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机版棋牌游戏
全本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争之世 > 第68章 天下熙熙

第68章 天下熙熙

推荐阅读: 绝品透视医香嫡妃大宋好官人神医毒妃太嚣张绝品神眼绝品透视神医绝品神族绝品神医绝品通灵大小姐绝品王妃遭遇爱

<太-悠悠>小说щww.taiuu.com
    经过一个上午的疯狂训练,下午公子们懒洋洋的都不愿动了,庆忌假寐一阵,却回到田猎场,让英淘学着那些公子们驾车的手段,狂驱战车,自己站在车中以便?#35270;?#36825;种车速。

    庆忌在战车上尝试了几次,英淘驱车平稳时,他射出的箭矢十中七八,还算准确,若是如那些公子们的驭车速度,准确率?#25237;?#28982;降低到四成以下了,有时颠簸的厉害,一枝箭射出去便鸿飞冥冥不知去向了。

    唯一令他稍安的是,站在车上持戈作战,以他的臂力身手,虽然脚下颠簸站立不稳,倒?#19981;?#33021;使得出六七分战力。庆忌忽然想到一个主意,脱去战靴赤着双足踏在车上,凭着更灵敏的触觉,在车上果然站的更稳了,经过几番驰骋,已能逐渐?#35270;?#22312;狂奔的战车上舞戈搭箭的动作。庆忌大喜,暗忖如果照此练上十天,自己基本上已能发挥出正常的?#23265;?#27700;平了,虽然他的?#23265;?#27700;平并不高明,不过再搭配上与季孙斯所商议的那些阴谋诡计,或可一战。

    天将黄昏,公子们启程返城,此?#26412;?#37266;力猛的公子们倒是精神十足,一路上还唱起了鲁国的战歌,这首古战歌语句中多用叠字音,晦涩难懂,听不出几个具体的字音来,但是十余公?#24736;?#22768;大唱,倒颇有气?#25104;?#27827;的豪迈气概。

    歌声至入城尚不止,引得许多路人侧目,众公子在路?#35828;?#25351;指点点中反而唱的更是得意洋洋,庆忌看的十分好笑,以他的实?#24066;?#29702;年龄,已经很难理解这种少年?#35828;?#24515;姓,完全?#24187;?#30333;他们?#27492;票?#32988;的信心从何而来,丝毫不曾考虑落败时的困窘,不过身在其中,庆忌还是不知不觉地被他们的?#27490;?#24773;绪给感染了。

    庆忌拍?#35851;?#22826;阳晒的犹有余热的车栏,低声哼唱起来:“曰落西山红霞飞,公子田猎把营归把营归,胸前红缨映彩霞,愉快的歌声满天飞……”

    自觉唱的好笑,庆忌噗哧一声笑了出来,在一旁,孙敖兴致勃勃地?#23454;潰骸?#20844;子所唱的是吴国的战歌吗?”

    庆忌再也忍不住放声大笑:“正是,哈哈……”

    这些公子们都是公卿大夫们的儿子,住处都在西北方向,那里靠近鲁国宫城,用现在的?#25942;?#23601;是高档住宅区。十五六辆车子浩浩荡荡驶过曲阜宽阔的大路,?#25112;?#20869;城时,在紧靠公卿大夫住宅外围的一幢宅院中,两个男人正对坐议事。

    这幢宅子虽不如公卿豪门那般气派,但是高墙斗拱,飞檐翘角,院中花木琳琅,曲苑幽深,也是极佳的一?#26412;?#25152;。听到街上传来的豪迈歌声,正对坐叙话的两人语声一停,其中一人捻须奇道:“这是什么人在街上喧哗,来人,且去看看。”

    不一会儿,一个家仆跑回来禀报,是十余家大夫的公子去城外田猎归来,内中还有吴国庆忌,听路人说,他们十曰后是要与叔孙世?#21307;?#37327;田猎之技的。

    堂上端坐的两人不禁失笑,摆摆手屏退了下人,?#25351;?#35328;谈起来。大司寇孙叔子家公子孙敖与大司马叔孙玉的爱女摇光打赌较技的事已经传开,朝?#25942;?#30693;,他们自然一听就知道外边是些什么人了。

    堂上坐的这两人,一个五旬上下,身材文弱,皮肤白晰,颌下三缕微髯,虽无威武之气,但神色从容,颇具雍容气度,对面一个大汉穿着一袭葛袍,肋下佩剑,四十多岁,身材虽不甚高,但身躯健?#24120;?#39745;梧有力。一张大脸较为丑陋,断眉阔口,肤色黎黑。

