073;?#22826;阳雨,好漂亮……”

    她?#37202;?#36523;来,走到亭边扶栏观看,淋淋的细雨如丝如绸地飘洒下来,水面溅起无数涟漪,?#21152;?#40060;儿会跃出水面。岸上,青草茵茵,被雨一淋,那草叶油亮油亮的,?#32933;?#21916;人。

    雨丝很细,环顾四周,就象是烟雾一般,把亭中的他和她,与这世界都个隔断了开来。

    “如果……如果就和他这样一直待在一起,待在这儿,那该多好。?#19978;А?#20182;有他的世界,我有我的生活,我和他,?#31449;?#26159;不可能走到一起。方才那首表?#20180;?#24847;的歌,幸亏他没有听得懂了,若是我一时忘形,今后……可如何收拾?”

    方才鼓起一腔勇气,半遮半掩的含蓄倾吐,因为庆忌没有听懂,也没有看懂,如今雨气袭来,让头?#26376;月?#28165;醒的成碧?#25351;?#20102;理智,她又开始打起了退堂鼓,庆幸没有真的被他明了自己的情意。

    “等城池建好,他?#36879;?#24448;返于鲁卫两国,开始经营他的大业了,等这里的一切有了头绪,我也要回到曲阜,再见他的机会不多了,再想和他如今曰这般对席欢歌,饮酒炙鱼,怕是更加没有机会了。也许,再过十三年,当我头上渐生华发的时候,今曰的情景,?#21248;?#21482;能在梦中追忆……”

    成碧一念至此,黯然神伤,她忽地回过头来,向庆忌灿烂地一笑:“公子想看成碧舞蹈,成碧便在这雨中为公子舞一曲如何?”

    庆忌一呆,失声道:“虽说雨丝纤细,到底十分稠密,怎可雨中跳舞,夫人不是开玩笑吧?”

    成碧一笑,转过头去,在心中叫道:“就这一次,这一生,便让我为你舞这一次吧。”

    她忽地脱掉鞋子,除去布袜,挽起裙摆,赤着一双白生生的脚丫便走出亭去。那双莹白如玉的脚,踏地碧绿如稠的草地上,踏地亮亮的水洼里,走到一处平坦处,忽地轻盈地旋舞起来。那衣袂飘扬,宛如仙子凌波。

    庆忌站在亭中,呆呆地看着在雨?#34892;?#33310;的成碧,那娴熟优美的舞技,一举一动的风韵,全然未入眼中,他只看着那张似带着无尽哀?#35828;?#38754;孔,嫩如凝脂,尽沾雨滴,如花带露,让人油然而生亲近怜惜的感觉。

    (未完待续){太}{悠悠}小说 щww{taiuu][com}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把书籍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单机版棋牌游戏 秒速时时冠金定胆 必中平特一肖 www澳客网 平特一肖來電 腾龙时时彩手机安卓APP 白小姐开奖结果记录表 上海十一选五走势图手机版 牌9怎么看大小 吉林时时专家计划 龙虎和时时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