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机版棋牌游戏
全本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争之世 > 第103章 情动

第103章 情动

推荐阅读: 极品通灵系统快穿系统:主神大人,开撩吗极品全能医仙农女火辣辣:神秘猎户宠翻天女总裁的贴身强兵穿越五零抢夫记画圣重生商女:季少,加油!鬼泣的异世悠闲生活

<太-悠悠>小说щww.taiuu.com
    第103章情动

    门外守候的士兵也知道公子此时不能被人看到,急忙拦着叔孙摇光,结结巴巴地道:“冬将军吩咐,公子养伤之处,万万不能……这个……嗯……外人……啊……”

    叔孙摇光气极反笑,以她大小姐一向的跋扈,这时早该一巴掌扇过去,再一脚踹他个四仰八岔,但是念着他们是庆忌手下,这番举动虽然愚蠢,也算是对庆忌的一片忠心,爱屋及乌之下,这手扬了起来,却没扇下去,只冷哼一声道:“放屁!我是外人吗?给我滚开!”

    说着伸手一推,大步便向门口走。这几曰她在?#24656;?#29031;顾“庆忌”,只差没有连便溺排泄的事都要亲自去做了。其实也不是她不想做,而是冬苟和阿仇知道她心中?#19981;?#30340;是庆忌,庆?#20260;?#20046;也挺?#19981;?#22905;,若让她去为一个假庆忌做这些事,一旦将?#27492;?#20204;真的成了夫妻,两夫妻在枕席上把这事说个明白,那时倒霉的便是自己了,是以坚决不允。

    叔孙摇光的一番心思,大家都看在眼里,士卒们都私下议论,如果公子能复国或能得到鲁国之助,那么这位姑娘十有八九就会成为自家公子的夫人,如今这位准夫人一定要闯进去,?#24378;?#21160;不得武,但是若不动武又如何拦阻?这一犹豫,叔孙摇光已然推开了房门。

    房间里,庆?#21830;?#35265;他们对话,便觉大为?#24187;睿?#36825;位姑娘也就是如今在自己面前,还有一点温柔似水的味道,在别人面前,她根本不懂得温柔为何物,那几名士兵哪能拦得住他?

    叔孙摇光那一边喝一声:“滚开!”庆忌这边已急急?#38405;?#25265;着衣服的士卒道:“塞到墙角去。把里屋门帘放下,快!”

    这一切刚刚做好,叔孙摇光已然推开房门,一天灿烂的阳光随着门扉一开洒入?#24656;校?#21482;见庆忌坐在席上,头发蓬乱,面色憔悴,但是……那双眼睛分明是睁着的,那微微翘起的嘴角,分明是浅笑的,叔孙摇光竟然痴?#29031;?#22312;那儿,只顾大张着双眼?#27492;?#31455;连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她的眼中,此时只有一个庆忌,其他的,任?#35009;?#20063;不放在眼里了。莹莹的泪光,在她眼中酝酿、荡漾,那双大大的眸子,黑黑亮亮,比天上的太阳还要炙热。

    “摇光,一睁眼就看得到你,真是令人开心。”

    庆忌心中紧张,屋里还躺着一个庆忌,这要让她发现,天知道这位大小姐会干出?#35009;?#20107;来,所以先甜言蜜语地给她灌了一碗迷汤。

    叔孙摇光一声欢呼,忘形地扑了过来,?#31169;?#20102;他的怀?#23567;?#23408;料,庆忌肩上有伤,坐得原本不稳,她这一扑,庆忌?#37213;矗?#19979;意识地向后闪躲,叔孙摇光止步不及,抱着他一齐?#35828;?#22312;席上。

    一旁阿仇嘴巴张?#32654;?#22823;,他左右看看,旁边两个士兵嘴巴张得比他还大,忙用肘弯拐了拐,一脸正气地瞪了他们一眼,两个士兵连忙?#19979;?#22068;巴。

    庆忌一声闷哼,脸上露出痛苦神色,叔孙摇光吃惊地道:“公子,你怎么了?哎呀,?#25671;?br />
    她这才发现自己还趴在他怀里,不禁俏脸飞红,慌慌张张地便要爬起来,庆忌掩饰着肩头伤处,微笑道:“庆忌见过小姐三次,?#35828;?#23567;姐三次,常言道礼尚往来,如今小姐才只还了一次,怎么便急着起来了?”

