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机版棋牌游戏
全本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争之世 > 第127章 曾是惊鸿照影来

第127章 曾是惊鸿照影来

推荐阅读: 绝品透视医香嫡妃大宋好官人神医毒妃太嚣张绝品神眼绝品透视神医绝品神族绝品神医绝品通灵大小姐绝品王妃遭遇爱

<太-悠悠>小说щww.taiuu.com
    “哦?”庆忌应了一声,便站起身来。英淘忽然象忍不住喉痒似的轻咳两声,庆忌不禁回头瞪了他一眼,却引来其他几个汉子吃吃的笑声,庆忌无奈地摇头,只好故作不见,随那小荷姑娘向后院去了。

    季府老宅非常广大,只是年久失修,许多地方房屋败落,杂草丛生,不过主要建筑仍然完好,而且年年修缮。小荷姑娘把庆忌引到内宅后面一个花园,只见一方水池,池中有亭,亭口举灯,亭内一个娉婷婉约的丽人正坐在亭中,扭身扶栏望着一泓池水。

    小荷止住步子,向庆忌微笑道:“大管事,夫人在亭中等你呢,请吧。”

    “谢过小荷姑娘?#20445;?#24198;?#19978;?#22905;拱拱手,举步向成碧夫人走去。

    这成碧夫人对他神情暧昧,半真半假,惹得庆忌也常常绮思连连,常想这妙龄少妇若耐不得寂寞,主动向他投怀送抱时,?#32422;?#21322;推半就成就好时的绮念遐思。如今夜色已晚,成碧夫人召他入见,庆忌紧张中不乏这样的歪脑筋,还以为?#32422;?#25152;料果然不差,待见她在院中亭里召见,旁边虽无旁人,看来?#27425;?#31169;情了,?#24187;庥行?#22833;望。

    他走上前去,拱手施礼道:?#25226;?#25996;见过夫人。”

    成碧夫人袅袅起身,淡淡笑道:“公子请坐吧,在我这内宅里,不得我的吩咐,敢擅自闯进一步的,目前?#22993;?#26377;一个,这儿没有外人。”

    庆忌笑道:“夫人说的是没有外人,还是没有旁人?”

    这句话出口,他便觉得?#34892;┟侠?#20102;,?#32422;?#33080;上也不禁一热,不知怎地,在这个成碧夫人面前,他特别?#19981;?#21344;些口舌便宜,或许是成碧夫人那种千娇百媚的成熟风韵,和她给?#35828;?#22914;沐春风的那种轻松感觉影响了他。

    成碧夫人被他捉了一句语病,却没有象往常一样为之娇羞,她只似笑非笑地瞟了庆忌一眼,那眼波中流动着一种神秘的韵味,仿佛她窥破了庆忌这样说的本意,反弄得庆忌不自在起来。

    天上有月,亭中有灯。灯下看美人,愈增三分颜色,如果四处花草丛丛,再有天际一勾弦月相衬,那便只有七分美色的女子,也有十成的娇媚了,何况成碧夫人如今的妆扮。一件剪裁合体的大袖袍衣,长长的衣带垂在腰侧,摇曳生姿。眉枝如画,俏脸含春,不经意的动作中便流露出万种风情。

    她在围栏边的横板上盈盈坐了,问道:“晚膳前你?#25925;?#22899;到内庭告诉我,说明曰要去附近山上斟察木料,以备伐用,飞狐谷中本来?#25237;?#30340;是树,?#20063;?#19981;信你蠢到舍近就远,连个机灵点的借口都找不出。”

    成碧夫?#35828;?#20182;一眼道:“好啦,现在给?#22812;?#20054;地交待,你又在打?#35009;垂?#20027;意了?”

    说起这事,庆忌倒不想全瞒着她,毕竟成碧是他今后的主要合作伙伴,无论是练兵还是经济来源,庆忌便把保护孔丘去?#32558;交?#35265;大盗展跖的事情和?#32422;?#30340;目的说给她听。当然,庆忌只说与展跖比邻,对他极为不利,并未提及他从展跖手下那里了解到的种种情形所揣测出来的那个结果……窃国。

    成碧夫人听了,仰起脸来望着天边弦月,半晌没有说话。清辉素面,月光映着她的?#24120;?#32908;肤上有种柔和透明的感觉,但是庆忌看得到她淡锁的双?#25216;洌?#38544;隐带着一丝疑虑和担心。

    “夫人有?#35009;?#24847;见?”庆忌忍不住问道。

    成碧夫人缓缓低头,锁眉道:“公子,其实我们只要做得隐秘一些,当可瞒过展?#21734;?#30446;,公子一身系于万千,如此亲身涉险,是否?#34892;?#21776;突了?”

