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机版棋牌游戏
全本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争之世 > 第002章 死而复生

第002章 死而复生

推荐阅读: 绝品透视医香嫡妃大宋好官人神医毒妃太嚣张绝品神眼绝品透视神医绝品神族绝品神医绝品通灵大小姐绝品王妃遭遇爱

<太-悠悠>小说щww.taiuu.com
    席彬的大脑昏昏沉沉的,就象在做一场离奇的梦,许多陌生的古代?#23435;鎩?#21476;代画面杂乱纷芸地出现在他有脑海?#23567;?#20182;?#26412;?#22320;认为是一些拍过的电影画面,偏偏那些?#23435;鎩?#30011;面逼真的无法形容,画面上也绝对没有指手划脚的导演和摄像机的影子。

    时不时他耳边还会听到有?#35828;?#22768;呼唤“公子”的声音,那口中的热气呵到耳朵上都感觉的出来,完全不像是梦?#22330;?br />
    那些人呼唤的声调很怪,语音与他平时听到的声音不同,仿佛是某个地方的方言,他明明没有听说过,偏又听得懂。偶尔,他含糊地答应一声,耳边就会传来一阵欢呼声。

    他的意识一直半梦半醒的,偶尔清醒些的时候,他会感到自己似乎正在一辆非常颠簸的马车上,尽管身下有厚厚的褥子,还是颠簸厉害,好象骨头都散架了。

    渐渐的,他清醒的时候多,昏睡的时候少,他知道每天有人小心地向他嘴里灌稀粥、灌水和苦得舌根发麻的中药汤子,他动弹不得,连眼皮都睁不开,只能任人摆布。

    也不知过了多少天,他的意识终于能?#21796;?#28176;集中起来了,那些支离破碎的画面开始在他脑海中组织起来。一会儿是他在剧组被导演呼来?#28909;?#30340;场面,一会儿是他手持锋利的青铜长矛指挥士卒向逃跑的敌军掩杀。如此反复,连他也不知道哪一个自己才是真正的自己了。

    终于,他能想起自己晕迷前的事了,他记起大?#21482;?#30424;绷断钢绳砸下来,措手不及的他被砸中头部,鲜血汩汩流出,他知道死亡在即,无神的双眼还?#33464;?#21040;关渔在一旁连蹬带踹拼命地挣扎……

    大?#21482;?#30424;突然放出强光,然后他就轻飘飘的飞行在一条光怪陆离、五彩斑斓的通道里,犹如狂风席卷着的一片树叶,向不知名的远方飘袅而行,直至消失在光环通道的尽头。

    下一刻,他看到自己怆然大笑,身边?#34892;?#22810;披甲戴胄双手伏地向他跪拜的古代军士,他叹息一声,猛地拔出深深插在胸膛上的一件兵器,鲜血泉水般喷涌……

    “啊!”

    席斌骇然睁开眼睛,已是满头冷汗。

    他深深呼出一口气,看着自己所处的环?#22330;?#22836;顶,是摇摇晃晃、非常简陋的木板车顶,身?#26434;?#19968;扇比枕头高不了多少的矮窗,窗子光?#21644;?#30340;没有窗帘,耳边传来几声牛哞,那摇摇晃晃、迟缓不已的动作,显示着他是躺在一辆牛车上。

    “这里是哪儿?为什么不送我去医?#28023;?#34429;然是在西藏拍片,不过这儿条件也没那么差呀!”

    席斌诧异地左右看看,他想坐起身来,这才发觉胸口一阵疼痛,那里绑着厚厚的白色丝绢,很华丽,并不是医用的绷带,胸口的痛楚……似乎那里受伤了。

    这情景实在过于诡异?#35828;悖?#20197;致席斌?#35835;?#21322;晌都没有叫人,他痴痴地发了会怔,才微微抬起头来,透过车窗向外看去。

    外面是一片荒野,却不象西藏的戈壁草原,荒野中到处是飘摇的杂草,荒野的面积比田地的面积还多。零星的几畦田地里,?#34892;?#31359;着古装的农夫正在劳作,大多数农夫都埋首干活,只有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农夫扛起锄头,?#32439;?#33136;杆儿看向他的方向,席斌发现他扛在肩上的锄头象是?#23601;?#20570;的。

    一个健壮的男人用绳索拖着犁,后边一个妇人扶着犁,两人正费劲地犁?#25293;?#22303;。而不远处的野草地里,就有几头黄牛甩着尾巴悠闲地吃草。

    “奇怪,为什么不用牛耕?”