    叔孙摇光羞不可抑,粉拳在他肩头轻轻一捶,嗔道:“坏蛋,一醒来便油腔滑调!”

    这一拳打?#20204;?#24524;又是一痛,可他痛在心里,笑在脸上,可不?#20197;?#38706;出一点惹她怀疑的神情。送叔孙摇光回来的府中管事休俦站在门口,看了?#24656;?#36825;样情景,心?#23567;?#21679;噔”一下:“难怪小姐和大人争吵不休,执意要赶回沥波湖。原来……不是为了履行?#35009;闯?#35834;,却是……唉!自己那傻外甥,心也太高了些……”

    叔孙摇光坐起身子,这才发现一旁居然还有人,阿仇和几个士卒站在那儿,正目瞪口味地看着她,方才……方才忘形之下,怎么没有发现?一时间,叔孙摇光臊得满脸通红,那一个身子再无处?#24756;亍?#22905;窘迫地低?#35828;?#22836;,忽地抬起头来,把一双亮亮的眸子瞪?#32654;?#22823;,狠狠地瞪回他们,比他们还要嚣张。这一番大眼瞪小眼,直瞪得阿仇和两名士兵转过眼去,叔孙摇光才得意洋洋地收兵。

    庆忌瞧她模样,不禁心中好笑。叔孙摇光瞪退了阿仇等人,抬起纤纤秀指,一掠鬓边青丝,略带忸怩地道:“公子,你……几时醒来的,身上的毒伤,?#25159;?#24840;了么?”

    “哦,我昨曰找到一?#37117;?#23569;见的草药,正克这双头蛇之毒,取回来给公子服下,这才苏醒了过来。”阿仇在一?#26352;?#24537;解释。

    “嗯!”叔孙摇光瞟了他一眼:“?#24656;?#20154;多了,便觉气闷,公子刚刚痊愈,你们这些粗鲁汉子,还是出去站站,房里清静些,才方便公子休息。”

    “?#25314;俊?#38463;仇噎了一声,心道:“这算甚么?一个侍女也能命令我们出去么?这就……摆起夫人架子么?”

    “呃……叔孙小姐……”

    阿仇一句话未说完,叔孙摇光已大包大揽地道:“放心吧,有?#35009;?#20107;?#19968;?#29031;顾公子的。”

    庆忌笑笑:“你们出去吧。”

    “诺!”阿仇不放心地向里屋看了一眼,无可奈何地带着人退了出去。

    休俦站在门口翻了翻白眼,眼见自家小姐当侍女当得兴高?#38378;遙?#20182;一个下人还有?#35009;?#35805;说?叔孙摇光见他们都退了出去,便对庆?#25159;?#22768;道:“公子,你刚刚病愈,可别受了风,我扶你回房歇下吧。”

    此时的叔孙摇光,满面温柔和体贴,既?#27973;?#35265;他时的惊喜欲狂,也非扑入怀中时的娇羞不胜,但那真情流露的温柔语气,却更具诱惑。

    若是现在回房去,那就要穿梆了,以叔孙摇光的脾气,庆忌可不相?#35834;?#22905;知道真相后还能如此温柔地对待自己,就算她不会对任何人?#34915;?#20107;情的真相,欺骗了她,害得她伤心多曰,受苦受罪的事,她也是不肯轻易饶过自己的。庆忌沉住了气,微笑道:“你呀,把他们赶出去做?#35009;矗坑行?#20107;,你是不能替他们照顾我的。”

    “嗯?”叔孙摇光扬起翦翦双眸,庆忌一笑,?#34507;?#21676;紧牙根站起来:“我刚刚苏醒,一身臭味、药味,正要阿仇他们?#24613;溉人?#20026;我沐浴呢,这事儿,你能不能替他们照顾我呢?”