    “你担?#22856;?#30340;安危吗?”这句轻薄话儿到了嘴边,又被庆忌咽了回去,他思索了一下,才道:“夫人,庆忌在此匿名招兵,是一件断不忍泄露的事,但有一丝发现的隐患,都要及时排除,而不能抱着侥幸心理企盼能?#24187;?#28151;过去,否则,消息一旦泄露,便连补救的机会都没有了。”

    “再说,这次陪孔丘上山,在我看来,并没有?#35009;次?#38505;。其实我现在担心的反而是孔丘无法说服他。”庆?#19978;?#20102;想道:“孔丘与展跖,是格格不入的两种人,不管是处事为人还是姓格,孔丘?#32422;?#24230;人,以为可以教化展跖,可是……,如果失败,我们就?#26151;?#24819;法子,把展跖这个人想办法除掉或者赶走,去一趟他的老巢,了解一下那里的虚?#25285;?#20063;是好的。”

    “唉,我也只是提醒你罢了,原也知道,你既已决定?#35828;?#20107;,又有谁能劝阻得了。”成碧说到这里,又想起他以替身留在沥波湖,失踪近十天的事,她很想问一句“国君是不是你杀的?”可是那一句话到了嘴角,转?#33041;?#19977;,?#31449;?#36824;是咽了下去。

    一旦知道了真相,她和庆忌的关系就不再是现在这样简单的合作了,而是她掌握了一件能够控制庆忌的大秘密,除非她也能交付出同样关乎她生死的大秘密取信于庆忌,否则庆忌会怎样对待她殊?#35328;?#26009;。

    “如果我说,?#20063;?#21040;杀了国君的人是他,他会不会杀?#23435;?#28781;口?”成碧转身扶栏,望着池水,这个念头怦然跃上心头,她真的好想试试,试试她在庆忌心中到?#23376;?#22810;少份量,可是?#31449;?#36824;是不敢冒险。

    忽然,她感觉到脚步声起,庆忌已走到了身后,成碧夫?#23435;?#29983;局促之感,不过她没有躲开,也没有回过头去。

    庆忌走到她身后,没有说话,两个人都望着栏外的池水,一池水亮如天上明月,夜空中有一只晚归的鸟儿?#22238;?#22320;飞过,惊鸿一现,亮银般的水面上攸地闪过一片袅影,池边树上飘?#24405;?#29255;落叶,叶入水中荡起几圈涟漪,惊动了那水中游鱼把尾一摆,扑起几丛水花。

    此时月正高升,碧阶如水,树影稀疏,花枝半垂,耳畔还传来?#23159;?#40479;叫的声音,?#21543;?#38745;?#23376;?#32654;。如水的月光洒在成碧夫人身上,映得她身上的素罗裙子有几分通透的感觉。

    庆忌轻轻叹道:“如此良辰美景,恍若天上rén间。”

    “如果不是站在这儿,或者我们忙于各自的事情,只是从这亭中匆匆而过,那?#21019;?#26102;的美丽,我们是没有机会欣赏得到的。所以,不管经历过多少苦,我们应该尽量向前看;不管生命多?#28120;藎?#32463;历过精彩、快乐的人,要比那庸碌一生的人更没有遗憾。

    我是不止一次从死亡线上挣扎回来的人了,所以?#20197;?#21208;破了,?#20063;?#19981;在乎生死,更不想整天惶惶不可终曰地到处逃避地求生存。我曾经尝试过被动的?#21364;?#31561;着三桓世家来决定我的命运,但是最终改善我处境的,仍是靠我?#32422;?#30340;努力,求人不如求己,所以我要去争,何况并没有?#35009;?#30495;的危险呢,夫人,请不必为庆忌担忧。”

    夜晚总是容易让人脆弱的,表错情的庆忌,真的?#34892;?#24863;动了:“我的亲人想置我于死地,而陌路相逢的你却在为我担忧,人类的感情真的很奇怪,是不是?”

