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机版棋牌游戏
全本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争之世 > 第112章 循循善诱

第112章 循循善诱

推荐阅读: 极品通灵系统快穿系统:主神大人,开撩吗极品全能医仙农女火辣辣:神秘猎户宠翻天女总裁的贴身强兵穿越五零抢夫记画圣重生商女:季少,加油!鬼泣的异世悠闲生活

<太-悠悠>小说щww.taiuu.com
    曲阜。

    抬头看着那高大的城门,众多兵马保护下的吴国使节郁平然一时百感交集。这一趟出使吴国,还未到都城,便送了自己从弟的姓命,还搭上一个副使马奕。马奕是大王的亲戚,此番回去,还不知会不会受到小人馋言、大王责难。而今历尽千辛万苦,总算到了鲁国的都城,无论如何,总要完成了使命才好,否则,真的是无颜归去了。

    “郁大夫,请,前方相迎的这位便是阳虎大人。”奉命亲自护送吴国使节赴都城的公孙卷耳大夫对郁平然介绍道。

    “喔,原来是阳虎大人。”郁平然也是听说过阳虎大名的,此人虽是季氏门下行走,并无公卿大夫身份,却俨然就是鲁国的宰相,权柄甚重,不可失了礼节。郁平然压下丧弟遇袭的悲愤,抖擞精神迎了上去。

    阳虎春风满面地迎?#20384;矗?#32769;远就一揖到地,高声说道:“郁大夫,阳虎未曾远迎,失礼,失礼……”

    季氏府上,成碧夫人正襟危坐,炉上的炭火已经快灭了,茶汤也早煮得没?#35835;恕?#36825;茶,本是公卿大夫们才?#19978;?#29992;到的一种饮品,原本还不甚流行,?#36824;?#40065;国一向追随齐国风气,齐国的晏婴是极好饮茶的,于是饮茶风气在齐鲁一带便传播的甚快。那时虽无各种名茶的诸多分类,但是茶的好坏还是大有区别的,成碧富甲天下,只要一品,便知今曰喝的这茶?#36824;?#19968;般,?#36824;?#25104;碧夫人却不敢现出半点不悦。

    虽说凭她的身份,在外边很吃的开;凭她的美貌,趋之若鹜的男人更是数不胜数,但这里是季府,这里的主人是季孙家族的家主,同时又是当今鲁国的执政,无论是政治权力还是宗族权力,只消一句话就能把她打得永不翻身的权势人物。所以,这一代尤物也只能乖?#23472;?#22312;那儿,不敢表现出丝毫不?#22836;場?br />
    昨曰赛舟夺冠,她便巴不得季?#19979;?#19978;将家族的海盐经营权造册登记,?#24179;?#32473;她。但是,她当然不能主动讨要,而季氏忙于同叔孙、孟孙订立同?#35828;?#32454;则,商量应付吴国使臣的办法,恐怕一时半晌是没有?#34892;?#29702;会这事的,她又不敢上门催讨,便连暗示的心思也不敢用,本想耐心等上十天半个月的,只是想到这十天半月就不知要少了多少收入,心中?#24187;庥行?#32905;痛。

    不想今儿一早,季氏便使人上门,令她过府相见,成碧夫人又是纳罕又是欢喜,于是急急的打扮停?#20445;?#20415;?#31995;?#20102;季府,谁?#19978;耄?#22905;到了,季孙意如却仍在宫?#25250;?#35758;事,这一坐就是大半?#21361;?#20004;条玉腿都麻木了,还不见他回来。

    就在这?#20445;?#21381;外传来一阵声响,有人唤道:“主人回来了。”便有一些家奴侍婢迎出去,成碧一听,连忙扶膝起来,双腿坐得酸麻,脚下?#34892;?#19981;便,她却不敢表现出来,强撑着走到门口,双腿血脉刚刚行开了些,季孙意如已经大步走进厅来,后边跟着阳虎、公山不狃和仲梁怀。

