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机版棋牌游戏
全本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争之世 > 第085章 忙碌夜

第085章 忙碌夜

推荐阅读: 绝品透视医香嫡妃大宋好官人神医毒妃太嚣张绝品神眼绝品透视神医绝品神族绝品神医绝品通灵大小姐绝品王妃遭遇爱

<太-悠悠>小说щww.taiuu.com
    第085章忙碌夜

    夜深了,庆忌躺在榻上反?#27492;?#37327;着自己的事情,毫无一点睡意,最后翻身坐起,静静地坐了一会儿,然后也不点灯,只穿着小衣,趿上鞋子走过去,轻轻一推门扉。

    “吱呀”一声,一片如水的清辉洒了满屋,弦月如沟,清辉淡淡。除了隐隐的虫鸣,夜色一片静谧。庆忌走出去,借着清淡的月光在林中漫步,缓缓步入水中小亭,在亭?#24656;?#22352;下。

    回首看去,院中没有灯火,叔孙摇光的房间也是一片漆黑,现在当已熟睡了吧。想起她来,庆忌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所谓作茧自缚,大概就是指他这般情形了。叔孙小姐并没有因为他的非礼而愤而离开,相反,再偷偷瞟着他时,脸上的神气很是古怪,娇羞中带着些许温柔,反让庆忌心惊肉跳。叔孙摇光就象?#24187;?#38271;着硬壳的果子,那层硬壳现在被他没有章法的表现给敲破了,展示在他面前的是别人从不曾见过的风情。

    想着她的可爱,和两人相识以来种种,庆忌微微心动,但是随即便摇了摇头,否决了自己的想法。他和叔孙世家,由于彼?#35828;?#21033;益不同,如今势同水火,只是表面上还维持着一种?#25512;劍?#27809;有一个因素促使他们之间发生直接冲突罢了,他不是曲阜里一个豪门世家的太平公子,?#38405;?#20110;情情爱爱的事那是自讨苦吃。再留她住两曰,把这屈身为奴的事随便敷衍一下,是一定要想办法把她赶走的。

    抛开叔孙摇光的事不想,仰看着天空一?#31080;?#34180;的流云掩向那轮弦月,他的心?#21152;?#39128;到了沥波湖,此刻梁虎子和英淘该已趁夜出发了吧。吴国使节此来,身边怎么也得有三五百个侍卫,以少敌多,虽然是以有备算无备,胜算仍然寥寥,不知梁虎子和英?#38405;?#21542;完成使命。

    梁虎子勇猛,英?#26352;?#26234;,希望他们两人能够不负使命。我如今是困守曲阜,如同笼中之兽,这无形的笼子,那门儿的钥匙就掌在季孙意如手中,他一曰不下定决心,我终究不得施展啊。

    偏偏此人心胸气魄,?#30340;?#24403;一代枭雄。如果让吴使安然到达曲阜,恐?#24405;?#23385;意如的野心是万万敌不过吴国数万大军的恫吓的。弄不好,我这趟鲁国之行,就是竹篮打水一场空。或许,帮助成碧夫人取得海盐独家经营之权,很大程度上解决?#23435;?#30340;军费来源,算是此次曲阜之行失之东隅,收之桑榆的唯一收获了。

    天空一暗,弦月已被薄云?#35879;?#20102;。庆忌黯然叹了口气,困在曲阜这许多天,寸步难行,不要说复国在望,便是取一座蓄兵之城,都是遥遥无期,复国,竟是如此之艰难。

    梁虎子和英淘带着一百二十名虎士趁夜离开沥波湖,悄然奔向漆城。过漆城再向?#24076;?#26410;?#22992;?#19992;的路途上有一道山谷,也就是庆忌在那里休息并?#21152;?#20219;若惜姐妹的地方。那座山谷狭窄难行,林深叶茂?#23376;?#34255;身,按照英淘与庆忌的计议,他们将埋伏在这条赴曲阜的必经之路?#20384;?#25130;吴国使节。

    在这个地方,已经接近吴国都城,吴国使节的警惕姓会降低,更?#23376;?#20599;袭得手。而且此处的地理形势,方便他们埋伏布置,充分利用险峻的地形行致命一击。而且此处不算太远,梁虎子和英淘此番来回只能昼伏夜出,避人耳目,如果设伏地点太远,无论去回,都易?#35835;?#34892;藏。

    此时,吴国使节郁大夫已经到了句绎,被当地鲁国牧守安置在临时馆驿之?#23567;7恐?#19968;灯如豆,夜色虽深,他也?#24418;?#20837;睡。?#24656;?#25454;席对坐的,还有三个人,一个是他的副使冯奕冯大夫,另外两个是他先期派往鲁国的细作。郁平然胆大心细、行事每每突出奇兵,但是并?#24187;?#25758;,常谋而后动,伍子胥选他来鲁国,也正是看到了他的这种优点。

    两个细作分别把他们打听到的一些消息告诉了郁大夫,郁大夫沉吟?#23395;茫?#33080;上露出?#35828;?#28129;的笑意:“好了,你们两个下去休息吧,明曰一早,赶赴前程,继续打探消息。”

    “诺!”两个细作拱手?#23601;耍?#37057;大夫目注冯奕,?#23454;潰骸?#20911;兄以为如何?”

    冯亦皱皱眉:“从他们所说的情况来看,鲁国是把庆忌敬若上宾的,他还交好鲁国公子,与他们往来如此密切,恐怕……大王欲诛庆忌于曲阜的希望很难实现。愚意以为,我们以兵威相恫吓,软硬兼施,能够逼得季孙意如驱庆忌离?#24120;?#24050;是最好的结果。”

    郁平然微微摇头:“冯兄此言差矣,依我看来,细作们打探到的这些消息,不过只是民间传闻,事情或许是这些事情,但是幕后的真相?#27425;?#24517;如此。你看,庆忌到曲阜,三桓设宴款待,又入住季孙意如的别居,不可谓不隆重。然而,那些?#22771;?#22823;夫为何不见有宴请之举?”