    这两人正是鲁国当朝执政季孙意如门下三大?#39029;?#20043;中的仲怀?#27721;?#20844;山不狃。就象三桓世家如今季氏一家独大一样,季氏门下三大?#39029;跡?#22914;今也是阳虎一家独大,仲梁?#22330;?#20844;山不狃颇受冷落,权势大不如前,三个?#39029;?#20043;间本来也是勾心?#26041;?#20114;相拆台的,如今阳虎权倾朝野,这两人便勾结到了一起。

    那五旬上下长相文弱的男子就是仲梁?#24120;?#20182;笑叹道:“这些世家公子、姑娘们居然玩什么田猎竞技,以为奴做赌注的荒唐把戏,实在好笑。不过,庆忌一来,不但三桓之间的关系更趋紧张,就是这些少年公子们也跟着掺和进来,哼,此人颇不安生啊。”

    公山不狃?#38477;?#26029;眉一蹙,说道:“自来亡奔他国的人,又有哪个肯安份了?本来,阳虎献策攘助庆忌,藉机夺取兵权财权,是对主公有利的。然而,叔孙玉老谋深算,孟孙子渊姓情暴烈,他们既窥破主公的意图,又岂肯坐视?我担心,三桓相争,是祸非福啊。”

    仲孙?#20309;?#24494;一笑,公山不狃说的冠冕堂皇,好似全为季孙意如打算,他心中自?#24187;?#30333;公山不狃反对的真正原因,是阳虎也能藉机爬的更高,而阳虎一旦成功,他们两人更是屈居其下,再无翻身之力。

    仲梁怀也不说破,笑道:“是啊,如今主公是鲁国执政,代行鲁君之权,权柄一时无两,叔孙、孟孙两家也不得不?#27425;?#23478;主上的眼色行事,何必还咄咄逼人呢,万一叔孙、孟孙两家狗急跳墙,他们合兵一处,力量并不弱于主公,到那时两败俱伤,恐非我季氏之福。”

    公山不狃欣然道:“正是,仲兄所言与公山不谋而合,今曰拜访仲兄,正是为了此事。你也知道,主公如今宠信阳虎,咱们的忠言他是不大听得进去的。但是你我都是季?#38686;页跡?#19981;管主公采不采纳,咱们总不能坐视主公步入困?#24120;?#24635;要想些办法才是啊。”

    仲梁怀双眼微眯,淡淡笑道:“那么,公山贤弟认为,我们该当如何呢?”

    公山不狃身躯微微前倾,目注仲梁?#24120;?#27785;声说道:“主公欲削叔孙、孟孙之权,缘由全在阳虎一人。愚意以为,应从阳虎处下手,灭其气焰,离其宠信,只要主公疏?#35835;?#20182;,不再听信他的话,那时你?#20197;偃摆?#20027;公,必可使主公及时收手,三桓修好。”

    仲梁?#25345;?#36215;腰来,双手按在膝头,?#23454;潰骸?#20844;山贤弟可有良策?”

    公山不狃道:“仲兄,我认为,要打击阳虎,只需两个字,一是‘合’,一是‘拆’。”

    仲梁?#39563;?#24785;地眨了眨眼睛,说道:“愿闻其详。”

    公山不狃解释道:“合,是与士卿大夫们联手,阳虎如今虽非鲁相,?#23265;?#40065;相之权,朝中大夫对他一介?#39029;?#30331;临众卿之上,怕是没有一个满意的。虽说那些公卿大夫们与我们也不大合得来,但是打击阳虎,却是我们共同的目的,只要我们?#34892;模?#26410;尝不能合作。”

    仲梁怀眼中放出了光芒,连忙道:“慢来,慢来,说详细些。”

    “是。仲兄,咱们主公门下,分为?#33050;桑?#19968;派是公卿大夫、出身显贵,一派就是我们?#39029;肌?#20027;公虽然用着我们最是合意,但是毕竟与公卿大夫们同出一源,别看权柄?#26707;?#20110;?#39029;跡?#20182;心底里最看重的,决不是我们这些家奴,而是展获那等公卿大夫。”

    仲梁怀苦笑道:“是啊,这是没有办法的事,在主公眼中,我们终是一介家奴,只能供驱策,又怎会真的放在眼里?”

    提起不平事,公山不狃?#24598;?#21756;一声,然后继续道:“仲兄,稷祠前些曰子被?#35946;?#20987;中起火,付之一炬,如今主公不是正想重修稷祠吗?我想,安排你我的人,向主公进言,由阳虎修建稷祠,阳虎为了?#31181;?#20844;欢心,一向是不管什么事都要揽在手中,必定欣然?#29992;!?br />
    仲梁怀?#34892;?#25720;不着头脑,?#23454;潰骸?#37027;又如何?”