    “你……”成碧夫人娇躯一震,身子突然一下子?#20004;?#36215;来,就象一张上了弦的弓。原来,庆忌忽然揽住了她的?#25628;?#19968;只手掌贴在她?#25945;谷?#36719;的小腹上,一只手掌,固定了她瘦瘦的胯骨,而他的身体,却贴住了她耸挺而富有弹姓的隆?#21361;?#22312;她耳边低语道:“夫人,今夜风光,良辰美景,这天上rén间里,你便是那居住其中的仙子了。”

    成碧十几年不曾被个男人这样搂着,而这个男人更是她长了这么大,唯一一次动了心的男子,只被他这样亲昵的搂着,便已骨软筋酥动弹不得,一种难言的滋味随着全身的血脉迅速?#21208;?#20102;全身,再听到这样从不曾听过的情话,双眼不觉便露出迷离沉醉的光辉。

    天上一轮明月静静的照着大地,亭下却是流动的水光,波光潋滟。成碧夫人攥紧一双粉拳,?#30475;赶福?#26263;暗动情。庆忌轻轻推动她的胯部,另一只手温柔地滑到她柔软的腰间,把她扳了过来,面对着?#32422;骸?br />
    虽在月色之下,?#27492;成?#20063;能知道,她现在的脸一定已红得象盛开的石榴花。成碧的娇躯抖颤起来,她似乎意识到了将要发生?#35009;矗?#37027;一双星眸躲躲闪闪,?#20102;?#30528;异样的光芒,却不敢迎上庆忌的眼睛。

    这个象熟透的果实般的妇人,穿着一袭曳地长袍,小蛮腰上低束着一条?#36214;?#30340;带子,就象一枝可以随时攀折的鲜花,那已经成熟的动人体态?#26376;?#20986;一种少妇独有的娇慵懒散的风姿,庆忌低头看着这紧贴?#32422;?#33016;前,神情慌张的美女,嘴?#19988;?#20986;一丝笑意,他轻轻拉起成碧的手,退了一步,柔声说道:“来,让我带你遨游人间天上,可好?”

    庆忌说着,伸手拔去她发间的玉簪,成碧一头乌黑的秀发立?#21776;儼及?#20542;泻下来,发长过?#21361;?#21457;丝间一双朦胧的星眸,美丽的犹如夜的精灵。

    庆忌忍不住俯身吻上了她的红唇,成碧夫人“呃”地一声,庆忌的热?#19988;?#22914;雨点般洒到她的秀发、俏脸、小嘴、耳朵和玉项处。成碧终于撤掉最后一丝?#23049;鄭?#24536;情地反拥住他,低声呢喃着:“公子……”

    庆忌的舌尖在她口中?#20998;?#30528;她的雀舌,这种挑情滋味娇躯轻颤,呼吸越来越急促,紧跟着,庆忌的双手从她的后腰滑向她弹姓惊?#35828;那掏危?#19981;断地揉捏抚弄着,弄得成碧浑身燥热,?#26009;?#30340;胸膛几乎快要爆炸了。

    当庆忌的手想要探入她裙下时,成碧一时惊呼,终于使劲一退,飞快地离开他的怀抱退了两步,手扶着亭柱,望着他只是喘息,她想逃走,因为不堪庆忌这样的挑逗,可她又不敢逃走,因为她怕这一走冷了庆忌的心,从此再不把她放在心上。

    “夜……夜深了,公子……公子该回去歇息了。”成碧也不知道?#32422;?#24590;么说出了这句话,这句话说出来,便紧紧咬住了舌尖,恨不得再把它吞回去。

    瞧着她慌张失措的样子,庆忌心中燃起的情焰微微褪下,神智恢复了清醒。这女人……太厉害了,不是说她的心计,仅是她的容色,便是一件无敌的武器了。?#32422;?#21482;是因为感于她的关?#24120;?#19968;挨近了去,嗅到她幽幽香气,瞥见她迷人体态,情动之下便如此忘形。

    “呃……好,夫人也请早早安歇了吧。”庆忌说这句话时神情非常的古怪,两个人刚刚还……,她的樱唇上嚅嚅的还闪着亮光呢,现在却是这样相敬如宾的斯文守礼。

    “嗯……?#20445;?#25104;碧夫?#23435;?#24494;地瞟了他一眼,又飞快地收回眼神,拂袖转身,慌慌张张地自小亭另一侧的九曲桥上逃开。

    一袭长裙曳地,她脑后乌黑的秀发用一根?#23376;?#31786;子随意挽起,秀项颀长,两道香肩斜?#27605;?#19979;,衣带飘风,娇?#24551;?#30340;身子真如一?#34987;行?#20154;模样。朦胧的月色灯光下,勾勒出她明暗凹凸的背影,是那样迷人,虽在慌张失措之下,可是有几个矫情作势的美女能有她这般行云流水、从容自在的作派。

    庆忌望着她背影,忽然忍不住唤道:“夫人!”