    “成碧见过家主。”成碧夫人连忙上前见礼。

    “唔,唔唔,坐吧坐吧,一家人,不须拘礼。”

    季孙意如跟成碧夫?#35828;?#20799;子季孙笙是小赌友,彼此熟悉的很,对他的母亲倒是?#36763;?#24180;不见了,如今一看艳色殊然,明媚照人,娇艳更胜往昔,季孙意如也不禁眼前一亮:“这女子,一身芳菲,愈见妩媚了。?#19978;?#20102;子菲,?#27425;?#33395;福享用,早早的便去了。唉,从弟子菲也算自己身前一员大将,若是他活着,兄弟同心,季氏的局面也不会象现在这般被动了。”

    季孙意如遗憾地想着,先在席上坐了,成碧夫人这才在侧席就坐,欠身道:“蒙家主召见,成碧不敢怠慢,一早便来府上候着了。家主处理朝中事,一定疲乏了,可要先歇息一下吗?”

    季孙意如摆摆手:“没甚么乏的,就是应付那吴国使节,颇费了番唇舌,那郁大夫真是好一张利口啊,便连老夫也几乎招架不住。”

    他抬头看看,见阳虎、公山不狃三个?#39029;?#36824;杵在门口。厅上坐的一位是家主,一位是家族中的夫人,他们这些家奴只能一旁侍候,是没有座位的。季孙意如挥手道:“你们下去吧,?#27425;?#30340;咐咐,该忙?#35009;?#30340;忙?#35009;?#21435;,未经传呼,不必?#20384;礎!?br />
    “诺,”三人一听,连忙弯腰施礼,拱手退下。

    成碧夫人听了隐隐?#34892;?#19981;自在,她是一个妇人,而?#19968;?#26159;一个孀居的妇人,家主?#40540;?#24038;右,只留她一个妇人在堂上,这已是一件失礼的事了。虽说大门敞着,门侧廊下还有贴身家奴侍候,但是在这些上等?#25628;?#20013;,从?#27425;?#26366;把这些人也当?#20808;世创?#30340;,那些人同身边使惯?#35828;?#19968;件器物没?#35009;?#21306;别,所以现在两?#35828;?#21516;于孤男寡女同居暗室了。

    成碧夫人略?#36234;?#24352;,她下意识地舔了舔嘴唇,微微欠身道:“家主,不知召贱妾前来,可有?#35009;?#21545;咐?”

    季孙意如在一个靠枕上斜?#30887;上攏?#19968;?#31181;?#33134;,一手轻拍大腿,若有所思地道:“今天,吴国使节郁平然带来一个消息……”

    成碧夫人直起腰来,俏生生地听着,静静的,就象水面上一朵冉冉的白莲。

    “吴王姬光,最为忌惮的就是庆忌。听说我鲁国迎了庆忌入曲阜,特意遣使前来,责我鲁国收留吴国叛逆,有悖两国友好。嘿……吴人还陈数万大军与边界,意在恫吓,要老夫杀了庆忌,以示友好哩。”

    成碧夫人听了先是一惊,既而便想:“庆忌若死了,那我与他的交易便不用履行,多了卫晋两国,不知又要多赚几座金?#20132;?#26469;了。”

    心里这样想,只是商人本姓使然,听到?#35009;?#28040;息,便自发地想到了收益上去。然而心里想到了这个,不知怎地,她却全无一点喜意,反而有点惊惶?#20054;?#30340;感觉。

    季孙意如一拍大腿,笑骂道:“岂有此理。卫国不但收留了庆忌,还划出一座城池供他居住,招兵买马呢。吴人怎么不去威胁卫国,难道我鲁人便不如卫人么?哼!”

    听到此处,成碧夫人心头一松,不由吁了口气,心?#24515;?#21517;地欢喜起来。

    季孙意如张着眼望着天棚,那飘忽的表情看起来也不知道他想起了?#35009;礎?br />
    过了半?#21361;?#20182;突然问道:“子菲……过世几年了?”

