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机版棋牌游戏
全本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争之世 > 第063章 惜生

第063章 惜生

推荐阅读: 獒唐茅山鬼术师星际之佛系女配阴婚匪女逆袭:夫君慢点撩?#24187;?#31070;皇阴阳诡店墨少的代孕婚妻绝世冥神超级鳄龟分身

<太-悠悠>小说щww.taiuu.com
    叔孙世家,叔孙玉把玩着手中的一枝断箭,正在听着女儿叙说昨夜的经历,叔孙摇光在父亲面前当然不会说出自己被庆忌脱成小白羊儿一般,被他压在身下听来了这番话。在她的描述中:夜与李寒商议竞技事,未几,李寒退下,忽风摇烛动,霍然抬头,庆忌已飒然出现,挟剑而立,摇光小姐面不改色,拂然起身而问之,庆忌乃先谢罪,再言……,听起来颇象游侠故事。

    女儿如今好端?#35828;?#31449;在这儿,叔孙玉当然不会疑心女儿的话,更不会想到吴国第一勇士居然会被他的女儿一脚险险踢断了子孙根,他静静地听着女儿的述说,目光微微?#20102;福?#24453;女儿说罢,他低头看看手中折成两半的那枝利箭,沉吟片刻,问道:“他说……无论借兵?#25925;?#20511;城,庆忌都感激不尽,是这样的吗?#20426;?br />
    叔孙摇光点头道:“是!”

    “借兵?#25925;?#20511;城,借兵?#25925;?#20511;城,借兵……,借城……”,叔孙玉似乎读出了什么,他忽然站起,双手背在身后,拈着那枝箭杆,下意识地在身后轻轻转动着,慢慢地踱起步来。

    叔孙摇光的目光随着父亲移动,心中暗?#30340;?#32597;:“这句话有什么玄机了,怎么父亲反复念个不停。”

    叔孙玉忽地站住身子,仰首思忖片刻,说道:“你把他的那段话再重复一遍。”

    叔孙摇光?#25925;?#22909;记姓,也真难为了他,光洁溜溜的被?#25628;?#22312;身下,犹能不慌不乱,还能记的清对方说的话,她又重复了一遍,说到“麾下三万甲兵尽?#37117;?#27663;门下”时,叔孙玉晒然一笑。

    叔孙摇光说完后,叔孙玉恍若?#27425;牛皇?#21891;喃地道:“借兵、借城,与其阻挠,莫如参予……”

    就在这时,一员家将奔上堂来,抱拳禀道:“主人,孟孙大?#35828;?#20102;。”

    “唔……”,叔孙玉回过神来,淡淡地道:“我知道了,请他进来。摇光,你去吧,这事不要再让任何人知道,嗯……,龙舟竞渡……,哼,你还算知道帮父亲干点正事。”

    叔孙摇光吐了吐舌尖,露出一副乖巧的笑脸,故作娇憨地道:“女儿想为父亲分忧嘛,再说,女儿出面有女儿出面的好处?#21073;?#22899;儿若赢了,是咱叔孙家的荣耀,若是输了嘛……嘻嘻,反正我是一个女儿家,不管输给季氏?#25925;?#23391;氏都不算丢人,你说是不是?#21073;?#29238;亲大人?#20426;?br />
    叔孙玉把脸一沉:“哼!花言巧语,你真?#24515;?#20040;懂事的话,和孙叔子那不成器的宝贝儿子比什么田猎,赌注何其荒唐!如果输了,难道堂堂叔孙世家的大小姐,真的要去给人为奴为婢?那时节就不丢我叔孙氏的脸面了吗?#20426;?br />
    叔孙摇光想起昨夜与李寒商量的那些办法,胆气顿壮,不服地道:“父亲怎么就认定?#19968;?#36755;了?哼哼!我不但要赢,还要赢的漂亮呢!”

    叔孙玉瞪了她一眼:“庆忌岂是?#35828;?#30427;名?虽说他那些伙伴都是些扶不上墙的烂泥,也万万大意不得,哼!偏你会给我惹事,去吧,把我的贴身四?#26469;?#36208;,你挑的那些人,武艺怎?#26263;?#20182;们万一?#20426;?br />
    他的四名贴身侍卫,都有一身好功夫,他们虽无名气,但是一身艺业惊人,如有他们相助,那么要赢庆忌可就又多了几成把握了。叔孙摇光一听大喜,兴奋地抱住父亲手臂,踮起脚来在他颊上香了一吻,雀跃道:“谢谢父亲。”

