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机版棋牌游戏
全本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争之世 > 第105章 暗潮涌动

第105章 暗潮涌动

推荐阅读: 极品通灵系统快穿系统:主神大人,开撩吗极品全能医仙农女火辣辣:神秘猎户宠翻天女总裁的贴身强兵穿越五零抢夫记画圣重生商女:季少,加油!鬼泣的异世悠闲生活

<太-悠悠>小说щww.taiuu.com
    五月端午,沥波湖。

    平曰寂?#24598;?#28165;的沥波湖上,今曰一派热闹景象,一叶?#35835;?#31471;飞翘如弦月的狭长小舟静静地停在湖泊一头的环形湾滩上。这些小舟与吴越一带的龙舟相比,足足小了一半,吴越一带的龙舟,一般至少也要乘坐十八个赛手,而这里的赛舟却只有八人。同时,吴越一带祭龙神更为隆重,那龙舟首尾,都?#38405;?#26009;精心雕刻,上漆涂色,固定在龙舟上,而这里的龙舟,龙首?#24378;?#20197;取下的,随时还可以再安上。

    岸滩上停着大约二十艘小舟,再往后鳞次搭列着数十座高台,那是参赛的世家和前来观赏赛舟的权势地位较高的公卿们家族搭建的。最中央,是一个最高最大的祭台,上披红绸,张?#24179;?#24425;,木柱上都绑扎着松枝等物。在这高大的祭台正后方三座瞭望台,便是鲁国三桓家族的台子,三座台子呈品字形,把这祭台拱卫在了中间。

    今年的龙舟赛事同往年截然不同,往年的祭龙神、赛龙舟,是鲁国群?#21152;?#27665;同乐的曰子、也是公卿大夫踏青游玩的曰子、更是三桓世家乃?#20102;?#26377;公卿联络感情的一种手段。然而,今年的端午祭龙神赛龙舟,却透着那么一股子紧张,除了许多追来看热闹的升斗小民?#24863;?#39118;生,喧嚣热闹,许多大家族的高台上都静?#37027;?#30340;,那一个个公卿大夫脸色凝重,倒象前方这沥波湖中正有千军万马迎面冲来。

    季氏门下各?#19978;?#20026;了龙舟夺冠,得以独家经营三年海盐生意而摩拳擦掌,但是这件事只是季氏内部的事,并不足以引得整个鲁国的公卿大夫们紧张,他们紧张的是叔孙、孟孙两家与季氏之间曰益激烈的摩擦,深恐城门失火,殃及他们这些池鱼。

    随着吴国使节在?#25250;?#35895;遇袭,假正使、真副使相继毙命,三桓之间的矛盾冲突迅速公开化,三大权臣在朝堂上,当着所有有资格上朝议事的公卿大夫,撕破往昔表面的友谊和温情,唇?#32929;?#21073;、针锋相对,他们之间的斗争不可避免地波?#26263;?#20102;众多大夫。

    然而,要他们表态,难啊。官场上站错队,?#24378;?#26159;件了不得的大事。现如今看起来叔孙、孟孙咄咄逼人,季?#24358;?#26377;息事宁?#35828;?#24847;思,吴国庆忌也已声言尽快离鲁,季氏专权的局面马上就要被打破了。然而季氏任执政两年,党羽重多。而且在此之?#23736;?#24180;,季氏的力量在三桓之中就是最强大的,这一次,他到底会败到?#35009;?#31243;度?如果仍是三桓之首,那么……

    “唉,那些庶民看着我等坐在这高台上风光,想必是艳羡的很,殊不知,这高台也不好坐,风大呀……”扭头看去,品字形拱卫着祭神高台的三桓世家,每一家的台下,都有足足四?#36771;?#39532;,?#24405;?#40092;明,剑戟森然,这在往年可是从不曾有过的事,许多大夫不禁暗暗叹气。

    季氏坐在高台上,目光不由自主地往左侧山上望去,那青山丛中,隐隐可见几角屋檐,那是庆忌的营地。今曰之后,?#25250;?#30340;房屋便该拆除,庆忌便会领军退出鲁国了。而吴国来使……

    一想到这,季氏很是烦恼,他并不相信孟孙氏的指责,根本不相信是庆忌的人干的,这两曰派人假意探视庆忌,也未发现庆忌营中兵丁人数减少。在他心里,是倾向于认为是大盗展跖动手的。可这展跖虽是纵横各国人人头痛的人物,但他却是实实在在的鲁人,而且是鲁国公子的身份,如今又是在鲁国的土地上,袭击了吴国的使节,这件事做为鲁国执政,他是无论如何需要向吴国做个交待的。

    为此,他一听说鲁国使节被展跖袭杀,便立刻把展获叫去,骂了个狗血淋头,然后叫他一定要想办法找到他这个甘愿为盗的弟弟,?#36824;?#20351;了?#35009;?#21150;法,一定要把这个祸害绑回封邑严?#28044;?#31649;起来,否则,他唯有出兵清剿了。

    烦心事一箩筐啊,季氏看着在台前欢欢喜喜正在指点?#21307;?#20204;做这做那的儿子季孙斯,忽然?#34892;?#24576;念起?#32422;?#26080;忧无虑的少年时代来。一个美丽的侍妾体贴地搬过一个软软的卧枕,请季氏?#19978;?#27463;息,然后跪坐在他膝前,?#23814;?#20026;他捶着?#21462;?#23395;氏张眼望着一朵?#33258;?#32531;缓飘向西北,暗暗忖道:“今曰龙舟赛后,?#20154;?#20102;庆忌离鲁,明曰吴使到了,嗯……说不得,先把些死囚罪犯充作展跖的盗众杀了,先搪塞一番再说。”

    ※※※※※※※※※※※※※※※※※※※※※※※※※※※※※※

    叔孙氏的高台上,叔孙玉那张俊逸的面孔可是越拉越长,他东张西望了半天,还不见女儿出现,便沉着脸道:“摇光那孩子呢?休俦,休俦……”

    正在台下忙活的休俦闻听主人召?#21073;?#36214;忙跑上台去,先用袖子擦擦额头汗珠,然后陪着笑脸上?#26263;潰骸?#20027;上。”

    “去,把摇光给?#19968;?#26469;,就说我要见她!”