    成碧夫人一呆,不知他为何又想到了自己的丈夫季孙子菲,便道:“回家主,有十一年了。”

    “嗯……你一个女子,不易啊,为子菲守着偌大的门户,如今能成为我鲁国首富,为我季氏?#24187;?#20063;立下莫大功德,不易,着实不易啊。”

    “谢家主夸?#20445;?#36825;本是成碧份内的事。”成碧夫人听他说的没头没脑的,越发?#24187;?#30333;他的用意了。

    “这一次,龙舟竞渡,你成家为我季氏挣回了脸面,立下了大功,很好。呵呵,按照老夫先前的说法,季氏的海盐生意,是要交给你独?#25558;?#33829;三年的,这三年下来,想必便可彻底奠定成府乃鲁国首富的地位,三五十年之中,若无意外,也再无一人可以超越了你了。”

    成碧夫人喜不?#36234;?#36830;忙道:“都是家主怜惜成碧一介女流,独自支撑门阀不易,这才给予成碧诸般好处,家主的恩德,成碧铭感于内,不?#19968;?#24536;。”

    季孙意如淡淡一笑,侧首瞟了她一眼,忽然道:“是啊,你一介女流,独自艹持家业,着实不?#20303;?#25104;碧啊,你如今年纪尚轻,就……未曾想过再找一个合你心意的男人吗?”

    “啊?”成碧夫人脸上一热,被季孙意如这句话一下子吓着了。

    “咳咳,老夫嘛,并没有那?#20174;?#33104;,当然啦,你还年轻,鲜花儿一般,如此伶仃,老夫也殊为不忍呐。子菲已过世多年,笙儿又渐渐长大,其?#30340;?#20063;可以考?#24378;?#34385;自己的事情了。至于你掌管着的季氏家族的财产嘛,可以待笙儿长大几岁时再交给他打理。有老夫这句话,你便?#20556;?#20102;,或是有了?#19981;?#30340;男子,?#35009;?#20154;敢多言夺你?#36824;蟆!?br />
    “他……他他……突然说这个是?#35009;?#24847;思?先把海盐生意许给我,忽又提起……,这老不羞,莫非他……他打我主意?”偷偷一瞟季孙意如的鸡皮老脸,苍头?#36861;ⅲ?#25104;碧夫人打了个冷噤,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连忙低下了头,不敢?#27492;?#21487;那心却是怦呀怦呀跳的厉害。

    也?#36824;?#25104;碧想歪了,季孙意如本就是那个意思,只?#36824;?#24819;?#20154;?#30456;从的人不是自己罢了,偏偏他又好面子,话说的含含糊糊不甚明了。那时节,楚卫等国一些王侯公卿干的那些上烝庶母、下夺子妻、辱臣之妾的?#33778;さ乖?#20107;,在各国贵族间都是秘密流传的茶余饭后谈资,他说的这么?#29992;粒?#25104;碧又是饱受好色之徒觊觎之苦的人,心思本就敏感,听了季孙意如这话已是心中?#24597;?#38590;言:“他……他如果?#31185;?#25105;,?#24378;?#24590;么是好?#24656;?#35201;他一句话,?#39029;?#24220;偌大的势力说要它烟消云散,也?#36824;?#26159;倾刻间的事。这老不羞,怎么荒唐若斯,不要了?#31216;ぃ?#36830;自己的从弟媳妇也打起了主意?”

    (未完待续){太}{悠悠}小说 щww{taiuu][com}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把书籍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单机版棋牌游戏 我叫mt4什么时候出 巴萨4-0赫塔菲 排列五走势图带线 北京国安川崎前锋 广东十分钟开奖结果 传统投注 西班牙人生活英文 最新35选7开奖结果 黑龙江22选5开奖号码 歌剧魅影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