    刚刚想到这里,他自己的意?#27602;?#20570;出了回答:“归马于华山之阳兮,?#25490;?#20110;桃林之?#21834;?#29275;本来就是要?#25293;?#30340;啊,牛是用来拉车、祭祀和吃肉的。富裕些的农?#20063;?#29992;牛耕田,因为牛耕要用铁器,寻常农人可用不起铁器。石犁、青铜犁又禁不起蛮牛拉。”

    席斌吓了一跳,这意识……是怎么进入自己脑海的,难道自己心里还有一个意识?

    他仔细去想,却?#25351;?#35273;不到什么异样,那意?#27602;?#24212;该是属于他的,就象尘封许久的记忆,只是突然之间想?#20284;?#26469;罢了。

    “怎么会这样??#25671;?#25105;怎么了,这是在哪儿?”

    他的大?#26376;?#19978;给予了回答,席斌脑中轰地一声,那原本不属于他的记忆在这一刻和他的意识彻底地融合到了一起。

    “庆忌!我是庆忌!吴国大王姬僚第三子!”

    席斌张大嘴巴,眼中露出不敢置信的神情……

    ◆◆◆◆◆◆◆◆◆◆◆◆◆◆◆◆◆◆

    牛车摇摇晃晃,摇得身体虚弱的席斌昏昏欲睡,但他睡不着。牛车摇了许久,他终于被迫接受了这个荒诞的事实:他的魂魄穿越了两千年的时空,来到?#21621;?#25112;国时代,和一个在他前世记忆中没有一点印象的公子庆?#25159;?#21512;到一起了。

    做为一个影视界人士,他当然知道什么叫穿越,他还参加拍摄过一部科幻穿越电影《追爱跨世纪》呢,可那只不过是一种电影表现形式,他从来没有想过世上真的有这种离奇的事情。

    但是窗外的一切,如潮水般?#21152;?#30340;记忆,都告诉他,这一切都是真的。

    现在想来,这一切应该都是那个大?#21482;?#30424;搞的鬼,那个大?#21482;?#30424;真的具有大神通,能让人跨越百世千年,生死?#21482;亍?#20063;许是关渔的挣扎不知怎?#21019;?#21457;了大?#21482;?#30424;的机关,把他的魂魄摄进了时空隧道……

    想到这里,席斌嘴角一抽,神色颇?#34892;?#24618;异。这种事实在是?#28982;?#21776;又滑稽,可是做为当事人他却是想笑也笑不出。

    那一下他本该被砸死的,如今换了一个时空,但是生命好歹是?#26377;?#19979;来了。可是……,遍地王侯公卿,怎么非要?#26790;?#38468;身到一个落难公子身上啊?#25179;?#19968;睁眼就是苦大仇深,而且就算?#20063;?#21435;找阖闾,那厮也不会放过我,这个公子身份不但没有一点好处,还随时会引来一帮刺客。

    ?#21621;?#26102;代的历史席斌所知不多,他小时候看过《东周列国?#23613;?#30333;话版,不过现在已经忘得七七八八了,纵然还能记得住的情节,也记不清发生在哪个年代。他唯一耳熟能详的,是吴王夫差、越王勾践,还有大美?#23435;?#26045;的故事。

    现在吴王是阖闾,那么夫差就还没当大王,?#26469;死?#25512;,西施现在还是小小西施,一个小萝丽,没准正在越国苎萝村光着屁股搓泥球玩呢。这个很有可能,穷人家的孩子,老大不小还没衣服穿的太正常了。

    夫差和勾践还没上位,这……这就意味着他对这个时代一无所知,根本不知道历史将怎么发展,这可怎么玩啊?