    叔孙玉笑起来,亲昵地在女儿头上轻轻敲了一记,笑骂道:“鬼灵精,为父不知道你那点心机么?告诉你,季氏已经发下话去,季氏?#24187;?#35841;若竞舟夺冠,便将季?#38505;?#25569;的海盐生意交由他独家经理三年,重利之下必有勇夫,季氏?#24187;?#19981;知多少人都想赢这一仗呢,为父听说,成碧夫人也在重金招?#21487;?#33311;的能者,她也是女流,可不要输了给她,丢了为父的脸面。”

    “知道了,知道了,”叔孙摇光说着,便快步向外奔去,一时间全部?#20035;?#37117;被赢了庆忌这个念头给?#23395;?#20102;。

    叔孙摇光喜不自禁地跑出去,刚一出厅就见孟孙子渊沉着脸走来,脚下生风,两只大袖甩得呼呼作响,叔孙摇光忙停身施礼:“孟孙叔父……”

    孟孙子渊哼了一声,眼珠也不转一下,就风风火火地冲进厅去。

    叔孙摇光诧异道:“咦?大清早的,是谁惹这小老头儿不开心了?好大的火气!”

    ※※※※※※※※※※※※※※※※※※※※※※※※※※※※

    庆?#23665;?#30528;夜色返回雅苑时,城中已然有几处火起,由于三桓世家的宅院在曲阜城中各自?#23395;?#19968;处,呈品?#20013;?#20998;布,中间都有不小的距离,季氏那边闹的?#25628;?#39532;翻,他这一边却静?#37027;?#30340;毫无声息。

    返回雅苑,翻墙而入,听闻各路人马都顺利完成任务,庆忌不禁大喜,一切事了,这才回到自己门前,先在门外松开绑膊、绑腿,把剑隐在袖中,脱去鞋子?#37027;?#36827;了房间。

    宽大的软榻上,一众妙龄少女横七竖?#35828;?#36538;在那儿,玉体横陈、妙相?#19979;叮?#24198;忌微微一笑,放下短剑,解去衣袍,小心翼翼地搬开这人大腿、那人手臂,犹如在铁丝网下匍匐前进的战士,费了好大的劲儿才钻进去躺好,刚是仅仅片刻的功夫,身子便被几条玉臂粉腿象蜘蛛似的给缠住了。

    庆忌躺在温香软玉中间,虽然一夜?#27492;?#24515;中却因为这一晚的经历而兴奋异常,竟然毫无倦意,他枕着手臂,张着双眼看着黑沉沉的屋顶,过了好久,倦意一丝丝笼来,这才朦胧睡去。

    “喔~~喔~~~喔哦~~~”,鸡啼三遍,庆忌第一个醒来,他没睡多长时间,但?#20146;?#26152;晚以来,所做的每一件事都充满刺激,都让人兴奋,一大早?#21387;?#26469;,只觉精神奕奕,竟然毫无疲倦的感觉。

    窗外的花树上,黄莺清脆悦耳的啼声隐隐传来,明媚的阳光洒在那一具具泛着象牙光泽的?#28866;?#33012;体上。美人春睡,娇艳欲滴,身边是横七竖?#35828;?#29577;臂粉弯,横在胸前的是一条粉光致致、毫无暇疵的玉腿,从大腿到小腿、再到足踝,曲线优美,收束紧绷的流畅线条显示着那娇躯中蕴含着怎样的青春活力。

    抚摸着那幼嫩光滑、富有弹姓的肌肤,好象自己从来不曾离开过,记忆犹新的唯有一夜风流的场面。庆忌微笑着凑过去,在那大腿嫩如凝脂的肌肤上“啵”地亲了一口,然后又轻轻噬了一口,那玉腿的主人呻吟一声醒了过来。

    她揉揉眼睛,一眼瞧见庆忌,便缩回大腿,把整个身子蠕动到他身边,轻轻地扑进了他的怀抱,柔软轻盈的身子半趴在他的身上,娇声说道:“公子,醒的好早。”

    庆忌微笑地抚摸着她光滑圆润的肩头,柔声问道:“昨夜……睡的好么?#20426;?br />
    小雅温驯地点头,星眸中仍有朦胧的睡意:“嗯,公子神勇,人家……人家被你杀伐的狠了,这一宿渴睡……”,小雅说着羞笑起来。

    海棠春睡,本就更增风情,何况又是这种惯习风流阵仗的女子,媚色天然,庆忌瞧了心动不已,小雅柔软平坦的小腹忽地触到一根火热坚硬的东西,脸上脸上羞红更甚,她眸中荡漾着水一样的光泽,忽地?#24039;?#35828;道:“公子,人家一会儿就要离开雅苑了呢,公子不想……再与小雅欢好一次吗?#20426;?br />
    庆忌被她撩拨的情难自禁了,心道:“试一下也好,如果臭丫头那一脚真给我留下了后患,也可早些找个医师看看。”给自己找到了冠冕堂皇的纵欲理由,庆忌便欣然一拍小雅那煮蛋清般莹润光泽、又带着沉甸甸质感的粉臀,低笑道:“好,上我身来,尽情施展你的本事,让本公子见识一下你的风流手段!”

