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机版棋牌游戏
全本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争之世 > 第062章 男儿自有男儿行

第062章 男儿自有男儿行

推荐阅读: 极品通灵系统快穿系统:主神大人,开撩吗极品全能医仙农女火辣辣:神秘猎户宠翻天女总裁的贴身强兵穿越五零抢夫记画圣重生商女:季少,加油!鬼泣的异世悠闲生活

<太-悠悠>小说щww.taiuu.com
    曲阜古城的夜应该是寂静的,因为这个年代没有打更的更夫、没有巡城的衙差,酒肆歌坊也不会灯火通明彻夜?#24187;擼?#22812;晚的时候,豪门大户家里也是一片寂静,整个城池都笼罩在黑暗和静寥之?#23567;?br />
    但是今晚却有一队队举着火把的兵将满城巡弋,到处都是叱喝连声的士兵。潜入季府的刺客为了逃命,在城中几处地方点起火来,然后趁乱逃走了,虽然仓惶之下,他们点的只是一些堆放在人家房前屋后的柴垛,但是由于建筑多是木制,一旦火起,谁也不敢大意,失火的人家和?#20384;?#30456;助的左邻右舍一宿?#35009;?#30561;的安稳。

    曲阜古城的清晨本来应该是清静的,旭曰东升,如一团红火,没有早起的士农工商,没有早起的摊贩饭馆,街?#20384;?#20919;清清,偶尔有几个早起的人,脚下的步子也应该是节奏悠闲的。可是这个凌晨决不清静,大司寇孙叔子怒发冲冠,持戟披甲,亲扶战车巡视全城。

    战车辘辘,辗压着凌晨小雨后的青石路面,发出令?#25628;?#37240;的声音,路边那偶尔早起的路人被司寇大人冷冷的目光一瞪,再看见他身后士卒手中锋利的戈刃,顿时便惶恐不安起来。可是神情一旦有疑,?#21482;?#36208;避的脚步急了些,便会有人带着一队士兵围?#20384;?#35814;细盘问,验明身份。一时间,古城人人自危。

    令师、士师、城卫、小吏们各带官兵,到处搜捕,如有吴人打扮的,不分来历,一概先行拘押,有那身份高贵、或与?#24443;?#22763;卿大夫们有关系的吴人,虽未集中看押,但也在他们门前设了士卒看守,不?#35760;?#26131;出入。

    季氏遇刺!这就是孙叔子大人睡意正酣时得到的传报,慌得他披甲带盔,连忙点齐兵将,灯笼火把地赶往季府,却被季府?#21307;?#25377;在门外。季府的上千名?#21307;?#21073;出鞘、箭上弦,把季氏大院守的是水泄不通,任何人不准出入,便是他大司寇也被挡了架。

    在门口候了半天,孙叔子才等来季氏的命令,命他严缉凶手,言词间对他这位大司寇的失职多有痛斥,孙叔子忍怒回兵,开始巡弋全城,到?#32902;?#26216;,证据确凿的真凶却一个也不曾捉到,孙叔子怎不恼火。

    直至天亮,孙叔子才被季孙意如唤进府邸,先是骂了他个狗血淋头,然后再拖出刺客遗下的那具死尸,死尸梳椎髻,有纹身,断发纹身正是吴越一带的习惯,刺客的身份自然是吴人无疑了。再联想到昨曰庆忌遇刺,凶手也是吴人,真相已昭然若揭:吴王遣刺客杀庆忌,事有不逮,于是便想把季氏这个庆忌的最有力庇护者干掉。

    大司寇对吴人哪里还能?#25512;?#19968;时大索全城,天色大亮时已经拘押了不少吴人,便连齐人、郑人、陈人、曹人、楚人,不管是经商的还是卖艺的,但凡爹妈给他生了张比?#38386;?#24717;的面孔的,都被孙叔子拘押了起来。

    此时,还没有人知道孟孙世家也出了事。三桓世家的房舍宅院极其广大,面积恍若三座小城,里边就是闹翻了天,外边也不容易听到声息。此时,孟孙子渊也刚刚被儿子唤醒,孟孙?#20185;?#26448;瘦小,在三桓中脾气却最是火爆,如果不是儿子亲来唤来,旁人还真不敢把他从睡梦中?#34892;選?br />
    饶是如此,孟孙子渊也大为不悦,他挪开胸前一个美妾的玉臂,愤愤然地穿上袍子,一头一?#22346;?#30333;的?#36137;?#20063;未梳洗,就那么披在肩上走了出来,儿子孟孙协附耳低语几句后,孟孙子渊脸上的不悦顿时被骇然所取代,连忙随着他走了出去。

    到了孟孙氏的宴客大厅,孟孙子渊不禁攸然变色,怵目?#26408;?#20250;客大厅内,在正前方那青山古松?#33258;?#26421;朵的壁画下,倚墙放着一排尸体,最左边是他宅中豢养的四头猛犬,四头猛犬此刻都已?#24187;?#21596;呼,一字排开,软绵绵地躺在地上。紧接着是他最?#19981;?#30340;两匹骏马,一匹青骢、一匹枣红的马头,两匹马首被端放在地,硕大的马眼还在睁着,再往左,是六个负责在内宅巡夜的?#21307;?#20182;们也并排躺在席上,人尸、兽尸的鲜血浸透了坐席,满屋都是血腥之气。

    孟孙子渊瞿然变色,颤声道:“这……怎么会这样,是谁干的,?#35009;?#26102;候闯进了刺客?为?#35009;?#19981;曾有人惊觉?”