    成碧夫人翩然止步,却不?#19968;?#22836;,只低问道:“何……何事?”那声音竟止不住地发抖。如果庆忌再次上前,挽住她的腰肢,请求一夕缱绻,她实在不知道?#32422;?#36824;有没有拒绝的勇气。

    “夫人还欠我一个许?#25285;?#21487;还记得么?”

    “?#35009;礎裁?#35768;?#25285;?#20154;家答应了你?#35009;矗俊?#25104;碧夫人慌张地问。

    “夫人曾说,若是庆忌夺?#26151;?#33311;竞赛之冠,便为庆忌炙鱼为?#20800;?#21487;还记得吗?”庆忌忍不住想笑,成碧夫?#35828;?#27169;样着?#30423;?#20154;心动,但是今晚他反不想吃掉她了,这样的美人,这样的韵态,其实多享受一刻那种暧昧难言的情感滋味,更加叫人心荡神驰,不是吗?

    成碧夫人慢慢转过身来,眼波荡漾,象池中水纹似的一闪一闪,也看不出她心里在想些?#35009;礎?#24198;忌微笑着看着她,?#27492;?#30340;如花玉容,?#27492;忌?#30524;角的风情,?#24066;?#32454;腰,长腿隆?#21361;?#35797;问谁能不跃然动心?

    “好……,等公子?#29992;缮?#22238;来,成碧……必履行诺言,亲手炙鱼,偿公子口腹。”

    庆忌笑起来,仿佛看到了一尾滋味鲜美的鱼,已经进了他的口腹:“好啊,到时庆忌便与夫人同游,亲手钓一尾?#35270;悖?#28982;后幕天席地,生火炙鱼,与夫人共享之。”

    成碧夫人深深地吸了口气,才稳住?#32422;?#30340;心神,她那水袖翩然一摆,匆匆地说了一句:“好,成碧……便依……便依公子……?#20445;?#35828;完急急转身离去。那水袖高高扬起时,仿佛拢了一袖的星光月色,所有的光采都集中到了她的身上。

    她紧闭的心扉,那偶然被撞开的裂?#23545;?#26469;越大,庆忌就象一道惊鸿一般,翩然跃入了她的心底,在这情海里苦苦挣扎的雏儿,她就象庆忌口中已经落了网的那条鱼,下场是不是也只能让他大快朵颐,她这条鱼儿,还能挣脱的去吗?

    ※※※※※※※※※※※※※※※※※※※※※※※※※※※※※※

    ?#32558;剑韵?#23725;。

    展跖刚刚练兵回来,进了粗犷简陋的大厅,把头上铜盔摘下来“当”地一丢,扯过一块皱皱巴巴好象抹布一般的毛巾擦了把?#24120;?#28982;后拿起一只酒壶“咕?#26031;?#21658;”地?#21254;?#20102;一番,解着衣服叫道:“切二斤卤狍子肉来,爷已饿的很了。”

    旁边有人应了一声,忙不迭褪下。随即外边又跑进一人,抱拳禀道:“主上,山下有人求见。”

    展跖一愣,瞪起牛眼道:“谁会到这来寻我?又是我大哥吗?不见不见,闭紧了山?#29275;心?#25918;他进来。”

    那小卒道:“回禀主上,此番来的并非是您的大哥,而是一个姓孔名丘?#31181;?#23612;的士人,他还带了八个佩剑的武士,说是……说是有事情要与主上面谈。”

    “孔丘?”展跖一愣,背着手在?#24656;?#36401;了几步,他衣袍刚解了一半,赤裸着长满胸毛的胸袍?#19981;?#19981;在意,来回踱了两圈,展跖把眉一皱,沉吟道:“莫非是大哥遣他来的?这个只会夸夸其谈的废物来见我做?#35009;矗俊?br />
    他把手一扬,说道:“去,放他进来,我且?#27492;?#25918;些?#35009;闯?#23617;!”

    (未完待续){太}{悠悠}小说 щww{taiuu][com}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把书籍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单机版棋牌游戏 江西多乐彩一定牛 快乐炸金花安卓版 3d福利彩票走势图 比特币3分赛计划 全年固定不变公式规律 江西怏3开奖号 夏ノ锁 android版 欢乐生肖玩法讲解 福彩3D今晚试机号金码 黑龙江22选5机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