    万幸的是,他继承了?#25345;?#26410;酬的公子庆忌的全部记忆,他知道庆忌不是一个人在跟阖闾作战,他还有一群忠贞不渝的铁杆部下,他还有卫国国君的支持。

    为了能好好活下去,席斌匆匆悼念了一下逝去的自?#28023;?#23601;打起精神思考他现在的处?#22330;?#29616;在?#35828;?#26159;牛车,走的是旱路,走旱路不能南下去越国,那就只能北上,经?#24443;?#22238;卫国。

    看来要离刺杀自己后,三军溃散,他的?#20180;?#21482;能拖着他上岸逃难了。不知自己已经昏迷了多久,不过看样子至少已经躲过?#23435;?#22269;大军的追杀。这个庆忌的身体还真不是盖的,不愧为吴国第一勇士,身体素质好的没法说,被戟刺穿了胸膛,现在还能恢复的这么好。

    ?#28909;?#21040;了?#24443;?#26242;时应该不会有危险了。?#24443;?#19982;吴国毗邻,庆忌致力于伐吴复国,杀阖闾为父报仇,这?#26376;彻?#26159;有利的,?#23576;?#24052;不?#26790;?#22269;乱下去少一个祸害,不会做对他不利的事,只是不知现在到了什么地方。

    席斌沉思良久,消化了属于庆忌的记忆,这才舔了舔嘴,用沙哑的嗓音喊道:“来人,拿水来。来人……”

    他刚喊了几声,牛车前边的破布帘子就“哗”地一下掀开了,一张黑黝黝的面孔出现在眼前。那人身躯魁梧。一张?#33485;?#30340;大?#24120;?#33948;头鼻子,满脸络腮胡子,一对小小的眼睛瞪得溜圆,惊喜地看着他叫道:“公子,你醒了,你真的醒啦!”

    席斌定了定神,向他虚弱地笑了笑:“是的,阿仇,你家公子……醒了。”

    阿仇一声欢呼,腰杆儿一挺就站?#20284;?#26469;,那颗大脑袋“砰”地一声撞在车棚上,撞得破破?#32654;?#30340;棚顶一阵颤抖,?#39029;?#31756;簌直落,席斌立刻眯起?#25628;?#30555;。他却不觉痛楚,?#36824;?#31449;在车辕上高声大喊:“公?#26377;?#21862;,公?#26377;?#21862;……”

    牛?#20302;?#20102;下来,一阵欢呼和吵闹,片刻的功夫,牛车车帘下就?#26041;?#20102;一堆脑袋,每颗脑袋都兴奋地看着他,这些人,都是庆忌最?#39029;?#30340;部下,如今自然就是他的?#39029;?#37096;下。

    他们一个个面容憔悴,风尘?#25512;停?#23436;全没有?#28216;?#22269;出兵时的意气风发。但是他们此刻望着席斌,望着他们唯一的希望,却激动的满眼泪花。

    问候声、欢呼声、哽咽声吵成了一?#29275;?#19968;时也听不清他们在说些什么,但是死而复生的席斌已经?#33464;?#34987;他们真挚的情绪感染了。这些人都是性情?#31185;印?#35946;迈的血性汗子,或许,席斌骨子里还保留着一些本属于庆忌的直爽豪迈,他能感受到这些人和庆忌之间的?#29616;?#24863;情。

    “他?#21069;?#25105;当成他们的希望所在,在我心中,他们何尝不是我的希望所在?没有他们,?#25671;?#25105;可怎么活呀?”

    席斌独在异乡为异客的惶恐和无依,在见到这些生死与共的好兄弟的刹那,一下子烟消云散。他一把握住不知道属于谁的长满?#24067;?#30340;两只大手,鼻子一酸,一行眼泪就顺着左眼角流了下来。

    席斌抽回身摸摸?#24120;?#25165;发现右半边脸都浮肿了,而且脸上满是枕着竹枕硌下的痕迹。

    荆?#20013;?#20013;带泪,他狠狠拭了一把,大声道:“哭!哭甚么哭!公子洪福齐天,康复有望,这是咱们的大喜事,应?#27599;?#24515;才是。”

    “对,咱们公子还在,这是一件大喜事!”

    部下?#20999;?#39640;彩烈,纵声欢呼起来。远处林中,一群鸦雀被他们的欢呼惊飞起来,田中的农人也吃惊地望向这里,可是庆忌的部下们根本无所顾忌,只是忘情地欢呼着,声震四野,气盖苍穹。{太}{悠悠}小说 щww{taiuu][com}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33821;?#25552;示:把书籍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单机版棋牌游戏 体彩跟单是什么意思 大赢家湖南彩票 百胜彩票真吗 江苏7位数开奖结果公告开奖 太湖字谜每天更新总汇 体彩六码最大遗漏组六 湖北省福彩3o选五开奖结果 内蒙古时时快三走势 平码3中3 决胜21點算牌方法