    小雅吃吃地笑,毫无忸怩地啄住他的耳垂,舌尖小蛇般地钻进了他的耳朵,身子象一条美女蛇似的在他身上蠕动着,当她撩拨的庆忌再难自禁时,便得意地一笑,双手按住他坚如钢铁的小腹,玉腿轻分,跨上他的身子,把那丰腴圆润的圆臀轻轻向下坐去……

    “啊啊”的轻呼,其他?#29238;?#22899;子都吵醒了,一场欢娱尽兴,香汗淋漓的小雅躺在庆忌怀中,撒娇弄痴地道:“对了,公子晚间去了哪里?#21073;?#20154;家午夜梦回,不曾见到公子呢,等了好一会儿还不见你回来,不知不觉才又睡过去。”

    “是?#21073;?#20844;子去了哪里,人家醒来的时候也不见你人呢?#20426;?#22696;篱?#27493;?#31505;着说道。

    庆忌抚在小雅柔滑秀发上的手指不觉紧了一紧,眼中陡地泛起一抹森冷的寒意:我就知道,想要瞒过一个枕边人都不易,何况是六个,可惜,我?#35753;揮心?#35753;人?#20102;?#19981;醒的迷药,也不会什么点睡穴的武功,你们……

    “公子?#20426;?#23567;雅感觉到他的身体?#34892;?#20725;硬,好奇地抬起头,那丰满挺拔的?#20013;?#25353;压在庆忌赤裸的胸上,一阵阵奇妙的感觉传来,那身体是那么青春而富?#35874;?#21147;、光滑幼嫩的皮肤还不见一丝松驰……

    庆忌眼底悄然浮现的冰霜与那一抹不忍的温情苦苦纠缠着……

    ※※※※※※※※※※※※※※※※※※※※※※※※※※※※※※

    一条水榭,四面?#21290;?#21482;有一条?#32416;?#19982;甬道相接。甬道两边?#21069;卟荡?#24433;的几株修长的树?#23613;?#27744;水中芙蓉初放,阵阵幽香扶风而来,碧水,绿叶,粉红的芙蓉,相得益彰,更显清新雅致。

    庆忌拥着六个美人,身后跟着英淘和阿仇,一起走向水榭亭台,易袅还在拿昨夜的话题开玩笑:“公子,昨天午夜你到底去了哪里嘛?人家本想偎在你的怀里睡的香甜些呢,睁眼却不见你的人影,莫非你这府中还藏着个绝色美人,公子便连一夜都舍不得离开?#20426;?br />
    小竹吃吃地笑道:“或许公子是怕我们需索无度,清晨再也爬不起来,这才?#20302;当?#24320;吧。”

    不管真假,?#29238;?#23569;女都咯咯地笑了起来,她们那雨露?#21908;?#36523;心满足后的脸上有种更加美丽的荣光。看得出来,她们是非常?#19981;?#24198;忌这样年轻英俊又懂风情的男子的,?#30343;牽?#22905;们虽然年少,却已经历了太多的人生,她们知道什么?#20146;?#24049;该得的,什么?#20146;?#24049;不该得的。懂得分寸,便不会痴生妄想,她们的命运注定?#30343;?#26519;间野地里的燕雀,永远不会住进金丝银线的鸟巢。所?#38405;?#31181;亲热,也只限于男女之间的欢娱,她们知道象庆忌这样的男子,永远不会属于她们。

    脚下的木板一踩上去便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正水?#24656;行?#36175;风景的季孙斯听见声响,扭头一看便展颜迎了?#20384;矗骸?#24198;忌公子,今?#26707;?#23478;公子都按昨曰?#32423;?#39550;车出城了,季孙斯特来相迎,只等公子带领我们习练车战了。”

    庆忌笑道:“?#29273;⒉牙ⅲ?#22312;下起的太晚,还要?#25237;?#20844;子来接。”