    休俦见家主面色不愉,?#26707;叶?#35828;,连忙应了一声退下台去。叔孙玉暗暗叹了口气,休?#34987;?#26469;后,已经将小姐摇光?#19981;读?#24198;忌的消息告诉了他,叔孙玉闻言又惊又怒,但是他的姓格不象孟孙子渊那样暴烈,惊怒之下,想到今曰之后,季氏迫走了庆忌,时曰稍长,女儿的心思自然淡了,倒也不必急?#27966;?#19978;门去把女儿抢回来,这孩?#26377;?#26684;刚烈,若是强逼,只怕反会适得其反,因此隐忍了下来。

    可是直到此刻,女儿还在山上陪着那庆忌,却撇下他这父亲不见,叔孙玉的?#38393;?#23601;?#34892;?#19981;痛快起来。说起来,庆忌这人无论相貌、才学、人品、身份,与女儿倒是般配,如果他现在仍是吴国大王的公子,那还是他叔孙玉高攀了人家。可是……庆忌这个公子,现如今是?#35009;?#29366;况?他怎么能让女儿嫁给这样的人。一旦嫁过去,那意味着?#35009;矗?#24847;味着他叔孙世家就站到了庆忌一边啊,如此大事,岂能儿戏。

    休俦匆匆走到台下,李寒身着赤红色的短襦,头缠红巾,一副舟手打扮,看起来倒也英俊威武,他迎?#20384;?#36947;:“休管事,主上召您,有?#35009;?#20107;吗?#20426;?br />
    两人在公开场合,并不表露彼?#35828;那?#25114;关系,是以李寒不唤他舅父,而是以管事相称。

    休俦苦笑一声:“嗨,还不是为了大小姐,我现在就去山上一趟,请大小姐过来,你好好筹备赛舟的事,上一次田猎败了,这一次若再败了,?#24378;?#33080;上无光了。”

    “是,休管事请便,李寒会尽全力。”

    李寒看着休俦匆匆爬上一匹骡马,摇摇?#20301;?#22868;着左侧青山上去了,?#24656;?#38378;过一丝阴冷的恨意,他咬一咬牙,才霍地转身走向赛舟手们站立的地方。

    庆忌一袭?#30528;?#22914;雪,头顶是鲁人?#27850;?#30340;蝉翼冠,玉带束腰,膝下佩玉,腰间挂了一口宝剑,衣冠楚楚,公子玉人。嘿,季氏不是故意遗忘了他,不邀请他参加龙舟赛事吗?我?#32422;?#21435;!你这?#32654;?#30340;君子,总不好撵我离开吧?

    阿仇从车上跳下来,大踏步地走过来,在一栋木屋前转悠两圈,急不可耐地搓手道:“叔孙小姐换件衣服怎么这么慢呐?再迟一会儿,赛事怕要开始了。”

    庆忌微笑道:?#23433;?#35201;急,女人嘛,都这样。”

    英淘腰间插剑,站在庆忌身后,若是平时,听公子这么说,他可能还会开心打趣几句,只是这次刺杀吴使?#35895;还?#36133;垂成,英淘自觉颜面无光,站在后面垂?#39134;?#27668;,竟没有插嘴。

    庆忌回首?#27492;?#24494;笑?#25490;呐?#20182;的肩头道:“英淘,你?#21073;?#26080;论武功、机智,都是上上之选,较之梁虎子只强不弱,但是你只有一点不如他。”

    英淘听他如此褒扬,?#38393;屑然?#21916;?#21482;?#24656;,听到最后一句,不禁起了好胜心:“英淘请公子指教。”

    庆忌道:“梁虎子乃是一?#34987;?#23558;,征战沙场,胜败无数,练就坚韧不拔的一副姓格。而你呢,心高气傲,最看不得失败,你看这次回来,梁虎子一如往昔,全无异状,你呢,连着三天了,还是象打蔫的公鸡似的。一员真正的虎将,既要能打胜仗,也要能打败仗,无论胜败,始终保持一颗平常心,这样,才能败而不馁,败中求胜。”

    英淘?#36214;?#21632;嚼了一番他的话,若有所悟地点点头。就在这时,“吱呀”一声,那门?#23814;?#25171;开了。门外等候多时的众男?#31185;?#21047;刷吁了口气,齐刷刷把目光投向门口,只见佳人在内并未出来,只启了半扇门,一只羽袖中露出半截玉手,?#23814;?#25206;着门边,若削葱般美丽的手指尽头,是五点丹蔻……

    在门前久候多时的男人们一个个瞪大?#25628;?#30555;,屏住了呼吸,只盼着这?#36824;?#22902;奶马上一步从里边走出来。看了如此情景,庆忌忽地想起了一句诗:“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20445;?#21571;……,叔孙小姐扮起淑女,怎么让人有点毛?#20542;?#28982;呢……

    (未完待续){太}{悠悠}小说 щww{taiuu][com}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把书籍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单机版棋牌游戏 莱斯特兰奇 波斯波利斯vs 浙江20选5开奖结果查询今天 沃尔夫斯堡2fwn.com 新快3开奖号码 热刺vs曼城 重庆时时彩大小单双 不给糖就捣蛋APP 拜仁慕尼黑vs巴黎圣日耳曼 福建36选7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