    冯亦目光一凝:“郁兄的意思是……?”

    郁平然微微一笑,捻须道:“为官者一举一动莫不谨慎,如果鲁国三桓真的把庆忌拱若上宾,那些公卿大夫们对他岂有不趋之若鹜的道理?他们现在有意撇清,恐怕就是三桓内部意见不一,这些公卿大夫们无所适从,这才静观其变。庆忌舍公卿而就公子,也可为佐证。”

    冯亦恍然,赞同道:“郁兄所言极是。”

    郁平然淡淡一笑,他这个副使与阖闾大王是亲戚,为?#35828;?#36824;本份,只是没甚么大本事,此番随他出行,担个副使,不过是分功罢了,郁大夫原也没指望他能起到什么作用。但是他既然是副使,自己的一些分析决定还是要与他商量的。

    “还有,现在鲁国喧嚣尘上的田猎之赛,表面上看来是公卿世家的那些公子小姐们一场游戏,庆忌参予其中,大家一团?#25512;?#28982;而,你不要忘了,他们的赌注是输者为奴,这虽是小儿女间的一场游戏,但是对素重礼制的鲁国公卿大夫们来说,?#27425;?#24517;做此想。大司空叔孙玉、大?#31350;?#23385;叔子更不会做此想,无论谁输了,自家孩儿上门为奴三个月,他们的脸上都不会好看。你想,庆忌虽年幼,但与这些无所事?#30860;?#19990;?#22812;?#23376;们相比,总多了?#38428;?#38405;历,做事要稳重的多,他怎么会参予这种事,不?#30860;?#32618;人吗?”

    冯亦虽无智,却不蠢,听至此处已?#24187;?#30333;,目光一亮,说道:“我明白了,庆忌可是相帮季孙斯和孙敖的,郁兄是说,庆忌与叔孙世?#20063;缓停?#22823;司空叔孙玉未必是站在他这一边的?”

    郁平然道:“恐还不知,鲁国三桓,存世两百余年,一向是既相互帮扶、又相互拆台,互相制衡以求稳固的,如今季氏一家独大,凌驾于其他两家之上,恐怕叔孙、孟孙两家都未必服气,而?#36965;?#21460;孙氏一人也难以对季氏构成威胁,应该是叔孙、孟孙联手,才有一搏之力。

    叔孟两家既要存己,又不想灭人,那么对季氏的政略所采取的必然多是加以?#31181;?#20197;削其威。庆忌住在雅苑,又与阳虎经常走动,还要帮助季氏门下争风田猎,显然季氏是真心想收留庆忌,甚或提供帮助的。而叔孟两家却是相反。”

    冯亦?#21335;?#36947;:“是啊,郁大夫见微知著,令冯某佩服。不错,庆忌如今那些举动?#27492;?#20799;戏,但是背后透露出来的却是三桓不和的重大信息。如此看来,我们或许大事可期。”

    郁平然欣然笑道:“不错,说不定,我们的大事,就要着落在叔孟两家身上。好了,冯兄,夜深了,你且去休息吧,咱?#25970;髟辉?#35814;细推敲。”

    “好!”冯亦欢喜不胜,此番赴鲁,只消驱走了庆忌,便是大功一件,如果能利用鲁国内部三桓之间的矛盾诛杀了庆忌,除了大王心头之患,那功绩,再加上他与大王的姻亲关?#25285;?#35828;不定能搏个上卿的官位,听了郁平然的分析,他欢欢喜喜地去了。

    郁平然仍然坐在那儿,把收获的消息又默默地咀嚼了一遍,相信自己的判断大致如此,呵呵一笑,他也长身而起,宽衣解带,想要上榻休息。

    郁平然穿着小衣,摘下玉簪,打散了一头长发,把灯吹熄,摸黑躺到榻上,轻轻按揉着额头,正想就此睡去,一个念头突地浮上心头,他?#21482;?#28982;坐了起来。

    ?#24656;?#40657;暗,窗口一片清光泻入,黑暗中他的一双瞳子闪闪发光:“三桓若是有志一心?#26519;?#24198;忌,此番赴鲁,郁某必是无功而?#25285;?#28982;而,若是三桓不?#24076;?#23395;孙意如会做何选择?如果屈服于我吴国兵威,对庆忌此?#23435;?#35770;是杀是逐,都必然弱了他季氏之名,叔孟两家必然?#27809;?#20105;权。季孙意如若是不?#24066;模?#20250;不会使一招绝户计,?#27807;?#26029;了他们的念想?”

    一念及此,郁大夫惊出一身冷汗:“鲁国素?#27425;?#24369;,然而季氏重用阳虎之后,?#26412;芮科耄?#21335;纳庆忌,跃跃欲试的,颇有要建树一番武功的意思,我奉大王所命、相国重托,可万万不能有所差迟。”

    想及此处,郁大夫连一刻都等不得,?#22868;?#25259;衣起来,摸着火石引燃灯火,向外面叫道:“人来,人来,速请冯大夫来,我有要事与他商议!”

    (未完待续){太}{悠悠}小说 щww{taiuu][com}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把书籍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单机版棋牌游戏 现金牛牛 香港合开奖结果网址 重庆时时最新开奖结果 欧洲俱乐部冠军总排名 福建22选5最新开奖结果今天 新疆时时三星跨度 白小姐论坛今晚开奖结果查询 重庆欢乐生肖是什么彩票 吉祥棋牌官方版 广西快3和值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