    “啊!”叔孙摇光羞红了脸蛋,吱吱唔唔地道:“你……你怎不早说,?#25671;?#25105;去唤他们进来。”说着慌慌张张地站起来,便要溜出去。

    庆忌难得见她害羞模样,故意逗她道:“怎么?真的不想看吗?机会难得呀,本公子雄伟健美的身?#27169;?#26049;人想看还没那个福气呢。”

    叔孙摇光羞啐了一口,杏目圆睁,娇嗔道:“去你的!鬼才要看你的样子呢,本姑娘瞧你这副德姓便不顺眼,哼!你这人让人看着最顺眼的时候,就是肿成了猪头,躺在榻上一动不动的时候。”

    说到这儿,她“噗哧”一笑,晕着?#30196;?#20102;起来:“我去唤人进来服侍你入浴,你安生坐着,就不要乱动了。”

    庆忌摸着下巴微笑道:“原来叔孙大小姐?#19981;?#30340;男子是头面如猪、一语不发的男人,唔……庆?#19978;?#20877;变成那副模样,确是?#34892;?#38590;?#21462;?#19981;知摇光姑娘可有甚么好办法么?”

    叔孙摇光姗姗走到门口,忽地扭转娇躯,眼儿?#27169;?#35821;声娇,用一种异样旖旎的声调道:“若要如此,却也不难,等你身子将养好了,再?#33050;九?#20320;上山闲坐,引那蛇来咬你便是。”

    庆忌的心“嗵”地一跳,这女子,一旦动起情来,根本把旁人都当成了空气,她……竟敢当面用这一语双关的话来撩拨自己。庆忌总算是?#26070;?#20102;春秋时代女子敢爱敢恨的率真姓情,人家姑娘一大起胆子,庆忌顿时便打起了退?#38665;模?#25720;着鼻子闷哼一声,不?#21307;?#22905;话碴儿。

    叔孙摇光把?#25216;?#19968;挑,得意洋洋地向他一笑,举步出屋,顺手还给他掩上了房门。

    庆忌长吁了一口气,缓缓站起身来,等着阿仇他们进来以便把自己的替身转移出去。叔孙摇光大概是一早?#25512;?#31243;奔这儿来了,计算一下时间,英淘他们是昨天晚上回来的,他们是翻山越岭走的山间小路,遇袭的吴国使节团要收?#23433;?#23616;,然后沿大路经漆城辗转来曲阜,速度绝对没有这么快。不过他们一旦到了漆城,一定会要当地牧守公孙卷耳大人派人赴曲阜送信的。这样算来,?#33080;?#20170;天中午,公孙卷耳的信使就能到了曲阜,吴使被杀的消息一旦传开,第一个受怀疑的必是自己,无论是季氏、还是叔孙、孟孙氏,那是一定会遣人来察探的。而齐国方面……

    庆忌刚想到这儿,门吱呀一声开了,庆?#21830;?#22836;一看,只见叔孙摇光慢腾腾地迈进门来,抬头瞟了他一眼,用后背把门一顶,庆忌?#24378;?#24515;便克制不住地“卟嗵卟嗵”地跳了起来:“你……你又进来做?#35009;矗俊?br />
    叔孙摇光垂着头,声若蚊蝇,吞吞吐吐地道:“人家仔细一想,如今既是你的侍女,嗯……服侍你沐浴……其实也是应该的……”

    (未完待续){太}{悠悠}小说 щww{taiuu][com}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把书籍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单机版棋牌游戏 赫罗纳球队 亚特兰蒂斯女王走势图 阿尔萨德赛程 弗罗西诺内trotta 柏林赫塔vs沙尔克04 明日之后150食谱图片 秒速赛车开奖结果 广东快乐10分走势图 4月河北11选5开奖结果 边境之心返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