    公山不狃?#25104;下?#20986;一丝狡黠的笑容:“仲兄,社祠、稷祠,皆是神圣之物。稷神乃农神,农?#26031;?#20043;根本,如此大事,庄重肃穆,若阳虎把差使揽在手中承建稷祠,以他一介家奴身份,行此神圣之事,试想,展获等公卿大夫们岂会不?#30504;?#20182;们必会就此事?#30340;?#20110;主公。仅这一事当然扳不倒他,但是你我到时有意无意地透露些阳虎的消息给他们,不由阳虎不倒。你也知道主公的脾气,到时为了平息众怒,阳虎只能做这只替罪羊,哪怕主公只是虚应其事,把他?#20384;?#36523;边,让他回封邑去避祸,他对曲阜,也是鞭长莫及了。”

    仲梁怀喜形于色地道:“此计甚妙,阳虎一向贪功,而且狂妄自大,把这件差事交给他,他只会欢喜不禁,决不会想到随之而来的重重后果,哈哈,公山贤弟,真是妙计,咱们就这么办。对了,少正卯?#23435;?#40065;国闻人,此?#25628;源氏?#21033;,博学多才,在卿士之中素孚人望,如果有他出面,阳虎更难招架。待阳虎中计,我便想法把消息透?#38497;?#20182;。”

    公山不狃也露出了笑意:“好,那么你我便依计行事,仲兄自己不要出面,安排的人一定要机灵些,?#24418;?#35753;主公发现意出于你?#25671;!?br />
    仲孙梁捻须笑道:“这可我理会的,不?#22836;愿饋!?br />
    公山不狃丑陋的脸上也露出会心的笑意,扶膝而起道:“如此,公山不狃就不打扰了,这便告辞。”

    仲梁?#31216;?#36523;相?#20572;?#24819;起如能扳倒阳虎,重获主公欢心,不禁开怀大笑。转念一想,阳虎若倒了,今曰的盟友公山不狃又成与他争权的强劲对手,若论机谋,自己实不如他,到时还不是屈居其下?

    仲梁怀苦?#21450;?#26188;,忽想起成碧夫人在季氏?#24187;?#20013;极有权势,到时若有她在季孙意如面前为自?#22909;?#35328;……,仲梁怀一拍脑门,匆匆起身,呼人备车,直奔成碧夫人府去了。

    ※※※※※※※※※※※※※※※※※※※※※※※※※※※※※※※

    庆忌回到府中,下车?#32728;茫?#22312;席上坐定,一镬热茶还没煮好,阿仇就自后宅急匆匆地跑来,进了厅门便叫:“公子,公子!”

    庆?#19978;?#20102;一跳,连忙直起身子,?#23454;潰骸?#20160;么事,可是那六个女子出了什么事?”

    阿仇一呆,瞪眼道:“那六个女子?她们能有甚么事?被我一吓,连哭都不敢哭出一声,若要入厕,都得阿仇点?#21453;?#24212;,谁敢生事?”

    庆忌哭笑不得地坐回去,恨恨骂道:“既然无事,你大呼小叫的做什么?还有,?#24895;?#21681;们的人看住了院子,不让她们出去、不让她们接触外人就是了,也不必象犯人般这么看着。”

    庆忌说完见他还?#23265;?#22312;那里,笑骂道:“傻在那里做甚么?还有什么事?”

    阿仇?#25293;?#36947;:“呃……,哦!是这样,公子,吕迁将军?#28216;?#22269;艾城遣人来见。”

    “吕迁派人来了?”庆忌闻言大喜。自与吕迁等人分手,他自带两百亲?#26639;?#26354;阜,吕迁带着其余的人马直接回了艾城,?#38477;?#30456;距遥远,自己的大本营是甚么情况他此刻一无所知。他在鲁国争取助力,但是根本的力量还是要靠自己,整曰里记挂着艾城那边的消息,如今总算来人了。

    庆忌忙道:“人呢,快快带他来见?#25671;!?br />
    “?#25285; ?#19968;见庆忌欣喜?#36924;?#30340;样子,阿仇不敢怠慢,连忙出厅唤了来人,信使一共四人,都是庆忌亲信的手下,他们换了行商打扮一路赶到曲阜,此刻还是一副卫人商贾的模样,亏得如此,若做吴人打扮,怕是一进城就被大司寇孙叔子抓进做苦力了。

    四人见了自家公子,欢欢喜喜上前拜见,庆忌长身而起,一把扶起他们。看着他们,想着他们是从艾城来的,那种感觉就象一个无根的游子突然找到了自己的家。尤其是,他们是自己刚刚从死亡线上挣扎醒来时追随身边的人,又是在那时被自己派去卫国。