    季孙?#35809;┝搜?#20182;身边六个?#23194;錚?#30504;眨眼笑道:“哈哈,今天晚起是应该的,这样的妖精,一个已经嫌多,何况是六个,如果是我,现在怕是爬都爬不起来了。”

    小雅六美掩唇吃吃偷笑,几双明媚的秋波频频投?#20572;?#23545;他大有撩拨之意。季孙斯说完,?#25112;?#19968;?#21073;?#33080;上露出诡秘的神色:“公子听说了吗,昨夜家父遇到刺客了。”

    “什么?#20426;?#24198;忌“大吃一惊”,急忙问道:“季孙大人无恙吗?可曾受伤?#20426;?br />
    季孙斯嘿嘿一笑,自衿地道:“自然无恙了,嘿嘿,我季家龙潭虎穴,岂是任人来去的地?#21073;?#37027;刺客一来便被发觉,连我父亲的影儿都不曾见着。不过,哈哈……,你不会想到的,孟孙氏昨夜也?#20040;?#23458;折腾的不轻,他家可就惨了,听说直到天明才发现异常,府中死了不少人。”

    庆忌讶然道:“怎么……孟孙家也同时被刺客光临了?这是什么人,竟然如此大胆!”

    季孙斯嘿然笑道:“还能有谁,和昨晚?#36538;?#20320;的那些人必是同一来路,他杀你不成,又怕我鲁国助你伐吴,便向三桓世家下手罢了。”

    庆忌?#25112;?#19968;些,低声说道:“季孙公子,会不会是旁的来路?孟孙氏可是拖我后腿的,吴人怎么可能连他也杀,这不?#20146;?#26029;臂助么?#20426;?br />
    季孙斯?#20197;擲只?#22320;道:“那些刺客远自吴国而来,藏头?#27573;?#19981;敢见人,能知道多少消息?我三桓世家之间的分岐,只有朝中的公卿大夫们才知道,便是普通国人也只道三桓世家迎庆忌公子入曲阜,只看到三公盛宴款待迎你入城,哪里知道其中也?#21069;?#27969;涌动,何况是这些吴国刺?#20572;?#21704;哈,活该他孟孙?#31995;姑埂!?br />
    说到这儿季孙斯不忿地道:“?#30343;恰?#19981;管如何,他们敢向三桓世家下手,我可是实实的没有想?#21073;?#38422;?#36386;?#20063;狂妄,欺我鲁国不?#39029;?#20853;讨伐吗?#20426;?br />
    季孙斯昂首挺胸,愤然说罢,想起鲁国权力三分、军力三分,三桓世?#19968;?#30456;?#38050;猓?#23432;在国门里还成,真要出兵的话,绑在一起的这三条?#38592;?#26377;异心,那真是寸步难行,不禁把肩一塌,泄气道:“唉!还真是出不了兵。我和阳虎苦苦相劝,却不知家父?#38382;?#25165;能下了决心,只?#24515;?#30340;大事得成,我父才好?#21576;啤?br />
    说到这儿他忽醒起?#21592;?#36824;有六个舞伎,顿时?#30446;?#31505;道:“哎?#21073;?#20844;子们怕是等的急了,咱们这便走吧。”

    庆忌笑道:“好,请公子先去车上候我片刻,我送六?#36824;媚?#31163;开,马上就到。”

    季孙斯笑道:“好一个多情公子,才一夜的功夫,就这般恩爱难舍了么?好好好,你们有甚么情话,尽管说个够,我去前边等你。”

    庆忌目送季孙斯离去,慢慢转过身,脸上春风一般微微的笑意一点点消失,落寞中带起一片萧杀。小雅瞧见他的神气,联想到方才所听的一切,脑海中电光火石般一闪,她已恍然大悟。

    小雅双腿一软,便跪伏于地,颤声道:“公……公子?#25343;?#20844;子?#25343;?#35828;至此小雅牙齿打?#21073;?#26684;格直响,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庆忌脸上露出一丝无奈的苦笑:“小雅啊小雅,六女之中,?#38405;?#26368;是聪明,我就知道,只消听到些风声,你就一定猜得出的。”

    (未完待续){太}{悠悠}小说 щww{taiuu][com}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把书籍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单机版棋牌游戏 魔术兔彩金 浦和红钻球衣2019 巫婆大财电子游艺 塔什干棉农对吉达国民 意大利恩波利小镇图片 法国亚眠大学怎么样 印第安追梦电子游戏 墨尔本胜利对广岛三箭 皇马vs巴拉多利德预测 尼姆南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