    围在孟孙子渊身旁的子弟、?#39029;肌⒓医?#30342;不敢言,孟孙氏看?#27492;?#20204;,再看看这鬼狱一般的场面,突地勃然大怒。刺客今曰能无声无息地杀死他护院的猛犬、杀死他心爱的骏马、把他的护院?#21307;?#24178;掉,焉知来曰不能直接闯进他的卧室,取他项上人头?

    孟孙子渊暴跳如雷,指手斥骂,孟孙氏的子弟?#39029;?#38754;如土色无人敢言,孟孙子渊越骂越怒:“浑账,站在这里刺客就会现身么?速去把常任、准夫、士师,所有的司法刑律之官都给?#21307;?#25105;……,不,直?#21491;?#21496;寇孙叔子来,务必要他?#26263;?#20982;手,除我心头大患……”

    孟孙子渊正在指?#21482;?#33050;,他最心爱的侍妾齐姬急惶惶地跑了进来,一见满堂血腥,恍如人间地狱,吓得她尖叫一声,脚下一软,几乎跌到地上,手里一捆东西“啪”地一声摔了出去,正掉进血泊里。

    孟孙子渊连忙上前扶住,唤道:“齐姬,你怎么进来了,此处遍地血腥,太也恐怖,夫人快快出去。”

    齐姬定了定神,一头扑进他的怀中,紧紧抱住了他的身子。只是孟孙子渊身材瘦小,这齐女高挑丰腴,比他还高了半头,说是扑入他的怀中,倒象孟孙老头儿一头被揽进了奶娘的怀抱。

    齐姬惊慌地道:“大人,我早上入厕时发现大人置于小堂书案上的朝?#40065;?#20896;还有玉圭全都不见了,案上只放着一卷简书。”

    孟孙子渊大惊,忙问道:“夫人,那简书在哪里,快快取?#27425;?#30475;。”

    “在……在那儿……”齐姬怯生生地?#36214;?#34880;泊中的那卷东西。孟孙子渊向地上一看,一个?#21307;?#24050;抢步过去拿起木简,以袖拭净上面的血迹,然后扯开沾血的细绳,双手把木简奉与孟孙子渊。

    孟孙子渊急急展开一看,只见有些字已被鲜血浸润,但还能依着残余笔划读出整个字来,木简上杀气凛凛地写着几句话:“君休问,男儿自有男儿行。男儿行,当暴戾。事与仁,两不立。男儿事在杀斗场,胆似熊罴目如狼。生若为男即杀人,不教男躯裹女心。男儿从来不恤身,纵死敌?#20013;?#30456;?#23567;?#20167;场战场一百处,处处愿与?#23433;?#38738;。”

    孟孙子渊匆匆看罢,气?#27809;?#36523;发抖,他眯起双眼?#23574;猓?#21891;喃道:“以杀?#38383;穡?#35841;与老夫有仇?”他的身?#27833;?#28982;一震,愤怒地叫道:“是了,一定是他,一定是庆忌。嘿!?#19968;?#36947;真的瞒过了他,想不到?#26131;?#26352;使人行刺,今曰他便来还以颜色了。来人,来人,速速点齐五百军兵,随我去拿人……”

    他的儿子孟孙协此时已三十出头,为人比乃父稳重的多,听得此言忙道:?#26696;?#20146;,不会是庆忌的人吧?这木简上的字体可不是吴人惯用的是鸟篆体呀。”

    孟孙子渊不屑地一笑:“蠢材,庆忌身为一国之公子,岂会不懂得这通用字体?”

    原来,春秋年间,不管两个国家相隔多远,最初使用的都是统一的文字——周王朝的大篆。到了春秋末期,周朝廷已无力控制天下,各国分立,久而久之原本一样的?#20013;?#22312;各国就发生了一些变化,及至后来天下一统,秦始皇将文字又重新规?#35835;?#19968;遍,通用字便成了小篆。

    当时吴国的字体是从大篆演化而来的鸟篆,笔画多如飞鸟展翅,看着优美,却不易识别,各国文字都有各自特色,但各国无论是文?#21482;?#26159;语言的源头都是一致的,所以各国互递国书、互相出使时仍是书周字、说周语。庆忌是吴国公子,孟孙子渊当然不信他只会画画小鸟。

    孟孙协总觉的只凭一番揣测就杀上门去,对自家大大不利,不管如?#21361;?#22312;国?#25628;?#20013;,庆忌可是他们三桓世家给隆重邀请来的,如今证据不足,?#25512;?#36825;么一卷木简去抓庆忌,?#30340;?#26381;人,光是季氏那一关怕就过不去。

    再说这满堂血?#21462;?#39740;气森森的模样实在是太骇人了,无故结一强敌,如果一击不能致命,?#24378;?#26159;后患无穷。想到这里,孟孙协硬着头皮继续?#26263;潰骸案?#20146;,如果真是庆忌,我们更该谋而后动,不可轻启刀兵,否则闹将起来,别?#25628;?#36215;庆忌因何遣人?#29454;?#24220;上杀人立威,那时该怎么办?再者,庆忌又是季孙执政以国礼相待的客人,父亲要杀他,恐?#24405;?#23385;大人那一关就不好过,父亲,你看……是不是与叔孙大人商议一番再决行止?”

    孟孙子渊忍着气想了一想,觉的儿子说的也有道理,便猛一顿足,愤然吼道:“好!你去备车,齐姬,速为老夫梳发着装,我要马上赶去叔孙世家!”

    (未完待续){太}{悠悠}小说 щww{taiuu][com}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把书籍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单机版棋牌游戏 陕西11选5开奖视频 古怪猴子网站 神龙之境免费试玩 秒速赛车全天计划精准 沃特福德南安普顿 里昂vs里尔比分预测 福彩江西时时彩走势图 瓦伦西亚主力阵容 黑彩玩法 2019西班牙人对阿拉维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