    现在突然看到他们,那时的场面?#36335;?#31361;然重现在眼前。看到他们,在?#19988;?#20013;?#35328;?#26469;?#38477;?#28448;,越来?#36739;?#26159;一场梦幻的前世突然又回到了他的?#19988;?#20013;,那个似乎已永远遗失?#35828;?#19990;界在满腔酸楚中又回来了,他们就是自己过去与现在、旧世与新生的见证者,庆忌心?#33251;?#33633;,连眼睛都湿润了。

    四名士卒见公子真情流露,还以为是见到他们欣喜所致,不禁为之感动涕下,五个?#35828;?#25163;紧紧握住,好半晌,庆忌才平静下来,连声说道:“来来来,坐下说,都坐下说,你们远路而来,风?#37202;推停?#19981;必?#27427;?#20102;,全都坐下。”

    四人依言坐下,庆忌立即迫不及待地道:“艾城如今怎样?咱们还有多少人马?卫国如今情?#31283;?#20309;?还有,?#31245;?#25214;到藏身楚国的掩余、烛庸两位公子,你们快快说给我听。”

    庆忌一迭声发问,四人也知公子情切,连忙由那为首的信使答道:“公子宽心,咱们艾城一切安好。咱们当初回艾城时两千人,加上留守艾城的军士,以及陆续赶回艾城的散兵,最后重聚了约五千五百人。新近,吕迁将军、荆林将军又?#24515;?#36817;千名新兵。两位将军经营艾城,开荒种地、又?#24425;?#20853;行商打猎,再加上卫国国君拨付的财物,足以支撑大军所需。”

    庆忌一颗心终于放下,喜上?#24524;?#36947;:“那就好,那就好,阿仇,茶汤开了,快给四位兄弟斟茶。”

    阿仇是庆忌亲卫,四个小卒哪敢让他倒茶,一边说着不敢,便有一个信使站起,取陶碗陶勺盛出几碗茶来,先给庆忌恭恭敬敬呈上一碗,才满脸崇敬地接着言道:“公子现在可是坊间流传的英雄?#23435;?#21602;,我兄弟几人这一路行来,坊间四处流传着公子如何大败盗跖之事,都说公子有天神附体,只威风赫赫地往那一站,盗跖的数千?#29454;?#20415;再也提不起半分力气,被吓?#23504;?#33618;而?#24189;亍!?br />
    “是啊是啊,”一名信使紧接着一脸兴奋地说道:“我等途经曹国时,听到坊间都在?#24515;?#20844;子的英名呢,曹国紧临鲁国,素来受盗跖之害甚深,公子这一战,可是威名远播?#21073;?#25105;等一路听得这些对公子的美誉,无不欢欣鼓舞。”

    庆忌微微一笑,浅茗了一口茶,才淡淡道:“坊间传闻,不足为凭,盗跖一战,仅是凭智取罢了。掩余、烛庸两位公子情形怎样?”

    因为当初不能确定庆忌在鲁国待多久,何时返回卫国,所以当时吕迁?#24895;?#21435;楚国散布庆忌在卫国的消息,同时寻找两位公子的细作一俟有了准确消息,要马上赶回卫国艾城。因此是否已经有了两位公子的消息,庆忌也要询问他们。

    为首的信使道:“我们兄弟来的时候,还没有人捎回两位公子的消息。不过我们路过曹国的时候,倒是听说了一些有关两位公子的消息,只是尚不能证实。”

    庆忌忙道:“不管真假,你且说来。唉,你等不知,我在鲁国,由于身份使然,朝中公卿不便向我透露与吴有关的消息,我又不便去市井间探访,现在如同瞎子、聋子,多知道一点消息,对我在鲁国的进退大有助益。”

    信使道:“是,公子,卑下到曹国时,正好吴国的使节刚走,听他们的人散布的消息说,掩余公子和烛庸公子原匿于徐国和?#28216;帷?#20004;位公子各有兵将三千余人,楚王收容,令两位公子驻守于舒城。不过姬光派伯嚭攻伐舒城,大获全胜,如今不知两位公子又逃往何处了。”

    徐国和?#28216;?#22269;,是?#25509;?#20110;楚国的两个小伯国,两国都是不过一县之地的小国家,兵车都没有一百辆,城池更是小的可怜,起不到什么城防作用,六千对一万,原本就是一场难打的仗,何况伯嚭也是一?#22868;?#39553;勇的战将。

    庆忌听的紧张,忙问:“此中详情到底如何,你且细细说来!”

    (未完待续){太}{悠悠}小说 щww{taiuu][com}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33606;?#25226;书籍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单机版棋牌游戏 王中王资料一肖中特 投注宁夏十一选五手机版 安徽快三网页计划 赛车走势技巧公式规律 pk10走势软件 nba赛事分析 北京赛结果记录 天津快乐十分预测推荐 广东快乐十分每期预测 2019重庆时时彩20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